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府鬼影

作者:冷面书生  |  2020/6/18 20:48:23
武冈人网点评:传说毕竟是传说,说来说去,变幻无穷,可信也不可全信。但至少是家乡沉淀过的历史,值得记住。

陆府鬼影

陆府鬼影

诗曰:风水人间不可无,也须阴鸷两相扶。时人不解苍天意,枉使身心着意图。

那些古老而神圣的山乡地名,在历史长河中酿出很多令人留连往返的动人故事,传说者绘声绘影的描述,让人亲临其境的感觉油然而生。不过随着时光的刃速流逝,时过境迁,一代代人老去,所有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或被尘封,或慢慢暗淡荒芜,或移出人类的记忆,代之而起的已经是是另一幅幅生活的画面。


在武冈西乡的斜头垄有一个外地财主的庄子,称陆家庄子。庄子建于哪个年代已无从考证,但正式被毁的年代应该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到如今只有西厢房那边留下一堵还未全部坍塌的泥石墙,那就是曾经气势恢宏的陆家庄的一点点历史遗痕,墙头上长满了各种柴草。这堵墙之所以没被拆去,就是它曾多次让人惊心动魄,折射出它神秘的色彩。虽然是泥石结构,但多年来任凭风吹雨打,它依然顽强的屹立不倒。

 陆府鬼影

陆家庄的主人叫陆三巴,应该也是武冈近代名人。在武冈有几处庄院,在外县也有庄院,家有良田几千亩。是解放前武冈的大地主,他经营的应该就是土地,没有传闻他在城里有经商店铺。

 

现就本人听老一辈人对陆三巴的传说整理成文,但也只限于斜头垄的陆家庄而已。传说毕竟是传说,说来说去,变幻无穷,可信也不可全信。但至少是家乡沉淀过的历史,值得记住。

             01

过去的斜头垄属正城西方向,武冈城的两条河水都发源于斜头西面的雪峰山残脉,都贯穿过斜头垄。一条从水西门流进城里,就是现在的穿城河,进城之后,河上一路建五座石拱桥,就是所谓的五龙不出城;另一条从小水村转湾折向南流入赦水汇入南门河。

 

斜头垄这地方就是现在的龙田乡新和村以及邓原太镇的磨石村。各村庄取名都带斜头二字,如斜头林家,斜头刘家,斜头邓家,斜头张家,斜头颜家等等。陆家庄子的地图位置就在斜道颜家西面,斜头熊家东面的一片大田野中。

 陆府鬼影

我们那里人习惯称庄子上,与外面的人说是陆家庄子。为什么大地主,会把自己的庄子建在一片空旷的田野中间,前不着水后不靠山,在中国封建社会,人们的风水观念是那样厚积,作为一个武冈数一数二的财主就没有风水观念?不,听老人说,陆家庄子那个宅基地的确定是武冈当时的道教长官给看的。为了这个宅基地,那道官深夜捉龙就有十几次。

 

话说玉屏山那边有条大龙脉,龙头就在斜头垄里,历代诸多地仙、道士都对龙头位置进行了勘察,但他们都缺乏道行,终其一生,也没搞清楚具体位置。而这道官也是多少个夜阑人静,用耳贴于地面听,用法眼射出强烈的红外线看,用长年累月练就的意念功力思考,才将龙头的准确位置锁定。就在陆家庄西南面过去有个大院子,叫赵家坊,百多人丁。赵家祖先是师公,什么教派就不知道,但其主要职责是打鬼捉妖。这赵氏祖先也通过多年的探讨,以为龙头就在原赵家坊那片垅田,就把那里做为宅基地建了村子。结果是整个赵家坊的人丁快速衰败,到了赵四师公这一代,就剩他一家了,而且几个儿子也就剩下最后一个了,于是四师公马上搬家,将新宅建于赵家岭下,这个男丁才一养成人,他生下三儿一女,算是续上了赵家香火。赵家坊与陆家庄子仅隔一百米左右。是赵四公琢磨出赵家坊是个蛇形地,这蛇哪是龙的对手?这道官也看到蛇形地缕缕衰败,证明龙头必在此不远处。

