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大海34的文学圈 > 文化 > 青梅念(小小说)

青梅念(小小说)

作者:大海34  |  2020/8/24 10:29:06

青梅念 (小说 原创)

青梅念(小小说)

                                  一

      1958年的冬天,漫天飞雪,城郊一砖瓦厂的草料棚里,几个小孩将草料一把把从棚心掏出,忙碌了很久,终于掏出一个洞,小孩们欢乐地钻进了草洞,透过草料缝隙,可以看到外面飞舞的大雪。


      草洞很暖和,小孩们冻得红红的脸蛋慢慢恢复了正常。他们都是随父母刚来到砖瓦厂不久,在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后,彼此亲密无间。


    四个小男孩,二个小女孩,都在五六岁左右。小孩们在草洞里玩了很久,不知谁提议做过家家的游戏,大家都表示同意。但四男二女怎么过,男孩们想出了猜拳的办法,猜拳过后,二男胜,二男败,败了的垂头丧气,胜了的兴高采烈。


     过家家开始了,二男二女头戴用草编成的环,双双对对,弯腰行礼,手拉手完成了过家家。

      完成了过家家,一男孩对刚与他配对的小女孩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鹅蛋脸,细眉毛,一双眼睛大而亮,见小男孩问她叫什么,笑着说:"我叫小梅,你呢?"

       小男孩回答说:"我叫久久。"久久是他的小名,父母都这么叫他。


       从此,长生和小梅他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新年过后,就是1959年。


         春天来了,山上开满了各种山花,长生拉着小梅的手,经过父母们的工场,沿一条小道向山上走去。

         山不高,很快就到了顶上,长生採了很多山花,朿成一束,送给小梅,小梅高兴地将山花揽在胸前,偏着头问长生:"好看吗?"

      长生一看,小梅的小脸被山花映得鲜红,好像一朵大的山花,美丽娇艳,不由得大声称赞:"好看,好看,你比花还好看。"

    小梅的脸更红了,高兴地问:"真的?"

    长生捧着小梅的脸说:"真的,你比花好看。"

      玩了很久,他俩下山了,山下的几个小孩见了他俩,都不高兴地埋怨没带他们去玩,长生说,明天一起去。


     夏天到了,一天,长生又带小梅去山上玩,行到半山腰,小梅说:"我要尿尿了……"

      长生说:"你尿吧,我也要尿了"

      都是穿开档裤,小梅蹲下对着长生尿起来,长生看见了一股清泉从小梅那里流出,成一条白线,弧线优美 。

        小梅见他看自已尿尿,说:"你还不尿?"

        长生侧过身,张开腿,手持着尿起来,尿线很远,把一米外的一棵小树都淋湿了。

       小梅站起来,望着那有力的尿线,惊讶:"啊,你能尿那么远"。

       长生自豪地说:"我还能尿一人高呢。"

        小梅不信,非要他尿一人高。

        长生说:"现在没尿了,等有尿我再尿给你看。"


     俩人继续往山上走,小梅一眼望见路右边几米远处有一丛漂亮的花,指着花说:"看,

那儿有花",说着,向花丛去跑去,刚跑出几米,一脚踏在一稻草上,人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长生眼看着小梅一下就没了,心里大急,口里喊着:"小梅,小梅……",脚下紧追着来到面前,一看,是农民建的地窖,窖红薯的,窖约一米深,小梅坐在窖里吓得哇哇大哭。

     长生手伸下去拉她,怎么也够不着,说回去喊大人,小梅哭着说一个人害怕。

        长生急得满头大汗,当顶的太阳照在身上又热又闷,围着窖口团团转,怎么也拉小梅不上来。

      转着转着,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一歪,人己掉了下去。

     落到窖底,翻身起来一看,小梅己哭成泪人,忙抱住她说:"小梅,别怕,别怕,我陪着你。"

      小梅不哭了,有人陪在身边,心里踏实了,问长生:"摔疼了吗?"

      长生说:"不疼,不疼,"看了看上面,站起来,伸手摸不着窖口,跳起来,还是够不着。

      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力气,长生沮丧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对小梅说:"不行了,还是等大人来找我们吧。"

      一直待到天快黑了,着急的家人才找到了他俩,小梅已在长生的怀中睡着了。

       回到家,长生挨了他爹一顿暴揍。


       转眼,1959年过去了。第二年,遇上国家困难时期,砖瓦厂停办了,工人们各自回到自已家。

      离开那天,小梅哭着问长生:"我还能见到你吗?"

