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散文杂记
  4. 子弹穿过的棉袄

子弹穿过的棉袄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9/7/5 8:39:51 2183人参与 3 评论

子弹穿过的棉袄



子弹穿过的棉袄

 文/都梁记忆 


“老口胡”是一个青年人的名字,武冈南乡人,准确一点是安心观黄泥坳人。

 七十年前的老口胡,是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汉子。因为穷,不仅没一件体面的衣服,从小到大没穿过棉袄。那年冬天,新政权镇压旧社会的人,一次枪杀九个。枪杀完九个人,老口胡当即从热血喷涌的尸体上剥下衣服一大摞。从此,那一大摞衣物让全家兄弟姐妹五六个、十多年没挨冻。

 那衣服是子弹穿过的。老口胡子亲手剥下抱回去,他亲眼看到枪管戳在人犯后背上,开花子弹从后背进去,从前胸出来,然后前胸的窟窿比后背大许多。


后来老口胡成了家生了孩子。

 再后来老口胡大儿子长大后当了村干部。

老口胡大儿子当村干部当得好,当了二三十年,父老乡亲都说好。可见老口胡吃过的苦,大儿子谨记在了心。

 具体说开去,老口胡大儿子当村干部,处理村邻纠纷最是公道,公私分得相当清楚,用武冈话说这叫“摸着良心做事”。认识他的人,会记得他说这话时总是手掌捂在胸口上。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次枪杀人的事,见过的人说起来恍如昨日。


 那次本来是凑了十个的:这十个包括这附近的土匪和流氓,还有一墙之隔的旧社会的财主们。为什么要枪杀财主?本来一般的财主没有杀的,这一次枪杀的财主是因为携款潜逃去了靖州,因为靖州还有旧政府武装残余……靖州不远,与武冈就隔着城步绥宁两个县。

 在强大无比的无产阶级专政面前,为震摄幻想者,杀鸡儆猴这一招必须得用的。这十个人的数字,就是在这种特定环境里刻意凑齐的。


 十个人凑齐了,刑场上齐刷刷跪着,验明正身,每个刑犯背上都插着罪状牌。这其中就有一个女的,她四十来岁,她也是跟着丈夫携了银两逃往靖州被抓回来的。凛冽的寒冬天气里,所有的人犯都穿着冬天的衣服,唯独她,穿得异常单薄。她将所有的冬衣整整齐齐折叠起来,给了给她送最后饭菜的侄女。她侄女就嫁在黄泥坳,就是五十年前我屋后面院子里那位福秀婶。福秀婶娘家是陡山罗家,那时候陡山罗家与黄泥坳都属新政府的武冈第五区。

 为什么她要脱下冬衣挨枪子?这是她后来亲口说的:

 “这辈子有这下场!不就是比别人多穿了层衣裳?再一想,要挨枪子的人了,穿多穿少不是一样?死了以后,别人穿上没挨过枪子的衣服,穿在身上总会好些,莫让好好的衣服跟着我挨枪子,也给来世修点好积点德。”

 那天,所有的人犯最后一顿饭菜已经吃过,其中多数吃不下。其中慷慨就死的,应该是一个叫钓竿三的男人,他就是隔壁院子萧华团的。钓竿三在萧华团戏班子专唱丑角出了名,这次枪杀他也在数?是因为在匪患猖獗的安心观当过“情报员”,替强盗土匪送过勒索信。


说起这钓竿三,真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三天不唱戏喉咙痒痒的。地方上还专门编了他句俗语: 

“钓竿三         三天不被婆娘骂         起喷尘”。

 这专门俗语意思是“钓竿三像一张桌子,三天不抹(骂)就会有灰尘,就会闷闷不乐,骂(抹)了就干净凊爽了”。所以凡周边附近的婆娘们,是与不是他都要撩拨一下:看到或遇到,撩得起的他撩,撩不起的他也撩。撩不起的当场被骂得一口一块直掉肉,他无所谓,还“哈哈”大笑。


某日半上午,他挑了煤炭回家,一进屋看到病了多日的妻子躺在床上,还是郁郁寡欢的。他放下担子来不及擦汗,径直走向床前,坐在床头边,手上拿了个纸包,关怀备至跟女人说:“刚从你娘家院子门口过,放下担子进去坐了会,讲起你这几天不舒服,走的时候你娘让拿了这包糖,给你泡口水喝”。那时候什么都珍贵!女人听了坐起身,接过男人纸包,真的就想发开来马上泡糖水:谁知道发了一层还有一层,发了一层还有一层?心想娘也是,这么少的糖包了这么多层?发到最后一层时,感觉有点不对劲,纸包居然“悉悉嗦嗦”在动?这“不对”刚刚被感到,女人就“啊呀”一声紧接着一句“天杀格!”,郁郁不振一扫精光,蹦下床操根扁担追出门去,将男人在院子里追起“转转”打。

原来,纸包里是条狗婆蛇。


 钓竿三的名字也是有来头的:

不是在匪患猖獗的安心观?他做过土匪与良民之间的情报员么。历朝历代的强盗土匪都是打着“均贫富”的口号做事的,所以钓竿三只要瞄上哪家有“几个油星子”,包括过年了哪家养了头肥猪几只鸡鸭……没出三天土匪准会光顾。遇上大富户,他便将人家屋里心肝宝贝的信息点点滴滴清清楚楚告诉土匪,然后精准绑架,这绑架人质当时在安心观叫“钓羊”。由此,在狼与羊之间,钓竿三充当了极不光彩的第三者。给他取这名字的人一直没说破,安心观黄泥坳人也一直认为“他演萧华团大戏时丑角演的好”获此雅号的。

钓竿三就是钓鱼人手中那条钓杆:他自鸣得意的处世之道,游刃有余这乱世,弹性有度挥洒自如。但终究,这钓竿折断在了新旧交替的关键时期!

