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大海34的文学圈 > 文化 > 新聊斋之奇缘

新聊斋之奇缘

作者:大海34  |  2020/8/8 10:11:31

新聊斋之奇缘 


新聊斋之奇缘

  童梓,江南人氏,五十余岁。幼年父母给其算命,先生问其八字,排四柱,推大运,看神煞,断阴阳,析五行,然后冥目掐指一算,缓缓道,其子命局中有童子星,聪慧,心善,有一段奇异的情缘。童子星照命,恐寿不长也。


     童梓六岁能诗,七岁能画,果然聪明无比,又爱花爱草爱鸟及一切弱小生灵,一副菩萨心肠。

         父母担心其寿,逢庙烧香,逢水搭桥,四处行善,以积功德,愿子寿绵。


     光阴荏冉,不觉数十年白驹过隙,见儿已经长大,父母放下心来。没想到在儿三十余岁之时,先后双双离世。母临终之时,含泪对童梓道:"儿啊,你已三十有余,还未成家,娘死不冥目啊。"


       童梓泣拜于床前:"娘,儿不孝,不是不想成家,是未找到意中人啊。"


      娘含恨而去,童梓哭昏床前。


     童梓居所,处童家庭院西厢房,打开后门,是后花园,花园内一棵数百年的古柳格外醒目。


     但见古柳树干粗大,一人合抱不拢,颜色苍青,树皮粗皱,层层鄰节,着地处空心一洞,大可容人。


     童梓从小在这庭院中长大,一直居住在西厢房,一直以园为邻,以柳为友。


     父母在世时,每每催他的婚事,他就想起这古柳,他觉得,这袅袅娜娜的古柳就是一风情万千的女子,心想,如婚,定当古柳似的女子方可。


    父母去世后,童梓独居西厢房,每晚入睡,一绿衣女子必走进他的梦中,向他倾诉衷情,缱绻缠绵,柔情万种。醒来后,只仿佛记得梦中的意境,却记不清女子的模样,记不清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一晚,又入梦境,绿衣女飘然而来,俩人相拥,卿卿我我,童梓只觉美人入怀,柔情缱绻,软语温存,难解难分。情难控,欲难消,当下宽衣解带,做下儿女风情之事。醒来只觉裆下一片温润,只当是梦遗了。恍恍惚惚,又觉真有其事,心里却认定那绿衣女就是古柳。


    自那艳梦之后,童梓对古柳更加钟情,每天必轻轻地抚摸柳条,必细细地诉说心事。


    他相信,古柳能通人意,能对人话,亦有人之七情六欲,只是人听不懂她说什么,看不见她想什么。


     童梓有每晚画柳的习惯,眼下,他又拿起笔,又开始画柳了。数十年来不知画了多少张柳画,有张柳画在市书画赛上夺了金奖。但他还是不满意,觉得没有画出柳树的风骨,神韵。


      画好画,童梓仔细端详起来,看着看着,忽然觉得画上的柳树轻轻摇曳,心一惊,定晴一看,画上的柳树一动不动,疑是眼花了。再看一会,困意袭来,迷糊之中,人已到了一庭院,庭院内白云缭绕,金光四射,立柱盘龙飞凤,一派堂皇气派。


     庭院一侧,一座高大的炼丹炉下大火熊熊,红红的火光和庭院的金光交相辉映,将炉旁的烧火童子置于金碧辉煌之中。


    童梓上前打招呼,童子不应,似无人来临之状,童梓囧在那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丹郎,还在忙?",一声莺语响起,童梓一看,只见一绿衣女子从庭外飘然而来,从自已身边走过时,旁若无人视童梓而不见,经直向童子那边而去。


     但闻一阵幽香,沁人心脾,只见绿衣女柳叶眉,樱桃唇,双眼风情万千,移步袅袅娜娜,摆腰如柳轻摇,童梓看得竟痴了,心里暗惊,这不是常出现在梦里绿衣女吗?只是这次,完全看清了她的模样。


       绿衣女已来到了童子身前,童子闻声抬起头一看,脸更红,呐呐道:"绿珠,你来了?"


