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云山云山

作者:都梁记忆  |  2020/10/1 8:30:52
水云生点评:拜读黄老师游记,学到了不少东西。丹井的故事,第一次听说。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图文/都梁记忆


云山,神州六九福地。

对云山的理解,几年前写过《阻断凡尘》的文章:云山的秦人古道是为连接凡尘而筑的。

今年中秋假期相当长,秋雨绵绵了二十多天,一个人呆家无聊,昨天放假昨晚上就决定:今天一个人去云山,明知今天下雨,一定去,除非暴雨。

清早起来,快手快脚弄好早饭吃了,将水、纸巾、毛巾、备用鞋、降压药等装好双肩包。摩托车昨天从城里回就没油了,得先去镇上加油。摩托车链条好像缺油,“嘎嘎”响。平常骑车进城上班下班不管链条油不油的。生长云山脚下,年少时放牛割草打柴,一天也离不开云山。今天第一次骑车上去,且又雨天,安全肯定放第一。

镇上加油站去年听说掺了假,今年加过两次,质量比去年好多了。

整理好行装,临行时听哪个方向传来高音喇叭音乐?应该是村委的。骑车出村口时,啊?又有人在搞“直销”,直销人员的声音反复有“对不对?”、“是不是?”、“好不好?”的词语。这让想起单位那位蛮吃香的三十出头的副领导,也喜欢这几个词。这几个词常用:一显亲民,二显谈吐流畅。本人认为,常用这几个词汇的人,除了知识贫乏观点浅薄外,则是这个时代,哪怕国家教育部都不想解决的问题!谈吐不优雅不重要,重要的是谈吐中得有东西。李嘉诚捐建汕头大学,买了《光辉岁月》歌曲版权,让林夕重新填词作校歌,师生合唱时唱得热泪盈眶。歌词中有“先学做事,再学做人”。而一向充斥我们耳畔的老师或者领导的声音,是“先学做人,再学知识”!

先学做人?做谦恭卑膝之人。本人认为,心虚之人才虚心!

两千年前苏格拉底说过,“无知便是罪恶”。没有知识,缺少知识,会伤害别人或社会。没有知识,也同样会伤害到自己。伤害了自已,也是罪恶。比方吃喝玩乐习惯不科学不健康,伤害到自己身体,对父母对家庭对子女都是罪恶。

想到这些,呆久了这种环境,就是今天雨天独上云山的一大理由。


加完油正式骑行,见路旁房子上巨幅广告,明目张胆错了一个字。于是停车摄下整个广告牌,这是九月一号才投入运作的市一中学区房广告,这个错别字跟一中没关系么?这么大一个错别字,可是欺骗了整个大武冈啊。这个字自“革命样板戏”时代,就错了的,在全国。

一路骑行一路无话,专心致志想己所想,这是独行的妙处。

一路小雨一路云雾,车篷前面有机玻璃好不清楚,必须睁大眼睛,还得凭经验,一千个小心翼翼。好后悔一直没清洁好这挡风板,它才是今天最重要的安全寄托。

上云山风景区有两条线,北线和南线。北线从城南伴山水库步行上山,人造景观基本在北线;南线是龙溪镇石头江开始的云山公路,这公路30多年就有,那是武冈云山国营林场修的,当时的功能不是观光旅游。30多年前走过一次,与武冈一中高中的几个同学。那次步行的坎坷与遥远,至今还记忆清晰,因为就一次。南线从石头江到宝顶,16公里,一路千岩万壑,险绝许多。

三十多年前,武冈国营云山林场是武冈国有支柱产业。云山公路是云山林场的私产,后来木材不吃香了,云山林场经历过云山林业的衰落,转型“云山国家森林公园”后,这国家级森林公园被寄以厚望的。转型规划中,云山公路才延伸至现在的云山电视台。云山电视台是仅次于真宝顶高度。公路的最后段工程,是我们山脚下双龙村农民工承包的,那个时候远没有“农民工”这个词语。云山公路最后登顶时因塌方死了一个人,这个人名字叫“登云”,是我一大家的侄儿。这个名字被我大哥痛定思痛禅释成“山的祭品”!本来我们黄姓人辈份中没有这“登”字的,而是“敦”,是“督促,劝勉,厚道”的含义。是文化大革命以来,一直的误写。