钓竿三那份情报员工作在当时的安心观叫“送片子”。送片子的意思是“将土匪的勒索要求以信件形式,让情报员夜深人静塞进对方门缝里”。公开当强盗?他钓竿三没有身体条件,好像只配在萧华团大戏台上演丑角“跑龙套”一样。相反,那些真正做了强盗,后来以“江南别纵队”被收编的人,至今还在享受新政府的军人待遇。

  

那天那场面,钓竿三看着这么多一齐死的人,心里不但没有恐惧感,而且觉得,“别人都是陪自已死的”,因为其他人都不该死。这个时候他好有必要,唱一嗓子“再过二十年,老子又是一条……”,那句从来没有唱过的词。但终究没有唱,枪响的瞬间,就他钓杆三尿了裤子。唱的可能只有这唯一的女人?他在心底里唱。  


这女人是我屋后面曾经的福秀婶的娘家婶子。福秀婶嫁在我们石山上黄家,也是地主婆。她没有被镇压,那天早晨她早早地宰了只没有长大的仔鸡,给了娘家叔婶做了最后一顿饭。在武冈,人犯处死前最后的一顿饭叫“吃上路舌”,再穷人家遇上这摊子事也要吃好这顿饭。

“吃上路舌”:吃完最后一顿饭,连舌头都可以吞了,留下舌头干嘛?

女人接过侄女送来的饭菜自己吃不下,她让同样等死的丈夫“多少吃点,吃了这顿要等来年七月半才有!”。

 行刑时间到了,围观的人那么多,围观的人此时此景的心情,绝不是后来经常听到的“越贫越光荣”,而是“越穷越幸运”。当幸运心理占据绝对思维时,围观者对死亡的惊怖感,我认为是装出来的。要不哪有“枪杀没有砍头好看”?

 枪响前一分钟,监杀者是一位东北军人大汉,他临场宣布“这女的不够杀的资格——”

因为这句话, 这十分之一的唯一女性没有杀。但没等回过神来,这女人,她又眼睁睁看着丈夫挨了枪子,去了另一个世界。

 在活下来三十多年余生里,安心观这地方,许多女人吵架骂街喜欢骂“红炮子穿白炮子打”。这女人战战兢兢活着,人没死心已灰!


 古往今来,一向被推崇并发扬的忍辱负重优良品性,原来就是这样形成的。 多少年来武冈习俗:死人入殓不能穿太多衣物?原来是想让衣服为身后的世界多御一天寒冷。否则罪孽深重,“下辈子会罚变牛!”。

后来福秀婶死了,她死在青黄不接的农历四月,饿死的。入殓时没有新寿衣,将一件破旧中长棉袄,抽掉所有的棉絮穿上。为啥要抽掉棉絮?到了阴曹地府,阴曹地府不冷,阳间才冷。穿了棉衣去了阴曹地府,不仅阴间会羞辱你;在饥寒交迫的阳世,也认为是一桩大罪。所以在安心观,“入殓穿太多太好,下辈子会变牛”,这规矩是阴阳两界共同定下的。这规矩也从来无人说破,只说“棉絮或呢料不像牛马身上厚厚的毛么?”也确实,古来的毛线呢料都是毛纺的,现在的人真的根本不知道“毛线”是咋回事,整天“毛线毛线”个不休。


 没挨枪子的衣服穿在这世道,这世道体面许多。

 说到这里请记住,这体面是一个武冈女人留住的。 更请记住,我们汉人引以为傲的大唐天下:打不过外族时,要派自己女人去“和蕃”,我们汉族男子汉的颜面在哪里? 

 吾族男人叫汉子,不就因为我们是汉族么?


2019.7.5于武冈


yf1.jpg





关于作者: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武冈南乡人。命理学判为火命,名字里有冰有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家冰1.jpg

sf10.jpg

yf2.jpg

yf3.jpg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3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9/7/5 10:20:58 8
    是什么压抑了我们汉族男人?这真是一个承重沧桑的话题,看看体育,大球项目,排球,足球,篮球,女人多比男人打的好。是人种体格问题?是文化问题吗?

    作者于 2019/7/5 10:28:56 的回复:

    我只能憨笑!

  • 2019/7/5 10:37:01 8
    这种滥杀是直接导致人民“勤劳”品德坍塌,导致“大锅饭磨洋工饿死人“的极端精神武器。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9/7/5 12:19:39 7
    钓杆三:就是钓鱼那根杆。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