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5/5/28 15:34:52 12472人参与 19 评论

父亲

 



父亲

   传记小说

都梁记忆    文


   01——

       人生一世,父母是最初的缘分,其次老师。
       
父母的所作所为决定孩子的命运,像钢水流进铸模成型;然后,老师打磨抛光; 最后,朋友与妻子拿来使用。
       读过书的人遇到过老师;没有读过书的人,行了万里路,遇到无数的;所以许多没有进过学堂的人,自己摸爬滚打在坎坷不平的世道,被打磨得比老师侍弄过的,圆泛得多。
        我来到这世界,同样是母亲十月怀胎的结果,但渲染开去的意义,好像是父亲生我?

       父亲是奶奶的小儿子,奶奶有七个儿女。

       “爹爹妈妈愛满崽!”这是武冈的老话。我没有看见奶奶,从小到大,好多次在父亲眉飞色舞的回忆录中读到奶奶的善良。

       父亲是奶奶所有儿女中读书最多的一个,但父亲认为是自己聪明。他说他只有读过一年,还是一年半?总的来说他只读过蒙馆,没有读京馆。读京馆就是开港【讲】,蒙馆就是每天张开口读,伊里哇啦地叫,像满塘的蛙声,所以老时间又叫读麻古书。京馆就是开讲,就是解释一字一句的含义。所以记忆里只有他滚瓜烂熟地背诵《三字经》《千字文》等,没有看他写过《三字经》和,《千字文》,更没有听他解释过,甚至于他读“融四岁能让梨”也读成“牛四岁能上犁”!也没有听他解释“香九龄能温席”是怎么回事,反正已经记不太清。

       父亲离去二十四年了!


02——


      上个世纪新中国成立之初,那个时候的文化人极端匮乏。父亲这种人也就“塘里无鱼虾也贵了!”他勤奋好学,脑瓜子又聪明,这方面炉火纯青的境界是双手能打算盘。五位数的加法他可以让先读六个数以后再拨算盘珠子,他可以将六个数算在头脑里。当时在附近,现在六十岁左右的人,好多在他手里免费学习了珠算,然后接了革命的班。他的字写得好,且不是一般的好,我从小写到现在还不及他

       娘生我的时候,是生了三个姐姐的了。没有生下儿子的娘倍受身心的折磨,还要接受父亲的煎熬。生下三姐的那天早晨,村子里有位婶问父亲“贺喜你,昨晚上生个崽?”父亲脸黑出来油揶揄对方,“热!生个崽。等会来吃胡椒茶!”弄得人家好没意思。这些话是听大姐说的,那位婶终身未育。在我模糊的记忆里,她后来生过病,那个时候阶级斗争她成份又高,她的死是上吊死的。

       没有生育的女人是怎么想?

       我娘在没有生下我这个儿子时又是怎么想?

      大伯的儿子比父亲只小两岁,我叫大哥。大嫂与娘差不多大,大嫂的娘家与我外婆家是一个地方,在安心观上面长铺里。父亲娶娘之前结过一次婚的,结婚那天父亲挑开新人头上红巾时,不堪忍受,便连夜出逃当兵去了。
       你说大嫂生了两个儿子了,娘还没有生下我,才生下三个女儿。这好比同一个天空中,太阳不急月亮不急,这众多的星星都着急啊?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观念折磨掉父亲半条命时,母亲已经折磨成气若游丝。大姐对这些晦暗的岁月什么时候回忆起,都恍如昨天:
       大姐当时只有几岁,那个时候我们的房子在上面的石山上,吃水要到百多个石级下面的岩底去挑。娘生下三姐的时候大姐八岁,娘坐月子的日子,全靠大姐洗衣作浆。那个时候整个新中国前所未有的物质匮乏,为了娘坐月子,在长铺里二姑家弄的斤把猪膏油,被一天晚上父亲回家很晚,发现水缸里没水,抓把米用水打湿,把那珍贵的猪油,焮油炒饭吃了。

       之后,大姐每天用竹筒去百十个石级下面的岩底运水,一天往往无数趟

        在我们姊妹四人中,大姐的个子最弱小。大跃进食堂的日子,大姐五六岁。天生细弱后天没有营养的大姐,常常惹得疯疯癫癫的爷爷,扯开嗓门让整个院子听得到,“哪个屋里的猫狸崽崽还要么?”

       一个从小没有父母兄弟姐妹的堂大哥,已经十二三岁,烂衣挂挂的,站在老堂屋的高桌子上冤枉朝天地喊,“天诛地灭的奶奶额,你也在我面前做帝子好事咧!”奶奶看着从小没有父母的孙子到底有什么可怜的要诉说,正儿八经地问,“鬼崽崽鬼崽崽,要我做帝么格好事?”“你也煮餐饱饭气我吃卦,我死卦也心卦甘!”