石头江左拐,一入云山公路,左手边田凼是龙家冲,右手上去是陈荡岭上。比较起其他,陈荡岭上这片土地,是石灰岩溶洞地质,所以地表不蓄水。雨水落下就渗透到溶岩去了,加上深藏或裸露的石灰石,从地层的形成开始,一直无时无刻的碱性物在溶解。所以碱性地层对于植物的生长,是贫血的。不论近看还是远望,这里只长草类。在这种土地上,草类也长得面黄肌瘦。平常在石头江大马路上看这视线开阔,不长大树的一面坡就是陈荡岭上。它与一公里远的温塘银家,其地理风水是两个极端:银家地理蕴含深厚,出过邵阳市委干部的大官。陈家呢?不储福亦不积祸!温塘是著名雷击区,雷击区富含重金属元素,所以吸引天地灵气。

上了陈荡岭,上山的公路基本上看不到人车,除去刚刚一农妇手提菜篮肩挑竽桶,出现在长长笔直坡路上。这雾气迷蒙蜿蜒公路上,下山来的第一辆车,是最先入我视界的人迹,我没有理由不记录它。我简单地将摩托车熄火靠边,单脚落地快速掏出手机。从掏手机到摄影的两秒钟内,以指纹锁打开,照相机拍照功能等在预备位置。拍好照将手机揣回裤蔸,那面包车已到跟前。他停下,有好几秒?我以为我停摩托车碍着驳路了,我象征性挪了两下,前前后后看了,发现没有碍啊?我抬头,我脸与他驾驶窗没超过一米,看清楚他眼光里有咄咄逼人之势。然后听到子弹般急迫的声频,“拍么格拍?”,“我今天一个人去云山,想拍些照片”,我慌不择言回答他。尽管真诚,但还是将人家车连同云山公路一齐拍了。既然人家的东西在照片中,未经允许拍摄就是三分不道德。也许他读出了我脸上的真诚,目光如肥皂水一样清洗了我一遍,才意犹未足发动车子,下山去。

这短暂的际遇,失了我几分兴致的同时,但收获颇丰。他,他那眼光里有普遍存在的“看人低”的味道。假如今天我不是一个骑摩托的老人?他会怎样。

在越来越高的盘山公路骑行,云雾越来越浓,弯道越来越多。九曲十八拐,还是让我憋屈不消?这天气里,这荒山僻壤,我居然是一个对别人有威胁的人。这威胁不是被怀疑刀枪暴力,而是拍照?我左思右想,比刚刚加油站工作人员让我不要让她为难:“国庆期间不要用塑料瓶散装汽油”,还憋屈。我不是副油箱失去功能,才每次加油都要拿一次性饮用水水瓶装一瓶,放工具箱里应急?我吃饱了没事干,值得别人如临大敌?这天下这么多安全隐患,尤其心理隐患,公共机构重视了么?

这是今天独上云山的一大慨叹。


二十分钟后,我还在左思右想。这面包车应该不是云山景区的公家车?公家车应该有标识。如果是林场公家车,那我今天抽烟用火,得更加小心翼翼。这秋雨绵绵的云山单独之行,我好恐惧于公家部门的法律。这虚惊这神经,是过了半小时后,骑行云山公路一半才缓解的。

这是龙溪镇乡道上有“X139—7”路碑的地方,也是左手边云中之城一样的钢筋水泥墙砖艳丽的房子,号“云溪谷客栈”。这房子这景象让我豁然开朗,又掏出手机,对着房子拍了两张,手机还没收起,房子大门口已立着个人,这人肯定是主人。为避免刚刚遇车的尴尬,我主动讨好:

“这鸡怎么卖?”

