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网络小说
  4. 天才差生被人陷害,黑暗中竟觉醒无敌体质,纵横花都。

天才差生被人陷害,黑暗中竟觉醒无敌体质,纵横花都。

作者:小说人网 时间:2019/6/18 10:05:52 3101人参与 0 评论

天才差生被人陷害,黑暗中竟觉醒无敌体质,纵横花都。


序:修仙归来


华国,天山!

在山脉一处的山顶上,有一块很奇特的地方,那是一片常年笼罩在白雾云层中的小山谷,当地人都称之为迷雾山峰。

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无论谁走进这里,都会迷失在这片云雾中走不出来,或者无论怎么走,始终都是停留在原地,这是任何人也解释不了的,所以这片迷雾山峰,一直都是禁区!

而此时山峰顶端的一处隐蔽山谷中,一个满头银发的男子正盘腿打坐,他的周身被一层白色光芒笼罩在其中,他全身的皮肤如水晶一般剔透,整个人仿佛成了透明状态。

“给我起…”

银发男子一声暴喝,在寂静的山谷中有如震雷一般,使得山谷都为之颤动。

他周身的白光开始越发明亮,整个人的身体从地面开始往上升,等升到一定程度后,轰的一声巨响,以男子为中心的白光开始向四周扩散,巨大的冲击波把山谷周围的岩石都打碎了。

等白光彻底散去后,男子从空中漂浮到地面,皮肤的眼色也变回正常了,那是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他面白如玉,剑眉如墨,虽然称不上俊美,但他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强者气息,看似温和,却又不失威严!

“我终于出关了,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了,爸妈他们还好吗?”年轻男子看了一眼四周,低声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古代服饰的老者从天而降,他背着手,满眼慈祥道:“九鼎,你结丹期已经小成,为师也就放心了,这里的灵气已经不够支撑你继续修炼了,你是时候该走了。”

“师父,您是要我回世俗界?”

九鼎看着眼前的老者,这是他的恩师,如果没有南海仙尊的话,九鼎早在五年前就死掉了。

“为师为你设下结界,你在此修炼一天,就相当于俗世界一年,细算起来,你已经闭关整整五年了,也就是说,你已经修炼了1800年之久,为师也该去渡劫了!”

“师父,您说过,修仙者渡劫是很危险的,一旦失败,将永远陨落在渡劫期。”九鼎心知渡劫的危险,他更不想看到师父灰飞烟灭。

“渡天劫,是修仙者的必经之路,为师也不能避免,九鼎,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你已经领悟了所有修仙法门,为师相信,有朝一日,你必成大器!”

“师父……”九鼎眼含热泪,心中万般不舍。

“徒儿,记住为师的话,你为人族大能,不可动用邪念,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我若有缘,必然会再见。”南海仙尊挥一挥道袍,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了。

九鼎站在身,走出山谷外,抬头看着繁星,眼神坚定道:“师父,弟子一定紧遵师命。”

……

0-temp-201802-13-1518491891119 (1).jpg


第1章 意外营救


华国,滨海市国际机场。晚上八点左右,飞机缓缓的停在了跑道上。

半个小时后,一名年轻男子拎着帆布兜,戴着鸭舌帽,一身简单的布衣布鞋,身姿挺拔的往机场外走去。

男子看上去大概二十出头,可眉宇间却透着一股深邃的沧桑,空洞的眼神无悲无喜,仿佛经历过人世间的所有悲欢离合,帽沿下的两鬓白发,更是让他显得格格不入。

洪峰走出机场,正准备打车离开的时候,却被旁边暴躁的声音给吸引住了。

“我到了,接机的人呢?什么?堵车?你还想不想干了?大晚的你告诉我堵车,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我再见不到人,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在洪峰的旁边,正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穿着黑丝袜和职业套装的大美女。

这姑娘五官如画中美人一般精致,简直让人无可挑剔,再配上她披肩的长发和修长的美腿,整个人的气质都与众不同,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不敢说有倾国倾城之美,也好似天使堕落在凡间一般。