       就是这位堂大哥比大姐大六岁,时不时作势掐着大姐的脖子,喊应我娘:

       “周满娘周满娘 ∕     你看你看   ∕    金谷格颈管细得硬是刻得断   ∕  你信不信?”     被娘一顿臭骂。

       后来三姐没有养大,什么时候夭折的不甚了了。但大姐说过,仿佛是能独立行走能提篮子的模样了?

      二姐比我大八岁,在二姐和我之间,娘还生了一个三姐。

      现在好多老人回忆起那段饥饿时光:生下来的都养不大,一般人根本没有生育的冲动或能力!
       娘生下我时,是农历四月的天气。那天下着雨,大伯陪着父亲冒雨二十多里,到龙溪铺后面什么庙里还了愿,是一只鸡公还有一斤清油什么的?

       娘生下我之后,父亲的脾气是好多了的,但在记忆中,父亲的脾气还是爆?


psb饥饿2.jpg

    

03——

       记得我是七岁读一年级的。

       读一年级之前,父亲就教我认字了。在后面堂屋里,那个时候是公家的饲养场煮潲的地方。堂屋偏右一点打了一口大煤火灶,一年四季那里有人煮潲,喂公家饲养场的猪,所以天天有火。夏天的时候那火无所谓,一到冬天,那火边经常围着人。
       关于后面的堂屋和堂屋里的火,与之联系最深刻的记忆是,大年三十的集体早餐忆苦餐。忆苦餐,不忘旧社会感恩新中国。

       那个时候这样的忆苦餐,与其说忆旧中国的苦,不如说忆前几年大跃进饿死人的苦!

       长铺里亲舅妈,曾经被推举到“阶级仇民族恨”的大会上去发言,诉着诉着感到不对?诉说到新中国来了,于是干部们要她不要港了,提前下台。由此,长铺里流传句谑语,叫“大奶嫂不诉苦,越诉越恼火!”

       我的童年与后面堂屋的感情最深。

       后面堂屋本来是地主家的。上个世纪改朝换代的时候,普天下的地主被打到了,没收了房屋田地。但我们院子的地主因为关起门来都是姓黄,一家兄弟叔侄的。所以我们院子的地主,基本上房子还是自己住。
       在后面堂屋左边横屋里,住了一位土改时是贫协主席的遗孀,大家叫她管满奶。她有一个大女儿,还有一个小女儿。小女儿与我同年,小时候,她的性格比我强悍有能力,我们玩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以我哭哭啼啼收场。于是我娘便经常拖了我去她门上讨公道,好多次管满奶当着面说“等会儿打死她!”    一转身就毒訇传过板壁来,“自己格还大些     死守善道     还次次!"
惹得再隔壁利爷爷常常摇头感叹:

       ”宁可养个眼眼嫌     不肯养个可怜怜!“

        管满奶落得遗孀的下场:是她的丈夫在云山的直石岭,单枪匹马取石头上的木耳,摔死形成的。丈夫死后,管满奶还生下一个遗腹子,后来那遗腹子随她改嫁到了对面的范家荘。那遗腹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后来在煤矿发生瓦斯中毒,死了好多年了。

       后面堂屋里,在靠近大煤灶的板壁上,父亲专门到大队学校的老师那里弄了粉笔,工工整整写字让我认字。院子里一齐的小孩子很多跟着我认字,由此我孱弱的心性得到父亲雨露般的呵护,步步略现活力。

psb饥饿.jpg


04——

       永远记得小学一年级语文第一课:毛主席万岁;第二课:中国共产党万岁;第三课: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小学语文每课得背,从这三课开始,我就风生水起滔滔不绝,至小学毕业。其实这三课的内容,早就写在后面堂屋板壁上,在未上学以前,父亲就教会了我。
       从一开蒙起,我读书就极端偏科,到现在。

       初中的班主任又是语文老师评价我,”字写得好!文章写得好!“

       还有我的人生真正应了管满奶那句话,”死守善道!“
       关于二姐的大难不死,父亲母亲说过,二姐大姐也说过。

       二姐还只有几岁的某一天,生产队两头水牛相斗。那个时代,人不如牛,人永远吃不饱,牛天天能吃饱。两头膘肥体壮的公水牛不知是争风吃醋什么的,恶斗起来。其中一头是二姐放的,当时二姐的牛綯攥在手里,是另外那头水牛主动攻击二姐牵的牛。一个回合,来不及松綯跑开的二姐就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两头水牛势均力敌,你来我去咆哮汹涌,没有十岁的二姐,在两头水牛肚腹蹄间扒挪来扒挪去,生死命悬一线。所有在场的人无不惊心动魄,魂飞天外。此时此景,一向打娘不怕打死的父亲,连看都不敢看。娘只晓得跪在地上,头像鸡啄米一样撞地,嘴巴不停求饶祷告,”祖宗做主      菩萨做主  ……  ”

       两牛打斗二十分钟有久,自开交,累了才散。父亲上去抱起早已一动不动的二姐,二姐居然毫发未损?娘却早已吓晕过去。


psb斗牛.jpg

       娘生了我以后,还生了妹妹,妹妹后面还有个弟弟的,弟弟快到一岁的时候夭折了。弟弟的事发生很快,一直以来记得是邪?

