蛤蟆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11508.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蛤蟆

会员昵称:蛤蟆

会员积分:14417分

来自于:头堂

现居于:武冈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老同学好,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毕竟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你肯定也不记得我了。因为我在文德读书的时间才二个来月。但我们始终记得自己是文德的学子,不管现在身在何处,我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武冈的同学大部分已经找到,以后常联系,我就在武冈,和你是直线距离不过200米。我的联系电话13873983003钟辉(五班)

    wx_brM34jod于2016/8/16

  • 求亲帮忙!!! 找有曾氏家谱的宗亲(愿帮忙的亲请给一个电话或其它联系方式为谢)!!! 我的电话13982576054...我是曾盟鐄后裔,我的祖宗已于康熙年间迁入四川。我的冢谱的部份是:芝-安-綨-潮班(代本)-盟鐄(仁一)-日宾(应宾应才)-月贤(仕贤)-文琦(宏指)-继兴-思敬-宗涌-祖漩-代选-仁沛-应义-仕德-广武(文榜) 老谱迁出地是:恒乐里扶冲沙田(葫村或胡村)我的电话13982576054.

    大英县玉峰曾氏于2016/5/10

  • 谢谢唐师傅!

    老艳于2016/3/21

  • 独石是个好地方,独石三寨鬼斧神工,欢迎光临。电话13397698969或13873904519

    椅岭散人于2015/5/5

  • 嗯,是的,谢谢

    将爱于2012/6/1

  • 那你告诉我你的QQ吧

    神鹰于2012/5/9

  • 我一直对一九九三年的那个炎热的夏天念念不忘。 我想,如果当时我不是过于贪生怕死的话,结果又是如何呢? 现在的我早已参透了生死,而当年的我却对死存有深深的恐惧。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当三个劫匪拿着砍刀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里想得最多的是,我不能死,因为我还没活够,我连女人……都还没碰过呢。 那一年的夏天,我在县广播局家电培训部结业。经马局长联系他在广州太和的一位战友,为我和一袁姓同学找到一份在电子厂做修理员的工作。 我和袁同学乘火车前往广州,同行的还有袁同学村中的两位女孩,她们想去碰碰运气,看有无招工的机会。 找到电子厂后,我和袁同学顺利的办了入职手术,而那两位女孩,却运气不佳。除了技工,该电子厂暂无其它职……
  • 前些日子因在人网看到唐老师的一篇文章《网友曝村娃面带哭容挑稻草照片遭质疑》一文,心中颇感惊讶!直觉告诉我,村娃之哭,绝对不是因挑稻草而起。我仔细研究照片,忽然发觉这照片中的地方极为眼熟,回思半响,才猛然忆起这个地方就是武冈高桥德江农里。 从武冈光明网吧出来,我直奔南站,坐上了去高桥的中巴车。因为,我想了解事情的真相。 在德江下了车,凭着下载到手机里的图片……
  • 假设在战争年代,我被敌军俘去。敌军派人审问我,要我说出某些秘密。如果审问者拔出枪吓唬我,说如果我不开口,将马上枪毙我,那么我会撕开衣襟,挺起胸膛,大声喊道:“来吧!向这里开炮!”但是,假设审问者拿的是一根皮鞭,或者一个针筒。我多半会支撑不下去,多半会叛国。因为我虽然不怕死,但我怕痛! 小时候生病总怕打针,基本上是每打一次,就哭一次的。后来大了,上医院时哭是不好意思哭了,每次都强撑着,脸上还要装出不在乎的表情,其实心里害怕得紧,身体不免就有些哆嗦,不免让一些大夫偷笑了许多回。 我之所以敢说出这个秘密,是因为目前处于和平年代。又因为我只不过是一小平民,跟国家机密沾不上关系,所以也不怕所谓的特务把我捉了过去。 前一段日子因脖子上长了……
  • 还是在读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含义了。今日读了舟子大哥《拥抱》一文及各位武冈同胞的评论,觉意味无穷,才有此凑趣之作。 我所知道的舟子,是一位爽朗大方,不拘小节,活跃在武冈人网,深得大家爱戴的大作家。作为一位真正的男人,我很奇怪他的两点论。 从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是接触到了文中女孩的三点:胸前的两点,嘴唇上一点。然而舟子只对胸前两点记忆犹新。这是什么缘故呢? 按道理来讲,两人紧抱在一起,上、中、下四点接触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舟子为何没有完全提及? 莫非,舟子某方面有些障碍?呵呵! 其实,我们很多人都知道,舟子绝对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比一般男人还要显得更加精力过盛,以至舟大嫂回武冈后,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