此刻美女正气呼呼的眉头深陷,抬手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卡地亚限量名表,自言自语道:“最后等十分钟,再不来我就打车回去。”

洪峰打量了她一眼,但仅仅只是礼貌的欣赏,并没有像色狼一样盯着人家女孩的身体乱瞄。

对于他来说,全球各国形形色色的美女他见的太多了,无论是何等身份,何等惊艳的美女,对他来说都只是过眼云烟。

尤其像这种花瓶一样的女孩,他早就已经免疫了,他心里暗想:这可能是哪个豪门富家的千金,大晚上的在这耍小姐脾气呢。

就在他刚打算要离开的时候,从左侧公路行驶过来一辆闪着大灯的丰田霸道,原本这车开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还有点缓慢。

‘轰…’

可就在越野车距离那长腿美女不到五十米的时候突然加速,就像那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的向她撞了过去。

由于车速太快,距离还太近,这就导致那长腿美女根本没有一点心里准备,而等她发现不对的时候,丰田霸道已经到她眼前不足两米远了。

“小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一个黑影从越野车前飞速飘过,只留下后面一道虚幻的形象。

洪峰如鬼魅一般闪身而过,伸手就把呆愣住的长腿美女给揽在了怀里,越野车瞬间跟她擦肩而过,这才使得她躲过了一场致命的撞击,要不然这一下足够撞飞她十几米,铁定得香消玉损了。

‘吱吱吱…’

“哎呀,该死的!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越野车在撞击失手后,连续几脚急刹车就停在了道边,由于刹车太急,使得车尾都漂移了,而坐在主驾驶的一个大胖子,正一脸懵圈的问道。

“不知道,没看清,就看一道黑影过去了。”副驾驶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也满脸惊叹!

“怎么办老大?”其他人一看失手了,赶忙问大胖子。

“拿上家伙,下车,绝不能让她跑了。”

五个人从车座下面抽出砍刀,戴上口罩帽子就下车了……

“你没事吧?”

洪峰这时正看着怀里的美人,面无表情的问道,他能感觉出来,这辆越野车就是奔着撞死她来的,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

而此时的欧亚菲已经彻底吓呆了,她抓着洪峰的胳膊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谢…谢谢你!”

她刚才正在路口等车,根本就没发现那辆突然撞过来的越野车,而等她发现以后,自己距离那辆车已经近在咫尺了。

当时她脑海中一片空白,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呢,可突然她就感觉一阴风吹来,紧接着那个沧桑男子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其实在走出机场的时候,欧亚菲就主意到洪峰了,毕竟像他这种穿着老旧布衣布鞋的年轻人实在太少了,尤其是他鬓角的白发,让原本年纪不大的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你快走,他们过来了。”

欧亚菲瞳孔一缩,就看到五个手持砍刀的大汉从不远处向他们跑了过来,她心里很清楚,这指定是奔着自己来的。

“已经来不及了!”

洪峰本能的把欧亚菲护在身后,一双鹰眼扫视着面前五个大汉,他不动声色道:“你们想干嘛?”

“少废话,这里没你事,赶快滚,要不然爷爷送你去见阎王!”

大胖子举起手中的砍刀,在月光的反射下,明晃晃的刀身闪烁着寒光。

“你们…你们是谁?是木氏集团的人吗?你们这是犯法的!”

欧亚菲此刻小脸吓的煞白,即便她再是女强人,可始终都是个女人,面对五个手拿钢刀的大汉,她能保持住冷静的一面就算很不错了。

而在滨海市,敢明目张胆对她下黑手的人,除了木氏集团以外,绝无他人。

可谁都没有注意到,当洪峰听到木氏集团四个字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凛冽的凶光。

“少废话,臭娘们,今天就要你的命。”

大胖子一挥手,五个人挥刀就往欧亚菲身上砍去,这帮混蛋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啊,这要是砍在她脸上,那这国色天香的美女就此得陨落。

‘咔咔咔!’