      长生摇摇头:"不知道。"

      从那天以后,长生几年不知道小梅的去处。



青梅念(小小说)

                                      二


        1963年春季,长生从城郊的金星小学转学到县城东方小学,插班在三年级的七班。


         一进课堂,老师向同学们介绍新来的长生,长生向各位同学敬个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几天课下来,长生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不时地注视他,终于,有一次捕捉到了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小姑娘的眼晴,清澈,明亮,又似曾相识。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小姑娘的眼光马上躲开了。


      那时,小学的男生女生很少搭话,总是男生玩在一起,女生玩在一起。

     几天后,长生知道了那女孩的名字,叫宋青梅。

       "她是不是小梅?"长生心里想着几年前的小梅,自从俩人分别后,没一天不想过她。但眼前的女孩,一条长辫长过身腰,一件红底蓝格外衣衬托出她的清丽,一对酒窝在鹅蛋般的脸上散发出笑的魅力,身高一米三左右,比当时的小梅高出了一段身子。

     长生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他还是把她当做小梅。几次下课后鼓起勇气想问她,但都不好意思开口而放弃。

    这样,两双深情的眼睛在课堂上目光不时碰在一起,久而久之,成为长生的一种享受。


      长生学习成绩很好,二个月后,成为班里的班长。

     一天,放学了,留下几个没背完课文的同学,由长生负责检查。长生一看,宋青梅也在其中。

    长生心里一阵激动,帮几个同学背完课文后,最后来到宋青梅的课桌前。

     长生找了条橙子,在她课桌前坐下,翻开她的书本,说:"背吧。"


       课文是《等一会儿再说》,比较长,说的是一赶驴的不听路人的警告,说驮在驴身上的东快掉了,他总是说,等一会儿再说,最后,东西掉在地上摔碎了,后悔不及。

     宋青梅一口气将课文背完,读到最后东西摔碎时,露出了灿烂的笑。

     这一灿烂的笑,温暖了长生今后的整个人生。


     见宋青梅流畅快速地背完了这篇课文,长生惊讶地问:"刚才为什么背不了?"

      宋青梅笑了笑,一双酒窝格外迷人:"刚才我故意的。"

      长生更惊讶:"故意的,为什么?"

       宋青梅望着长生的眼睛说:"你是不是那个小哥哥?"

      长生脸一红,心一动:"你是?"

       "我是小梅,掉在地窖里的小梅。"

       "真的是你?我看到你,就觉得你是小梅,可又不敢相认。"长生激动地说。

         宋青梅也忘情地说:"你一来到我班里,我就觉得你像那个小哥哥,没想到,真是的,我好高兴。"

          长生想拉她的小手,可又不敢,想起几年前俩人在窖里的情景,不禁笑了。

          " 你笑什么",她问。

          "我想起了我们俩在地窖里的事,你哭着,我抱着你,你睡着了。"

        宋青梅格格一笑:"你被你爹狠打一顿,自那次后,我俩再不敢上山了。"


         俩人正式相认了,自此,同学面前,俩人先前一样,互不说话,背地里,有说不完的话。

      长生觉得很美好,天空是蓝的,月亮是圆的,星星是亮的,小梅是最好的。

        几次想拉小梅的手,但鼓足的勇气到时又泄了,他很沮丧,很受折磨。

       课堂上,俩人的目光还是经常交流,长生觉得很温暖,很惬意,很充实,希望这样的心情能永恒。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1964年,新的学期又开始了。一个多月没见面,俩人重新坐在教室里,目光又开始交流,长生焦虑的心安静下来。


     夏季来临了,一天,学校组织观看电影《小兵张嘎》。同学们排队进了电影院,依次坐下,长生坐下往右边一看,挨着他的正是宋青梅,一颗小心脏不禁跳了起来,宋青梅望着他一笑,没有出声。


