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党

作者:冷面书生  |  2020/6/28 11:28:22

入党

父亲在旧社会受尽了人间折磨,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父亲二十五岁,分到了田地、房屋。父亲百倍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的救命之恩,很快成为土改根子,在乡村第一批入了党,当时任村长。

真是皇帝轮流做,想不到一个孤儿,一个宿居古庙、饥寒交迫的穷小子,竟然一翻身就做了主人。很多人说是我爷爷葬了个好坟场。

爷爷解放前是个赌徒,把房子、几亩薄田、奶奶的嫁妆赌得罄尽后,把奶奶、父亲寄居在一个本家堂兄弟家就外出挑脚担去了,那年他三十五岁,可一去就不复返了,后来听说是发乌痧症死了,是被同事门凑了几块钱葬在一个牛应氹(牛在山上洗澡的泥水氹)。同事又不是本地人,那年父亲十二岁,奶奶怀孕叔叔还没有出生,所以叔叔是背牙崽崽(父死后才出生的孩子),所以爷爷葬的地方,至今无从考证,是不是风水宝地,谁也不知道。

奶奶和父亲执着的认为:自己翻身当主人不是祖坟的事,而是毛主席、共产党给他们带来的,并且天下还有成万上亿的穷苦人也翻了身。

奶奶、父亲对共产党感情特别深,奶奶经常在大队的群众大会上忆苦思甜,说着说着,喉咙就哽咽了,泣不成声了,台下的受苦人也跟着哭了起来。记得一九七六年的深秋,秋风萧瑟、天昏地暗,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奶奶是诉长诉短的哭了几天几夜。她娘家人说,奶奶的爷娘死了,她都没那么伤心。

父亲在建立了人民公社后,成为了从农村选拔的第一批国家干部,一上任就是龙田乡抓文卫的副乡长。他对工作十分负责,对群众也十分关怀体贴,他立誓要把自己的一生交给党,处处按入党宣誓誓词严格要求自己。他因高血压,中风死在岗位上。他为党竸竸业业工作了一生。

一九八八年,我被选为村干部候选人,但因没有入党,而被乡政府除了名,但在海选时又被选上了。可在村民组织法上,非党人员可以任村委会主任,只是不能在支部任职,所以我就成为了在全乡第一个不是党员的村干部,那时我也才三十岁。那乡党委书记找我谈话,说是我有文化,有工作能力,在群众中有威望,没有候选人名字都被选上了,而又没有采取非法拉票手段,实属罕见。他要我写申请入党,要培养我当支部书记。

为此事,我考虑过很多,如果像父辈们或那些革命先烈的要求,我无论如何没能达到那个境界,所以我没有申请入党。共产党是个多么神圣而伟大的组织,在战争年代,那些革命志士,为了加入这个组织,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如果这个组织不纯洁,甚至是些乌合之众,那就会发生颜色改变。所以我决定还是不入,等到哪一天具备了条件再讲。

后来的岁月,我每届都当选为村委,但是却永远进不了支部的门槛。我认为那个门槛也实在是高,我不敢轻意踏进。但后来我发现,有的欺蒙拐骗的人渣都成了党员,有点心慌意乱了,我们党是怎么了?我们的支部书记放肆发展自己的家人亲属入党。

后来儿子找了个爱人,他岳父也是支部的,他突然要儿子儿媳写申请入党。我说,他们刚从学校出来,还没有经过社会活动的考验,怎么就可以入党了呢?他对我的质疑嗤之以鼻,也不做回答。当年儿子儿媳就成了预备党员,一年后就转正了。

书记和副书记(我亲家)他们都争着为自己的家人、亲戚、好友争取入党,年龄大到六十多,小到十八岁。我村的党员基本成为两大阵营。

记得有一届支部选举,书记副书记的票数相等,乡党委决定不了书记,说是要重选。那年,儿子参加了工作,好在组织关系还没转出去,还在村党支部。亲家找到我,要我给儿子打电话,说我方便讲,要他立马请假回来参加党员大会。儿子因组织关系在村上,村里召开党员会议,领导绝对是要批假的。

那次选举,亲家多了一票,亲家当上了书记,多年的老书记终因在力量对比上少了一点点子而当了副书记。副书记一跃成为书记。老书记几夜睡不着,他在想,在他的人脉里,能入党的都入了,而他就是比我技高一筹,罢了罢了罢了……

亲家晚上在我家说:我和他争这书记有十多年了,因为他的党员多,我没争赢,此次终于赢了,如果当年你要是也入了党,我早就挤倒他了。我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共产党什么时候变成了他们争权夺利的家丁了?

唉,入党,入党,我只有感慨,老子入党为什么?儿子入党为什么?我不入党又是为什么?我虽然不是党的人,但我建议党组织应该过滤净化净化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6/28 11:45:101
冷面书生老师此文一针见血的写出了农村因写基层干部,普遍存在的不正之风,也希望有关部门应引起重视,此文值得点赞。
2020/6/28 11:59:020
谢谢陈老师点评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