就在大胖子的砍刀快要落在欧亚菲脸上的时候,洪峰突然出手,他快如闪电一般,谁都没有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反击的,就见一道身影如风一般飘过,场面立马就反转了。

“哎呀,我的腿断了…”

“老大我腿没直觉了…”

五个人瞬间就瘫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左腿都畸形的向外弯曲,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有个人甚至断裂的骨头都从皮肤里扎了出来,血肉模糊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都胆寒。

欧亚菲顿时震惊了,她刚才亲眼看到,那个不起眼的沧桑男子,仅仅只是身形一动,就让这五个持刀大汉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而最要命的是,她根本看出来洪峰是如何出手的,就是一道影子,一闪而过了。

“欧总,欧总你没事吧?”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欧亚菲的旁边,有三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从车上跑了下来,其中还有一个美艳如花的女人。

“我没事,多亏了他。这位先生,实在太谢谢你了,不知…”

欧亚菲感激的望着洪峰,她正琢磨要怎么感谢一下这个救命恩人的时候。

洪峰却不以为然道:“你的人来了,我也该走了,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先生你等一下,我这人不喜欢欠人人情,既然你救了我,我可以给你报酬。”

欧亚菲一脸真诚,虽然这个男人有些冰冷,可毕竟他救了自己,而且作为天华集团的总裁,她不想亏欠任何人,免得日后有麻烦。

“报酬?”

洪峰回身看她一眼平静道:“等我想到的吧!”

不等欧亚菲回话,他快步就离开了机场外。

“真是个怪人!”欧亚菲望着他的背影,轻笑一声喃喃道。

“欧总,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魏振兴站在旁边,恭敬的请示道,他是欧亚菲公司的安保部长,年纪不到四十岁,据说是海军陆战队的最强兵王,曾经还当过中南海保镖,是身手不得了的人物,可以一个人打十几个武警战士。

可当他看到这五个持刀大汉正瘫倒在地上嚎叫时,不免心里也有点震惊,难道是那年轻人自己把他们打倒的?他有点怀疑,这种狠辣的手段,比他这个特种兵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亚菲瞪他一眼,有些赌气道:“打电话交给警察处理吧!要等你们来接我啊,我早就没命了。”

“对不起欧总,路上遇到点突发事件,所以…耽搁了。”

魏振兴心里很气愤,今天他还特意带人早出来一个小时迎接欧亚菲,可谁知道半路居然遇到撞车事故,还是连环撞车,把整条公路都给堵死了,车根本就开不出来。

最后实在没办法,魏振兴带着人跳下车,在另一个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急忙赶来,由于主干道被封,就只能绕道而行,这一来一回就耽误了不少时间。

等警察来后,把大胖子一伙人给铐上了警车,欧亚菲也跟着一起去了警局,毕竟事情是因她而起,作为当事人,她得陈述事情的经过……


0-temp-201811-07-1541569911523.jpg

第2章 回归的刺客


洪峰打车来到滨海市的贫民窟,这里是整个滨海最贫穷和最混乱的地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犯罪率也是极高,甚至就连警察都不愿意来这地方办案。

而现在洪峰的家就在这里面,住着一个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冬冷夏热,老鼠遍地,蚊虫叮咬,生活环境简直惨不忍睹。

他站在平民窟的外面,望着这个偌大的牢笼,平静的内心慢慢升起一丝波澜,这一次他回归华国只有一个目地,就是要把他曾经失去的一切都找回来,把那些曾经迫害他家庭亲人的混蛋统统都踩在脚下。

“你们谁都不会想到吧?时隔七年,我又回来了,木家,童家,孙家,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洪峰抬头看着夜晚的天空,眼神变的异常冰冷,他拎起布兜,径直向贫民窟里走去。

……

洪峰走到一处简陋的民房外,看着那破旧的红砖房,他的眼角慢慢湿润了起来,他这一消失就是整整七年,除了他父母以外,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死在了那浩瀚的大海里。

也只有他父母还报着最后那一点幻想,希望他们唯一的儿子能活着,不管在哪,只要人活着就好。

可没有人知道,洪峰这些年来一直在暗处观察家里的动态,从他消失后,家里的处境就更加紧张。

父亲进监狱后,再加上他的失踪,这些一连串的打击把她母亲这个女强人彻底击垮了,公司原本就面临破产,这一下彻底一落千丈了。

‘噹噹噹!’

