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你负我心,我已绝情

你负我心,我已绝情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20/1/8 11:05:58 1610人参与 0 评论

天下负心汉,从古至今不可胜数,多少故事流传数千载,催人泪下。对于女人来说,唯有负心最苦。就是到了今“性“已被人们不当回事的时候,还有那痴心女子,直叫生死相许。

张潜生在李花鞭炮厂当厂长六年了,他是从出了那铁窗就当上了这私营企业的厂长,因为董事长是他的亲舅子。

今天出事了,张潜生的董事长舅子筒直是暴跳如雷,他平生从没发过这么大的火,他当着厂里几百职工的面,用手指着姐夫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就是一个畜牲,连畜牲都不如,你对不起我姐姐到还其次,你对得起你那位挨了枪子的情妇小芹吗?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这样流氓成性,还在厂里七手八脚调戏人家妇女,我看你不得好死,会遭天谴的。……“他只想用人世间最尖刻最毒辣的话语骂死这个姐夫,还是在几个朋友的劝阻下,这王董事长才被推上小车。车子开走了,张潜生又被一些妇女非议着:“这样的负心汉天下小有,要雷打火烧的。“

“坐牢出来,没地方去了,舅子不计前嫌,顾来当厂长,现在有钱了,又曽性不改。“

“对不起老婆还在一边,更对不起那个情妇小芹。“

……

张潜生听到这些大声大气的议论,脸色白一会,青一会,只想将头钻进土里把那张脸藏起来。

他只有独自走到厂外的松树山中,躺在铺满松毛的地上,两眼望着蓝蓝的、高高的天空,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因快七月半了,各地鞭炮经锁商催货紧,厂里决定织鞭、插引、包装上夜班。有一个搞包装的少妇,三十二岁,姓乔,花容月貌,那些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叫她为小乔。不过这小乔却没有找到如意的周郎,而是嫁了个男人不务正业,经常赌钱打牌,听说还吸毒,经常向老婆小乔要钱。一个女人在这样的鞭炮厂做事经常加班也不过三千多一月,张潜生也因小乔家困难,常常用些小恩小惠去沾她便宜,在人家身上、脸上揉揉摸摸,小乔也半推半就。

昨天晚上,张潜生到包装车间对小乔说:“乔美女,你到厂长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要和你说。“小乔当然心领神会,她洗了手就跟张潜生走了。

同车间的人当然平常也拿小眼观察到,张厂长和小乔打情骂俏的事。

这时小乔婆家这边的一个堂妯娌知道小乔被张潜生叫去是干什么的,她平素对小乔漂亮逗人喜爱就有些妒嫉,她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拿出,给堂弟发了一条信息。

这小乔男人周老三接到这条信息,高兴极了,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啊。于是,他骑了一台拿破仑摩托车快速赶到李花鞭炮厂,手里提把杀猪刀径直走到厂长室。厂长室门紧闭着,他用耳朵贴在门上,只听到里面浪声迭起。厂房周围都亮起电灯,四处一片光亮,如同白昼。周老三叫门就是一脚,那胶合板钉的门被踢开了,里面两个赤裸裸的男女滚在床上,周老三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那杀猪尖刀对着张潜生胸膛,张潜生吓得脸如死灰。周老三是烂崽又吸毒周围数十里谁不知道呢?万一他做出不理性的举措,一刀杀下,那狗命不就完了?张潜生吓得浑身颤抖。

“不许动,两个狗男女谁动就杀了谁!“周老三大声喝道。为保性命,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哪还敢动。周老三用另一只手投出手机把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拍了一个视频。接着他用尖刀板着在两个光屁股上各敲打了几下,差点没把他们的三魂七魄吓掉。打了之后,他说:“狗男女,把衣裤穿好,私了公了悉听尊便。“说罢,他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子。

这周老三为了扩大影响,拿着手机跑到厂房各车间,大喊大叫:“张潜生强奸我老婆,我还拍有视频的。“也有那幸灾乐祸的说:“老三,把视频放来看看。“他就把手机打开,女人们都围拢来看,两个人脱得精光,躺在一头。女人们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第二天,董事长王先龙以及张潜生老婆都知道了。两姐弟气得要命,只有硬着头皮跟周老三谈判,周老三张口三十万,否则就用炸药炸了他们的厂。通过再三协商,还是出了二十八万八千元做了私了。

上述王董事长骂张潜生的一幕恰是事情刚处理好。

读者,你想,为什么王先龙那样子骂他姐夫?原来在张潜生身上,还有一个惊天撼地、动人心魄的大故事,由我慢慢道来:

原来这张潜生是北那边的人,他当过兵回来,就在村上当支部书记。这个张潜生也是一表人才,读了高中,与老婆王氏是媒妁之言、父母做主结为夫妻的,老婆姿色只一般,文化也不高,但是很勤劳,接人待物、俭朴持家还是堪称一流的。夫妻开始还是相亲相爱的,可就在张潜生三十五岁的时候,一个女人闯进了他的生活。这个女人名叫小芹,当时才二十三岁,外地嫁来的,由于她有才有貌,结婚二年村委会就换届,她被选为村妇女主任兼村秘书。他们因共事经常接触,不知两人是前世有一段情债没有了结还是今世月下老人错点了鸳鸯谱。张潜生和小芹很快就爱上了,并且是那样刻骨铭心。有诗为证: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

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可是,毕竟两个人都有了家庭,这样偷情也极其艰辛,每到夜深人静,各人还是要进各人的笼子。因为上苍早已把他们的生活轨迹定位好了,只能偷偷摸摸。

爱,如大海的波涛,汹涌猛烈,势不可挡;爱,如浩瀚蓝天,高深莫测;爱,又如涓涓细流,柔软绵长;爱,更是春花秋月,使人留连。爱岂能是这样偷偷摸摸如同做贼?爱,岂能只有黑暗没有光明?爱,应有“树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情趣,那才叫爱?爱,也有“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墙头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感觉,那想叫爱?爱,如果不是全部占有,还要和人分享,那就不叫爱!

