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黄生君的文学圈 > 小城旧事 >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作者:黄生君  |  2020/9/9 9:31:42

众所周知,野生菌种类繁多,许多无毒野生菌,富含蛋白质和各种维生素,粗纤维也是恰当好处的柔韧。无论是用来炖猪排骨,还是用炒菜,都美味可口,清香四溢。野生菌有健胃利尿功效;有降血脂和胆固醇的作用,从而稀释血液的粘稠度,增加血管的韧性,对心脑血管疾病有一定的防范和治疗作用;它还有镇静作用,让人宁静,头脑清醒。

但是,有些野生菌是有毒的,甚至有些有巨毒,人误食后,如果抢救不及时,会致命,有时中毒太深,就往往来不及抢救就死亡了。每年,都有人误食有毒野生菌而中毒。

比如,近日山东有一名7岁男童误食毒蘑菇而一度导致生命危险。需要大量输血。截至9月7日14时许,已有989人为他献血,合计捐献血浆15.2万毫升。

因此,我们去山上采集野生菌时,必须绝对分清那些是无毒的,那些是有毒的。对此,让我漫谈开来。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我出生于人民公社历史时期的湖南省武冈县的一个偏远山村里。从盛春到深秋,在武冈县的高山峻岭和小丘平地的山林里,长有各种野生菌,尤其从小满到去暑这段时期,每当雨量充沛,时晴时雨的时候,野生菌就长得漫山遍野,朵朵盛开,或隐伏在草丛權木丛中,或招摇在草坪上或大树下光秃秃的地表上。

当时,公社社员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出工。每当山上盛产野生菌时,我所在的生产队的队长就在头晚上通知全队放假一个早晨。按他的话说,这也是一种集体劳动,只不过每人采摘的不交公,交公后再平分,也太麻烦。他说得振振有词:“种庄稼,要挖土,播种,管理,然后收割,这是多么漫长的事情啊!但去山上摘朵骨,摘来就可以吃了,何乐而不为呢?”武冈人把蘑菇称为“骨朵”。

于是,全队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天蒙蒙亮时就向山上开拔前进。老年人一边吸着自制的喇叭筒旱烟,一边剧烈咳嗽着,烟的闪光点亮黎明前的夜空,人们的脚步声和说笑声乘风激荡,奏响了采摘蘑菇的序曲。

我也背着筛子跟着大人们奋勇前行。到了山上,天就放亮了,人们分开来,赴向不同的地方。我们小孩子自然跟着大人的屁股转。大人们总是一边指点着山上的蘑菇,一边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那是不能吃的。人们沒有对毒蘑菇起名称,就统称为“蛇骨朵”,毒蛇会咬死人,吃毒蘑菇会毒死人,于是就有了这个地域性的独特称呼。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我最初几次上山,都是母亲带着我。母亲一边指点蘑菇,一边说:“蛇骨朵和好骨朵有很大差别。

一,蛇骨朵的伞盖和伞柄上从沒爬有小虫,但好骨朵有些爬有小虫。凡是爬有活虫的那种骨朵一般可以食用。

第二,伞盖和伞柄上有粉尘的,是蛇骨朵,用手去摸,会沾上一层粉。而好骨朵是光滑无粉的。

第三,蛇骨朵往往长得很丑,伞盖的中间突然凸起,或伞柄上有环托,或伞柄的基部土壤上长有丛生的突起物。而好骨朵,伞面平整,伞柄无任何累赘物,总之,是一朵一朵的,很端正。

第四,撕开伞盖,不变色,折断伞柄,汁液清淡,有清香味,是好骨朵。反之,撕开伞盖,折断伞柄,很快变色,汁液浓稠,有酸臭味,或辛辣味,是蛇骨朵。”

在母亲的精心指导下,我从小就认识了很多种家乡野生菌。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这是一种毒菌,叫毒蝇伞。这在我家乡也有,反正叫它蛇骨朵。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这是一种毒菌,叫秋生盔孢伞。一看这面目,丑陋不堪,伞盖妖艳,长满麻子,伞柄上,环托盘旋。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我家乡叫他果梨菌,家乡人称梨子为“果梨”,因这种菌子的菌盖上长满像梨子表面上的点点麻子而这样称呼。可食用。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我家乡叫它“六里菌”,家乡人称绿豆为“六里子”。它表面的绿色与绿豆表面一致,就这样称呼了。可食用,是武冈山上产量最多的菌种。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武冈人称它为光里菌。

回忆小时候采摘野生菌往事,浅谈无毒野生菌和有毒野生菌的差别


这叫枞树菌,因生长在有枞树的地方而得名,同时,它的红褐色与枞树木块的颜色类似。武冈树林分布和产量最大的树种是枞树,其次是杉树。它是中国最名贵的野生菌。它当然是武冈最为名贵的山珍。在武冈,享受国家地理标志美食称号的武冈铜鹅,其美味都要比它略逊一筹。武冈双牌乡面积有十多平方公里,只要有一户的大锅里煮着一个枞树菌,当把水烧开,蒸汽腾腾之际,整个乡的人们都能闻到这股清香。所以,在武冈乃至整个邵阳地区,枞树菌价格昂贵,一般是每斤70元。

在武冈,最小的菌叫针丛菌。在武冈双牌乡金盆村一片枞树林里,就盛产针丛菌。像针一样细小,直立着,棕黄色,挤挤挨挨,长得漫山遍野。我和姐姐穿过那片森林时,就采摘了很多。拿一麻袋回去,一煮熟,竟只有几小碗。但味道很好。

在武冈,最大的菌叫荞粑菌。远远望去,像一堆黑牛粪,走近一看,才看清是一个大骨朵。伞盖非常宽广庞大,大约有下面这个风扇那么大。

伞盖十分肥厚,往往把伞柄都遮盖了。因它表面的颜色与用荞麦做的粑粑差不多,模样也差不多,于是就叫“荞粑菌”。

可食用,但没有味道。我沒有尝过。据说,其味道还比不上牛肝马肺。武冈有俗语:牛肝马肺,等于吃屁。看来,吃荞粑菌,还不如吃屁。

写到这里,夜已深了。有关野生菌的问题,下次深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9/9 10:51:441
好一篇融入乡情生活实践的科普文章,赞一个。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