洪峰收回心思,轻轻的敲了敲门。

“你…你找谁啊?”

半响过后,屋门被慢慢的打开,门口站着一个端庄优雅的中年女子,虽然她穿着打扮很普通,但依旧能看出来她曾经是个大家闺秀。

当洪峰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泪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他哽咽道:“妈,我是小信,我回来了!”

“小信?你是小信?孩子…真的是你吗?”

童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迷茫了,她思念儿子七年了,可越来越没有希望,而眼前的这个人,她根本就不认识,完全就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唯独只有那真挚的眼神让她有些熟悉!

“是我妈,儿子回来了!”

洪峰放下手里的兜子,把袖子挽了起来,在他左小臂的下面,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这是他打小就有的,作为洪峰的父母,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孩子身上的每一个特征。

当童杰看到他胳膊上的胎记时,泪水瞬间就流了下来,她轻轻抚摸着洪峰的脸,哽咽道:“小信,你真的是小信,这么多年,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的孩子啊!”

母子两深情的拥抱在一起,这七年来,洪峰无喜无悲,从未动过一私的情感,可当他看到母亲的那一刻时,压抑在心底的感情彻底崩塌了。

童杰把洪峰拉近屋子,又是给他倒水,又是给他热饭的,这么多年来,她没有一天不想念洪峰的,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她甚至都快相思成疾了,要不是还有个女儿陪着她,这些年她早就坚持不住了。

“妈,你别忙了,我爸呢!”

洪峰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简陋憋屈的小房,他记得很清楚,七年前,他们家还在全州区住着一栋二层小别墅,可现在却落魄到这种地步。

“你看我这一高兴都忘了,你爸他出去拉脚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童杰赶紧放下手里暖壶,擦了擦手就给洪峰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

高卫国出狱后,本想陪着童杰东山再起做生意,可由于几家势力的打压,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只好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每天早出晚归的在街边拉脚,赚点生活费来补贴家用。

而当他听到自己的儿子突然回家了,他立马连活都不拉了,急急忙忙的就往家赶,可等他回到家后就傻眼了,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根本就不是他儿子,这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

“爸,我回来了。”

洪峰看着这个刚毅的中年男子,慢慢的站起了身,生活的压力,把这个曾经腰杆笔直的男人差点压垮,那佝偻的身躯让人看着无比心疼。

“你是谁?你冒充我儿子有什么目地?”

高卫国以前在官场混迹多年,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他不会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他越看越不对,这分明就是一个陌生人。

“卫国,你说啥呢,他真的是小信,我还看到他的胎记了呢。”

童杰在旁边拉了一下高卫国,人的面孔可以改变,但是眼睛却永远都不会变,童杰相信,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就是她唯一的儿子。

高卫国冷哼一声:“你别天真了,胎记是可以作假的,你到底是谁?是木家,还是孙家派你来的?我高卫国如今已经狼狈不堪了,你们为何还不肯放过我们夫妻?”

“爸,我真的是你儿子,你说的对,胎记可以作假,但人的记忆却是独一无二的……”

洪峰用平静的声音,开始讲述以前的总总往事,小时候的那些事情,也只有他们父子才知道,这一点是任何人都冒充不来的。

当洪峰讲完这些事情后,高卫国的手都颤抖了,他慢慢走到洪峰跟前,紧紧握住他的手:“孩子,我相信你,能看到你活着回来,爸爸就心满意足了。”

“爸,七年前高信就已经死了,我现在叫洪峰!”

洪峰语气平淡,没有任何的波澜,高信是他以前的名字,但随着七年前的消失,这个名字就伴随着他已经死去了。现在活着的,是九鼎战仙,华国特案局的第一刺客——洪峰!

“孩子,你快坐下来,你跟爸说说,这七年多你到底去了哪?”

