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梅怡岭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5/5/24 11:27:09 3836人参与 1 评论


梅子5.jpg


孤独梅怡岭

          都梁记忆/文

       

       梅怡岭。
       一位老人。
       老人,单身,终生未娶?八十多了,身材高瘦。远看,一对招风耳 赫然入目。
       他身体健康硬朗。一年之间养三两头猪,三天两头来我们打工的豆腐厂倒剩饭剩菜。
       本来剩饭剩菜是相邻的另一个人倒的,但另外那个人年轻。明明知道他在使诈,却装作不知道:我老婆在豆腐厂的食堂做饭。他时不时买两瓶酒送我老婆白喝。意思是要她往自己的潲水桶多倒点剩饭剩菜,好让自己养的猪吃饱喝足。我老婆知道他的用意,几次坚持不收他的东西,但是没有得逞。
       他几次跟我说起年轻时在部队上犯了错误,要不现在也是团级干部了!这个话他还跟很多人说过,以至于别人不相信。但我宁可相信,不愿不相信!
       他知道我是老师,是老师还来做豆腐?所以有一天专门请了我去家里坐坐。他房子的简陋,就是我文字描绘再准确,也没有下面这副照片真实!

       一脚踏入他的陋室,他笑意可掬。特意让我进入他的卧室兼客厅,卧室的宽也就是三张单人床的总面积之和而已!除去床,除去桌台,剩下一张床的空地。于是在这大方的空地上放上一把椅子,客气真诚地让我落坐。看了这景象,我假装不在意,尽量不让他尴尬地拉开了话题。聊开了才知道他自己根本不在意,如果在意的人根本不是这种家务抄持!

      一部老式电视机半点不觉寒酸地显摆在紧挨床头的桌上,像个三两岁没有教养的闲童当着客人的面灰头土脸。
       从我进门坐定十秒钟之内,他伸手去开电视机,又停下,还说了——你是老师,就不放这些片子给你看了。之后,拿起电视机旁几个苹果出了外屋,留我一个人在内房。当时我下意识想掏出手机来拍照,但我怕他撞进来不好意思!
       等他洗好了苹果,我已经耐不住出来外屋,找把椅子坐了。旋即进来一个晚上没有回家的本地机修工,一手拿了碗筷,一手拤了瓶酒。他说食堂没有菜了,要来老人这里就菜喝酒。
       当着我的面,一般人不敢说大师傅,就是我老婆的菜炒得不好。除非他不想在这混了!这是一般人的思维,不是我的思维。因为我认为自己不一般!很多时候,我用这样的反话在老婆面前敲警钟,但她不以为然。
       那机修工喝着酒,我们三个人聊着,没有多久又进来一个本地人,六十来岁的样子。坐久了,变成他们三个本地人有了共同话题。从他们说得很快的长沙话里我大致听懂,他们在说些下流的话。
       什么时候我拿手机拍了这照片?

       在起身告辞的时候,他硬塞给我两个苹果。这个时候,不是恭敬不如从命。是不想在那多待一会儿!还有,收了了他的赠与,让他觉得多了一个朋友。


                                                                                   2015年5月于长沙梅怡岭

1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5/5/24 16:47:25 52
    都老师,腾讯的图片一般是不能放到别的网的。加图片,最好是上传。

    作者于 2015/5/26 22:39:42 的回复:

    啊!谢谢指点。

    陈碧秋的闲言碎语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