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冷面书生的文学圈 > 资讯 > 石刚坨死亡之谜

石刚坨死亡之谜

作者:冷面书生  |  2020/9/30 11:16:48
黄高远点评:乡村小人物的悲剧,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


石刚坨死亡之谜


石刚坨死亡之谜


石刚坨虽然在民间“吃空饷“数十年,但他是乡村红白喜事吃货的一道醉心的风景,似乎这份食物是他该吃的,也是一种约定俗成,没有任何异议的。如果操办大的红白喜事,一旦人们见不到石刚坨猥琐的身影,这场喜事似乎少了一道风景。

那些姑娘嫂子们总要问两句:今天石刚坨怎么不来?怕是到别处吃去了。小孩子们更是留下一份遗憾。

石刚坨爱小孩子,总喜欢逗小孩子。他到了哪家办喜事人家,不免有小孩子闹腾,石刚坨便走了过去,在那张本来就乌黑的脸上撕着牙状做个麻麻,怪声怪气的说:“哪个赖赖子在绊筋,我来捉人了。“小朋友一见到他就不闹了。有的还向他讨好:“石伯伯,我不哭了,我不哭你就不捉我了。“石刚坨马上将脸上绷紧的肌肉松弛下来,恢复了面部的平静,还露出笑脸。

石刚坨死亡之谜


只见那脸上乌黑的皮肤镶嵌在长长的蓬乱的头发下面,上下唇也被那一团乱麻似的胡须掩盖着。小孩停止了哭闹,石刚坨佝偻着身影便消失在厨房里,他一般是钻进灶门口烧火去了,他自己觉得在人家家里大鱼大肉的吃,不做点劳务有点心里忐忑不安的。

石刚坨吃了东村喝西村,说来也怪,他天天吃高脂肪、高碳水化合物几十年了也没吃出三高。人也瘪瘦瘪瘦的。身子高挑,如在黄昏或黎明的朦胧里看到他的背影,多少还是透出几分男性帅气的。女人们想,这厮只要稍加打扮,把脸洗白,把乱发理清,把胡子刮去,穿上西装,打上领带,配上油光铮亮的皮鞋,也许会吸引住姑娘嫂子们。女人们是把他当真爷们看待的。

石刚坨死亡之谜


石刚坨爱抽烟,也爱喝酒。当然烟酒这东西虽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也档次标准最多。好的茅台和法国葡萄酒贵的可上万元一瓶,烟这东西只是纸里卷了烤烟,却也有几百块钱一包的。至于是不是货当其价,那是鬼都说不清。拿当今的术语说,烟酒吃的是品牌。石刚坨消费的烟酒也就是主人家用的什么就什么。

石刚坨记得吃的最高级烟是和天下,那是一个本县的非常富裕家的老太太过九十大寿,石刚坨这个信息来自于做小工的狗哥。他在那个富裕人家吃了三天饭,每天一包和天下。本来主人家有的是钱,想把宴席放到城里大酒店举行,可那个老不死的寿星不同意。说是自己过去是地主受了穷鬼不少窝囊气,现在儿孙满堂,孙子又是什么工程公司的头目之一,成了本县首富之一,听他说,他的钱用卡车都要拉十多车。

这个老女人要在乡邻扬眉吐气。告诉家务长,只要来的行情一概退了,外加一人两百元红包。一天一包和天下他烟。所以石刚坨不虚此行,除了吃了几天外,还在桌子上扫了吃剩的一蛇皮袋子,够他回家饱吃饱胀几天的。

石刚坨死亡之谜


记得二零一三年,我奶奶逝世,丧礼办得很隆重,石刚坨是所有客人中最早来到我家的。此人礼性好,在哪里弄了三根香和几张钱纸,到灵柩前点着,又毕恭毕敬的三叩道,又三起三跪。完事后就到厨房烧火去了。各方的厨师没有不认识他的,常常对他使小口,他也很勤快。他真可顶一个帮厨的劳力。