       绿衣女笑道:"丹郎,多日不见,想我了吗?"


      童子道:"想你了,只是天规森严,如被师傅发现,必遭严惩。"


       绿衣女笑道:"今天你师傅去王母那儿去了,我们有机会说说话。"


     童子胆小,道:"还是小心点好。"


     绿衣女幽幽地道:"这样的日子,不知要熬多久,有爱不敢爱,何日才出头?"说着,刚才还笑的脸上滴下了泪珠。


    童子忙说:"绿珠,别伤心,别伤心……"说着,拉住她的手,又去拭她的泪。


      绿珠伤心地说:"在此天庭,犹如囚笼,倒不如人间自由自在,男耕女织,夫唱妇随,即便寿短,也快意人生,不枉在世走一遭。"


       童子道:"天上人间,人间天上,各有其苦,各有其乐,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


       绿衣女愤愤道:"好什么好?做贼似的,偷偷摸摸,有爱不敢说,有情不能诉,一旦发现,我们都没下场。"


     童子安慰道:"不要想多了,我们就这样下去吧,只要不被发现就行。"


     绿衣女望着童子的眼睛坚定地说:"丹郎,我们逃吧,逃出天庭,奔向人间,去过人间逍遥快乐的日子。"


    童子惊道:"这怎么行,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回的。"


     绿珠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我们只要逃出几日,也在人间快意几年了,那时,即便被抓,被处死,也值了。"说到这儿,眼泪又流了下来。


    童子怜其心苦,试其泪,绿珠扑在他怀中,嘤嘤啜泣。


     "大胆,竟敢乱我丹庭!"一声断喝突然响起,童梓一看,只见一白衣白须老者,手执白色拂尘,边喝边挥拂尘向绿衣女,童子扑去。


    绿衣女,童子闻声大惊,正待逃跑,拂尘早已扫到,一股强劲的罡风将他俩震飞,也将童梓震飞,继而又向无边深渊坠落。


    童梓大惊,大喊一声"救命",睁开双眼,却原来是南柯一梦,自已不知何时竟伏在桌上睡着了。


童梓伸了伸腰,想着刚才的梦境,深觉蹊跷古怪,梦中的情境,似曾相识,思着忖着,己无睡意,望着桌上的柳画,又看到柳枝招摇起来,左摇右曳,慢慢地成了一个柔情万千的绿衣女子,冲他嫣然一笑。


      童梓大骇,将画拿起,对绿衣女道:"你是谁,为何恐骇于我?"


     "丹郎,休要害怕,是我,我是绿珠,难道你忘了?"


     "我叫童梓,你认错人了。"待要再说时,画上绿衣女不见了,仍然是原来画的古柳。


      童梓一时不觉晃然若失,想想刚才的情境,一会儿是梦中的绿衣女,一会儿是画中的

绿衣女,竟一时分不请自已身处何处。


    月己悄悄地爬上柳梢,童梓临窗一看,那古柳在弦月的衬托下,更显得凄迷冷艳,凝冰的柳条泛着银光,似一根根银色的丝弦,在风的拨动下,发出美妙的声音,如同天籁。童梓看着听着,不禁痴了。

新聊斋之奇缘

  一个多月后,春天来了,百花吐艳,古柳的叶子争相吐翠,一树绿意,如诗如画,千条万条,袅袅娜娜。


       夜临,童梓独坐灯前,望着刚画好的柳画,忽生一念:难道这是我最后一张柳画。一念刚生,心里一阵隐隐作痛。


        悲伤之际,忽一阵柔风袭来,刹时灯光黯淡,只见画上之柳,如风拂动,左摇右曳,一团绿雾,画上升起,片刻,摇动的柳树变成一个阿娜多姿的绿衣女子,缓缓从画上走下,对着童梓道一万福,柳叶眉展,樱桃唇开:"丹郎,奴家为你解忧来了。"


       童梓定睛一看,正是梦中的绿衣女子。也不惧怕,问道:"你是谁,为何叫我丹郎?"