 

陆三巴就因这道官给看了这个宅场地而向他付出一千元大洋。

 陆府鬼影

陆家庄子我是亲眼见过的,房屋结构是座北朝南、两横一正,正屋是五柱七瓜,八排七间的互屋,中间是堂屋,全木构造。两边横屋厢房各为六排五间,木结构房子外面有一堵青砖墙,墙上方留有四方形孔,另加一个槽门,槽门两边各有两间房子,四周都有围墙,围墙是用石头一行行斜放再一层层三合泥沾糊。围墙有三米多高。庄院四周有很多古树。我记得最后一棵树是一九八二年二月十三砍的。因为那时我满舅就住在东厢房,二月十三是他的生日,所以印象较深。

 

我见陆家庄是解放后的事,那时已没有什么陆三巴了,也没有他的老婆家人什么的。那时的陆家庄已被分给了新和村五组斜道熊家的贫下中农了,我外公家分了东厢房,西厢房做了生产队的牛栏,正屋住着三户人,两户姓颜一户姓熊,槽门两边也是各一户人,一户姓罗,一户姓熊。我见到的陆家庄是一个完好的座北朝南的四合庄院。

             02

陆家庄建好后,陆三巴每月大约来三次,可能与她在这庄子里养的三个姨太太有关。三个姨太太一个姓潘,一个姓罗,还有一个姓黄。

按娶进先后次序潘太太在先,罗太太次之,黄太太最后,年龄差别较大,潘太太比黄太太大十六岁。至于她们怎样排名,述说者也不清楚,谁也不知道陆三巴一共有多少老婆。不过,被他睡死的老婆不下五十个。

陆三巴的最大特点是性器官即外生殖器长大得吓人。我们那里的传说是,他的阴茎能拉上放腰上缠三圈。一次,他到外面去收租,轿夫病了,就自己走路回家,但天刚下了雨,路上柴草上沾满了露水,他为了不湿了裤子和鞋子,就用阴茎扫露水,回到家,阴茎上触了很多刺,老婆帮他挑出一半升筒。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但与我们同代的人或我们上代的人都知道这事。如果见到那些阴茎长大的就笑称他们是陆三巴转世。

那年代,陆三巴庄子请了几个护院,一个管家。那护院也与当地人有相好的。他们有时外出朋友家喝酒,大凡有点醉意就把陆家庄子里发生的奇闻异事说了出来。那位护院头子就在熊家和我老客公说了几件事。

陆三巴到庄子上来了,三个姨太太就会心惊肉跳,心神不宁。按理说,男人来了,女人们是久旱逢甘霖,皆大欢喜才是,怎么还一个个如临大敌,犹如灾难降临?这里面当然有原因的。

陆三巴还是讲规矩的,他来到庄子上,第一夜还是临幸潘太太的,但就在陆三巴和女人同居的整个一个晚上,庄子里所有的人都不得安宁。处在空旷田野的庄子里一到夜深就显得十分静谧安宁,如果在无风无雨的夜间,除了地下的虫叫蛙鸣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可就在陆三巴和太太们的房里传出杀猪般的女人凄厉的叫喊声:哎哟,老爷,受不了了,痛死了……“那惨叫的声音从庄子里向外面的田野传出,如果有走夜路的就会听到。庄子里的所有人也都被惊醒,而且这陆三巴和女人的折腾筒直是贯穿整个夜晚。他们也跟着彻夜不眠。