于是,在他们心里都滋生着一种为情着魔的倾动,互把对方看成是自己的私有品,心魔在他们心中盅惑,使她们把世间的一切都从心中驱逐出境。两人规划着美好的未来:清扫横在脚下的绊脚石,把自己那个法定的而又不爱的配偶彻底请出人世间。

他们一个下午把自己锁在村部进行周密的、残酷他策划,最后意见统一,首先干掉小芹的男人。两人一同买了那毒老鼠的氟化物,放到酒中。小芹这天晚上对男人格外温柔,说是给他买了一瓶好酒,大补肾阳,吃了可以怀男孩,自己这几天正是排卵期,女儿已经三岁多了,苻合生二胎政策了。男人信以为真,虽然也听到关于老婆的桃色新闻,但在此时此刻,这些无根无据的怀疑已经烟消云散。他面对着温柔的娇妻,面对着眼前的好酒好菜,幸福的架起二郎腿,一边饮酒一边哼调:“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欠从坡上刮过,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老婆在一旁微笑着陪同,看到老婆那张灿如桃花的脸,那双满含秋水的眼,那半露的两个乳房,他今夜长精神了,喝一口酒,又要去摸摸老婆。可是这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喝着喝着,他头开始晕乎乎的了,很快他就倒下了,这个世界就把他推入了另一个不属于生命存在的地方。

这时躲在暗处的张潜生出来了,他们两人将这个死人抬到床上,给他脱了衣服好好睡着。他们两人第一次无拘无束的大爱特爱,到了那半夜子时,张潜生出了门回了家,小芹却慌慌张张的跑到男人父母住处,将门擂得咚咚响。边打门边叫喊:“快开门,你们的儿子叫不应了……“两个老人赶紧起床去到媳妇新屋里一看,儿子身体已经硬了。两位风霜老人膝下就这一个儿子,当时就昏倒在地。

当然,人做贼心总虚的,父母从这个水性杨花媳妇神色中捕捉到她内心的不安,加说好好的一个不到三十的男子汉又身体素来健康为什么会突然死去?父母不能接受这一事实,还是报了案。再则,这些年来小芹和张潜生有染的事,基本上在全村是家喻户晓的事了。经法医验尸监定为老鼠药氟化物中毒而死,案子很快告破。可是这小芹对张潜生太爱,死口咬定是自己一个人作的案,不管怎么审,她都不承认张潜生参与过。最后开庭审判判处小芹死刑,判处张潜生有期徒刑六年。法官最后问小芹还有什么话说吗,还有什么要求?她心显淡定,誓死如归,只是提出一个要求,她要见一面张潜生。法官同意了她的要求,把张潜生从狱中提出让他们俩在一块相见,只见那小芹给了张潜生一边脸上一个深情的吻,说:“今生不能做夫妻,那我们来生一定要相爱在一起。我走了,我此生最爱的人,只望你不要负我,把我放在心中。“整个相见就短短两分钟。

当张潜生出狱后,小芹的坟冢上已经荒草萋萋了。张潜生看了小芹的坟头,落下过一汪痛彻心扉的泪。他的妻子王氏还是接纳了他,在服刑期间,娘家人要她和张潜生离婚,她不同意。别人劝她说:张潜生他们毒死小芹男人,如果没破案,那么下一个被毒死的就是她了,但她还是不肯离婚,可见王氏爱他也深啊。出了铁窗,他已经四十几了,到哪里去做什么?这时,王氏求弟弟给安排事做,弟弟才让他当了自己开的鞭炮厂厂长,想不到几年后又被那美色所诱惑,继续辜负两个为他生命都不在乎的女人……

张潜生哪来二十多万赔偿给周老三?在妻子王氏的恳求下,还是弟弟掏了钱。晚上张潜生一夜也未入眠,他想了许多:如果周老三不是个只认钱的人,把他捅一杀猪刀,他张潜生今天还活着吗?他又想起小芹,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参于毒夫事件,这份爱情有多凝重?

直至天亮,张潜生才进入梦乡,这时,小芹白衣素裙,头扎琼花,青丝坡肩,从一个幽深的地方飘然而至。如梨花带雨,满面泪痕的对他说:“我在暝界做孤魂荡魄苦苦等待你,不愿托生转世,只是怕将你忘了,想等到你寿终正寝与你相会,化作比翼鸟,变成连理枝,做对双飞蝶,永远不分离。没想到你不到几年就将我忘记了,做出了对不起我的事,负了我一片苦心,现在我不等你了,我投胎做人去了。“张潜生用手去捋她,可抓不住,此时天昏地暗,他也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你负我心,我已绝情(图片1)

你负我心,我已绝情(图片2)

你负我心,我已绝情(图片3)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