“45元一斤”。

“这是好东西”。我又说:

“我家也是山脚下,三十多年前走过这路,今天一个人上来拍些照片,过两天你这鸡这猪,会在网络上看到的”

“谢谢你”

这对话比较轻松,比较多,所以特意以这种格式记在这里,其实未曾对话心情早轻松了。在停车未稳没掏手机之前就轻松了,几条杂色细种犬“呜呜呜”拥上来亲热,亲我的车轮,又亲我泥水沾污的鞋。是它们的憨态可爱一扫我上山以来的不快!看来人犬之间的不提防,和犬犬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这三者的比较,此时此刻我,好喜欢狗。难怪都市文化置动物传染病于不顾,有人冒险饲养宠物。都市人口密度高,人与人之间交往多,彼此看清看透多,才以宠物寄托情愫。都市文化才是先进文化,才是文明的进步。相对于宠物传染,情绪抑郁的病人,多了去了。

拍完了狗,我又拍鸡,还拍了那散养的小花猪。我已经不在讨好主人,我用温和的镜头讨好这些小畜牲。

重新上路右转一个大弯,右边一大片平坦,好有时代印记的水泥电线杆矗立云雾中。还有红砖黑瓦的残垣断壁,破烂成遗迹。这应该是继文化大革命,紧锣密鼓出现的,云山另一处“上山下乡部落遗址”?我们双龙村后面半岭村以上的云山南坡,有三处国营茶场,也是“知青”遗址。

啊?云溪谷客栈,刚刚那车可能是这客栈男主人?这种疑问推理,是我希望“别是公家车就好”。公家车怎么了?我也是平头百姓,平头百姓对公家人一直有种莫名的敬畏!敬畏得连话都不敢说。就如刚刚,我生怕他勒令我“把手机里照片删掉”。

直至现在还阿Q地想。我那会儿不也阿Q一样局促失了锐气么?我不应该那么温声软语解释,我应该爱理不理报复性回敬:“拍什么拍,我拍什么你管得着?我拍云山啊,我拍?”,才解气。

鲁迅先生的文章被移出语文教材的原因?我教学高中语文时,明明白白告诉学生教育部这种做法的目的,这么多年以为天下人已经听懂了,能明白怎么做了。谁知道年近六十的我骨子里还很阿Q:阿Q被赵家的“洋鬼子”拿“哭丧棒”敲了,自认晦气后,见着小尼姑又施虐小尼姑,才吐气扬眉。

又行至一处右手边开阔,是停车场的地方,啊,这里就是卖门票进入风景区的南门。这里云雾蒸腾,小器局促的山涧水,在连日阴雨中,略显大方。能停靠十多辆旅游大巴的停车坪,横跨在两山之间山涧上,涧底的溪水通过场地中央不锈钢地栅栏喧嚣可闻。我购了门票,门票加保险48元,有生以来生长云山脚下,千百次上云山不花钱,今天第一次掏钱,也理所当然。刚购完票,问售票兼放行的两年轻小伙子,“这段日子生意好不好?”,马上就来了一部大巴车。大巴车是“邵阳至城步”线路牌,不是旅游专业大巴。小伙子在回答我“散客少,就一些烧香的团队”之后,就赶紧上大巴车上卖票收钱。电动栅栏都忘了开,我才无法通关进入,等着他俩卖票完开闸放行。第一部车还未弄完,又上来一部,也是邵阳来的烧香客。当时至现在,我才想起那老话,“心中有菩萨,何必烧远香”。自古及今烧香拜佛的人,一般都是吃饱了没事干。像旅游那句妙语,“从自己活腻了的地方,去看别人活腻了的地方,就是旅游”。不是么?所以老话还有,“穷看八字富烧香”。穷人有闲钱烧香么?有闲钱烧远香么?真正心中有佛,你有闲钱救助下身边的人;真正心中有佛,不论为官为民,心不生妄想不生贪念,便是上幸之幸!戒贪戒嗔,当然首先克服心力。而心力,必先有文化的传播与教化。

上了收费站,云雾更加缭绕,但今天我不是来看云雾的。

这一路上来,无意中理解了云雾与植物的关系?越往上,雾气越重,摩托车挡风玻璃的模糊不清,已经不是看不清前途的主因。摩托车玻璃就是不模糊,视线也是不清楚的。这个空间太迷糊了!在越上越模糊的空气中,我猛踩油门,低档高速,让发动机噪音替代喇叭,只防上面来车相撞。骑车在公路上,撞上谁,谁撞上我,都是我吃亏?因为我人微车轻。

