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新聊斋之伞怨 (原创小小说)

新聊斋之伞怨 (原创小小说)

作者:大海34 时间:2019/7/2 17:44:21 988人参与 0 评论

江南小镇,镇上小街处一香纸店,香纸店里的老板莫怨五十余岁,中等个,国字脸,浓眉大眼,印堂明亮,地阔方圆。

莫怨生性豪爽,乐善好施,具万里之胸怀,有菩萨之心肠。年轻时,云游四海,得异人真传,医,道,佛,相集于一身,风尘异士也。

香纸店里,经营着祭祀神灵亡魂的纸钱蜡烛香,供亡魂之用的冥具,衣,裤,鞋,帽,伞,冥屋等,后来发展了,又有收音机,电视机,电脑,手机等冥具。因莫怨人缘好,价格公道,加上他经营此行数十年,深谙其中玄机,又有一身本领,常为顾客化解小灾小难,所以,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

一天傍晚,正要打烊,突然狂风大作,一场暴雨铺天盖地而下。一时风呼呼,雨潇潇,云惨惨,莫怨望着店外的大雨,知道雨一时歇不下来,只得耐心等着,待雨停后再关门回家。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耀眼的白光将天地照得通亮,紧接着一声惊雷响起,震得地动山摇,莫怨忙向店内退了几步,就在这电光石火之瞬间,一个黑影倏地飘进了店内,莫怨一惊,仔细往店里一看,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正在疑虑,一个人来到了他店门前,站在屋檐下,望着下着的雨,停了下来。

莫怨知道,是避雨的,忙对他道:"进来吧,雨只怕一时停不下来。"

那人闻声,道了声谢谢,进了店内,莫怨找一张椅子给他坐了下来。

来者四十多岁年纪,长脸,小眼,嘴有点歪,鼻渊下方一条疤痕,一件白色衬衣,一条蓝色休闲裤,一双黑色皮鞋,看穿着,应该是日子过得不错的人

待了一会,见雨还是未停,来者焦急地站了起来,嘴里道:"雨咋还不停,急人,急人。"

莫怨安慰道:"兄弟不要急,再等等。"

"可家里有急事啊!"来者道。

又过了十多分钟,雨虽然小了点,可还是紧紧地下,来者再也忍不住了,对莫怨道:"老板你可有伞,借我一用。"

"这……",莫怨迟疑一下,从门背拿出一把伞来道:"伞倒有一把,只是我也要回家,刚才是雨太大,风太急,我才未动身。"

来者见了伞,眼一亮,忙道:"老板,借给我吧,我家里真的有急事。我保证明天归还给你。"

莫怨见他如此说,想想对方必是家中有事,慈悲之心顿生,于是道:"好吧,你拿去吧。"言毕将伞递给来者。

这是一把钢架黑绸布伞,八成新,手柄不锈钢制作,伞宽大结实,莫怨非常喜欢。

只所以刚才迟疑,是因为先前已借出两把伞,借者都是说家中有急事,恳求救急,保证归还,但一去泥牛入海无消息,再无人来归还。莫怨心里叹息着,纠者着,倒不是心疼那两把伞,而是心痛世风渐下,人心不蛊,感恩之心全无。

来者接过伞,连声说谢谢,谢谢,就在他道谢之时,莫怨隐隐听到一声嘻笑之声从伞内传出,心中一惊,再仔细一听,却没半点动静。

"人老了,怕是幻听了。"莫怨心里说。

来者张开伞,消失在夜色蒙雨中。莫怨心中却有一丝隐隐不安,又想到惊雷之时,一个黑影闪入店内,刚才的嘻笑之声,两者必有关联。

莫非那不洁之物藏在伞内?

莫怨知道,伞为阴晦之物,最易藏污纳垢,招染不洁之物,所以伞用了之后,要张开常晒,归置之处,也有讲究,万不可放在大门处。

想到这里,莫怨心里焦急了,后悔将伞借给了来者,如他明天不归还,家中必然出事,

在焦虑中等待,第一天过去了,不见还伞者,第二天,三天过去了,仍不见踪影。

"天意,天意难违,怪不得我了,谁叫你那么爱贪便宜呢?"莫怨心里叹息着,只得顺其自然了。

却说借伞者,徐姓,名来,借了莫怨伞后,回到家中,将伞置在门旁,吃了晚饭,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其实,家里并没有什么急事,只是不愿意久等雨歇。

其妻王氏在厨房收拾,女儿小玉在书房看书学习,正准备迎战高考。

徐来电视看得正兴浓,忽听得门旁"啪"的一声,忙回头一看,只见那把伞已经张开,便起身来到伞前,心里嘀咕,难道刚才伞没收好,自个儿弹开了?不再多思,复将伞收拢,扔在门旁。

第二天早饭后,正准备出门,王氏指着门旁的伞道:"此伞谁的?"