护院头子也曾起床走到陆三巴与太太们的房子窗下偷看过,那陆三巴把裤子一脱,那东西也确实是大,虽没人们描绘的要在腰上缠三圈,但也超长超大。而且他还用上等好高梁酒泡了那强肾壮阳的洋参、鹿茸等好药材,上床时,他要喝上一杯。女人见他脱了裤子,就会惊惶失措。当她去扒女人的衣裤时,女人的身体是战战兢兢,好似大祸降临。护院看得清清楚楚,陆三巴行房事时,女人都是用手将他的阳具握住一大截的。可是,陆三巴性起时会将女人的手掰开,这时女人就开始叫喊,那不是平常女人作爱时的叫床,而是真真切切的疼痛难忍,痛彻肝肠,这筒直就是一种刑法,直到陆三巴折腾到精疲力竭,女人的叫喊声才能停止。

 陆府鬼影

              03

陆三巴的最小太太是黄太太,他不是斜头人,听说是一个种田户家中出了大事,为抓壮丁,大儿子杀伤了乡长。一场官司把这黄家打得倾家荡产,而且还向陆三巴家借了高利贷,多年后利滚利就翻了几倍,黄家根本就无偿还能力了。陆三巴见他女儿出落得如仙女下凡,就日思夜想。那年,黄太太刚好十八岁,俗话说女大十八变,更何况这黄妹子就是天生丽质,如出水芙蓉,光彩照人。前凸后翘,青丝及腰,胖瘦适度,高矮恰当,身体错落有致,一双丹凤眼秋波盈盈,樱桃小嘴包裹着两排整齐的碎玉。这样的女人谁见谁爱,早有媒人踏破门坎,可黄家不图人才,就要一笔大钱还债。过去时代,讲求的是门当户对,黄家是穷人,提亲的就不是什么富户,所以这些人都畏难而退。

陆三巴见黄家妹子已成人了,请了管家去黄家讲明意思,就是只要黄家把女儿给她做小老婆,所欠债务一笔勾销,另还给黄家大洋二千。黄家别无选择,只得答应。可这黄妹子死活不肯,她早有耳闻,这陆三巴阳具特长特大,已被他睡死不少女人。陆三巴不但阳具大,而且人高马大,有两百多斤老秤,一个黄花闺女怎不谈虎色变?

妈妈哭着央求她:女儿啊,可怜天下父母心,爹娘也是没办法,你就依了吧。女人总会过那一关的。接着母亲亲自传授洞房之夜的方法:男欢女爱,这是人间常事,没有什么害羞的,女人就是为男人生儿育女的,都要干那事的,况且谁又愿意做黄花女到老。只是如果害怕他那东西太长太大,你就用手握住一截,过了第一关也就没事了。这黄妹子为了父母为了兄弟也只有含泪点头,准备豁出去了。

黄太太是在陆家庄子和陆三巴拜的堂,她是用八抬大轿从南边那条通往城步绥宁的青石古道抬进陆家庄子的。应该是走日本的头一年。管家和护院们见抬进了一个细油油嫩湫湫的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大家都替姑娘捏了一把汗,这个青涩少女,能挺过这陆三巴的破处之夜吗?

管家和护院们只是拼命喝酒以醉来麻痹自己,以免女人撕心裂肺的苦叫让他们心中难受。红烛在微风中摇曳,烛泪滴滴向下滚淌。一声送入洞房,犹如晴天霹雳,震撼着庄子所有人的心灵,对于黄太太来说就是一把尖刀已经插入了他的胸膛。

席散了,夜深了,人静了,房子里便传出杀猪般的哭喊声。多亏临行前母亲的言传身教,陆三巴的阳具被黄太太死命握住一大截,才躲过一场生死劫难。但是,殷红的、桃花般的鲜血还是流满一床。陆三巴满意地望着黄太太的姣美胴体,可这黄太太却周身特别是下体痛得难忍,动弹不了。

