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大海34的文学圈 > 散文杂记 > 劳动,劳动,我的劳动(家务篇)

劳动,劳动,我的劳动(家务篇)

作者:大海34  |  2020/4/22 21:11:25

欣闻大中小学重新设置劳动课,为此举措欢呼高歌。劳动,劳动,这个光荣的名词,伴随着人的一路成长,激励起人生奋进的力量,磨练出多少人的坚强。

从劳动中体验生活,增涨知识,让人生的道路丰富多彩,这样,当回首往事的时候,才能够自豪地说,我的一生没有虚度。

一一题记


1962年冬,我家结束了四处漂泊的生活,搬进了陆家院子居住。

这年,我九岁,正在读小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那贫穷的年代,我们过早地体验到了生活的艰难,父母的艰辛。

为减轻父母的负担,我主动地去做一些家务事,挑水,煮饭,捣煤碳是我常做的家务事。

劳动,劳动,我的劳动(家务篇)

家里砌了一个煤灶,我们叫地炉子,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地上的呈四方形,外用木板加围,中间一四方形灶口,灶口下是炉桥,炉桥砌在地下,炉桥上是燃烧的碳火,燃尽的煤渣落在炉桥下的空洞内,再用碳瓢从地下风洞扒出来。

每天晚上,要封火,用搅成泥状的煤封在火口上,高出灶口形成一个龟壳的模样,再在其中开一小孔,供空气流动,形成气道,不致煤火煌灭。待煤的水气蒸发了些呈半干状再封住地下的风洞。

早晨起来,打开风洞,挑开封煤,敲成小块,将煤渣用煤钩通下后将封煤放入灶,不一会儿,煤火红红燃烧起来,就可以煮饭了。

见父母每天操作,我在一旁细心观察,不久便学会了封火,开火。

捣煤是一件技术活,更是一件辛苦活。先用木杵将煤捣碎,再放入适量黄土,加水搅拌,再用杵捣,杵沉重且长,双手抬起它很气力,一直要捣得煤和黄土完全溶合形成糯性的煤耙才算合格。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我和姐姐学会了捣煤,学会了封火,开火,学会了煮饭。

冬天的晚上,院子里的顺伢子,小胡,苏华,等小伙伴们都围坐在我家的地炉子旁,一边烤火取暖,一边开心聊天。

顺伢子,小胡与我家共用一个堂屋做厨房,顺伢子家的灶靠近堂屋门,是一高台煤灶,小胡家的杜在堂屋中段靠边,也是个地炉子,我家的灶靠最里面的进门左手边,高灶不便烤火,小胡家的灶只一面靠墙,我家的灶两面靠墙坐在灶旁,脚放在灶面上,背倚着墙,拿一床盖脚被,大家扯着盖在膝上舒服极了,所以他们都喜欢来我家灶上取暖。

顺伢子很能聊,总是他一个人胡海着,海得大家烦了,都说要我讲故事。

我很喜欢讲故事,从书里看了的,听别人说了的,经过我的精心加工,说出来大家都爱听。

在黑暗里聊着讲着,不觉夜已深,父母催着睡觉了,大家才意犹未尽地散了。

清早起来,往地炉子封火处一看,只见一缕幽蓝的火苗从封口处窜出,像一朵蓝色的花在开放,心里知道,昨晚火封得好,今天的煤火肯定旺旺的。

把煤火弄好,见火苗直窜燃烧起来,我和姐姐忙淘好米,将饭鼎架于火上开始煮饭,不一会,水开了,掀开鼎盖,待水咕咕的稍干后盖上盖,再将鼎提上来放到火口边一面一面的烤,待饭的香气扑鼻而来,知道饭已熟了,将其挪离火口,封住地下的风道,火慢慢小了下去,我们就等待父母来炒菜了。

在这些平凡的家务劳动中,我逐渐认识了煤,知道了为什么煤中要掺黄土的道理,认识了人要实心,火要空心的哲理,知道了空气助燃的知识,以及煮饭时水多水少的分寸,从煮米饭的气味中知道了哪种气味是饭熟了,哪种气味是饭焦了,时间,火力在煮饭的过程中的作用。

劳动,劳动,我的劳动(家务篇)

捣煤要用的黄土,是要买的,那时城里有一个专挑黄土卖的人,四十多岁,秃头,挑一担满满的黄土,沿街叫卖,一毛钱一担。

家里买一担黄土,可用好几个月。我心想,自己去挑黄土行吗,总想试试挑担的滋味。

已经十岁了,应该可以的。一天,拿了一把小锄头,挑了担淤筛,一人出了老南门,在城北的大会场后面找到了有黄土的地方,那里有很多人在挖黄土,长年累月的挖掘,一坐小山包被切了一半,形成了一道高高的黄土墙。

我站在一旁,望着油亮的黄土,看别人怎么选土,怎么挖土。

观察片刻,动手了。将淤筛置于土墙前,用锄头挖了起来,沉重的锄头举起来很吃力,挥下去落在泥上只锄下一丁点儿黄土,半筛土没到,已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休息一会,再干。好不容易将一筛土装完,歇了一会准备再挖,身旁一大人对我说,小孩,多了挑不动的,不要挖了。

想想也是,于是将黄土分作二筛,起肩挑起向城内去。

一担黄土大约二十多斤,起初,不觉得什么沉重,行了三百多米,肩开始疼了,于是从右肩换到左肩,走了一百多米,不行了,放下担子休息起来。

起担再走,肩更疼了,只得频频换肩,走了一百多米,又放下担来。

从黄土场地到家里,一公里不到,这样一路歇息了二十多次,终于将黄土挑回家。

第一次挑战成功,以后家里的黄土都由我包了。

劳动,劳动,我的劳动(家务篇)

