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寻医记

作者:都梁记忆  |  2020/8/18 21:07:39
舟子点评:脑壳晕吃天麻炖鸡,一年吃上一两斤天麻就没事了!

武冈寻医记


武冈寻医记

文/都梁记忆

今天是八月十五号,十天前的下午三时左右上班时间,左侧腹部隐隐作痛。联想起四个月前那次,是武冈骧龙桥正骨医院震波碎石替我解除了痛苦。本来是舍不得花钱的,但在经久不息痛楚中,能抗得住“要钱不要命”的人,没有几个。


当时是隐隐作痛,但被结石折磨过的梦靥,让我“想捱到下班再去医院的方案”不敢贸然实施。只怕再捱五分钟,连骑车都会变成妄想。赶紧告假,急急忙忙骑车赶往骧龙桥。

从上班地方汽车北站到医院,热浪蒸腾的柏油马路虽然宽阔平整,但这个时候还得防备交警,因为十年前买的摩托车虽然证照齐全,但早不年审和买保险。心里想“如果交警查车,只有死在他们面前”。交警专查农民工摩托车的。

交警为什么专查农民工摩托车?一,农民工摩托车脏乱差影响市容市貌。二,城里人是“衙门口人”,查了扣了很快会托熟人弄出去。还是扣农民工摩托车效益好些。不信去看扣车停车场,所以去年冬天我反反复复网购,终于将使用了11年的摩托车“打扮”成不像农民工的!


正骨医院占地规模不大,受地理位置局限,占地规模算不上武冈医院中前五,就在骧龙桥孔庙旁边,面积不及孔庙一半。

这么小的医院,大门右侧门房位置,就是体外震波碎石中心。

体外震波碎石流行年代,见个医院都是“体外震波碎石中心”标识的,现在没有了。

治疗室就两个人,有时候三个,多一个是女的。一个在外间负责咨询病情,一个在隔壁负责碎石。这两个医务人员都不穿白大褂,简朴得如同治疗室泛黄日久的墙壁。医患询答室两张对面摆放的办公桌,占了整个面积的1/4,临街窗户下靠墙角一张斑驳了油漆的长椅占了1/4。剩下2/4摆了饮水机和垃圾桶,兼过道。

这是第二次来这医院治疗。

四个月前那次,在家里痛得无法,才从乡下叫车送来的。一进门,医患之间一分钟左右的问答,内容包括“有否高血压糖尿病”。然后让我猛饮温热水,越多越好。喝饱水后静静等待二十分钟,这二十分钟是世界上最长的二十分钟,一分一秒都期待被喊进碎石间。终于等到了,小心惴惴卧在碎石机上,在B超指引下,医生反复校正我躺卧姿势,以利碎石机的“锤子”精确对准输尿管里的石头。然后锤子“梆梆梆”响起,带着神奇与希望,“梆梆梆”声音没有多久,输尿管堵塞处的石头,想是一锤一锤敲掉了棱角,堰塞湖似的尿液被疏流,疏流后的输尿管和腰子马上没了压力,一下子轻松许多。这轻松简单说叫“通了”,其实给了患者一种恍如隔世的神通。

疏通后的身体轻松如常。

那次用了治疗费1600,“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了320。遵医嘱,5天后去复检了一次,爬在碎石机上清理了一遍残余。

这里的规矩,按结石大小计价的。我最大的结石有18㎜,才1600。十天前,又堵了,抱病熟门熟路重入这医院。一进门,就被问“有没带农合本?”,我说没有,我说“上次来碎过的”,他就让我马上喝水,准备进碎石间。他一边查到了我上次的时间。

以后的事情,就不说了。轻松了后,我问“多少钱?”,他说“不要钱”,这就是我今天要将这家小医院大神通告诉大家的原因。只要是同侧输尿管堵塞,一年内免费清除。

作为升斗小民,第一次在这家医院享受了免费治疗。

我不是为这医院作广告,要说广告也是公益广告。因为这个世界结石病人太多了。


说起结石病,我是1998年暑季痛第一次,那一次是吃人民医院许医生的草药好了。当时那草药真的好,一星期左右就下来砂子。

第二次是相隔16年后的2014年冬天发作,当时在长沙县跳马镇。那次在榔梨镇医院输液止住痛。

第三次便是今年元月一日,本来是2019年12月31日晚上,那天工作量相当大,晚餐学校联欢会聚餐,酒肉摄入相当大。晚上十时许,感觉不对,马上骑车往附近的万康医院。在万康输液止痛至半夜三点,镇住痛。第二天即元月一日,早餐后又在万康输液。输液中,仍是剧痛不止,医生也只是说“得慢慢来,一下解决不了的”。输完后,仍是痛,走出万康,冬季的气温冷,便迈开腿使劲走路。走着走着居然轻松了。

第三天到人民医院。在门诊红房子那里,门诊医生一次性开了4天的药,有吃的有输液的。那4天中,我除了每天去输2小时左右液外,还得上班。那4天药输完,也没见明显好转,尤其最后那天,傍晚回家后,痛楚如那个阴云晦涩的深冬下午,随时有下雪的可能。夜幕降临,我和重点大学毕业不能就业又考研失败的儿子在家,我不想打扰他。我悄悄骑摩托车出来,到安心观加油站重新加了油,我怕半路上没油熄火。然后沿着文坪镇烂了的水泥路、和毛坯路疯骑,妄想通过颠簸疏通输尿管。结果这办法还真管用,这晚上两个小时的颠簸,惨淡的月光变得美好和温暖。腊月中旬,清冷的夜空明月高悬,年关将至,家人团聚在即,以这种方法解除自身病痛,好有“老病孤舟”的悲怀!