             04

陆三巴所有妻妾中,现在只有黄太太最年轻、最具魅力。陆三巴在陆家庄子整整过了一个月,每到夜幕降临,月游蓝天,万籁俱静时,黄太太那像受酷刑般的惨叫声就从西厢房传出,划破夜空,在斜头垄空旷的四野回荡。庄子的人总在耽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到了秋天,陆三巴又到了庄子来了。管家对陆三巴说:老爷此次是不是和黄太太拆床,如果这样折腾下去,怕出事的。我知道老爷最爱黄太太,在老爷众多的太太中,只有黄太太最娇最美,这样的粉团,不要让她太早陨落,留着让老爷慢慢享受。陆三巴一听,浑身的不舒服,这管家对自己说此话,分明是怜悯那女人,怎么是为了老子慢慢享受呢?老子有的是钱,天下有的是美女。他想自己已四十多岁了,被他睡死的女人还少吗?何在乎一个黄太太。于是他回管家的话:你以后对老爷的闲事小管,管好庄子里的其他事项,特别是管好帐户,进出分明就行了。管家也不好多嘴,毕竟一个下人,怎敢在主子面前倚老卖老?于是他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

又一个对于黄太太来说等于闯生死关的暗夜来临。这是深秋了,庄子周围的树木的片片黄叶在瑟瑟抖抖的向庄子里的屋顶上、天井里飘落,夜空中有那落群的孤雁发出哀鸣。黄太太有着一种恐怖的预感,似乎觉得今晚要出事,自己的生命,本是充满青春活力的生命可能就要离开这悲惨世界,她不由得珠泪纵横,点点滴在心坎上。她此时在想家,想爹娘,想兄弟姐妹们,作为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社会,生命算什么,与草芥何异?不知天下有多少女人成为封建制度下的牺牲品。

正在颤抖悲泣的黄太太看到那两根大红蜡烛的光焰在从门隙里溜进的秋风吹动下,左右摇摆,随时都可熄灭。她暗然伤神,难道自己年轻轻的就已风烛残年?正在此时,门响了,陆三巴进来了,他依然如故的喝了一杯药酒,便上了床,黄太太的心怦怦跳过不停。

上床,睡觉。陆三巴对坐在椅子上看着烛光发呆的黄太太说。

老爷,你就放过我吧,让我歇息几个晚上好吗?我实在受不了了。黄太太求饶他,声音里带着哭腔,饱含着心酸。

你这婆娘太不心好,我这么宠爱你,她们争都争不到。做了我的太太就是我的人,生是陆家人,死是陆家鬼。你以为你把我侍候好了吗?每夜同床,都被你握了一长段,我还没有过了一次好瘾呢?快上床,宝贝,让你男人爽爽。说了,他拉着黄太太的手,将她拖上了床。开始行房时,黄太太依然用手紧紧地握住那东西一大截,可那陆三巴性起时,却用力掰开了她的手,一插到底。这时黄太太就凄厉的叫喊起来了,黄太太越叫喊,陆三巴就越来劲,速度也越来越快,突然,黄太太不吱声了。整过庄子的人都知道出事了,可怜黄太太,一朵刚开放的鲜花就在这无情风雨中凋谢了。

黄太太被陆三巴长大有力的阳具撞破子宫,大出血而死了。

庄子里的人都暗自替黄太太垂泪,那两根又长又大的红烛也替他垂泪到天亮。黄太太进庄子的婚礼是那样隆重,恰恰相反,而葬仪就那么筒单。一幅棺材,就几个护院抬了,埋葬在陆家庄子对面的赵家坪,赵家坪是我们那里的乱葬岗,专门用来埋葬短命鬼的,那里只有一个个小土堆,没有一块石碑。可怜黄太太,花样年华,就成了异乡的孤魂野鬼。

               05

一个雷鸣电闪的夜晚,一个护院起床大便,刚出门,就看到黄太太披头散发的从西厢隔离墙上走下来,脸面青绿,眼放幽光。护院当时就惊叫一声,倒地不损人事。其他人听到有人惨叫,便都起了床,但见那个护院倒在天井里,气似游丝。他们忙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房里,捏住人中,大呼大喊。管家说:他是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中了斜,快拿铁铳来放两铳,再敲响那只梆锣。