高卫国心里很清楚,洪峰这七年来一定是经历过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曾经那个叛逆无知,浪荡不羁的少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坚韧,铁骨铮铮的硬汉青年。

“我这七年一直在国内国外跑,具体干什么,等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们的。不过…我回来的事情你们不要跟任何人说,就当我已经死了。爸妈,你们放心,这次我回来,就是要拿回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没有人可以再阻止我…”

其实洪峰曾经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父亲高卫国原是滨海市全州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母亲童杰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而且还是滨海出类拔萃的女强人。

信南集团,就是童杰十五年前一手创立的房地产公司,在整个滨海市都是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巨头,是资产过亿的地方大集团。

而信南两字则是取之童杰的两个儿女名字,洪峰其实还有一个姐姐,叫白小南,是童杰的养女,虽然是养女,但感情却极为深厚。

童杰是大家闺秀,童家在省城奉阳更是屈指可数的省内几大家族之一,是绝对的豪门,就连奉阳市长见到童家老爷子都得点头哈腰,明显低一截。

而高家则是三代为官,一直在省东的顺天市盘踞,而高卫国的父亲更是坐到市委宣传部长的位置,成为常委领导。

两人是自由恋爱,大学同学走到一起,但豪门严谨,婚姻岂能儿女做主,更何况是童家这种省内大家族。

童老爷子是一口否决,洪峰的这个外公,根本不顾念任何情感,直接跟童杰断绝了父女关系。

童杰一怒之下,跟着高卫国就回到了滨海,高卫国为了证明自己,努力工作十几年,最后才熬到分局副局长的位置。

可即便如此,高卫国包括整个高家依然不入童家法眼,童老爷子压根就瞧不起高卫国,平时登门拜访的都是市委官员,甚至不乏省部级领导,你一个区区分局副局长,又算得了什么呢?

洪峰出生后没多久,童杰和高卫国带着他回过一次童家,可等待他们的不是亲情的关爱,而是无情的冷嘲和热讽。

在童家人看来,童杰私自结婚,违背父命,就是对童老爷子和童家最大的不敬,两个人居然还有脸回来,干脆死外面算了。

“七年前,任凭我父母如何努力,也依然要仰望你们童家,更是被你们童家当做一个笑柄来对待!”

“我父母一生努力要强,只是为了让童家能接纳他们,可他们得到的却是打压和迫害,最终差点被你们整的家破人亡。这一次我回来了,我就要拿回我所有的东西,我要让你们童家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能量!”

洪峰从出生到现在,他只见过童家人一面,那还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到现在都记得,他的外婆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不是疼爱和喜欢,而是冷眼相待,骂他是小杂种,那种耻辱,他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

而滨海的木家,那个号称滨海市第一财阀的集团公司,也是他这次回来的主要目标。

他记得很清楚,七年前木子聪派人追杀他,在滨海大桥下他被一群人砍成重伤,最后无奈从大桥下跳入海中,要不是他师父南海仙尊畅游大海时,无意中把他救起,恐怕他早就死在那无情的大海里了。

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洪峰曾经的初恋女友夏岚,那个让他至今还牵挂难忘的女孩。

两个人原本是高中初恋,青梅竹马,可木子聪横刀夺爱,不光要抢走他的爱人,最后又联合孙家的万象集团,亲手毁灭了他母亲一手创建的信南集团,甚至还差点将他母亲逼死在绝路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木家所赐。

夏家本来就不看好洪峰,信南集团的倒闭,直接加速了夏家要夏岚断绝和洪峰的来往,虽然夏岚一再坚持,可最后还是被夏家给软禁了起来。

木子聪,滨海市木氏集团董事长木尚忠的独生子,是滨海市的顶级大少,木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也是夏岚和洪峰的高中同学,七年前的往事,一幕幕在洪峰眼前展现。

他面无表情,看着窗外的夜空,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你们谁都不会想到,我不光没死,还带着你们不可抗拒的力量回归了,木子聪,万象集团,高信已经死了,但活着的洪峰,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惧!”

……

……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或【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小说人网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

作者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