         开始放映了,影院的电灯都熄灭,长生只见她的双眼盯在银幕上,一点不眨地看剧情。

      电影里的英子长得极像宋青梅,也是一条长辫子,鹅蛋脸,长生暗自比较,觉得青梅更漂亮。


       那个折磨他的念头又涌上脑海,他的手往她的身旁靠了靠,一只暖暖的小手正挨在他手上,长生鼓起勇气,轻轻地握住了那只小手,小手微微颤了一下,没有反抗,任长生握着。

        长生握住小手,手心时紧时松地捏着,感觉万分美妙,剧情快要接近尾声了,长生还没放手,小手也没挣扎。


        长生又生一念头,鼓起勇气,轻轻地拉起小手,放在自已脸上磨娑,片刻,小手缩了回去,只见宋青梅低下头,弯下腰,像在找掉在地上的东西。

      长生也弯腰低头,想帮她寻找,俩张小脸挨得很近,突然,长生只觉脸上湿了一下,接而暖了一下,是宋青梅的嘴在他脸上吻了下又匆匆离开了。


       长生觉得舒畅极了,一种说不清的情愫让他的心颤颤起来,他想去吻她,她已抬起头,直起腰来,这时,影院的灯亮了,影片放完了。


     时间像风一样快,不觉到了小学高年级,重新分班后,长生和宋青梅不再在一个班,从此,长生在教室里再也看不到那温柔的目光。


       1965年,长生因家搬到城北,不得不又转学到家附近的一小学校,此后,再难见到宋青梅。


      小学毕业后,继而三年中学。此期间,长生只知道她在县一中读书,自已在九中,整个中学时代,长生只见过她一次。


      那天,长生在街上闲逛,忽然见前面一身影,极像宋青梅,仔细一看,果然是她,仍是一条长辫子,碎花布衣,只是身子高了许多,已成一妙龄少女。他想追上去打招呼,又发现她是与另一女孩相伴而行,迟疑间,那美妙的身影已远去。


        初中毕业后,逢大招工,长生招工在本县造纸厂,一年后,长生才知道宋青梅招工去了外省的一机床厂。



青梅念(小小说)

                                    三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长生以青工的身份报名参加考试,初冬时分,录取通知书送达,春节过后,长生离开工厂,进入高等学府学习。


       因为思念小梅,长生在进入工厂的几年里,将这种思念溶进读书中。

       那时,书很少,长生想方设法弄来一些书,如饥似渴地读起来。他最喜欢读小说,

《青春之歌》,《林海雪原》,《三家巷》,

《苦菜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些书反复读了多遍,他觉得小梅像林道静,像白茹,像冬妮亚,他在每本小说中寻找小梅的影子,这种寻找,成为长生的一门功课,一种心灵慰籍的药方。


      同时,长生也爱上了诗,读了很多诗,自已便开始学着写起来。诗里有小梅的影子,诗写得不好,自己的那种深深思念总是表现不出来,长生很沮丧,但还是继续写,他想,总有一天,一首完美的流传千古的抒情诗一定能够问世。


      由于他的努力学习,很轻松地在1977年的高考中以初中学历考取大学。


      大学毕业后,长生分配在本县一大型国企任政工科长。1982年与本企业一女工结婚。

       长生很爱妻子,但心的角落里总藏着小梅,这是他的一个永远的秘密,也是他的一个精神宝盒,时不时地打开这个宝盒,里面的珍宝足以让他赏心悦目。


         1985年,所在企业一退休职工逝世,按贯例,是由政工负责人前去吊唁并致悼词。长生从职工档案室调出档案,档案人名宋宝远,翻开档案,查看该职工的履历,家庭社会关系,见履历上填写1957年至1960年砖瓦厂工作,看到社会关系栏目时,只见上面女儿的名字是宋青梅。

        小梅!长生心里一惊,难道是巧合?难道是同名同姓?

