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散文杂记
  4. 一个受虐学生与他老师的恩怨故事

一个受虐学生与他老师的恩怨故事

作者:朱云峰 时间:2019/7/10 14:39:30 1736人参与 1 评论

一个受虐学生与他老师的恩怨故事

朱云峰


今天,2019年7月10日,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男子常某当众殴打老师事件经法庭判决:有期徒刑一年半!

  刑期长短,意义不大,更大的意义体现在法律运用其惩恶扬善的作用和威力以维护社会道德底线的决心,从这一点上而言,其象征意义之大,是匆庸置疑的!中国毕竟是一个礼法制社会,几千年的文化底蕴道德积淀,该有的底线还是要有的,历朝历代,尊师重教都是一个优良的传统,所谓的师道尊严,并不是有些人想借着“移风易俗”或“破四旧”的幌子就能够完全破除得了的。就老师和学生的身份而言,老师打(体罚)学生,只要没有酿成重大后果,应该是最大限度地会得到世俗的包容和理解,但学生打老师就不同,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它已经突破了人们固有的道德底线。

   笔者作为一个执教多年的老师,对于栾川法庭的判决,毫不犹豫地伸出一个大拇指:赞!

  常言道,“严师出高徒”,顽皮是少年人的天性,因此对一些自律性差的年轻人,必须要严加约束才行。自古以来,老师与学生,都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存在,倘若遇到一个责任心强对学生要求严格的老师,这样的学生便很少会走上歧途,倘若遇到一个不负责任要求不严的老师,或许一个人的人生都有可能被毁。但是严与非严之间,却是一对很纠结的矛盾体,理解的,自然会心存感激,气量狭小者,则会埋下仇恨的种子。前一阵子,网上一学生常某打老师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路人皆知,引发了诸多的话题和口水战,并最终进入了国人围观的司法程序。现在又进入了一年一度的“谢师宴”频道,少不得又有人会重拾师生之间那个扯不清,理还乱的话题来,我这里也就凑兴给大家讲一个状元郎与老师之间的恩怨故事。


  唐文宗时期有一位少年读书郎卢储,他应该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严师,但他本人当初却并非是这样想的。

  卢储小时候可不是隔壁家听话的孩子,在私垫读书非常任性散漫,一个劲地只是贪玩好耍,隔三差五地还会与同学打架,与老师顶嘴。老师教个什么,只当耳边风,刷地一下就吹过去了。每天教的字,转眼就会还给老师。

  有一天,老师检查自己的教学效果,卢储和往常一样又认不出当天学的字,老师对此很无奈,颇有一种要吐血的节奏,甚至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这猪脑壳,这样健忘,我把字写到你脸上,看你还忘不?”于是用毛笔把卢储不记得的字全部写在他的脸上,好似遭了黥刑一样。卢储虽然小,自尊心却很强,当他看到同学们看着他脸上的字指指点点之时,羞得只得低头读书,再也不敢东张西望贪玩好耍了,当然,仇恨的种子也就从此种下了。

  从此之后,卢储便发奋读书,矢志登科及第,金榜题名,以雪奇耻。果然有志者事竟成,卢储参加乡试、会试,都名列榜首,然后就静等着皇帝老子亲自主持的殿试。

  殿试之前,依照当时惯例,卢储抽时间拜访了当时文坛领袖兼一代名儒尚书李翱,交上了自己的文卷,恰好李翱有事,来不及细看,随手放在案头上,被李翱的女儿瞧见,就向父亲说:“此文此人,殿试必定夺魁!”其父闻弦动而知琴意,连连点头称是,马上托人找卢储,要招卢为婿,心高气傲的卢储竟然还不肯答应,李家也不轻易放弃,一阵反复之后,最终卢储还是应承了这份亲事。经殿试大比,卢储被唐文宗御笔点为状元,真是好事成双,乐得卢储心花怒放。

  富贵而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对于春风得意的卢储来说,剩下来最大的事情就是还乡,马上还乡,必须还乡!一为光宗耀祖,二为借此要狠狠地打一下有些人的老脸!

  因此卢储完婚之后,便告假回乡显摆去了,途经老塾师门前,老塾师可能有事出去了,大门紧闭,但是往事翻腾,终究按捺不住,于是提笔在老师门前书题一联:

昔日墨涂面

今朝朱点头

  书就,甚为得意,并加题横批云:

速来谢罪

   那一顿爽,真的是三伏天吃冰块儿,痛快淋漓了!

  老师回来瞧见对联与横批,始知昔日学生点中状元,要老师去谢罪,当即找出笔来,在联头各添加两字,然后闭门而居。卢储祭祖访亲诸事完毕,已有好几天了,未见老师登门谢罪,甚为惊疑,于是打算打上师门去亲自追究,以洗昔日涂面之辱。当卢储走到老师门前一看,原来对联给改成了:

若非昔日墨涂面

何有今朝朱点头

   卢储细细一想,猛然醒悟,若不是昔日老师严格要求,以墨涂面,何得今日出人头第荣华富贵,自己应该向老师谢恩告罪,于是急趋入内跪谢老师,师生尽释前嫌。这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续联解开恩怨结!。

  唐朝是一个全民皆诗的朝代,作为一个状元郎,如果没能有一两首拿得出手的诗作来,那是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恰好,我在全唐诗中就发现了卢储的两首作品:

其一.催妆诗


昔年将去玉京游,第一仙人许状头。

今日幸为秦晋会,早教鸾凤下妆楼。


其二.芍药诗


芍药斩新栽,当庭数朵开。

东风与拘束,留待细君来。


在此一并附于文后供大家欣赏。


并借卢储的题联,续成一绝附后:

昔日墨涂面,今朝朱点头。

尊师方正道,一笑泯恩仇。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朱云峰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9/7/11 11:42:56 2
    天下无无原无故的恨,教过这个学生的老师有很多,为什么单独恨这这个老师,其它老师是因为不管理,才不被学生记恨? 这个老师当年对学生的处罚是否超出了正常的体罚范围?如果超出了,学生有途径投诉么?投诉了处理了么?

作者资料

  • 朱云峰
  • 来自:文坪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5/12/11
  • @TA留言

作者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