整个庄子十几个人折腾了一个多时辰,那护院才醒了过来。那时陆三巴不在庄子里,潘罗二太太吓得用被子朦着头,好不容易挨到天亮。

第二天,管家派护院去告知了陆三巴。陆三巴不信,说:我陆三巴睡死了这么多女人,没有谁敢做鬼。这黄氏竟敢如此放势?当天晚上,陆三巴进了潘太太房子,罗太太说她怕,也要和陆三巴一起睡。于是只有三人同床。半夜子时,陆三巴和几个护院到西厢那垛墙边去看了个把时辰没见黄太太鬼魂现身,陆三巴说是那个护院看花了眼。一连几个晚上黄太太也没有再出现过,大家的心慢慢安定了下来。陆三巴一直留了下来,他要看过究竟。只是这些天来苦了潘罗二太太,每天夜里只听到她们的喊叫声。好在潘罗太太身材高大,过了青年时娇嫩的时光,受到了锻练,可以挺过去。

正因为陆三巴的这种特性,他妻妾成群,却没有哪个女人怀孕,至今,四十多岁了,还没有一男半女。陆三巴也因为没有子嗣而着急,自己这么大家产,连个继承的人都没有。等了十多天,庄子里根本没有什么黄太太鬼魂现身,陆三巴打算第二天要到另外的庄子去了。可就在这天晚上,又是雷鸣电闪,陆三巴听那个看到黄太太鬼魂的护院说是在雷电交加的晚上看到的。于是陆三巴便起了床,来到廊檐下向西厢那堵墙看去,此时只见黄太太在一个闪电中从墙上走下,披头散发,眼露绿光。陆三巴项背发麻,大叫:来人啦,有鬼!众护院赶紧爬起床来,见陆三巴痴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吓傻了。管家忙大叫:老爷,老爷,不要怕,大家在这里呢。

看来,黄太太现身做鬼的事已经是事实了。

第二天陆三巴,忙叫管家去请了对面赵家岭下的赵四师公,又去请了看宅基地的道官。他要这些法师将黄太太的鬼魂拿下,不然这庄子就没人敢住了。赵四师公身穿师公青衫,头戴青帽,手拿师枪棍,开启他的火眼金睛,在庄子四周探寻,然后摇了摇头,说:鬼我看到了,只是这鬼不好拿。

她才死了不久,应该还是新鬼,没有什么法术,怎么就不好拿?陆三巴大惑不解。

陆老爷,你想想,你一共睡死多少女人?有的成精了,现在黄太太和他们在一起,她们已经联合起来了要向你复仇索命。现在是几十个恶鬼都住在西厢房里,她们在商量怎样把你弄死。这事太棘手了,我的俢为还不到那个境界,请陆老爷另请高明。

陆三巴一听,脸上已经渗出了豆大一粒的汗珠。恰巧此时,那个道官也赶来了,道官身穿道袍,头戴法帽,手里拿着一柄桃木剑,也朝庄子转了一圈。陆三巴马上问他:大师发现了什么鬼魂吗?