时不时,有楠竹的枝叶斜伸过马路,快倒下的样子。这?越来越高的云山海拔,土壤越来越贫瘠。越来越贫瘠的土地生长的楠竹,气色醋黄。因为不但土地严重碱性,连土壤里的水分都可怜兮兮。所以这里的竹子头重脚轻,是枝叶吸收的云雾水汽比根部吸收的还丰沛。每年冬天一过,山顶的楠竹必然倒伏一大片,才导致山顶一般不长竹木。所以云山宝顶那片原始次森林里,一般是栗树。栗树质地坚硬,在宝顶的石头缝隙也长得风姿绰约,恣意妄为。才想起这身细力薄的云山竹,好如云山脚下靠山吃山的百姓平民。身为平民时,基本生存条件都可叹。一旦做官,则极尽贪婪之能。这大众的贪念,其实就是千万云山折磨成的聪明伶俐。

现代世界科学文明影响越来越大,苦累锥心的体力劳动已经被机器化工业化替代了。你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要贪恋多余的物质财富。

老话讲“妒财不妒食”,意思是“妒忌别人发财可以,不要妒忌别人比自己吃得多吃得好”。每个人的身体条件不同的。别人能天天吃肉喝酒,或许你不能。你去妒忌人家,也想天天喝酒吃肉,你试试。传统美食文化,举国上下都在发扬在推崇,以推崇美食文化拉动内需经济,是一种不能再蠢的经济思维:美食,因美而多食。却不知吃得越美,病人越多,医院生意越好。难怪疫情以来,村级个体诊所被限制治病范围?因为所有的国民生病,要统一为县市大医院作贡献。村级个体医师没生意,饿死十个只有五双。大医院的医生不能没有病人失去财源,大医院医生没有病人真的会饿死,因为他们没有田地耕种。这个社会还能将医生当官员养么?

还想起甘地名言,“人是为生存而食,而非因美而食”。

一直以来的冥思苦想,“所谓素质,不论身体素质还是思想素质,都得靠素养的”。本人曾在东莞石龙品验过素食文明,并发表过素食文化的文章。比如《雨花斋素食与日本料理》。

终于到了风车口停车场,也是姐妹亭那里。找个僻静角落停好摩托车,锁都不锁,这年头不用担心摩托车被偷。这是穷人的自在!停车场人造景观集中且精华,这么高一个不锈钢雕塑,格式化的“两滴藕断丝连露珠上,飘着几缕云岚雾气”,应该造价不菲。前年斥巨资打造的云山旅游工程,包括玻璃桥人造景观,基本集中在北线。近6年中,那是2015年元月2号,我家族中一个悲剧发生在秦人古道,所以没有来云山。

停车场上停了三部大巴车。

过了停车场,没有跟邵阳烧香客直接去云山佛堂,而是一个人从左手边砂石公路上去。我想先去看真宝顶的卢侯寺,它是云山十大景点“丹井云封”的地方。

砂石公路有1500米,步行上去肯定会热身会流汗。今天雨天来,就是想让寒风冷雨,平衡登山的燥热。

七年前来过一次,与职业高中的师生。那次出发时,几位年轻老师还约定,要与我“从云山堂到宝顶比赛”,到云山堂时,也是下雨,比赛就不比了。与我继续上去真宝顶的人不多,少之又少。

经过那次,才晓得雨中登云山的享受。

卢侯寺左前方不远的坟墓,七年前看到过,今天又来看。墓碑上“朱母无忧之墓”的铭文,一直心存异见?这朱家的母亲,生前怎么出家的?出家人出家为什么?出家后身心应不在凡尘,示寂或圆寂,应入仙道。母亲好不容易超脱了凡尘,示寂后一个“朱母”又拉她回凡尘,不是让母亲重蹈涅槃么?

朱母无忧?天下人间几人无忧?