徐来道:"昨晚借的。"

王氏道:"那赶紧归还人家。"

"归还?我才不想呢?你看这伞多好,又结实又漂亮。"徐来道。

"这样不好吧,人家找上门来催讨,多尴尬。"王氏小心道。

"哈哈,找上门?他都不知我姓什么,住哪里,怎个找上门?"徐来得意道。

王氏吃了一惊,问道:"非亲非故,不相不识,怎个将伞借与给你?"

"傻冒吧!"徐来哈哈一笑。

王氏不再说什么,将伞放置书房内,复转对徐来道:"昨晚房内好像有什么响动,你听到吗?"

"我睡得死死的,哪听得到?什么响动,老鼠作怪吧!"

"不像老鼠的响声,似乎像小孩在嘻戏。"王氏惊恐道。

"别疑神疑鬼了,什么年代了,还相信那些云里雾里的东西。"徐来言毕,走出门去。

这天晚上,子时已过,徐来夫妇浓睡间,忽被一阵惊叫声惊醒,一听,是从女儿小玉房间传来的,忙起身冲到小玉房间,只见小玉蓬头散发,满脸惊恐地坐在床上,手指着房间窗台处,连连叫道:"有鬼,有鬼!"

王氏忙抱住女儿安慰道:"小玉,别怕,别怕,爸妈在这里。"

徐来道:"小玉,作恶梦了?"

小玉摇摇头道:"爸,不是作梦,你看,他还在窗台上笑。"

徐来夫妇一看窗台,什么也没有,心里认定女儿是做恶梦了,想想孩子临近高考,心理压力很大,神经衰弱了,睡不好,所以做恶梦了。

王氏搂着女儿道:"小玉,别怕,妈陪你睡。"

小玉挣扎着,发疯似的指着窗台说:"还在那里,还在那里,是小强,是小强……"

听得女儿如此说,徐来夫妇心里慌了,王氏问道:"小强是谁?"

小玉惊叫道:"我不敢说,我不敢说,鬼,鬼,是鬼……"

这样折腾了一夜,天亮了,小玉还是没安静下来,走到厨房,指着洗碗盆说,小强在这里,走到卫生间,指着马桶说,小强在这里。

徐来一看,什么也没有,只见女儿两眼直直的,呆滞无光,心里急了,只道女儿得了急病,忙带着女儿上了医院。

医生作了仔细检查,说可能是学习任务太重,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精神病?这怎么得了!夫妇俩大急,恳求医生赶快治疗。

医生说,此事急不得,因病刚发,起因也不十分明确,贸然用药,只怕对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还是先回家观察一阵子再说。

见医生如此说,徐来只得将女儿带回家,企盼着女儿哪天突然恢复正常。岂知女儿非但没好转,病情反倒日重一日。不时手指东指西,说小强,小强别吓我,别吓我,黑夜白天都是如此。

夫妻俩见女儿如此,心痛如绞,小强是谁,徐来追问女儿多次,女儿就是不敢说。

"莫非是班上的同学?"徐来暗忖,于是来到学校,向班主任打听。

"小强?我们班有这么个同学,姓刘。"年轻貌美的班主任扶了扶眼镜说。

"他在哪?"徐来急急问道。

"死了,前年夏天下河游泳溺水而亡了。"班主任语气一顿又说:"多好的一个孩子,爱憎分明,心地善良,学习上进,可惜了,可惜了。"

徐来大惊,忙问:"那他生前与我女儿关系如何?"

"那时他们是同桌,小强对每个同学都挺好的。"班主任道。接着又问小玉生了什么病,要紧不?

徐来掩饰道:"没什么大病,只是感冒发烧,说胡话,说小强小强的,所以过来打听下。"

离开学校,心里骇然,回到家中,将此事告知于王氏,王氏亦是骇然。

夫妻俩知道,女儿是被鬼魂缠上了,怎么办呢?只有请人化解。

请了一道土,道士张姓,说自已有通天本领,一切妖魔鬼怪在他的桃木剑下倾刻魂飞魄散。

俟到夜晚,张道士来到徐来家,摆下香案,拿出符纸,手执桃木剑,在每个房间挑剑烧符,口中声声断喝,孽障,还不前来伏法!

来到阳台,就在声嘶力竭之时,突然,嘭的一声,阳台上的那把伞突然张开,一道黑影射向张道士,张道土忙用剑一格,一股沉重之力压在剑上,张道士把持不住,剑脱手,人倒在地上。但闻一声嘻笑传来,只觉下巴一痛,胡子被扯掉了一把。

张道士大骇,惊叫道:"厉鬼,厉鬼,我降伏不了,降伏不了。"言毕,起身收起道具,仓皇而逃。

徐来吓得心惊肉跳,王氏人已软倒在地,小玉手指四处,叫着小强,小强。

半个时辰后,徐来方才安下心来,看着那把张开的伞,心里想,莫非是此伞作怪?

和王氏一说,王氏骂道:"报应,贪便宜贪出了大祸,明天赶紧还人家。"

徐来道:"还是要还人家,不知如此祸能消否?"