当然发现,那鬼魂能逃得脱我的法眼,她就在西厢房那棵大树里。那绿嘴巴树也是神道树,那树怪见证了陆老爷如此虐待女人,早就看不过去,树精已把那个鬼藏了起来。现在只有砍树,让鬼魂失去藏身之地,才能捉到那鬼魂。但是要想砍了这神道树,还得去请一个入了梅山教的老锯匠来。加上我和四师公,大家一起捉住这个寃鬼。道官话音一落,陆三巴就对四师公说:为什么赵四师公说的和你说的不同呢?他是说看到了几十个被我睡死的女鬼,她们结集在西厢房;而你却说只有黄太太一个鬼躲在树精里?四师公面红耳赤,连忙解释说:熊道官和我们教派不同,所以在观察无形的东西时,各显异态的。是吗?熊道官。四师公说着又把脸转向熊道官,并向他眨眼睛,熊道官很是会意。他忙接过四师公的话说:师公教是阴教,与我们道教是不同的。儒释道是三大正教,他们师公教是专门除妖降魔的阴教。其实鬼神世界是虚无缥缈的无形世界,在凡人眼中是看不到的,在我们这些有法力的人才能看到,但根据法力的深厚和法术的不同,又各显不同。熊道官马上给四师公圆了其说。反正他们是联合起来捉拿妖鬼,共享陆三巴的钱财。

经熊道官这么一说,陆三巴才半信半疑。他也不想追究什么,反正他陆三巴是真真切切看到黄太太从西厢那堵墙头上走了下来。只要他们把这鬼怪消灭了就行了。

               06

树砍了,师公道士锯匠一齐上阵打鬼捉怪,都说已经降服了,连同以前那些被他睡死了的女鬼也一同安抚了,她们大家都转世投胎去了。四师公说,这陆家庄子从此安宁了,不会再出现闹鬼的事。

陆三巴心满意足地又到另外庄子去了。可是在两个月以后,那个晚上又是雷电交加,管家起床去大便,刚出门,就见黄太太从西厢房那堵墙上走了下来,一晃眼就不见了。管家是个上了年纪的人,也自认自己一生没干过什么亏心事,所以他没有被吓倒,但也是心慌气短,赶紧回房关上了门。到第二天,他才把这事说出,潘罗两太太又是吓得用被子捂了头脸,她们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黄太太,我们和你一样都是受害人,我们无仇无寃,你不要来吓我们……“

过了几天陆三巴来到庄子里,管家就把情况向他汇报了。陆三巴一听,背上又拔了冷水般凉到心。管家说的和自己看到的都无异。

陆三巴想:这几个骗子,骗了我不少钱财,根本就没有降服这鬼婆子,看来,她是要向我陆三巴索命来了。斜头垄的赵四师公是除魔捉鬼的能手,方圆百里名声大得很。加上熊道官也是武冈道教的头号人物,颜锯匠的梅山教出了名的,连阴人都能调遣,下公鬼见了他也要退居三舍,他在绥宁城步倒青山都从没发生过事,这三个都是教门中得道高师,怎么就拿不住一个小鬼呢?莫不是他们故意放纵,想来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些贪得无厌的家伙,真可痞!

但陆三巴的心理防线已经面临着崩溃,就是从此不来陆家庄子,这鬼也不会放过他的。传闻鬼是阵风,可以跟着人走南闯北的。再说,他陆三巴斜头一带有四五亩良田,还有两个小老婆,怎么也舍弃得了的。现在是骑虎难下,只得再请他们打鬼。

树已经砍了,颜锯匠说没有他的事了,四师公说,这鬼可能背后的后台硬,他降服不了,熊道官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就一个刚到地府的小鬼竟有如此大的法力,把他的镜铂符都不放在眼里。当年师父传授的这堂符原创于祖师爷老子,这符一贴可镇住千年道行的大妖。当年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都是这堂符镇着他,听说佛道数来不过卯,那时的佛祖为了镇住悟空,特意到太上老君那里求人情,讨了这道镜铂符。怎么到了他熊道官手里就失灵了?不可能啊,自己已三代为武冈道官,如果镇不住一个小短命鬼,如将此事传将出去,那面子不扫尽?以后别人会拿怎样的眼光看他?