石刚坨觉得自己太脏,吃东西不上桌子,怕别人嫌弃他。常常一个人端一碗酒拿着厨师给勺的一碗菜来到一个空地上盘腿而坐,如果是寒冷季节就用一个草把垫坐,自己一边喝酒一边抽烟。有时咂上几口酒也发点议论:“这酒烧心,饼药不纯,兑了化学饼药。“或者说:“该死的友林婆,这酒是酒精粉兑的,当烤出的米酒卖,害死人。

石刚坨死亡之谜


“女人和孩子们喜欢和石刚坨搭讪。她们大多是取笑他:“石刚坨,讨婆娘么?“他从来都是回答得很干脆:“冇讨婆娘。“,“为什么“,“养不起“,没有商量的余地。

石刚坨在我家三四天,东西任他吃,烟也是每天一包发给他的,从不少他的。奶奶下葬的那天,石刚坨是随着亲人们一道送到山上的,等坟墓建成后,他才走的,走时似乎还要回头看看,眼角会挤出几滴泪水,这也许是他悲悯世界上每个生命离亲人而永远消逝的哀伤吧。我想,石刚坨还是有人性人情味的。

后来,我进了城定居,就再也没看到石刚坨,我推算,如果石刚坨还逗留在这个世上,恐怕也有五十多岁了。石刚坨之所以成为吃空饷的石刚坨,无法考证,石刚坨之所以到处胡吃海喝,而不受人之谤,那可能他也像宠物一样,有着他可爱的一面。也许来源于他对人世间的奢求没有多少贪婪,或许经得起人世间诸多诱惑,从不参与勾心斗角。

前不久,和朋友们喝酒聊天,提到石刚坨,朋友说:“石刚坨已走了整整十年了。“朋友不说他死了,而说他走了,证明他把石刚坨并非不当人看。似乎在人们的心中石刚坨还是保留了一份人的尊严。

石刚坨死亡之谜


关于石刚坨的死众说纷纭。

朋友甲:石刚坨是死在河里,可能是自杀吧。

朋友乙说:听说石刚坨那天喝多了,路过河边时,看到河里有鱼在游动,他便跳下去捉鱼,淹死了。

朋友丙说:石刚坨露过河边,看到有几个小孩在河里洗澡,其中有两个孩子溺水了,岸上的小孩大喊救命,石刚坨是下河将两个孩子救了上来,由于喝酒太多,他没有力气了,就淹死了。后来孩子们的父母怕负责石刚坨的安葬或怕他的亲戚索赔,就封了孩子们的口,将事情隐瞒了。

读者,你相信他们谁说的比较客观?我是倾向于朋友丙的。因为石刚坨到处有吃的,他对人世间的要求就是有吃的能活下来这么简单,拿官腔说叫“知足常乐“,他是绝对不会自杀的。至于去河里捉鱼更不靠谱,他无家无室,是住宿在一个水库管理所的那座破房子里,他捉鱼也无法煮,他也不想煮,他吃了几十年的千家饭了。再说,石刚坨以前就有救过小孩的前列,那是小孩子在马路上玩,车子到了身边,石刚坨一个俯冲将小孩推开,他自己腿受了伤,两个多月才恢复,这证明石刚坨心存善良。


当然石刚坨是被水淹死的是无可争议的事实。石刚坨被埋在河边的那个小山坵上,没人扫墓也没人挂清,坟墓瘪瘪的,早就被萋萋荒草淹没了……

然而石刚坨留在山乡的足迹并未被湮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9/30 14:42:461
石刚坨,乡村小人物,弱智的那一种,有句熟语说朝廷叫化为《天子》他就是天子那一种,他的生活虽然说与世无争,但还是比较底徽的那一种,他是以天当房,月亮当灯,蚊子以他为友,享尽了人间莘酸。
2020/10/3 18:42:191
作者对一个九十高龄的长者的描述用词不妥,不管你是什么人对长者要尊重。
2020/10/13 16:46:521
称老人家“老不死”是一种乡邻的昵亲, 更有人情烟火味。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