        长生再仔细看年龄,年龄与小学时小梅的年龄推算后相符,看到家庭住址时,见是城南三河街,心里完全明白了,逝者的女儿就是他长久思念的小梅。


       小学时期,长生爱养蚕,可又为蚕食的桑叶伤透脑筋。看到饿得不行的蚕,长生跑了城里跑乡下去采桑叶,一次差点被狗咬伤。

      小梅知道了这事,对长生说:"我家里有棵大桑树,明天星期天你来我家吧。"接着告诉了她家的地址。


     第二天,长生按她说的找到了她家,一棵高大的桑树出现在他面前,只见桑叶肥大翠嫩,在阳光的照射下绿成一片绿荫。桑树旁是一围墙,围墙处一小门。

      小梅早在小门前等着,见了长生,立即笑了起来:"我以为你找不着呢。",说着带长生进了小门,来到桑树下。


     那天长生摘了很多桑叶,小梅说:"不要太多了,蚕吃不完,剩下的会枯萎的。以后我每天给你带些来。"

        那是长生第一次到小梅家。


       想到这里,长生激动不已。小梅的父亲逝世,她一定会赶回奔丧,长生要去吊唁,致悼词,俩人肯定会见面。

     自从最后一次见她之后,时间已过去十多年了,现在她是什么模样呢?长生怎么也想不出来,脑海里出现的还是砖瓦厂时的小梅,小学时的小梅,中学时的小梅背影。


       想到明天就要见面,见面说什么呢?她还认识我吗?她也像我一样天长日久地般地思念我吗?也许她早已忘记了我。

       长生想着明天见面的场景,心里很纠结,一种想见不敢见的纠结让他整个晚上失眠。


      第二天下午,长生和厂里另外几个领导来到了小梅家里。

       那棵桑树还在,依然散发出绿的诗意,只是增添了岁月苍桑的痕迹。


       追悼会开始了,孝子回灵,守在灵柩旁,长生怎么也找不到小梅的身影。

        追悼会结朿后,慰问家属时长生才知道,小梅因当地火车票买不到,要晚几天才能赶回来。

     满腔的希望落空,长生万分沮丧,难道是天意?天意要我俩再不能见?

      本想留下通讯方式给小梅亲属,想了想,又觉唐突,只好作罢。想想自已已是成家之人,小梅也是成家之人,稍有不慎,闹出误会,更不妥当,长生在纠结中离开了小梅家。


       2017年,长生已退休几年,这年的夏季,几个小学同学组织同学会,找到了长生,说你是班长,应多参于此事,长生对此事没有兴趣,说组织,操作由你们办,到时开会我一定来。


       一个多月后,有同学通知他明天在大皇都酒楼聚会,宣布同学会正式成立,临走,笑着对长生说:"听说班花宋青梅要从外地赶回,参加同学会。"

        长生心里一热,心想,几十年没见面了,这次应该可以见到她了吧。这种想法是坚定的,他坚信明天一定会见到思念了几十年的小梅。


     第二天上午,长生整装出发,早早地来到了大皇都酒楼,一看,己有二十多个同学到了。

     大家互相见了面,长生根据记忆,能准确地说出大部分同学的名字,只有几个差别太大了,一时说不出来。

     长生四处一望,没见小梅,这时,又有几个同学进来了,还是没有小梅。

     喝酒,唱歌,谈往事,论今事;感慨,忧伤,发情绪,泄胸闷。同学聚会在闹哄哄的气氛中结束了。小梅还是没有到来。

     一种深深的失落像针一样刺着长生的心,他长叹一声,与同学们告别。


      2018年5月,长生在《美篇》的一圈子上发了一篇名为《如果你在美篇,你一定知道我是谁》的文章,文章描述了长生检查小梅背课文这一情景。

      长生异想天开:说不定小梅也在《美篇》里游览呢。


      十多天后的一天,长生打开手机,进了《美篇》,在自已曾经发文的那个圈子里,赫然发现一文章标题《小哥哥,感谢今生遇到你》,再看暑名,小梅两字钉进心中。

       长生急急地看文章,看着看着,热泪奔流而下,打湿了手机,模糊了视线,停下,歇息一会再看,看着看着,不禁失声抽泣起来。文章中的离愁别恨,缱绻绵绵;个中曲折,跌宕起伏;命运抗争,惊心动魄。

     文章最后四句话:岁月沧桑,恨别魂惊。青梅已老,竹马在心。

      很久很久心才平静下来,长生将整篇文章截图,他要将这篇文章背熟于心,并作为一种珍贵的信物,永远保留在手机中,让这叶美妙的舟,永远在自己的心海中荡漾。


     几天后,那篇署名小梅的文章在《美篇》中消失。长生心里知道,这只断了线的风筝永远在自已的视线中消失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8/24 20:08:320
七夕好文,隆重推荐!

作者于 2020/8/24 23:30:11 的回复:

谢谢周总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