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冷面书生的文学圈 > 散文杂记 > 人妖,在我们中国古代就有了

人妖,在我们中国古代就有了

作者:冷面书生  |  2020/6/21 16:22:33

人妖,在我们中国古代就有了

人妖,在中国古代就有了

诗曰:衣冠未必真男子,巾帼如何定妇人?历数古今多怪事,高山成谷海生尘。


话说古代宋仁宗在朝,宝庆府有一个男子,叫王名茂,天生一个女人相貌。到了垂髻之时,面容红白细嫩,越发像一个女人。别看他嫩皮细肉,不务正业,不肯读诗书,也不事农耕,还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家道亦属贫寒,仅几亩薄田,靠父亲耕种维持生计。


一天,他的父母叫他去一个亲戚家借钱,走到中途就雷鸣电闪,大雨滂沱。刚好那里有座庙,他就闪进庙中躲起雨来。刚进庙门,那里面也有一个妇女先在躲雨。那妇人十分漂亮,楚楚动人。王名茂虽然年岁不大,刚好青春萌动时候。他盯着那个妇女细细端详,恨不得把她抱到怀里。


这时雨越下越大,两人都不能走出去。那妇人见这王名茂活脱脱一个女人相貌,眉清目秀,身体纤细。心想,此人只要稍加妆扮就可以假乱真。王名茂就用言语去调戏妇人,心想,你这骚女人见了我这等细皮嫩肉的小鲜肉没有理由不动心。再则,大雨倾盆,四野无人,庙中仅他二人,一个妇人,单独在外行走,也不见得是什么良家女子。他将言语勾搭妇女,这妇女何曾不知?但妇人要他走近身旁,说有事相告。


王名茂,以为是妇人已对他动心,于是马上走到她身边,便用手去摸她屁股。这时,那妇女马上对他说:“小哥且慢,你知道吗,我也是个男人。“王名茂惊得目瞪口呆,从哪里也看不出这人是个男人。那妇人从王名茂的眼神中看出他是一点也不相信自己是男人。这时,这个妇人把个撕尿的东西拉出来了,王名茂才相信了。

“小官,我实对你说了吧,你切莫泄漏于他人。我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我从小像你一样,生了一幅女人相,便开始裏脚,学那妇人妆扮,习成低声细语,又学做一手好针线。潜往他乡,假称妇女,央人引进豪门巨室教那些闺中女子女红针线活儿。女眷们爱我手艺,便留于家中,出入闺闱。多于妇女同眠,恣意行乐。那些姑嫂还相互掩饰。如有那男人长年累月在外经商或征战的怨妇,和我相处情深,整月留宿,不肯放行。生就如那春天蜂蝶,采了东家采西家,活得有滋有味。但也有那个别闺女贞娘,不肯胡乱的,我另备迷药儿,待她睡去,用药水喷在她脸鼻上,她便昏迷不醒了,任我行事。及至醒来,木已成舟。她自怕羞辱,也不敢声张,还要多送金帛快快送我出门,还再三嘱托我莫到外面乱说。我今年三十六岁了,走了两京九省,所到之处,和娇娘美女同眠而卧,随身食用并不缺乏,快活赛过那神仙,这么多年,从不被人识破。“


王名茂听得入了神,连那唾液都从口角流出好长。他对那人说:“这等快活事,好你受用,虽死犹生。不知我可学得?“那人说:“似小官恁般标致,扮妇人像极了,比我还要以假乱真。你若愿投我为师,随我一路去,我就与你缠脚,教你做针线活,引你到人家家去,我就说你是我外甥女儿,得便就有良遇。我并且还将迷药传援给你,包你一生受用不尽。我又不收你师父费用。“


王名茂被他说得心里痒痒的,就在冷庙里四拜为师。也不去亲戚家借钱,也不回家告诉爹娘,等待雨歇后,就跟着师父走了。他们师徒一路同行同宿。早出了宝庆府,来到一个城镇,师父就与王名茂三绺梳头,包裏中取出女人衣衫换了,脚头缠紧,脸上薄施脂粉。胸部塞了两个小柚子,一看与女人无异,哪怕你火眼金睛也瞧不出来。将名字唤做王三姐。师徒俩就干起了那采花大盗的勾当,睡过的黄花大闺女都不计其数,姑娘大嫂更不用说。


后来到了二十二岁,王三姐要辞别师父,个人行动了。师父也同意,师父年纪大了,略显苍老了。要去干那事,每每要刻意妆扮才行了。但师徒情深,分别时,多少有点留恋。师父对王三姐说:“你少年老成,定能遇上那上等女子,让你好生采用。为师要告诫你,凡得意之处,不可久住。多则半个月,少则三五日,就要更换地点,免露蛛丝马迹。还有一件,做这种事,多见妇人,少见男子,切忌与男子相近交谈,更不可同枕共席。若有男子想你,勾你,须设法躲避。倘若被他看出破绽,性命难保。切记,切记。“王三姐领教,两相分离。


后来这王三姐到处行游哄骗。他走了两京四省,所采之花不论鲜旧,不计其数,白天活脱脱一个下凡仙女,到了夜间和那些女人睡在一床,对女人身体敏感处百般爱抚,当女方来瘾了,就抽出那东西,和女人作爱。女人们也心满意足,谁也不知,好不快活。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十年过去了,人说十年一觉扬州梦。这王三姐却嫌时光太快,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这年他三十二岁了。游到江西的一个村镇,有个大户人家女眷留他学做针线,并做伴使差。那个女眷美轮美奂,是一个难遇的妙女子,两人苟且之后,女的就喜欢上了他,两人夜夜欢娱,天天快活。王三姐忘了师训,留恋不舍,连住两个余月不肯离去。


这个女人姐姐的男人姓赵,是个纳粟监生。一天赵监生到岳母房里作揖,偶尔撞见了黄三姐,爱其俏丽,嘱咐妻子接他来家。王三姐见了这赵监生老婆以为又可猎到一个美人儿。不知是赵监生在打他的主意,便欣然前往。被赵监生邀至书房,拦腰抱住,向他求欢。王三姐抵死不肯,叫喊起来。赵监生本是个粗人,惹得性起,不管三七二十一,竟按倒在床上,去解他裤子。王三姐抵挡不住,被他手插进裤裆里,摸住了那活儿,方知是个男扮女妆。当即叫来了人,一索子捆绑了,解押官府。


县太爷问明情况,知他是真实男身,妆扮女人。可事有凑巧,这县太爷五十岁了,尚不肯娶妻成家,原来是个同性恋,他很是喜欢王名茂。便申称对王三姐已查明是个女的,愿纳为妻。反而把个赵监生一顿板子,打得皮开肉绽,给定罪为读书人,不尊圣贤之道,强抢良家妇女,骗进家中,实施强奸。王三姐乃贞洁女子誓死不从,反被误陷送官,并想用银两买通官府。其监生本用钱粮捐纳的,行贿朝庭官员,报经礼部于以革去监生之名分。并打入囚牢,发配充军。可怜赵监生百口莫辩。那些女眷被王三姐睡了的,因怕羞辱,都做证说他是女人。


只是可怜这个王名茂现在成了县太爷玩弄对象,永世以女人身份自居,割断了那沾花惹草路子。活该,过于贪婪,不谨记师父教诲,悔之晚也。

正是:福善祸淫天无理,律轻情重法有私。衙官也做刁民状,男做女妖恰入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