       记得那天是大伯出嫁多年的二女儿上吊死了,娘跟了一大家子的女人去做了娘家人。大伯二女儿的死,是因为结婚多年,没有生育,觉得无颜于世上。娘那天去做了娘家人回来,晚上弟弟就悄无声息没了。那天中午大姐还抱着弟弟到后面屋里,一个也在月子里的人,讨过奶水。我记忆犹新!

       事发之后父亲说是什么被窝邪?但大姐说是大伯二女儿的魂魄跟了娘回来,抢了弟弟去的。娘一直不说,是怕吓着我们?


05——

       从有弟弟到没有弟弟,我的身份在家里经历了轻重的沉浮!
       本来弟弟是最小的,弟弟没有了,妹妹就是最小的了。

       妹妹小时候与我一样,总是愛流黄鼻涕。她面容清瘦,清瘦的面相鼻梁没有什么肉的。记得她还没读书的时候,有一天,与几个小伙伴玩“扯电话线”游戏,在人家菜园边攀断一个腐蚀的篱笆桩,一头栽下去,一块锋利的片石刚好迎着妹妹的鼻梁。鼻梁被豁开,至今还有一个疤,妹妹说事发当时,还挨了正在生产队清帐的父亲,脑壳上一串糖栗子。父亲当过多年生产队会计,不知那天是别人清他的帐?还是他清人家的帐?反正妹妹受伤后流了那么多血缝了好几针,之后伤口恢复的日子,妹妹一直面黄肌瘦。      

        在众多的姐妹中,我作为唯一的儿子,在这个家,上天给了我如此重要的分量,而我却一点也不争气。

        父亲是奶奶最小的孩子,奶奶就像一条风调雨顺光阴里生长的南瓜藤,满眼希望地开满了花朵,然后每个花朵变成瓜崽,父亲是最后一个。但是秋天很快来了,来不及成熟的父亲,让岁月留作种子,孕育了他的后代。
       我来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个家,没有像父亲一样,一降生就让家人觉得摸样可爱,欢天喜地!这些思维是父亲自己说的故事里感觉出来的。我的生性孱弱,也许是那个饥饿年代的必然?我到五岁了,除了娘叫得我应,别人叫我,都不应声的!这些也是大姐说的。现在还活着的院子里两位婶还记得,“那个时候她俩每人押五元钱打赌,以谁喊应我决定输赢。”    结果我无情地让其中一位输了,要知道那个时候一个男劳动力,劳累一天才五毛钱!

      小时候嗜睡,娘出门劳作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床上睡眠,时不时还要抽空回家来看一下,看一下我的酣睡,以及睡眠之外的其它状况。武冈南乡的口语里还有个“玻落殇”的词语,到现在我都明不清这三个字是否能表达那层意思?当时我的身体就像一块悬在半空中的玻璃,千万不能掉落,一掉必成殇!
        我疲劳且多病,父亲好多次一手打伞一手抱着我去安心观看医生。那个时候还没有公路,以前的老路是经歇脚寺管家院子盖山坪到安心观的。看病一趟一路去一路回,下雨时父亲抱着我,没有下雨时,父亲就让我骑在肩上,那样轻松些。每次父亲累了的时候总问我:

       “水?二力长大了,挂记我吗?”

       “挂记格!”父亲千遍一律地问过,我曾经千遍一律地回答过。

        “拿什么挂记?”父亲又问。

        “称些肉买些糖!”