读者诸君,别以为我吃多了没事干,死去活来了还弄这骚情文字?其实几千年来,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唐诗宋词缠绵悱恻?不是不敢说直话才缠绵悱恻么。

当今社会,我们农民每年每人“合作医保金”缴至250,但许多如我这种人,还是生了病不敢住医院。微信里视频文字都见过,“国家合作医保金80%被当官的人群占用了,他们住八星级高干病房……才老百姓有病住不起医院。一个100元能治好的病,让你住院花上2000元,然后医保给你报销1000元……让你感恩戴德”。这微信上的事,让我不信么?打死我也不敢不信。


2007年冬,与妻在广东中山大涌镇做夜宵店,夜宵店一般要午夜两点才收工。有一天晚上,收完工就晕的不行,赶紧打“120”救护车,十多分钟到了大涌镇医院。大涌镇医院比现在武冈人民医院略小,记得那天晚上那个时间段,医院里如车站候车室坐着挂点滴的病人数不过来。接诊我的是一位年轻小伙子,他在问清我的病历后,马上给我开了药,开了让我一辈子忘不掉的脑蛋白。开了药后当着我的面给护士室打电话,“请给这个患者输液时安排一个床位”,这句话让我感动到现在!躺在病床上输液脑蛋白,应该是十多分钟后,我便迷迷糊糊睡着了,深睡之前的感觉,至今让我想起雪莱的诗句,这诗句在陈建斌主演的曹操《三國》长篇电视剧里,用于曹操脑痛风时经典台词:

“死是清凉的夏夜,能让人无忧安眠”!

身处异乡的-镇医院,能得到“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及时有效治疗,让我马上能康复回家并工作,这本来不值得我大肆宣传。但后来好几年,至少8年后,在武冈人民医院,我遇到了没有这种神药的痛苦经历,才增强了我在中山大涌镇医院的那次感动。

本来在12年至17年之间,应该是13年那次,我在现在的学校工作,离城区万康医院不到一公里。我昡晕症发作时,第一时间打女儿电话,因为女儿一高中同学在万康医院上班。让她问她“他们医院有没有脑蛋白这种药?”,女儿的女同学回答有,于是打车到了万康。在万康挂号时,挂号处与药房紧邻,我就问“有没有脑蛋白这种药?”,回说“有”。但马上面对门诊医生时,医生极力推荐我做多项检查。我痛苦中看医生写治疗方案,我攒足力气回道,“医—生,我这病不须做这些检查的,这不是怕花检查费的问题。我这病只要有这种药,半小时内能解除痛苦的”。那医生还是以为我怕花检查费,又说“你们学校能报销的”一类的话。这个时候,我没力气跟他说“我是农民工老师,报销不了的”,只好语气粗重,近于恶狠狠的质问,“你到底有没有这种药?”。这时,他才毫无尴尬的口气说“没有”。当时我没有,也无法聚精会神看清他讲这两个字时的表情。而后,妻陪我二度打车去了人民医院。

在人民医院门诊,也就是现在人民医院红楼那里,天快黑了,门诊的一位李姓男医生接诊了我。接诊中,李医生询问完后就让我住院。看到他开住院单了,我才强打精神开口,说了刚刚在万康同样的话。他听了,迟疑两秒钟。妻趁机说:

“李医生,我好像认识你一样?”他一听愣了一下:

“你怎么认识我?”

“我在对面步行街廣樂餐厅打工几年了,经常见你与院领导来吃饭”

这下,李医生才开了“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一个多小时输液完,我就骑车回乡下去了。第二天,我一个人干了三份活:我八十多岁的亲娘过世,我帮忙扶柩登山,换班时三步一拜五步一跪送行,一个人在账房收了几万块钱礼金。武冈人的亲娘,指小时候认别人作父母,认为与生身父母缘份不合,得另认父母才保平安。


继中山市大涌镇医院那次,这一次武冈人民医院的“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再一次使用,让我深知这东西的神奇和重要。但是后来没过三年的另一次发作,再往人民医院时,没有了这种药?有的是“脑蛋白口服片剂”,这口服片剂根本不顶用。

现在写这篇文章时,想上网“淘宝”求证名称的准确,淘宝上却找不到“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通版只是各种牌子的口服片剂。最后查“百度”,才见到全面解说。

看完百度,疑问多起来了,这“注射用的脑蛋白是国产的么?”

“后来没有了,是不是外国人不卖给我们了?”

如此珍贵神奇的药物,难怪武冈万康私人医院不配有?

难怪私人诊所治不好病?

难怪大医院那么发财?

