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高考
你当前所在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随便看看
随机显示几篇文章,每次刷新会不一样。
  • 2007-8-6星期一(Monday)阴   我的小学一至四年级,是在村小念的。那个没有围墙的小学,曾经是村干部开会的地方,后来闲置了,便请了几位民办教师,办起学校来。   学校十分简陋,甚至于“渡头小学”这样一个招牌,也是不曾挂上的。学校仅有一栋六排五间的房屋,外墙用白石灰涂了,以表明这是一所学校。学校总共三间教室,一间大礼堂,以及教师的办公室兼休息室一间。   由于条件有限,小学每两年才招生一次,高低年级的学生占据了两间稍大点的教室,而剩下一间小教室,便用作幼儿园。幼儿园是每年都招生的。      我在四五岁的时候,便被送入了幼儿园。教小朋友的李老师家离我家不远。上学的前三天,李老师一直教个“一”字,这可急坏了……
  •       刚才看新闻,发现一篇很有意思的报道,说《汾酒再度炮轰茅台虚假宣传自称为国宴用酒》(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1-09/22/content_702450.htm京华时报,记者胡笑红)。  贬低对手,抬高自己,这些手段不管在哪种竞争中都存在。汾酒与茅台争傍“国宴”这条粗腿,不得不让人感叹,“国”字号不仅牛逼,而且暗藏玄机。   对于62年前的国宴,不管他们喝的什么酒,都会被今人宣扬成“国”酒。还好,现在还只有两家酒厂……
  • 三亚景点-----------天涯海角三。。。。。……
  • 我的《致刘奇叶的公开信》在网上贴出后,刘奇叶在他的博客里贴出《面对往事,我无语我无奈……》一帖。 他在帖子里说:“今日刚发出博文《武冈,我的故乡我的情》(三)(鲁注:此处有假,原博文是早就贴出的,三天以前我和文学界一位领导就见过,且留有打印件。那时的文题是《武冈,我的故乡我的叹息……》)即……
  • 曾氏先祖源远流长,流传着许许多多忠孝故事,也流传着修身、齐家、平天下的故事,其中孝行天下尤为可贵。。曾氏堂号众多,主要有:三省堂、武城堂、追远堂、鲁阳堂、敦本堂、宗圣堂、守约堂、养志堂、若文堂等,每个堂号都有一个故事,其中三省堂、养志堂为后代子孙所推崇,也为天下人所推崇。三省堂就是三省传家,"三省传家"典出孔子弟子曾参故事。《论语》"学而篇"载:"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曾参非常注意修身,每天从三方面检查自己:(1)为人做事有没有尽到心;(2)和朋友交往有没有失信;(3)老师教的东西有没有复习好。"三省传家&qu……
  • 将大家弄的民谣又集中于此。谢谢了。 若龙 《懒汉歌》 嗨正月,耍二月, 莳田莫靠三四月, 五黄六月是热月, 作工莫靠七八月, 打禾莫靠九十月, 十一二月是闲月。 林小华 妹子嘎嘎, 打把铁伽。 夹个火子, 濑起肚子, 要你自喀外)婆补起。 猛猛 杞子花,朵朵朵,隔壁妹子来点火。 我冇调你,你调我,翘起肚子莫怪我。 老特务 《读书天》 春天冇是读书天, 夏日炎炎正好眠, 秋有寒霜冬有雪, 收起书包好过年。 将军 《娶亲歌》 天上落雨地上划, 你个妹子嫁不嫁! 你要嫁来我就讨, 结婚生个大宝宝! 《约会歌》 高高咯山上头, 有一对娃娃情人! 偷摸摸……
  •  广州的迎春花市,早就名扬五洲,饮誉四海,是全国独一无二的民俗景观。每年的迎春花市,分别在广州市的八大花街举行,一是越秀区的西湖、教育路花市;二是东山区的大沙头三马路花市;三是荔湾区的荔湾北路花市;四是海珠区的江南西路花市;五是天河区的体育中心花市:六是黄埔区的大沙地花市;七是芳村区的花地花市;八是白云区的新市大街花市。广州花市一年举行一次,每次由……
  • 今将散见于他处的民谣,移于此处。请有兴趣的老乡跟帖。 林小华 踩死婆婆一蔸菜, 婆婆骂我有点怪。 我骂婆婆老精怪。 老特务 《什么歌》 什么猪?杨猪,什么样?庆样。什么庆?府庆,什么府?洞府,什么洞?仙洞,什么仙?神仙,什么神?麻神,什么麻?锅麻,什么锅?炒采锅,什么炒?盖菜炒,什么盖?猪八盖。 若龙子改为: 报告总司令,你的老婆生了病。什么病?毛病。什么毛?鸡毛?什么鸡?公鸡。什么公?我是你的老公公。 钟文晖 其一 月光光,照禾塘, 禾塘窾,洗衣衫, 衣衫洗得空空白, 打发哥哥去买墨, 买起墨又冇会磨, 打发哥哥去买鹅, 买起鹅又冇会杀, 打发哥哥去买鸭, 买起鸭又冇会其(毛……
文章推荐

更多>>

图片文学
  • 雨雨 中 秋 菊
  • 世界第一黑帮老大去世,90000马仔送行,追悼会出动200000特警维持次序.世界第一黑帮老大去世,90000马仔送行,追悼会出动200000特警维持次序.
  • 完美的意外,兵王竟然成了女BOSS的未婚夫,梦里笑出声完美的意外,兵王竟然成了女BOSS的未婚夫,梦里笑出声
  • 高雄选举,韩国瑜已经嬴了,但是国民党能赢吗高雄选举,韩国瑜已经嬴了,但是国民党能赢吗

更多>>

文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