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曹潺观察的文学圈 > 小城旧事 > 武冈文化密码之二十一 栀子花谜案

武冈文化密码之二十一 栀子花谜案

作者:曹潺观察  |  2020/8/25 11:40:18

1425年的那绺春水,淅淅沥沥,没完没了,打湿的绵延起伏的那方丘陵,是藏着葱郁的绿的,这是南岭北麓绵延的丘陵。在那杂树葳蕤的凹陷之处,更见那片似乎爆竹炸响的栀子花,耀眼白,晃人的眼。由远而望,像是霜凝的白,香气蓬勃,被风推送。

这是邓元泰的那方丘陵,丘陵之间,栀子花枝头绽放,傲视群蕊。弯弯曲曲的砂石路往南,再往南,来路索骥,可通云贵。碎卵石的毛车路上,是否还残存的那片记忆,那个郡主悍将的恩爱传说的结局,顿成800年来的谜团,不得而知。只是踏碎清晨的马蹄声,似乎还在回荡。天朝士兵护送着老王爷的车辇,一路奔波,汹涌而北。天初亮,马已乏,岷庄王吩咐暂歇,前路漫漫,烟云遮眼。

这是一程不知归途的旅行!但武冈人应该记住这个日子,朱元璋18子朱楩舟车劳顿,偶经武冈,再无意北上。当地州府惶恐不安,觉得岷庄王会在武冈盘驻,虎视湘西南。是此,武冈州府,演变成272年的王城。

岷庄王厌倦世子之争,早已梦归丘野。六十花甲耳顺之年,不求京都王府的嘈杂喧哗,只求推门映帘的是满眼的翠绿,以及黄雀跃枝的鸣叫。

郡主秀明,碎步循香,走上陵峰,挤入眼帘的,是一片栀子花海。这是岷王40好几得的幺女,宠爱有加。

清似山栀馥似兰,何人淡墨试毫端。若无密叶相遮映,全作江梅春晓看。这满眼的栀子花开,秀明煞是喜欢,随父奔波,一会云,一会桂,走不完的山路,倒不如在这栀子花开的小城,安顿下来。

秀明在栀子花开的树丛里戏蝶,一脸纯真,岷王已有长驻之心。率土之滨,那不是朱家田土,就在这安享天年吧。

几年之后,州府之东,岷王大兴土木,直至其子岷康王敦促,岷王府才落厅,已显威仪。站在高处,可见岷王府金碧辉煌,承运殿、圆殿,后为岷王公寝,左为世子府,设六门,外设诸郡王府,王家气派,开立都梁风范。

在这片王土,这坐王城,一大一小两绺河水畅快而流,水鸟飞翔,低滑洞穿青条石桥桥孔,水草茂密,银鱼浅底,秀明郡主的绣花木屐,便经常在青石板小巷里敲响。

城池威仪,王府庄重,但经常挡不住“蛮缭”骚扰。惊扰王梦。秀明郡主从小乐山好水,穿城河畔,裙裾飘香,花花草草长驻心间,犹喜栀子花。医圣讲,栀子药性偏苦偏寒,福归心肺,惠及肝胆,利五脏六腑,可泻火除烦,清热利湿,凉血解毒,革除心忧、烦躁,口苦,寝室难安,一并改善。栀子果,配上豆豉来泻火,还可以配上黄芩、黄连、黄白,治疗热病的火毒内盛,可治高热烦躁。

王城城池,固若金汤。但架不住“蛮缭”来袭。岷康王命悍将杜糠迎战,一时,州府四周,杀声惊天,箭矢蝗飞。郡主明秀悍将杜糠,你我都有,情投意合,彼此牵挂。郡主忧心如焚,“蛮缭”凶悍,狼烟四起,州府惊扰不宁。

何处今宵孤馆里,一声征雁,半窗残月,总是离人泪。

每当漫步古城的青石板小巷,历史的回音总显得沉闷,想梳理更难见头绪。明秀郡主,绣楼轻扶,团扇轻摇,城外丘陵之间的厮杀之声隐隐约约,杜糠凯旋遥遥无期。这是一曲没有结局的戏目。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笔者翻遍古纸堆,也找不到这个结尾,只是郡主的绣楼闺房之中,栀子花香,浓郁扑鼻。千古爱恋,顿成不解谜团。

这当然是个电影的好题材。一个著名的主持人,出演过一部叫《栀子花开》的电影,每当栀子花开,在上海滩那个十里洋场,卖花姑娘总把栀子花放在显目的位置。纯乎清流的花香,便缭绕在古城上空,栀子花与古城,便相伴而随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