        父亲每次听到同样这句话后,又要调整抱我掮我的姿势。父亲每换一次姿势,就将信心注满至十足。

       后来读书了,父亲和娘看着我进了学堂,学堂就是现在我们村小学,现在的村小学那个时候是歇脚寺庵堂。歇脚寺是从云山出走的寿福公公,也就是卢侯二仙奔走广西十万大山,路途中第二站歇脚的地方。在读书之前,父亲让我认了个亲娘。刚生下来看了八字,说“这个人命大,双蛇出洞的八字!父母单独主不了的,要另外认一重父母。”  于是认了亲娘。亲娘就住在歇脚寺庵堂,那个时候歇脚寺庵堂,是我见过的最宏大的古代建筑。一进二进后,厅堂左右有抄手围廊,围廊之间有左右天井。父亲带我认亲娘的那天,是夜晚下过雨的春天清晨。按八字先生的指点,“往东南方选一处沟壑,架一座桥。架桥的过程中,或者架好桥之后杀公鸡时,来了什么人就叫什么人做亲娘!遇到狗就是狗。这是缘分的东西,可遇而不可求的!”    这仪式庄重而又神秘。有些人干脆认大树或者石头:石头是硬的意思,大树能挡风雨的意思。现在认亲娘的程序简单多了!父亲让我多了重父母,像多放下一颗心。


06——

       关于认亲娘的事情在这里有一番解释:

       认亲娘在汉语普通话里表达叫认干爹干妈。不知道武冈人心诚嘴甜的缘故?干娘直接叫亲娘,比亲娘还要亲的意思。认了亲娘之后的人,叫母亲不能叫娘的,要叫二娘满娘什么的,就等于真的是亲娘的崽女了。至于亲娘的丈夫为什么我们不叫亲爹呢?这个事情一直纠结着我。不叫亲爹叫什么?叫摧丫。“摧丫”两个字我是顺手牵羊弄在这里的,反正亲爹不叫亲爹,叫摧丫这两个字。武冈人叫父亲不叫父亲,叫牙。伯伯二牙三牙四牙五牙什么的!最小的叔叫“满满”

       在高中的语文老师是城里人,打趣我们乡下人说:“乡下人生崽生多了,没名字取。就大满二满三满地叫,最后那个叫什么?叫满满!”为此我家后面老嫂家比我大两岁的大女儿,曾经闹出来一个笑话:

       一天她在村口的井台洗衣服,应该有十岁了?来了一大人,那大人肯定认识她,问,“妹子,你牙在家吗?”她毫不迟疑地答,“我屋里冇得个牙,只有个伯伯”   其实伯伯就是她牙,牙在亲爹的称呼里读丫,摧丫。


      亲娘摧丫先前住在歇脚寺学校,后来学校改建,他们就把自己住 的庵堂部分拆了搬走,搬到我家到歇脚寺中间的范家莊,重新装配上,那木房子他们一直住到现在。亲娘前年去世,摧丫现在八十多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摧丫为什么一直住在庵堂,因为他是祖传的道士。摧丫家一直住着破房子,但是一直人丁兴旺。在他老人家八十岁生日的时候,我郑重其事地问过,“好像我觉得风水先生的后人总是不兴旺一样?”    他也郑重其事地回答,“地理先生在归龙脉的时候,要斩草的!斩草就是切断龙脉,才能归起龙脉。这样就是做了恶!”   摧丫是祖传的道士,什么东西都遵循自然。现在经济年代,什么行业都竞争激烈,摧丫的道士生意也好多人抢。在我们武冈南乡,像摧丫这种八十多岁的老道士已如凤毛麟角!而一般人家的丧事需要道士的,往往被人捷足先登,挽了生意去。而摧丫一向清淡寡欲,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来的终须来去的终须去!摧丫饮酒,善饮,不过量。在这里不要怀疑我替摧丫打广告,也原谅孙辈的不庄重:摧丫的哥哥在那个时候,是闻名一方的牛道士。

       父亲替我认了亲娘摧丫,开始是每到大年初一的中午,父亲亲自带我去拜年的,后来由二姐带过一回。后来我读书了,天天能看到亲娘他们,可我没有主动喊过他们,和亲娘家的哥哥姐姐们。 亲娘家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一个妹妹;我自己家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夹在这么多兄弟姐妹当中,我的体质是最弱的。

       现在人聪明了,认亲娘这种事情很讲究。如果小孩子看了八字,要认个亲娘,好像指名道姓,要认个某年某月出生的才可以?往往被认的人很聪明地想到:亲崽亲女不能乱认,认了个去了个指标的!所以很多人拒绝做亲娘。

       我亲娘的亲崽可以说是最多的,我知道的就有十多个。按大小我是排列第四,最大的比摧丫只小十岁?现在七十多了。但也有一个亲崽没有因此幸免于难,就是以前我家隔壁管满奶的遗腹子。管满奶改嫁后他们是同一个院子,一句话,我亲娘并没有多了亲崽亲女就折了福寿,或少了自己的子孙。万法循道,这真正应了那句极不庄重的戏语:

       路长弯多,江长滩多...子孙多!


