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曹潺观察的文学圈 > 小城旧事 >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作者:曹潺观察  |  2020/5/15 9:56:58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真个停不下来了,虎子在“催”,出版社在酝酿出版,并需附音频。只是只有五万字左右的量,切切不够的,抓紧写吧,出本《武冈密码》的书,只当《曹潺文集》的卷十三,也不错的。)


离开家乡近四十年,突然发现,那个熏陶在岁月酒缸里的故乡,散发出来的阵阵陈香,是那么绵软幽长。穿过宣风楼门的北风与掠过资水河往北的南风,在三牌路四牌路迎头碰瓷,路边的梧桐,墙头的矮树及文庙那棵近2000年沧桑的老杏,会因风而震颤,并旋着。
这座城里的人,沐浴月华,痴迷残阳,在耕牛般缓缓的岁月里,一首又一首抚慰思乡游子的童谣,飞升在城市上空,幽绵,细长,咿呀学语,朗朗上口,把人带入了皇城坪,河滩坪,老南门,大廊巷,石牌坊等地,滋润了古城人童年的青葱岁月。古城便活在童谣里了。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在童谣声中,穿越时空,你会急不可耐地回到从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那些杂草,残墙,古槽门,天井,鹅卵石图纹的地面,高庙高大的槐树,化龙桥编织门帘的飞梭,在大人垂爱的目光之下,一群幼童,极强节奏感的童谣喊诵,使古城的暮色,增加了些许童真。这是一幅超自然主义的率真风景。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童年,外婆是一个慈善宽容的符号,外婆的话题成为永恒。没有外婆的童年,会是何等的乏味?许多催眠曲,外婆的韵音无处不在。
虫虫,飞飞,飞到卡婆园里,煮个波波蛋,担来霸冷饭。
外婆拖着一身薄雾,走出潘家院子,穿越四牌路,三牌路,走过青条石的水南桥,抵达放生街的缝衣社。未曾蒙面的外公走了,小舅拖了一嘴的鼻涕喊:我不要后伢(继父),不要后伢。外婆于是狠心不再嫁,瘦削的肩膀扛起了三个孩子的生计。在我的印象里,外婆像野草般自生自长,每到大年,她的腰佝偻,倦态使人唏嘘。午夜时分,我被摇醒,随刚收工的外婆走出灯火通明的缝衣社,走入灰暗的青石板路,一前一后,两个影子,印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路上,外婆略银的发丝,风动着。灯火灰暗,当我返回潘家院子时,似乎嗅到了黎明的气息。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摇,摇,摇到外婆桥,白米饭,肉汤淘,吃挂吃挂又肚槽。这种对外婆的依赖伴我度过了懵懂童年。外婆的声音,溢满了千年的穿城河,让古城永远宁静祥和。
黄梅戏有对花,壮族有对歌,而古城的童谣,差不多分男队女队,互相比拼,“工兵捉强盗”的游戏累了,或者闹腾之间发生了冲撞,童谣便成为一种俯首可拾的武器,互相戏弄,互相调侃,互相攻讦,直到脖颈突凸,喊得围观人哈哈大笑。轻松点的便是“冬瓜皮,西瓜皮,现在的妹子嘎最调皮。”如果仍不解气,来首厉害的“恭喜你,贺喜你,打个屁,臭死你。打把毛栗来钩你,淤桶盖盖盖倒你。”小城刹那间洋溢了戏笑的氲氤。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河滩,城墙,沙丘,古杏,在古城纵横交错的青石板小巷间,有顽童嬉戏的地方,便有童谣,这些童谣,争吵与打闹之外,透出的是稚嫩与天真无邪,没有丝毫恶意,只有玩嬉般的亲密无间:“你从哪里来,我从高山拉米来,么咯米,红米,么咯红,猪血红,么咯猪,搧猪,么咯线,鞋底线,么咯鞋,花鞋,么咯花,石榴花,么咯石,蒋介石,么咯蒋,你讨婆娘我来讲!”你尽可以想象,一群红领巾,在万物生长的春天,齐声诵唱,那是一个怎样的欢乐海洋,小城忘记了清贫的过往,只剩下忘我的打闹了。


活在童谣里,应该是一种惬意了。不想长大,成就了另一个梦。
那个空气清新的雨后,我仍然记得子君跳猴皮筋的模样,在老邮电局门口。子君的衣着堪称标配,白的确良衬衣,蓝裤白球鞋,红领巾,扎马尾巴辫。白球鞋灵巧在猴皮筋上腾跳,“马尾巴”在头顶飞舞,一群童稚的女声整齐划一: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八三五六,三八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八四五六,四八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八五五六,五八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七八七五六,七八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一。八八八五六,八八八五七,八八八九九十一。九八九五六,九八九五七,九八九九一百零一……石牌坊的欢乐随着这群诵在扩散,延伸。这是古城真正切切的快乐,纯如古井,透于白云。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一群男孩在另一处,把铁环与坨螺置于一旁,舞动手中的树枝,边唱边跳:唐僧骑马咚来个咚,背上沱起个孙悟空,孙悟空,跑得快,背上沱起个猪八戒,猪八戒,抓趴长,背上沱起个沙和尚,沙和尚,挑担箩,背上沱起个妖怪婆,妖怪婆,打把伞,背上沱起个船老板,船老板,捉个团鱼送你娘。说到最后一句,男孩们都用食指指向对方。复而又追逐,满街的“孙悟空沙僧八戒”,乱成一锅粥了。
上个世纪的童谣,渐行渐远,而今,很少有人诵唱了。过去的子君们,应是大妈外婆辈的了。给个假如,石牌坊的,旱西门的,鳌山街的,南门口的,曾经的“马兰花”们,汇集于皇城坪,跳跳橡皮筋,唱唱“马兰花开”,是不是会有恍若隔世的错觉呢?许多个情境,子君的双脚,在橡皮筋上编织着花纹,白球鞋,马尾巴辫,脸颊上的酒窝,还有灿如秋夜的笑,在童谣里自由飞升。醒来却成南柯一梦。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有的东西丟了便丢了,捡不回来了。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凉秋?佳会更难期许。离开的许多次,身后总拖着一地童谣,确是我挚爱的故土。手捧青花瓷,盛二三十个活字,落子心田,便是红豆爱语了。
童谣,是古城生活最美的诗!
武冈密码之三    渐行且远的童谣
(看官,读到这,请关注公众号。这个公众号,经常有一些奇思妙想的文章出来,也会有一些民俗的记忆。我着笔的年代,对于我的同龄同代人而言,似曾相识,倍感亲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