卢侯寺里,与自称“青灯古佛相伴16年”的老者,我俩聒噪了片刻。

卢候寺外,烟雨迷蒙,这卢侯寺在云山十大景点中,叫“丹井云封”。因为这寺后面,那块赭红色巨石上有一眼贯,经年累月涓涓细流不断。

丹井云封?这名字好美丽。红色的井台被洁白云雾缭绕。

关于这个景点,6年前与景区头脑人闲谈过,我说:

“这丹井云封,小时候听大伯讲:曾经有个人饿昏在这石头边。醒来时,这石头上拳头大眼贯里有满满的大米,于是这米救了这人的命。于是这人天天守着这石头,这石头每天天一亮,就有大米等着他。后来,他嫌眼贯小了,便想办法弄大。结果,米没了,每天只有一眼贯稻谷;再后来再弄大,谷也没了,只有谷糠;再后来,糠变成水……这个人还是饿死了”

当时景区头脑人赞赏过这个典故。他说景点重新修葺,将雕塑这故事。今天上来,路还是砂石路,并且封了。试想天下贪者熙熙,名利攘攘,谁愿闻这训戒?

别过卢侯寺,还是去了真宝顶。好不容易来!

宝顶另一条路通云山堂,这路一直在山脊,一直是一米左右宽的混凝土台阶,蜿蜒盘旋,迤逦上下。山脊一直石头当顶,石头缝长的大多是栗树,栗树的硬朗才配这“凌绝顶”的位置。

宝顶下云山堂,这浓荫蔽日的曲折路上,晴天挡了烈日,今天挡了毛毛雨。好雨好树中,好不容易邂逅到一个人,这是一个妙龄男孩:他是我看到的今天唯一散客,也是本地客。我好不惊喜,笑着问他:

“伢子嘎?今天下雨,你何帝一个人来云山?”

“你不是也一个人来了?”,他笑着以问作答,答的太妙,如禅意。

他继续上行,也是去宝顶。我回望他一眼,他上山的步履好有力。一个人的力量,一个人的坚韧,更不容小觑!谁说团结才是力量呢?

一小时后,我在佛殿后面的素食馆里看到他。

素食馆老板是山下蔡家荡人,姓戴。戴老板问我“吃不吃饭,素食哩?“,我说我在大城市里吃过公益素食,免费的。我说今天雨天来云山,是来消化的,平日里吃多了劳动运动不够。我俩谈得较久,没照顾他生意,他也不见怪,还高兴。我拍了他餐厅照片,说写文章发网上,以期推广素食文化。

与这男孩,又问答了几句,才知道他是今年武冈二中高中毕业,考上海南什么大学,要10月9号才上学。看着大门外路边的景点指示牌,我问他,“这云山的胜力寺的含义是什么?”,他摇头。到现在我好唐突?我才相信包括我,任何时候被贸然问到这样刁钻话题,也会摇头。我刚想自抒己见,蔡老板催他去吃饭了。现在我记在这里,这是今天单独游云山的最大收获,古人的智慧早以文字的形式,刻在这里这么久,千秋万代却懵懂不觉!

胜力寺?胜力,是心智胜体力。

胜力寺大门口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一副楹联:“静坐得幽趣,清游快此生”。如果这对联是启功先生原创,那他也理解胜力寺不够!

寺中宏大天井里的雕塑,也是几个双瞳怒眦嗷牙舞爪的角力士形象。

千百年来,人类以体力霸道世界。现在,先进的工业科学正一步一步让心智脑能致富世界,领导世界了。心力脑力,人家早用在减轻生存苦累上了。而我们却用在彼此算计上!这种艰辛漫长的进化,让云山禅意如此深藏。

去过禅师塔林,塔上的文字不太清晰,拍了许多照片。下山的途中,车轻路熟,云雾散了不少。


2020年9月28日晚草就

10月1日发表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世居武冈南乡。自由撰稿人,酷爱书法。命理学判为火命,名字里才有冰和水…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2020,云山云山

了解武冈方言文化,关注都梁记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10/1 11:23:073
2020,云山云山
2020/10/1 16:34:170
“大医院的医生没有病人,真的会饿死。因为他们没有田地耕种”
2020/10/2 10:01:000
拜托老师好文章

作者于 2020/10/2 10:48:52 的回复:

一向可好?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