于是,熊道官答应了陆三巴的要求,再到陆家庄子施一次法。熊道官想,这女鬼阴气太重,寃气也重,一个大姑娘活活被这个驴子精转世的陆三巴睡死,那阴气冲上天门,惊动了诸多有修为的妖孽,他们出动来为黄太太报仇也未尝不可。再加上黄太太一入鬼籍,她那灿如桃花般的面容,对于那些稀饭野鬼、欺安鬼、花下死的鬼无不充满诱惑,大家还不一起帮他?人间的美貌妓女傍上省长部长还做了县长,还封了少将?这人间阴间是一样,古人说,阴阳一理啊。

此时,熊道官才想到这一层,所以他不能按前次如法炮制,要改变方法了。不能硬来了。以安抚为主,只让她退出陆家庄莫吵事就行了。熊道官已是胸有成竹,于是就揽上了这宗生意。他想,一个人得三个人的钱何乐而不为?再加上师公教、梅山教都不是国教,是上不了台面的,他们也只能小打小闹忽悠人的,干不成大事。只有他们道教才有这种能力,拿现在话说他们是政府行为,不同于一些地方黑势力。

熊道官开始是放阴,就是把自己的魂魄脱窍,到地府去了解详情,向地府官员行贿,求得管鬼的官员帮助,要地府方面调查,黄太太的关系网,再在各领域找关系。

陆府鬼影

熊道官闯了一趟地府,就知道了黄太太被鬼域的黑势力热捧,才几个月就成阴间明星了,她不惜献出自己的身体和好几个风流鬼,稀饭野鬼勾搭上了。这些鬼都年深日久不肯投胎,已俢成了神通。那些风流鬼都说要除了陆三巴,他在人间糟蹋了不少美貌女子,这人该死的了。他们不买熊道官的帐,地府官员受了贿后又说,这些孤魂野鬼没有子嗣,都是英年早逝的,多数是被朝庭诛杀的,有的是被人家亲夫打死的。譬如说西门庆也在内,西门庆见了黄太太岂能放过?他们在阴间也形成了一股黑恶势力,加上,阴府官员对他们放纵,把他们的鬼籍册子都丢弃了,根本就管不了他们。

 

再则,黄太太还葬了个养生地,她如今是成了活鬼。其实这养生地的事还好处理,只要把尸体挖出,堰了狗血,下了油锅,再在坟头四周打下钯子,就可以了。但熊道官害怕的是她有强大的后台,如做了法事,定会招惹这些恶鬼寻仇。

熊道官回阳后把阴间的事情说了一遍,就推托自己无能为力,要陆三巴自己处理。熊道官出了庄子赶紧往回奔了。好在他将自己身上贴上了符咒,一般的鬼不敢近身。

             07

陆三巴见师公道士都不受理他这单生意,心里着急了。此时,他才觉得钱不是万能,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千年谎言已不攻自破了。现在他已乱了方寸,心里越是急火攻心,就越是觉得前路茫茫。这时,天上乌云滚滚,接着雷鸣电闪,黄太太又从西厢墙上下来了,陆三巴吓得乱喊乱叫,因那惊吓过度,发生中风倒地就不损人事。

陆府鬼影

管家和护院急了,怎么办?那年代没有120急救车,西乡那边就斜头张家一个中医张汉龙;还有杜家坳那边有个中医杜老喜。他们双管齐下,出动两起人马,当时斜道的名医张汉龙身兼保长,那天到县里开征兵会去了,这起人就早回来了。杜家坳到斜头有十来里路,等他们抬来了杜老喜,已是黄昏时候了。

那个杜医生诊了陆三巴的脉,摇了摇头说:已经中了脏腑,元气全无已是阴阳俱闭,不省人事,严重脱逆,脉不应手,神志不清,鄙人已无回天之力。现暂处一方:人参一两,麦门冬八钱,五味子六钱,炮附子八钱,到城里曾行德生药铺捡两剂,此方可益气回阳,扶正固脱,名参附汤。如药店老板说用量太大,你就说是杜郎中吩咐不能减去份量的。如吃了这两剂药,张眼出声,手脚挛缩又减,再来请我,如无动静,就速速准备后事。