07——


         懒,是主观行为,向来为人类所不齿。但什么人最懒?你发现了,我院子里有位叔出了名的懒,比我还懒,所以我没有出名。他懒到什么程度?懒到天旱年成,他的稻田在坝口子上禾苗干死,别人 远水的收成好好。这个现象除了人懒之外,坝口子上的田往往是沙泥田,太漏。你要是耕作不细致,保准三天一田水漏尽。就是耕作细致,中途晒田促根,千万不要开坼,否则同样蓄不了水。无独有偶的是,我们这乡称一个人勤劳,也叫漏。不勤劳,叫懒。为此,在大家说那位叔懒的同时,我说:“幸亏他懒!要不他三日两头守住坝口,你们只有喊卦天!”

       懒,是一种主动的机体休息。那位叔七十多了,面色红润,没有听说什么病,常常及时行乐,借钱打麻将字牌的。
      懒是没有被文化影响过的原生态行为。读过书的人好面子,明明累了,扛不起也要扛。所以这种人常常被称为好人。才“好人命不长,丑人占屠场!”多少年来,这种好面子的思维撑起了这个国度虚弱的外表!说谎,往往是虚弱的表现。一个曾经被人欺负到家里来的人,许多年后,他还在说,“终于把人家赶出了家门!”

       父亲虽然不是这种人,但他喜欢言当年勇!在这点上,我切切底底遗传了他。

       父亲成家以后有一个故事:他一天走了三个姐姐家没有吃过饭。

       开始在第一个姐姐家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到第二个姐姐家也还没有吃饭,姐姐留他吃饭,他说还早。到第三个姐姐家吃过饭了 ,他说在第二个姐姐家已经吃过。那个时候到现在吃的问题占据了国人多大的思维?家常饭菜都不容易,何况客来一餐饭!

       人是铁饭是钢!没有吃饭的人能干活吗?天生斯文的人无法多吃。父亲天生多愁善感,这曾经是他的优点,最后成了他的致命伤!

        青年的时候,凭着能写会算,在很多公家单位干过轻松事,享受过。老来的时候没有好日子过,心情受不了。又正值我读书的时候,需要钱。那个时候是分田到户的时候,每家每户要养牛。牛用来耕田和制造有机肥,缺不了的。那个时候我在武冈一中读高中,他以儿子能在县城一中读书而骄傲无比。

       那一年稻谷收成好,最主要的是,他跟一个隆回桃花坪来卖酒药的人学会做酒药。他一学就会的喜悦,让他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四毛钱一缸的酒药算贵的,在父亲看来,卖饼药,就像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由此想入非非不可自已!其实他那病还是在前面一点,我还没有在一中读书。在一中读书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次复发了!

       他发病时经常三天两头到学校来看我,看的含义其实就是骚扰了,但学校同学们不知道。后来他做的酒药有一批不合格,影响可大了,酒药坏了不陪人家粮食不说,还想要钱?

       他的这个发病的年龄跟范进中举的年龄差不多,发病的逻辑也差不多。只是范进当时有个大他一辈的屠户岳父,几耳光将他及时打醒。父亲第一次发病的时候大姐已经结婚,二姐还没有。家里人受苦受难的日子,一天仿佛有四十八小时。流氓不可怕只怕流氓有文化!疯子不可怕只怕疯子在自己家。院子里人,甚至整个村里人,现在的村那个时候叫大队,没有几个不认识父亲的。在初级社高级社时候,他领导过全村。所以疯了的父亲遇到人说话,总是仁义道德有始有终:递烟客套话一起,没有人有理由回避。所以一般人只有任他滚!你说我们家人怎么办?娘去了大姐家躲了一星期,安静了几天,他就叫屠户来家杀猪,喊人家来家里买稻谷。好不容易喂一整年的猪被他卖了,三下五除二挥霍了。娘从大姐家回来的时候还没进门,他就拦在路上,耳光高高扬起,说,“猪被我已经卖了,你不要骂?”    那个时候责任田分到户几年没有调整,好多年轻的成家以后生了小孩,三口人吃饭,一份田长稻谷,青黄不接的时候没有饭吃。一次他从黄泥坳街上寻来一个主顾买稻谷,被娘背地里说破之后,生意黄了。那个人被他骂个“狗血淋头”,连箩筐都扔在我家。后来娘感激不尽,这样的事情防得了今天还有明天,不可能时时刻刻防得了的。于是二姐和娘就偷偷将稻谷转移到别人家去,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没有了稻谷,他就千方百计将其他东西变钱。后来他知道了稻谷是怎么回事,就暴力逼迫娘。在这种情况下,我哪有心思读书?每个星期要回家,回家看父亲的病是否好些?但事实与我的愿望愈来愈远!那个时候从学校回家一般是走路,三十里路一般走两个小时。


       现在想起来,我的书没有读完,表面上是父亲的责任,但实际是我自己。我的成绩一直偏科,就是没有父亲发病,三年高中之后也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当时辍学,好多亲戚长辈劝说过我,没有动摇我的主意。以至于到现在,我甚至幸运没有读完高中,幸运没有考上大学。我有个同学高大帅气,考上了警官学校,比我大一岁,到现在,已经结婚四次。我时常在梦里参加高考,高考试卷越考越难。近些年,连梦也没有了!


