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5/10 15:30:37 1087人参与 0 评论


 情殇

七六年夏暮的一个晚上,天气十分闷热,我们几个在靖城卖鞭炮的住在悦来旅社,把几扇窗户全部打开,一个个还是热得汗流浃背,筒直是无法入睡,我们只是走出旅社,来到河边大桥上纳凉。这桥有一百多米长,横贯河面南北。尽管我们倚着桥栏,看着深碧的河水,河面上冒出的只是热气,并无一丝凉意。这是一座山城,整个城市都被青山缘水包攘着,在这种地理条件如此优越的小城,应该是盛夏季节都会清凉爽快的,为何这个晚上如此闷热?我们几个年轻人都十分纳闷。天上的星月早被那翻滚起舞的黑色云块遮住了,我想,今天晚上可能有一场特大的暴风雨来临。随着夜的流淌,时间可能快到十二点了,可我们还是不想回旅馆去,因为毕竟在这河边比钢针混泥土的楼上透气得多。

我们的居地是鞭炮产地,我们几个刚高中毕业,也想弄几个子儿化化,就到作坊购了些鞭炮,我们不敢坐客车,因为我们知道,那年代做什么都同于做贼,如被查到,就会血本无归的,所以我们是用肩挑着上界下岭来到这靖城。大凡卖鞭炮一年三次旺盛时候,年边赶过年货;二三月赶清明节;五六月赶接鬼节。从缓宁、靖县、到贵州天柱、黎平、锦平是鞭炮销量最大的地方,可这全是山城,我们初次出门,肩上挑七八十斤重,整天步行,脚都磨起了泡,肩都红肿了,那苦楚是可想而知的。这天我们刚到靖城,本来疲倦得只想倒头而睡,又碰到这鬼天气,热得要命。

这时,只见到天上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接着一声惊天霹雳,地动山摇,我有生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响的雷声。这时风也起了,而且是越刮越大,我们正朝回走,忽然一辆汽车迎面开上桥头,那强烈的灯光照得我们睁不开眼睛,司机见桥上有几个年轻人,他赶紧将车停下,同时开了近灯,我们很感谢这司机有素质,我们便从车侧面擦肩而过,我们没走几步,只听到又是一声巨响,我们调转头一看,那辆汽车撞断桥栏冲下河中,水枉溅起十几米高!完了,完了,那司机完蛋了。我想,他是不是为我们让路慌了手脚把车开到河里去了?一股内灸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我们几个本想去撞断护栏的地方看看,无奈雷声隆隆,雨哗啦啦下起来了,我们顾不得许多,一个劲的向旅社跑去,跑到旅社,我们成了落汤鸡,好在附在身上的炎热被解除了,我们洗了澡就上了床,四个人住一间房子,两张床,两人一张,我们又议论起那车祸的事,基本上是通宵达旦未眠。

一场暴风雨将山城洗涤得更加干净明亮,第二天,天更蓝,树更绿,靖河水更清碧,可我们是靖城河边深夜车祸的唯一目击者。当我们中午时来到河边,只见河边、桥上围满了男男女女,一台大型吊车在打捞沉入河底的汽车。就在桥南端旮旯里坐着一位约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她在诉长诉短的嚎啕大哭,样子十分伤心。一群妇女围着她,骂开了:“这个不要脸的婊子,害死了人家,还有脸到这里装腔作势的哭。“

“这个偷人精,真害人,活着还有脸见人。“

“就是这个偷人婆,偷了这个车队长,车队长怕受处分挨斗,寻死路了。“

……

女人对这些人的辱骂似乎没有听见,依旧诉长诉短的哭:“金哥啊,说好两人一同死的,怎么你就一个人走了啊,昨晚我等你一夜,谁知你写了一封遗书,抛下我一个人去了,你虽然是为了我,一个人承担责任,但小梅我留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活头啊……“

哭声、女人的谩骂、人们的议论声混杂着,形成了山城河边的零乱嘈杂,尽管人世界多少悲惨、愤怒,但靖水河依旧不紧不慢的东流去,这河水淹没了一辆汽车和坐在方向盘上的一个年轻生命,但她无论如何洗不干净人世界的忧伤愁绪。

整整一天,没有打捞成功,那个女人哭泣声一天未停,太阳被西山吞没了,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可那女人还是坐在那儿哭,我们几个都是大男孩,可对这女人已生怜悯之情,当然我们自然也不好去劝说,我们算是围观者中走在最后的,我们离开时,那女人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还在啜泣。

第二天,打捞车依然在打捞,还有警察在四处维持秩序,而那个女人依然在哭,喉咙有些嘶哑了,我估计她在那里哭了一个通宵。可陆陆续续来了很多看热闹的,围在泣哭女人身边的女人更多了,骂声也更多了,而且比昨天更狠毒、更不堪入耳了,哭的女人依然没有被骂而愤怒,依旧伤心的哭诉。

中午时候,吊车的钢丝绳将河里的汽车吊了起来,钢丝绳向河岸移动了几米的时候,断了,汽车又掉进了河中,溅起的水柱又是十几米高。天黑了,停止了打捞,人们又慢慢散去,我们还是走在最后,可那个女人还继续在那里哭,只是声音越来小了,估计她哭的时间太长,也有一个昼夜没进食了,女人又在别人的辱骂声中过了一天,我们走了,她依旧没动,只是声嘶力竭了。

第三天,继续打捞,钢丝绳加大了,用了两股,中午时候,终于打捞成功,警察将司机从车里抬出,放到岸边一块宽敞的地上,仰卧着,那男人也就三十多岁,肚子胀了很大,眼睛闭着,显得很安详,就像一个人进入深度睡眠状态。这时那个女人挤开人群,快速扑倒在男人身上,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哗啦啦的洒在男人脸上,一双手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腰,嘶声裂肺的呼唤:

“金哥,金哥,我是小梅,你就不睁开眼睛看我一眼?“

这时,从人群中又挤进了一个满脸横肉的三十多岁的女人,有人说是死者的真老婆,我想,那野老婆会被打死的,不知怎的,我已经同情起这个女人来了。那个真老婆走到男人尸体边,既没有眼泪也没有悲伤,只是“哼“了一声,说了两个字“活该“,就挤出人群走了。那些女人用厌恶的眼光送走了她的身影。就在此时,扑在男人身上的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拧开瓶盖,张嘴就一饮而尽,说了声:“金哥,小梅来了。“有那围观的女人都落泪了,有人大叫:“来人,这个女人服毒了。“

几个维持秩序的警察马上赶了过来,一个打救护车的电话,其余两个把已经失去知觉的女人从男人身上扯开,抬出来了,放在车路边,约二十分钟救护车来了,一个白大挂拿了个听诊器,听了女人胸部,然后摇了摇头,说:“没生命体证了。“救护车开走了,我听到的是人们的叹息,骂她的女人们也开始用手抹泪了,人们慢悠悠的开始散去,但大多数都回头看了女人一眼,仿佛是在告别自己亲人的遗体,我做为一个刚刚涉世的男人,心中忽然变得那么虚化……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