王氏道:"你去赔礼道歉,也问问那老板该如何打发小强,也许他有办法。"

徐来点头应允,心中却认定此伞老板做了手脚,一股恨意涌上心头。

第二天,徐来携伞来到莫怨店里,莫怨一见徐来垂头丧气的样子,知道他惹上麻烦了,嘴里不说,看他怎个说法。

徐来向莫怨一弯腰道:"老板,那晚借了你伞

本该第二天归还,怎料事多,把这事给忘了,对不起,对不起。"说着将伞还给莫怨。

莫怨接过伞道:"送来就好,送来就好。"见徐来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老弟还有什么事吗?"

徐来鼓起勇气道:"老板,请救我一家性命。"

莫怨惊道:"老弟何故此言?"

徐来将事情的原由一一告知莫怨,末了道:"老板,我借伞不还,是因事多忘了,还望老板大人大量,手下留情。"

莫怨一听,知道徐来误会自已了,忙道:"老弟不要多心,我断不会做如此缺德之事,想来必是有不洁之物藏于伞内了。"

徐来忧道:"这该如何是好?"

"老弟休要愁苦,我去你家看看。"

徐来嘴上千恩万谢,心里却暗道;"果然是你做了手脚,太恶毒了。"

天已黑下来,莫怨还是拿了那把伞,和徐来一道来到他家中。

王氏满脸愁苦,见了莫怨,知道解灾人到了,忙敬烟上茶,小心侍候,莫怨来到小玉房中,见小玉目光凝滞,神情呆板,嘴里还在说小强,小强,忙拿出一张定神符,贴在小玉的背上,片刻小玉安静下来,慢慢睡去。

徐来夫妇大喜,见莫怨一招见效,知道其果是高人。

莫怨按八卦找出房屋的官鬼之处,张开伞,对准那方位,口中念招魂咒,三遍过后,只听得伞啪的一声,收拢起来,莫怨忙用符封在伞上,口中道:"魂来兮,魂安兮,人鬼各途归去兮。"收了伞,对徐来夫妇道:"好了,没事了。"

见莫怨准备离开,王氏小声对徐来道:"是不是要付给师傅辛苦费,100元,200元?"

徐来眼一睁道:"多事!"王氏再不敢出声。

莫怨取下了小玉身上的符,小玉清醒过来,茫然地看着他们问道:"爸,妈,我这是怎么啦,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见小玉正常了,夫妻俩满心高兴,对莫怨连连称谢。

莫怨还礼间见徐来鼻渊处的疤痕一团黑气刹地冒起,心一惊,忙问:"老弟今年贵庚?"

徐来道:"正好四十五。"

莫怨看那疤痕正好横在四十五岁的年轮上,心想,徐来岁运应了血光之灾,侧隐之心顿起,于是道:"老弟流年不利,近日要万分小心。信得过我,我帮你化解化解。"

徐来心道又想骗我的钱,哈哈一笑道:"生死由命,不劳老板费心了。"

莫怨知道徐来对自己心存芥蒂,不便多说,摇摇头,离开了徐来家。

回到店里,正值月黑风高,四处静寂,撕掉伞上的封符,喝道:"尔等哪里来哪里去,休要再纠缠人间。"

一团黑气倏地从伞内窜出,游离于店内,就是不肯离去。

莫怨睁开阴阳眼,只见一十二三岁的少年,满目是泪,跪在自己身前。莫怨知乃小强也。

莫怨道:"你有何怨冤,要向我倾诉?"

小强嘴唇动着,莫怨仔细一听,知道了其中的忧怨。

原来,小强的父亲与徐来同在一个工队,徐来是工头,每个工程下来,徐来就要克扣工友的工钱。有年,小强的母亲突患重病,父亲向徐来讨要工钱救急,徐来非但不肯付钱,还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因救治不及,小强的母亲落下终生残疾。初中一年级,小强与小玉同班同桌,小玉言语尖刻,总是欺侮忠厚老实的小强。小强溺水身亡后,一团怨气充满游魂,顾不上轮回转世,定要泄尽心中怨气,那晚,风雨交加,跟在徐来身后,忽一声惊雷传来,吓得小强躲进了店内,也是合该有事,徐来也进店里避雨,向莫怨借伞,小强见时机来了,进了伞内。于是发生了前面的事。

莫怨听完,长叹一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小强,听大叔的,轮回转世去吧,你妈的病我一定给治好,如果你还愿继续做他们的儿子,明年你就投胎去他们家,至于徐来,天理报应马上就到了。"

小强听莫怨如此说,感动得泪流满面,不停地磕头道:"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如此,我心愿已了。"言毕,一团黑气已化作清纯之气,莫怨知道他怨恨已消,高兴地道:"如此甚好,你去吧。"

小强再拜,一股清朗之气倏地飘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几天后,徐来在工地施工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下,脑部重伤,经救治无效,成了一植物人。

莫怨听到此消息,唏嘘不已,心想因果报应,果然不假。

新聊斋之伞怨 (原创小小说)(图片1)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大海34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大海34
  • 来自:未填
  • 现在:未填区域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8/10/22
  • @TA留言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