难怪政府采购组会控制大医院医疗器械采购?

难怪武冈市原来的年轻的张副市长夫人是采购组成员,然后拖累我们的张副市长一起“翻船”?

不知道现在这政府采购组还存不存在?

靠老百姓发病来拉动经济,垄断行业,这拉动了的经济所产生的财富,哪里去了。入了国库么?

……

太多的疑问,难怪让我多愁善感脑子不够用。


眩晕症在西医上称“美尼尔氏综合症”,是多思多想导致的脑营养供应不足。所以眩晕症的西医疗法是直接输液脑蛋白。二十多年前在武冈市人民医院,也是眩晕症住医院。那个时候可能还没有这种药?记得是住院一星期后,听一个五六十岁的女性病友说,她男人也有这种病,平常用一种药食疗法很管用,就是用一味中药煮鸡蛋吃。这味中药就是独活。

独活?这中药名,让我想起“当命运极端艰难时,不必多愁善感,要有独立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笨头笨脑不行么?多以体力劳动去获取生活资源,少用脑力劳动去奴御别人获取生活资料。但世道的不公平,怎不让人多思多想呢?

每个人的大脑先天来源于父母,如果今天我的多思多想让这个社会蒙了羞?那请社会原谅我,我多思多想出来的观点不让说出来,会伤害我的生命。如果社会因此蒙羞而改善了政策,能惠及百姓大众,应该算我多嘴多舌的功德。

“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其药理解说词里,我记得其中最关键一句,它是“猪脑提取物”。所以,想无忧愁,只有变猪!


最后说回来结石病,现代人生活条件好了,鸡鱼肉等高蛋白高能量食物摄入太多,加上劳动量运动量少,导致消耗少。然后沉淀在肾脏(腰子)形成石头。除了肾结石,还有胆结石,胆结石也是高能量摄入胆汁“灭火功能失效形成石块”,最后结局都无一幸免肾脏报废胆囊切除。

十天前正骨医院碎石回家,至今天,没有遵医嘱“五天过来复查”。在这里,除了万分感谢正骨医院低成本高效益治疗,还有社会简单问卷跟大家交代一下。

我与一位七十多岁霍姓老人聊天,他说

我去过都梁医院,我儿子有熟人在那。都梁医院查了后,它不敢碎,要我去人民医院,人民医院有微创手术。在人民医院,本来要开左边的,结果给你开了右边……”

“开左边,开了右边,人民医院没有赔偿么?”

“问了。他们说你左边也开出石头”

“为什么人民医院不做体外振波碎石?”

“人民医院早做微创取石手术了。但费用很贵,一般两万。农合医保报销一万二,自己掏一万左右”

“啊”

“万康呢?他没有碎石机吗?”

“万康应该有。但门诊和住院部各赚各的钱。或者让门诊赚够了钱后,再让你上碎石机”

……

“我到正骨医院去,是听了我堂侄说,那里简单快捷,不论半夜去,只要打电话,半夜三更也会来治疗”

“我们那里有好几个人在这里碎过,碎了就轻松了”


素质之说,身体素质和品德素质都得靠素养的。写过有关素食的文章,比如《雨花斋素食及日本料理》,然而总管不住这张嘴。管不住这嘴,常常导致内能增压。人到了一定年龄,如一辆负重爬坡的旧车,当气喘如牛时,千万不能加油门,只能退档。否则立即被油呛死。好多年讲这道理无数遍,自己却记不住?怕浪费。唉!饥饿劳累的记忆太深刻,才导致:哈吃哈胀,吃了之后又不想走路,更不想做体力活。


2020年8月15日于武冈

了解武冈方言文化,关注都梁记忆

武冈寻医记

武冈寻医记

武冈寻医记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世居武冈南乡。自由网络撰稿人,爱好书法。因命理学判为火命,名字里才有冰和水。

武冈寻医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8/20 14:02:331
我害怕见医生,口讲“为人民服务,但愿世间人无病,药到病除。”实则口是心非!

作者于 2020/8/20 21:21:16 的回复:

千里为“医”只为财。

2020/8/20 21:37:140
关于交警喜欢抓农民工摩托车,它如果抓城里人的,城里人是“衙门前人”,抓进去可能马上托熟人弄出来”。农民工的抓进去,效益高些。
2020/8/18 22:23:380
黄老师体内潜在着两种病,一是沁尿系结石,一种是内耳眩晕症(西医名美尼尔氏综合症。)我向你提些建议,以后结石发作不要再去进行体外激光碎石了,碎多了,会损伤肾细胞,特别是起过滤作用的肾小球,会引起贤功能衰竭;美尼尔氏综合症是第八对颅神经即前庭神经淋巴积液引起的良性颅内高圧症。脑蛋白水解物有一定疗效,但疗效更好的还有甘露醇。半小时静脉快注125毫升,立即止晕。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内容是武冈在世界有三个第一,其中之一就是沁尿系结石,也许在每一个武冈人一生中都会发生结石。原理是血液中的草酸钙在肾小球外形成钙

作者于 2020/8/19 6:22:01 的回复:

感谢医生普及医学常识。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