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大海34的文学圈 > 散文杂记 > 数次,死神与我擦肩而过

数次,死神与我擦肩而过

作者:大海34  |  2020/8/3 11:16:23


一重获新生


1971年的冬天,天气特别的寒冷,大雪接连地下,屋檐的冰凌挂起老长老长,饥饿的麻雀成群地从雪天里飞进食堂,争抢着地靣的剩食。


那是在异乡的新化县一个化工厂里,我们一百多个青工在那里培训。


因为春节前要文艺演出,厂部从每个车间抽出些人,参加节目排练,我是其中之一。


天气冷得出奇,排练节目,没有火烤,大家冻得瑟瑟发抖,我因有些基础,还要负责指导些节目,在台上冻的时间就更多了。


春节文艺汇演后,我患了严重的感冒,因为年轻,没当回事,还是坚持上班。


直到春节那天,病更重了,我不得不去厂医务室看了病,厂医给我开了些感冒药。吃了药,仍不见好转,头痛欲裂,没有一点食欲,丰盛的春节汇餐筷子都没动。


就这样,熬着春节过去了,转眼到了1972年三月,病仍末好转,每天晚上是最难受的时候,在床上躺着,浑身疼痛,站起来,头有千斤重,只得一个人走出宿舍在外来回走着,走不多久,又回房间。就这样过了几天,再也不能上班了。


停工后的几天,病更重了,同室工友见我病情严重,向厂部作了汇报,厂部决定马上送医院抢救。


我意识到病情凶险,可能会一去不返。我将一本日记和几本自写的诗集交给了我的一好友,要他负责保管,如果我不在了,再交给我的家人。


一工友将我背上汽车,车飞速往县城开去,二十多分钟后,到了县城医院,马上检查,医生手划着我的脚板,然后又拿了一根很长的针,将我的背弓起,长针向我的背椎刺进,抽出了椎液,此时我已处于半昏迷状态。


我只'记得医生将我推进病房,在一床上躺下,医生给我输液,冰冷的药液一进入我的体内,我立刻剧烈地抖动起来,随即陷入昏迷……


我明明白白地看到自己躺在一髙髙的手术台上,几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围在台边,手里拿着刀,嘴里说救不过来了,他不行了。


我慢慢地飘到了天花板,看着忙碌的医生在抢救我,感到这一切很好笑,一工友在门口欲进不进,向我扮着鬼脸,口中说着丁个当,丁个当,我大声叫道,你要就进来,要就回去,在门外叫什么?工友立即不见了。母亲来了,流着眼泪喊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我终于睁开了双眼,医生欢喜地叫道醒了醒了,一年近五旬的医生用慈祥的目光望着我说,小子,你命大,你患了严重的脑膜炎,又没及时治疗,如果再晚来半天,你就没救了。你从昨天下午一直昏迷到今天早晨,总算醒过来了。


我用感激的目光微笑着望着医生。一漂亮的女护土帮我打开窗户,窗外一棵桃树开满鲜艳的桃花正向着我微笑。

二闪电惊魂


1982年夏季的某一天,天下着大雨,雷鸣电闪,我正在车间上班,车间里,几十台机器在轰鸣,高压气体在管线中从一个工段流向另一个工段。


车间外炸雷一声又一声,盖过了车间机器的轰呜声。


我的岗位在车间中间一段,身前是高压液位计,右边是合成岗位,身后四,五米处是高压压缩机,离压缩机不远处是车间的中间大门。雷声阵阵,大有天崩地塌之势,胆小的女工双手捂耳,瑟瑟发抖。


中午时分,我岗位的另一位工友来接替我看液位,我离开岗位,向车间中间的大门走去,想看看外面的雨势。


当我走过压缩机约一米的时候,突然,一声炸雷和一道闪电同时而至,真的是电光石火之间,只见一道白色的弧光,从合成工段顶端墙面上圆形的通风口进来,成斜线向压缩机的电动机射去,在我身后十多公分处连成一道完整的白色的弧线,只听得轰隆一声,压缩机的电动机起火爆炸,整个车间紧急停车。


我惊得三魂出窍,七魄飞天。那是怎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如果我慢走半步,那道闪电刚好和我亲密接触,冒烟的就不是电动机,而是我了。


时间过去几十年了,紧贴我身后而过的那道带着死亡气息的弧光,至今让我感到后怕。

三水中挣扎


文革开始不久,毛泽东以73岁高龄畅游长江,发出了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的号召。全国掀起游泳的热潮。


我和一帮发小一有空闲就跑到河里去学游泳,一段时间下来居然学会了一点皮毛,能在水中游上几米。


一天,我和表哥水水到玉带桥河边去游泳,我下了水,水水坐在岸上看我游泳,他大我三岁,在山岚铺的河里练就一身水上功夫,所以当地人给他取了个名号叫水水。在我的数次恳求下,特意来教我游泳的。


我顺流游到桥下,累了,想站立休息一下,不料刚一站,水就没过了我的头顶,呛了一口水,慌了。


我双手乱拍,双脚乱蹬,极力挣扎,吃了几口水后,人完全朦了,大脑处于空白状态,第一意识死神来了,我完了。


水水坐在岸上,一看情况不对,知道我溺水了,,立即从岸上一跃而下跳入河中,急速游到我身后,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划水游向岸边。我隐隐觉得,有救了,安全了。


很快,水水将我抱上岸,在河堤上将我头朝下放下,又按压着我的腹部,大口大口的水从我嘴中流了出来。


几分钟后,我苏醒过来,见兰天白云,水水焦急的面孔,想想刚才死神张牙舞爪向我扑来,心里恐惧至极。又懊恼着刚才为什么自己就那么慌了神,如果镇定的话,吃了口水,还是能游的。当然,还有感激,如果不是水水出手相救,我是真的完了。


数天后,我惊魂已定,又到河里去游泳了。后来终于学会了游泳。


四高处坠落

三岁多的时候,一天,与院里的家狗及另外几个小孩一起在五显庙里玩,五显庙紧邻我们W家古院,己作为幼儿园场地,庙里的空坪之处有一滑梯,二米多高,在我们眼里,显得好高好高。


我和家狗他们顺梯上了高台,高台在我们四五个小孩的占领下显得有点狭窄。望着成斜度而下的滑梯,我们谁也不敢第一个滑下。


家狗对我说,你先下吧,我在后面护着你。我看了看滑梯,心里害怕,不敢下,在几个小孩的鼓动下,终于鼓起勇气同意了。


在滑梯口,矮下身,弯下腰,正要下去,家狗说,换个样势,麻古(青蛙)吃水。


麻古吃水就是头先下,我不知道风险,只觉得好玩,也同意了。于是调整姿势,想伏地头朝滑梯下去,就在我刚矮身的时刻,家狗不知被谁撞了一下,他的身子立即向我撞来,我站立不稳,头朝下从高台上摔了下去。


我仿佛向一个无底深渊坠去,坠啊,坠啊,永远没有一个尽头,那种坠落感是一种极至的飘逸,一种极至的美妙,死神竟是那么温柔……


两天后,经抢救,我醒了过来。时至今日,那种坠落的感觉在脑海生根挥之不去。

文字/大海

图片/网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8/3 14:03:160
老百姓说的长命子,祖人积德厚重。死神不敢触碰!

作者于 2020/8/3 19:29:41 的回复:

正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切都是老天爷的安排。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