08——


       在我辍学后第一年,娘就带着我和妹妹,“双抢”之后,就在自己责任田里做砖坯,准备修房子。那些日子,父亲还在服用精神病医院开的药。精神是安静了,人却软弱无力!每天流着清口水,到制砖的工地来。满腹忧愁说:这么多砖,不容易啊!娘比父亲少九岁,当时娘还没有五十岁。是娘带着我和妹妹完成了父亲心目中那个“不容易”,赶在那年下雪之前把三万砖坯装了窑,烧出来成品砖。在这里不能忘记的是,有很多院子里,隔壁院子的兄弟叔侄帮了忙,不要钱。那个时候帮忙不要钱的:有一餐饭吃,一包毛多钱的香烟打发就算!

      烧好第一窑砖,奠定了修房子的大事。那个时候每家每户私人烧砖没有经验,很多时候是砖坯没有干,最恼火的是没有现在固定砖窑的烟窗,抽走烧制过程中,砖坯蒸发的水气,由此造成不成功的例子数不胜数。如果装窑遇上下雨,那就更麻烦了。那次装窑是天看成,刚好装好点火后第三天才下雨。在那次装窑的前几天,我又做了一个人生大决定。
       本来近一年多的时间有人在介绍对象给我了,介绍人是我一大家子的堂姐,就在隔壁村。那女孩子就是堂姐夫的妹妹,堂姐夫家那个时候是隔壁村数一数二的富裕户,所以那女孩子做媒说亲的太多。在那一年多,那女孩说过看过的男孩子可以编过加强排绝对不是虚话!然而她却一直听她嫂子,就是我堂姐的忽悠,心在我这里!就在我装砖烧窑前几天,一个条件相当优越的男孩子在提亲,她在家人的压力下没有办法,不嫁也要嫁了。但嫁之前还是托人来问我:“到底说不说?人家等你一年了!”我当时心里明白:是因为家境困难才辍学,现在又是修房子,房子还没有起,哪里有钱娶老婆?便当机立断对来人说:“如果能等就等,不能等我也没有意见!”就这样,这女孩便“衡阳雁去无留意”了!与那位条件优越的男孩子相了亲。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院子里一个我应该称她姑的同龄女孩子,到煤矿挑煤回来说:“今天看见谁了!她传话说:你是个没良心的!”

       我当时听了,火冒火窜。我说:“我没有良心?我知道自己穷,得先修房子。你有良心,倒等不得,先嫁了,还来说我没有良心?”

       几天之后,我一气之下写了七八页长信,准备第二天托那位姑给她。头天晚上在姑家里,姑看了我的信,看得眼泪双流。我知道那信到对方手里会产生怎样后果,便说算了,不要给她。而那姑不肯,当时又有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兄弟姐妹在场,大家怂恿赞成把信送过去。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我的不赞成,抢起来了,那封信被抢烂了两页的。

        第二天,那封缺失了最后两页的情书被送到了对方手里。

        半月后,她无视父母的压力自己做主退掉了亲事。于大年三十的头一天,十二月二十九,到我家来了。为什么在这个日子等不得?因为武冈的旧俗:嫁了的女儿不能在娘家过年的!这女孩就是苦难与共到今天的妻子。

        两年之后修了房子,修了房子的同年又结了婚,也在同年冬天生了第一个孩子。我也为人父亲了,父亲做了爷爷,他很高兴。

       云开雾散阳光灿烂的日子时不时有雨雪飘临!成家伊始,妻子在重新选择了我之后,无可避免地付出了后悔不迭的代价。我作为父亲和儿子,也无可避免地要面对妻子父母之间,那么些婆婆妈妈的事情。婆婆妈妈的事难怪就是这样成为男人苦楚的?婆婆妈妈这个词语原来发源于这里!夫妻之间吵了,婆媳之间吵了,公公与儿媳之间也吵了,一个儿子的家庭也分过家,分家之后还是难得安宁!

