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王业春的文学圈 > 散文杂记 > 武冈大力士传奇(散文)

武冈大力士传奇(散文)

作者:王业春  |  2020/5/21 17:44:17

武冈大力士传奇(散文)

“翘”,鸡鸭鹅鸟屁股上突起的尖状部分,又名“尖”。武冈土话叫“翘”。在小时侯的记忆中,每逢杀鸡杀鸭杀鹅,翘都是留给父亲的,连同脑壳和肝脏,在开饭之前,放到父亲碗里。那时候,“翘”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因为只有一家之主的父亲能吃。请客时,父母又会把它让给像舅父叔父姑父一类的长辈吃。

关于“翘”,武冈民间有个动人的传说。某公爱翘,逢人待客,未吃到翘就一脸阴沉,老不高兴。久而久之,方圆几公里的人都知道他这一奇好,所以所有的翘都给他留着,少则二三个,多则十几个。某公就酒吃翘,兴高采烈,手舞足蹈,饭都不用。
某公的亲家看不惯,认为有损颜面。准备整他一下。有次家中请客,将翘全部用线紧缝了,外表看不出来,又将翘只煎黄了表皮,未煮熟。看起来不错,闻吃来也香。待某公一口咬下去,被线绊住了牙齿,一用力,本来就已松驰的牙齿脱了两颗,满嘴鲜血!某公心知肚明,有苦难言。放下筷子,捂住嘴,起身默默离开,到死为止,再未行家,再未吃翘。

进入我的故事。
大约十五年前,我在市月光岭加油站一家快餐店吃中餐,桌子对面来了个比我略高但虎背熊腰的壮汉。大约三十来岁,很英俊。店里胖婶给他盛了一大海碗米饭,一菜碗满满的黄灿灿喷香的鸡翘!外加一大海碗紫菜汤!我私下里问胖婶,他那一份是多少钱?胖婶说六元。而我的是四元。但相比份量,他的算八元甚至十元不为过,因为辣菜,我的不及他的四分之一。汤呢,我的是一小饭碗,他的是一大海碗。
我向胖婶提出了我的疑问。胖婶说,“要不你也吃翘?我只算你三元五!小老弟,实话跟你说吧,婶去买鸡鸭,那翘差不多是白送的,一元钱十来个!他要换肉菜,我不亏死。”
“翘是白送的?一元钱十来个?这怎么可能?”我说,“小时候,那翘只有大人才能吃得到呢!”
“哈哈哈!我的傻老弟,”胖婶说,“那时侯有啥东西吃?一年到头杀了几只鸡鸭?父母把鸡腿和胸子肉给你们吃,说翘最好是骗你们的啦,他们吃了一辈子苦你们都不理解!现在杀鸡杀鸭,翘都是扔的,还有几个吃翘?”
原来是这样!到现在杀鸡鸭,我还是把翘让给长辈吃,这不混蛋吗?我哑口无言。好久了,我问胖婶,那男人是干什么活的。
胖婶说,听说是担河沙上楼的,据说一方河沙,只要七八担就上楼去了。
我看着桌对面狼吞虎咽的壮汉,有点疑问:一方河沙两千多斤呢,按八担算,每担三百来斤呢,还要挑着上二三四五六七楼?可能吗?吹牛的吧。反正我是不信。

有一个夏天,我接到一单货,将一百包水泥扛上四楼。一包一元。那时候生意不好,经常一天只能挣五六十元钱!现在摆着一百元,搬完的话总不会用一整天吧?
我找了个破蛇皮袋,找了两根带子,将蛇皮袋披在肩背上,将带子在胸前打上蝴蝶结。
大约背了五十包,我都喘不上气了。衣衫裤子连短裤都被汗水浸透了。我想停下来歇歇。这时侯来了一台小四轮车的水泥。紧跟着来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跟我同桌吃中餐吃大碗饭喝大碗汤咬大碗翘的人!他拿着一根一米 多长的稠树肩担,两只卖菜人才有的大竽筛。我退到一边,看他怎样担水泥。
壮汉把竽筛扔到楼梯底下,将扁担头的W钩索绕短,然后用W钩去钩水泥袋。他先钩上一袋,我以为他会拿另一钩来钩下一袋。可他却一钩钩两袋!两钩钩四袋!我的娘!一袋一百斤,四袋四百斤!他一趟我得背四趟!
我看着壮汉利索地上楼去,也背起一包水泥上楼。在我背到第六十包,壮汉的四十包担完了。
“老兄,吃亏吗?要不小弟给你搬?”壮汉对我说。他也从头到脚湿漉漉的。喘着粗气。
还有四十包,还要上下四十趟!我恨自己怎么就没有壮汉那么大的力气呢?有一半也行呀。
“这样吧,我帮你搬,只要五毛一包,怎样?”壮汉说。
只要五毛一包?这么说这四十包我不用搬也能挣二十元?
“行!”我说,“四十包都给你!完事后如果老板未到,我先付钱给你!”
搬了六十趟水泥上下楼,我真的累了。累垮了。
一个多小时后,壮汉把四十包水泥搬完了。老板没来。我遵守诺言,付了二十元给壮汉。
“搬不了沒关系,老兄,把生意接下来,打我电话。”壮汉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说了声谢谢,走了。
因为我的手机刚好没电,号码是写在一张包装纸上的。纸片放在钱包里,存了很久,不过一直没有接到这样的重货,一直就没有打电话。

前两年接到一单树脂瓦上七楼的生意,二百平米,人均四百元。主人外需两人。七八个小时能搞定。很吃力的货。想打他电话,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我又去月光岭,胖婶的快餐店也不开了。在开发区生意火爆的快餐店,我问那些担货上楼的师傅,他们说,那个爱吃翘的大力士吗?他把他家几代人的力气都用完了。老婆跑了后精神恍恍惚惚。听说在外省工地摔下楼,死了。虽说修了大房子,可留下两个小孩子,苦了爷爷奶奶。

我惆怅了好久。心有歉意挥之不去:我不该要那二十元钱,我没有付出劳动。尽管那是他自愿的。但我不知道他家,否则,再远,我也会送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