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我师

作者:李奇明  |  2020/8/31 8:48:42

                         我儿   我师

                                 李奇明

    儿子李百,小名珪珪,四岁,喜怒不形于色,言辞简练而干脆,意境天真而有趣。该说的,不该说的,能说的,不能说的,全然不顾,仅以自己标准做出判断,只三言两言语,生动表达,无限回味,乐趣天成。我决心拜其为师。师曰,学费三块。一日儿子要买《天线宝宝》,我说钱不够,怎么办?他说招生可以赚钱,为父在教育线工作,生活窘迫,经济拮据,从未想收徒授艺以解囊中羞涩,四岁黄口,有如此经济意识,我自愧不如。我儿,我师。

儿子读中班伊始,写学名,”字不会写,写成“李百”,奶奶问“”哪去了,他说出去玩了,回答掷地有声,无丝毫愧疚。学会写名,却又把“”右边“土”字的一竖写出了头,老师说这竖伸出了头,是别的字,他问那是什么字,老师哑口,无言以对。他说是儿子,妈妈生我,我是儿子,我伸(生)他,他是儿子。说话干脆,逻辑严密。我儿,我师。

儿子喝牛奶,到一岁,亲戚来访,奶之,甚是生气,指桌上奶瓶,呷咯个(吃这个)。到四岁,表情憨态,人见人爱,来人说珪珪亲一下,他说好;来人说珪珪抱一下,他说好。阿姨刚刚抱起,他说阿姨不舒服呀。一脸的认真,一脸的同情。阿姨说没有,批评儿子不该乱说话。儿子指着她胸部说,这里肿了,这么大,痛吗?来人哑然,哭笑不得。人之初,性本善。儿子虽小,爱心常现。我儿,我师。

年关将至,带儿子上街买利事封,回家路上,儿子小声对我耳语,这是假的。我说为什么,他说我看了,里面是空的。儿子手背有胎记,不肯示人。偏有好事的同学调侃:珪珪不讲卫生,手背黑。儿子委屈,他说是因为妈妈肚子脏,生下来就黑了。标准简单,是非明了,不娇柔,不做作,不屈迎,不装大,不做小,不懂就问,谦虚示人,无内外之别,无上下之分,我自问不如。我儿,我师。

作为儿子的父亲,生在乡下,长在农村。天生本来就不太具有城市人的乖巧与善变,但为了见容于城市和城市里的人群,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标准,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心情,就像就一首歌里所唱的一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这是怎样的人生感觉,我想有这种人生体验的远不止我和我周围的人群,他们可能是这个表面繁华无比而内心深处无比空虚和落寞的城市。儿子如今虽是年少不知愁滋味,但若干年后,他必然是这座城市里的主人,那时他有些什么样的人生感受与城市体验,作为父亲,我难以想象,但我希望他能依然保持那份真诚、真实与真我,坚强地行走在城市的水泥路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