       绿衣女道:"我是你日思夜想的绿珠,你

是我梦魂牵挂的丹童啊,我们数千年的旷世情缘,难道你忘了?"


     见童梓楞在那里,绿珠便将俩人的情缘一一道出。


     原来,童梓是太上老君炼丹炉前的烧火童子,绿珠是天庭柳林的护林仙子,柳林内的残枝枯条,供于练丹炉的柴火,童子常去柳林打柴,认识了绿珠,日久生情,两人偷偷私定终身,惧于天庭威规,不敢明白交往。谁想那天在炼丹庭,两人私会相亲,被太上老君发现,告于天帝,天帝怒其触犯天条,将两人打入凡间,绿珠化为一柳,饱受数百年寂寞,丹童则历经轮回之苦。六道轮回至人,成了童梓,阴差阳错,竞以绿珠为邻。


     听完绿珠的一番话语,童梓已泪流满面,拥住绿珠,抽泣不已。


      绿珠陪泪,泣道:"丹郎,休要悲伤,天意注定我们要遭此劫难。所幸有你数十年陪伴,我知足也。"


       童梓道:"我一见你,亲切如故,每晚梦中,见你身影,原来我俩是前世情侣。"言毕,松开绿珠,迷离问道:"我俩以后如何?"


      绿珠道:"奴家正是为此事而来,丹郎,明天我俩就要分别了。"


      童梓大惊:"绿珠何出此言?"


      绿珠羞羞道:"丹郎可记那晚之事否?"


       童梓茫然:"哪晚,何事?"


       绿珠面含羞道:"那晚,我们共赴巫山,云雨之事。"


       童梓顿悟,原来那晚是真有其事,不是梦遗,心里对绿珠倍增怜爱之情。


       心中羞愧,拉着绿珠的手说:"爱妻,我让你受委屈了。"


       绿珠娇声道,:"丹郎,我的丹郎,是我愿意的,委身于你,是我的福气。"顿了顿,又说:"只是此事惹出了大麻烦。"


      童梓惊问:"什么麻烦?"


      绿珠道:"我俩那晚云雨之事,被值日昴官发现,上奏天庭,天帝大怒,说我俩不思悔改,在贬期仍男女恩爱,传令要将我俩削筋剔骨,毁形灭骸,永远消失于太虚之中。"


       童梓惊骇:"这该如何是好?"


       绿珠叹息一声,继续说道:"本当命绝之时,幸有月老启奏,说我俩是天生奇缘,既然天意如此,不如成全我俩,贬为凡人,成为夫妻,以显上苍好生之德。天帝听后,长叹一声,说,罢了,罢了,随他俩去吧。"


        童梓吁了一口气,道:"好险,幸得月老相助,我们无以为报。"接而又问:"那我俩怎么结为夫妻?"


         绿珠道:"我明天就走了,投胎于苏州一徐姓人家,你数月后,投胎于杭州一赵姓人家,你父母就是你今生父母的转世,以遂你再尽孝道之意。"


      童梓茫然问:"苏杭两地相望,那我们怎样相识?"


      绿珠道:"一切有月老安排,我俩不必担心。"


    俩人说看前事,想着未来,伤心处,珠泪婆娑,美好处,脸荡春风,动情时,相拥温存,肌肤相亲,再赴巫山。


     欢娱恨夜短,不觉已是三更时光。绿珠起身,重整云裳,再施眉黛,对童梓说:"丹郎,奴家走了,你保重。"言毕,人己不见,童梓伸手去拉她,那里还有人影。


       复看柳画,只见画上之柳,其神,其貌,其韵,皆似绿珠。


       天明,童梓来到古柳前,只见满树的柳叶已经枯萎。数日后,整树枯萎而死。


       二个月后,童梓无疾而终。    

新聊斋之奇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8/8 13:50:150
这个好看,嘿嘿!

作者于 2020/8/8 19:59:05 的回复:

谢谢周总看好。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