       父亲自己儿女的波折,使他知道初生生命的脆弱,就像弟弟因为被窝邪的梦魇。所以在儿媳生孙我不在家的短暂时间,老人传下来女人临盆时间阳气最低,很容易招惹鬼魅邪气!让他老人家很担心。男人阳气重些,便不顾忌讳,端个凳子坐到房间,等着孙子的降临。


 09——

       生了孙子后,家庭里有了前所未有的欢乐。父亲时常带着孙子出现在村口村尾,孙子才两岁,他又急不可耐教孙子识字读书了。儿子认字很快,某次儿子从外面回来,脚板上扎了根刺。父亲小心翼翼帮忙弄出来以后,问:“在哪里触的?”  儿子便带他去寻到一个地方,奶声奶气地说:“可能在这里?”   父亲把这句话炫耀了好一阵,意思是小小年纪就知道用“可能”造句了。

        这个孙子在十岁的时候生病,长沙大医院去过,没治。我现在的儿子是我和妻子重新复通生育功能后生下的,这些都是父亲过世后发生的事情。

        短短八年间:父亲去了,母亲去了,大儿子去了。小儿子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现在,家里人有:妻子,小儿子,女儿和我。在不知内情的人面前,我总是说自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深圳打工,几年没有回家了!

       小儿子来的我们身边后,妻子和我更加珍惜生命来之不易,也珍惜生命的荣誉与质量。于二000年丢下只有两岁多的小儿子,与九岁的女儿,到广东做生意。在广东辛苦十年整。风里来雨里去起早贪黑赚来的钱,被妻子三个月不到,全送了六合彩。

       之后近六年,在武冈城里开过店。在学校呆过两年多,知道武冈城里做生意,每天有人开张每天有人关门。两年以前做酒楼的如果不跟官攀上关系,绝对死路一条!现在和妻子在长沙一家豆腐厂打工,钱来得快一点。小儿子等着高考,小儿子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又面临着父亲当年的窘迫和欢乐。

       亲第三次旧病复发,离开了我们,在二十四年前的一个暑热天气。父亲的忌日刚好是大姐夫生日,娘在生的时候,说:“生日逢到死了人,这个人肯定兴旺!”   这是什么道理?我没问,娘也没说。真正的事实也是大姐夫家最好,但我认为还是大姐夫性格好。在生,娘和父亲没有说坏大姐夫一句话的,大概是父亲和娘在阴间保佑他们?

       现在我写这些文字做什么?我不知道。是想告诉世人,父母面前的那个孝字很重要?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10——


     父亲走了,带着所有亲情的怨恨!怨恨,很大程度是因为对我读书的影响。今天,父亲,我心内 心外对你说:“我不读书你不是主要原因!你为我背了这么久黑锅今天就替你卸下。你背得太久了!你不清不白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东家丢了犁耙西家掉了晚上没有收进屋的家具,都怀疑是你懵懵懂懂拿去换钱,买烟抽了。后来这些东西全部在另一个人家里搜出来!你背了命运的艰难,在这个世道体体面面做人;哪怕疯疯癫癫,还只有拿家里的东西去给人家;从来不轻易去吃人家一餐饭。你总是说:

        ”酒食为贱人为贵!“说:

        “饱了肚子贱了人!”说:

        “宁可吃个拉拉扯不肯吃个你也来!”

          ……

       你把老话里桃园三结义的刘备说得文钱不值。刘备就好像现在那些,抽烟抽伸手牌喝酒喝你也来的人。你“三日不吃饭充个卖米汉”的内心到底脆弱!我少小体弱多病的身躯你都支撑不了多久,只有无数次问我,“长大以后拿什么挂记你?”你在得到你意料之中的答案后,把生活的信心注满至十足,好像又重新出发。重新出发容易吗?重新出发的人,吃过好多万事开头难的苦处?父亲,你吃得起吗?你吃不起,我知道。所以你懵懵懂懂走完自己的人间之路,去了极乐的天国。你在天国好吗?我每年的七月半给你烧八大包钱来的。不管在哪里,不要太好面子,好面子太累!

       泪流满面,流不尽对父亲的歉疚;搜肠刮肚,释怀不了人生的苦楚。因为,生命很沉,文字太轻!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13:56:46于长沙梅怡岭 
 



psb十八岁.jpg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现年53岁,武冈南乡安心观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断为火命,所以名字里有冰和水。

人生感言——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有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psb书法2.jpg

ps黄埔军校照片.jpg


53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9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5/5/28 15:37:41 42
    写作是暴露灵魂的工作!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5/5/28 15:41:59 34
    “少年不知愁滋味!”愁的时候是为人父母的时候。娘说过:爹娘为难你的时候有躲处。崽女为难你时候,没有地方躲!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5/5/28 16:35:34 25
    我一个字一个字读完老师的文章,感觉我们这一代人都不容易!好在一代比一代幸福。问好老师!投票支持!