杜郎中拿了墨诊钱五元大洋坐轿而去。

护院马不停蹄到城里四排路捡了两付药,将药煨好,用小汤匙慢慢灌下,却不知吞咽,半夜时份就命归黄泉。

陆三巴殁年是一九四五年农历八月十四。

听老客公说,陆三巴的家产由侄子们继承。其陆家庄的两个老婆潘太太和罗太太削发为尼。

赵家岭上有一庵堂建于清乾隆年间,也是一个四合天井,佛殿宏伟,供着各种菩萨。那时候只有一个姓陶的尼姑和一个十余岁的小姑娘,有人说那小姑娘是陶师太的私生女,也有人说这孩子是陶师太在山门口捡的。潘罗二人进了赵家岭上的云风庵,真的是削发为尼了。她们在生受尽了陆三巴的折磨,提到男人就有点心有余悸,所以都不想再嫁,只有皈依佛门,不问世事,青灯黄卷,苦度日月。

又听说日本鬼子败退芷江,路过斜头垄前往高沙,将云风庵三个尼姑轮奸。那陶师太当即咬舌自尽。潘师太和罗师太在一个偏房里纵火自焚,后大火被当地人救灭。赵家岭的云风庵保持下来,解放后,斜道熊家几户穷人住在庵堂里十余年。我外公家也住在那里。后来陆家庄被政府没收,就分给住在云风庵的那几户人住着。

到了六十年代破四旧立四新,庵堂里的大少菩萨被烧了,屋子用做大队经济场。到八十年代农村集体经济改体,经济场撤销。云风庵中没有住人,也没菩萨就没香火。庵堂再无人修捡,被风霜雨雪渐渐浸蚀,于一九八三年轰然坍塌,其木料被当地人瓜分。

我外公家分得陆家庄子的东厢房,因西厢房在陆三巴死后还有人在雷电之夜见到黄太太,就改做队里牛栏。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是有人见到黄太太从那堵墙上走下,但前提是雷电天气。乡村百姓解释不清这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有鬼。

陆府鬼影

后来队里有一个聋哑人叫王祥光,他家是八弟兄也是住在斜头垄里王家塘,后来一家人死得只剩下王祥光、王祥友兄弟。王祥光的破房子倒了,其弟王祥友于六五年应征入伍。生产队安排王祥光住在陆家庄西厢房楼上的一间小房子里。楼上推满了牛吃的干稻草,大约六七年王祥光因抽烟失火,西厢被烧光,烧死队里几头牛,王祥光也烧成了木炭。那时候我上小学还到看了现场。好凄惨的,聋子只剩下躯干,四肢都烧没了。那时,王祥友还在部队。现在王祥友还健在,是我们那里的地仙名人了。

八十年代以后,乡亲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住在陆家庄的人,老一代早已仙逝,后一代的大家都把各自的庄子旧房子拆了,各自新建了新房子。但西厢那堵墙至今还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前两年还有走夜路的人在雷电之夜看到那个女人从墙上走下来。千真万确的。

陆府鬼影

读者,你们怎么解释这一怪异现象?是真有寃魂不散吗?等我后来读了很多书之后,我是这样解释的:因为我们那里王家塘山中是个历史上的采石场,陆家庄子的围墙用的石头都采集于王家塘,两地只相差三四百米。王家塘就在赵家坊西边两百米处。后来有地质堪探人员堪察到王家塘石头里含有丰富的磁铁矿,即三氧化二铁。这西厢房这堵墙用的石头里就有三氧化二铁,可能在某个雷电之夜,黄太太被墙石录了相,当雷电再来时,墙内录下的相就会出现,这是个见,希望有更好的解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6/19 15:49:080
听老人讲过关于斜头龙陆府的故事,但不知其祥,冷面书生老师全面的论证了陆府的本来面貌,还原了陆府的历史,本文突出题意,意义深刻值得点赞,向老师致敬,望再出佳作。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