锻炼肩膀的机会还有挑水,院子里一口四方古井,井口离井水不到三尺,不用吊水,只需将小木桶往下一按,水便有了半桶,双手奋力提了上来,然后再将另一小桶提半桶水上来,用带绳钩的扁担挑起摇摇晃晃地挑回家,倒在水缸里,要往返几次再能将水缸挑满。

1965年,陆家院子被拆除了,我们又回到了W家祖屋大院。院里有口古井,井台是一巨石镂空的围,井围上刻有"万历"二字,井边沿是被绳子磨出的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沟。井深三米多,井壁用卵石砌成,岁月太老,卵石上长着幽幽的青苔。

每天清晨都有院子里的大人来井前挑水,一担大桶,一个小桶,小桶系长绳,将小桶慢慢放入井内,离水面半尺时,晃动绳子,小桶左右摆动,再一抖手,一发力,小桶在绳传递的力作用下,一个筋斗,栽入水中,再提绳将小桶拉正,一提一沉,待水桶没入水中再提起,桶内的水便满了。

力气大的男人左右手轮换,直接将满桶水吊了上来,力气小的女人得水有半桶忙向上吊,吊一下要将绳索按在井沿上,以井沿作滑轮或支点,一节绳子一节绳子地将水吊上来。井沿边那些沟痕就是这样长年累月被绳索磨出来的。

我也试着去吊水,水桶在水面摇晃着,却怎么也翻不了筋斗,栽不下去,费了好大劲,胡乱捣古几下,桶里有了些水,再吊了上来。

这样,一担水上下吊了十多次,才半满。几天后,终于有次水桶栽了下去,一拉绳索,半桶水,心里高兴极了,忙吃力地吊了上来。

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我终于掌握了吊水的要领,但终究不敢将水装满,吊不上啊。


几年过去了,我的力气大了,不仅可以将满桶水不费气力地吊上来,而且可以去了扁担,双手将两大桶水提起,过走廊,跨地户,径直提到家的水缸前。两个来回,便将水缸装满了。

夏季里的有天,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大喊:不好了,不好了,秋菊掉井里了。我忙跑过去一看,只见井边围了很多人,家狗,老五见了我说,是秋菊掉井里了。

几个大人在井边想办法救人,听了井里秋菊的哭喊声知道她无性命之忧,好在是夏季,多日没下雨,井里的水只有三尺多深了,秋萄一米三高的身子,掉下去时没负重伤,自己知道站了起来,抓着井壁的卵石,水刚及她肩。

大人将水桶放了下去,高喊着秋菊,要她脚踩在桶里,双手抓牢绳索。秋菊听懂了,照大人吩咐的做,不一会儿,秋菊被吊了上来,获救了。

大人问秋菊伤了没有,秋菊哭着说没伤,只是吓尿了。


一听尿了,大家说,这水怎么喝,要我们吃童子尿么?不行,得淘井!

这秋菊也是真事多,记得在陆家院住时,一次她来院里井边玩耍,一不小心,也掉进井里,好在是四方露天井,井水离井沿只有二尺多高,我们几个人伸手便将她拉了上来。

眼下水污染了,要淘井,如请人淘,要一元多钱,虽然每户出不了一毛钱,但还是有人不愿意出。

怎么办?井肯定是要淘的,想来想去,一些大人说要我们几个小孩下去试试。

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和家狗他们还是答应试试。

劳动,劳动,我的劳动(家务篇)

谁先下井,大家犹豫了一下,见谁也不敢,我鼓气勇气说,我下去吧。

紧张着下了井沿,站在井沿的圆椽上,再弯下腰,小心地下去一只脚,待脚抓牢井壁卵石的缝隙,双手攀椽,另一只脚也下了下去,人就整个进入了井壁。

这样,双脚叉开,抵住石缝,双手上抓牢卵石,小心地一步一移地向下移去。卵石上长了青苔,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我不敢大意,手抓牢了,脚抵稳了才敢移动第二步。

井上家狗他们在喊:小心,小心,不要慌。下了一半,心中有数了,不过如此,与我们平时攀墙爬屋差不多。

放下心来,去了紧张,不一会儿便到了井底,井水只有齐腰深,喊了声放桶下来。上面的人马上放下一只吊桶,我弯下腰,双手便在水底捞了起来,将一些杂物捞入桶内,桶满了,便喊上面的人吊。

清理了几桶杂物泥沙,双手摸到了井底光溜溜的青石板,知道已清理干净了,于是,忙叫上面的人快吊水。

两只桶一上一下地快速吊起水来,我在下面装水,很快,水只有脚踝深了,于是,用木瓢一瓢一瓢地往桶里倒。

又吊上几桶后,水渐渐清了,只见股股泉水从青石板的边缘冒出,井里的水又渐渐多了起来,我知道已疏通了,彻底清理干净了。

我叫上面的人吊桶上去,说淘干净了。桶上去了,我抬头一望,只见井口上一个圆圆的兰天,格外美丽。

上面的人叫着要我快上来,我手抓脚扣地向上爬去,轻车熟路,比下时轻松多了,不一会儿,顺利地出了水井。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一天天长大,从小学到中学,到参加工作,几年的时间里,我在家务芳动中获得了很多知识,也获得了很多快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4/23 8:17:170
只可惜,现在再见不到地炉子的图片了。地炉子代替了柴火灶,蜂窝煤球灶代替了地炉子,液化气灶代替了蜂窝煤灶,煤气灶又代替了液化气灶,生活在进步啊。 那些古井也退出历史舞台了,留下的只是永远的念想。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