    作者于 2015/5/28 16:48:38 的回复:

    谢谢!问好。

    有缘结识家乡同仁,十分荣幸。让我们在武冈人网构建乡情平台,携手共进。
  • 2015/5/28 16:58:59 34
    感人,父子情深,投票支持!问好!

    作者于 2015/5/28 17:07:40 的回复:

    谢谢!问好。

    人生愿望九分圆,尚有一分用梦填 苦难生活别抱怨,自古富贵两难全
  • 2015/5/28 17:47:07 36
    楼主对生活感悟颇深,文笔老练,支持!而且字写得好。

    作者于 2015/5/28 19:31:03 的回复:

    谢谢!问好。

  • 2015/5/28 19:20:10 44
    太感人了,家户长

    作者于 2015/5/28 19:30:25 的回复:

    你是哪位?

    我来自文坪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经过自己的拼搏,我跃出了“农”门。但由于命运的捉弄,我至今还没有一份称心的工作,一个稳定的工作场所。
  • 2015/5/28 22:05:42 34
    投一票!
    专业水电安装,销售水电材料,名牌太阳能、空气能,抽油烟机,无塔供水器,精品卫浴,等一切厨卫用品。
  • 2015/5/28 22:06:10 39
    我一直没有暴露灵魂的勇气:当年父亲为了八岁的二哥想吃核桃从树上摔下而离世,身为共产党员村妇女主任的妈妈刚40岁,带领不到三岁的我和俩个哥哥一个姐姐一直守寡到如今。可我不敢去碰触这些记忆,不知为什么?

    作者于 2015/5/29 2:04:22 的回复:

    文学是预见未来,创造未来的人物形象!把痛苦的故事说给人家听,使别人内心坚强。善莫大焉!

    我是一颗槟郎,看起来不咋地,嚼起来还是有醉人的味道。
  • 2015/5/29 6:28:38 31
    也不简单,问好.

    作者于 2015/5/29 18:50:44 的回复:

    谢谢!

  • 2015/5/29 7:23:03 68
    点赞,投票!
  • 2015/5/29 8:47:55 43
    很不容易啊,心酸的往事,尘封的记忆,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理解父辈的足迹的……
  • 2015/5/29 9:05:26 58
    先不说文章,楼主这字写得真叫漂亮!

    作者于 2015/5/29 9:23:40 的回复:

    谢谢!问好。

  • 2015/5/29 10:15:25 36
    父子情深,读后感动!

    作者于 2015/5/29 14:56:48 的回复:

    谢谢陈老师,问好。

    陈碧秋的闲言碎语
  • 2015/5/30 10:33:55 41
    每每听到崔京浩的《父亲》,我总会止不住的热泪盈眶……点赞,投票
    行万里路 交天下友
  • 2015/6/3 20:48:53 46
    嗨得没事,又来给兄弟赞一下!投一票!不管有没有效,投了再说。哈哈!

    作者于 2015/8/4 13:16:47 的回复:

    谢谢金石之言!

    有缘结识家乡同仁,十分荣幸。让我们在武冈人网构建乡情平台,携手共进。
  • 2015/6/5 11:56:51 54
    投票支持!!!!!!!!!!!

    作者于 2015/8/4 13:16:02 的回复:

    谢谢红酒!

  • 2015/8/17 0:01:35 39
    友情支持,投票!
    企管人员,草根写手!
  • 2015/9/9 23:38:05 48
    这是篇值得揣摩学习的的文章,只怕多数人没有认真看完吧,文章看似唠叨,甚至有些生涩,读后却发觉很有味道,值得细细咀嚼。这里头收集了大量的农村俚语和民风乡俗,用了大量形象生动的武冈方言;这些土声土气的方言中,满载着旧时农村生活的酸楚和无奈,在这些无声的哭和带泪的笑背后,作者那颗自信,坚强,绝不认输的心也渐渐清晰......好文章,专程点赞!只是文字似乎有些不够简练,文章又稍稍长了点(估摸有一万五六千字吧),只怕超出了征文的要求了,委实可惜啊!
    涂料工程----为家园描图画美,给生活添色加彩。
  • 2015/9/9 23:56:06 55
    在我们姊妹四人中,大姐的个子最弱小。大跃进食堂的日子,大姐五六岁。天生细弱后天没有营养的大姐,惹得疯疯癫癫自己的爷爷常常扯开嗓门让整个院子听得到:哪个屋里的猫狸崽崽,还要么?

    都梁先生,俺觉得“惹得疯疯癫癫自己的爷爷”中的“自己”应该放在“疯疯癫癫”前面更通顺些(改为:惹得自己疯疯癫癫的爷爷);或者干脆去掉“自己”(改为:惹得疯疯癫癫的爷爷)?望君斟酌一二。
    涂料工程----为家园描图画美,给生活添色加彩。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