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大海34的文学圈 > 生活 > 武冈的两只石狮子到哪里去了

武冈的两只石狮子到哪里去了

作者:大海34  |  2020/10/30 12:08:13
黄高远点评:文中封面图片为乡愁古城古村绘画申建凯依当年的石狮所画的武冈王城石狮图

武冈的两只石狮子到哪里去了


武冈的两只石狮子到哪里去了?

武冈的两只石狮子到哪里去了

武冈城内的两只石狮子,高大威武,大有王者之气。在雕刻上,显示出工匠的高超技艺,造型美观,做工精细,狮眼如炬,狮毛如缕,狮鼻高隆,狮口如盆,钢牙威竖,口中那颗石球,温润圆滑,滚动时沙沙有声,好似狮王的吼声。只见它前足雄立,撑起整个身躯,头高昂,雄姿英发,王者无敌。狮子后足匍伏,以静的姿势显示它以逸待劳,储势一发的雄风。

狮子下是一块高约六十公分的巨石,这是狮子的座石,加上狮子的身高,整个狮子高近二米,威风凛凛。

两只狮子一左一右,互相环望,摇头摆尾,配合默契,忠实地履行着自己镇妖僻邪,招祥迎吉的使命。

两只石狮子何时雕刻而成,何时安放在武冈城内,最初安放在哪里,现已无从考证。我只知道,小时候,我家往南出了三元宫巷,就到了跃进马路,两只石狮子就立在洞天宫门旁,我想爬上去,却使尽浑身力气,还是爬不上那石座,那是我三,四岁的时候,到了五,六岁,能爬上石座了,摸着狮子的肚子,光滑滑的,心里有说不当的高兴,但要爬上狮子背,摸着狮子头,还是不行。后来又长高了,终于有一天爬上了狮子背,骑在狮子身上,心里大喊着:我终于上来了。搂着狮子的头,手拨弄着狮口中的石球,想把石球弄出来,却怎么也做不到,心里百思不解,这石球是怎么放进口中的呢?

十多岁的时候,洞天宫作以县印刷厂的场地,两只石狮子还是立在厂门口,我和一帮发小们到厂里的二楼打乒乓球,一块很厚很宽的木牌匾做为球桌,球跳在桌面上弹跳得很好,比家里卸下的门板强多了。打完球,下来就轻而易举地上了狮子身,此时倒觉得小时候那么难爬上狮子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后来,印刷厂搬迁了,这里成了县机械厂,机械厂的大门靠太平门那头,两只石狮子被移到了机械厂的大门口,几经搬迁,狮子好像蔫了,没了昔日的雄风。

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不知是哪年,两只石狮子不见了,到处沸沸扬扬地传说着石狮子破人偷走了,是晚上用吊车吊上大卡车运走的。两只石狮子重达数吨,不用卡车只运不走的。

后来又听说,破案了,狮子被追回来了,过不多久,听说又被人偷走了。

我再也没见到那两只石狮子,到文庙一看,也没见到,只见到原来摆放在大会场门口的那两只小石狮子。

多好多有纪念意义且文物价值不可估量的两只石狮子就这样没了,它浑身黛青,用石灰石打造,坚硬无比,它的青色与古城的青石板街,青石块城墙浑为一体,把古城的悠久,历史的长远,岁月的沧桑见证给每一个怀古幽思,满心乡愁的武冈人。

我感到痛心疾首,因为我那童年的欢乐时光在石狮子身上,我的乡愁,我的乡音连同我对武冈深深的爱也在这石狮子身上。

还有对家的爱,对父母的爱也深深烙在石狮子身上。四岁生日那天,天已黑了,我还在努力地爬着石狮子,父亲来了,见我爬不上去,于是将我抱了上去,玩了一阵,说回家了。我骑在父亲的肩上,离开石狮子,进了三元宫巷,父子俩幸福地往家走去,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父亲的喘息声至今好像还在耳边响起。

一切都是过去,过去了的一切都是美好的记忆。石狮子,你如今在何方,武冈失去了你,是武冈现今追求完美的憾缺,还有那多少毁圯丢失的文物是武冈挥之不去痛!

我想不明白的是,一方面是不珍惜文物,不重视文物,另一方面却在大兴土木,仿古复古,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曾经问过当时的机械厂厂长,石狮子在你们厂丢失二次,后追回来,放在厂内的空地上,为什么不向政府反应要他们拉走加以保护,他说我反应了的,催了好几次,但就不见人来拉。最后还是被人偷走了。我无语,也愤怒。

别了,石狮子,但愿你还在祖国的土地上,虽然离乡背井,四处漂泊,但你还是中国的雄狮。

武冈的两只石狮子到哪里去了

文/大海

图/网络

附:文中封面图片为乡愁古城古村绘画申建凯依当年的石狮所画的武冈王城石狮图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11/1 22:51:291
太多的语言贿赂这狮子不打紧。别贿赂国家。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