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目不识丁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9/4/7 19:59:28 3488人参与 2 评论


老街老人1.jpg 

文/都梁记忆


 因撰文《狗尾草的秋天》,触碰了千古“学而优则仕”等主流思维,而引发议论:其中网友“舟子”问过一句,“想知道职业学校语文教学会不会边缘化?”,今天在此专门作答。


 职业学校的学生,在普通教材学习上本来很费劲。其实,不光语文教学费劲,专业技能理论也同样费劲。一句话,学生没有兴趣。  

关于职业高中语文教学问题,比较起英语数学,应该还是容易些。但如果将古文教学与阅读理解按“教学大纲”要求,收效也甚微。所以课堂上常常鼓励: 

“语文:就是能讲话能写文章就行。你们难道连讲话都不会?” 

“如果不想博览群书,不能引经据典,就用普通的文字组织语言,用平凡语言表达心愿”。

 “学会倾听,用心听人讲话,哪怕听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讲话,都是最好的语文学习”。


 职业高中语文教学,一般引导学生领会作品写作意图和语言艺术,不会重点讲生字难字。生字难字让学生自己解决。像今年“二年级拓展模块”教材,都是古今中外名人名篇,没有哪一课不需精读细讲的。但许多时候想不通?诺奖文章居然要求“选读”,而普通甚至庸俗文章却要求精读?  

文以载道!文章是用来承载道理的。讲清了这个,我认为就基本到家。但按教学大纲要求考试,一般不同。所以,按“大纲”要求我教的学生考不了高分的。


 教材中有“应用文”教学,并且曾经还专门安排有“应用文”课程。但许多教材中的内容不想教,教生活中遇得到用得上的。边编边教,一步一步完善。

 比如将“命令”“书信”,甚至于“民事诉状”都不教,因为它们不常用。

“如果你一生之中当上兵团司令了,你根本不要担心“命令”的写作。你有大把作战参谋或秘书去搞定。就是要亲自拟,谁见过军队命令是这么写的?”

 “书信”类应用文早没了实用性。记得40多年前替大姐给部队当兵的大姐夫写信:“称呼”之前必先写“伟大领袖教导我们”,否则视为不合格。

 应用文教学不教教材上的,我自己编。生活中用得上的,才叫应用文。


 朋友的哥哥是局级领导,因为不会读高速公路交通指示牌,导致第一次开车跑高速超过目的地200多公里才醒悟……所以我教学学生“认读公路标识”。


 我教“请假条”: 请假条的“假”字通假“借”字。一般人借了别人的钱物记得还。但很少人借了自己的学习时间或工作时间,从不考虑还。借,在武冈口语中与请假条中“假”,读音完全相同。请假条好像也没用了。


 我教“怎样认读公汽站牌”。 

“武冈城里原2路车现在5路车,为什么没有‘庆丰路口’站?” 庆丰路现在叫武冈大道。凡是乘5路车10路车到庆丰路口下车的,只能在离庆丰路口60米远的“现代家具厂”站下车,为什么? 现代家具厂比起庆丰路口:庆丰路口是双向6车道,外加2附道与武马公路交叉的红绿灯路口。而现代家具厂只是一个存在不到3年,一家两个门面的家具店。究其原因:曾经现代家具厂的老板,与原来市局某书记是亲戚。现代家具厂想借公汽线路牌打广告,将武冈城区地标性位置——庆丰路口站生生挤掉! 

这个问题如果叫公权利滥用,可以说是武冈市民眼皮底下招摇过市的行为!


psbqlq.jpg


出门在外,要学会认公汽线路牌,否则会吃苦头。如果我们一生一世中有策划公汽线路牌的机会,要依法合理做事。庆丰路口站居然没有在线路牌上标识,缺不缺德?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学习的文化,叫道德文化。文化与知识技能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回应舟子的“职业学校语文教学会不会边缘化”问题: 道德文化怎么会放松呢? 


许多人将文化理解成“读书识字”,这完全已失偏颇。我们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他们好多目不识丁。但做人及做事,从不缺德。这可归功于千古道德文化的“口口相传”!


 十多年前,那时候我还没教书,听过八旬老妪讲《增广贤文》里“人不通古今马牛如襟裾”的句子。我当场问她“刚才那话是啥子意思?”她马马虎虎回答得差不多:“养崽不读书当得养个猪”!

 娘出身贫穷之家。娘还在童年外婆就去世了。

 外婆是在大舅被“当兵”后一直不归,积虑成病离世的。外婆天天长歌当哭重复那句话,“哪曾鸡叫哪曾光?钥匙不到锁不开!”外婆等不到“大舅归来”这把钥匙含恨离世。外婆离世时,根本不顾及身后未成年的我娘。所以,娘虽然目不识丁,但她朗诵起先贤老话时,半点不含糊。谁能说娘没文化?

 娘做鞋做得相当精工:她手把手比划,口口相传给院子里大姑娘新媳妇:

“种畲有畲边,做鞋得有鞋边”。

娘洗衣服慢揉细搓,洗得青花蓝叶。夏天洗白衬衣怕蚊子拉屎,要罩层上衣晾晒。


 娘虽然过世了二十多年,但是外婆家一位堂舅母总夸她。堂舅母从小就在婆家做童养媳。舅母说起小时候放牛打猪草:不论春寒料峭的山地田野,还是深秋初冬的季节。没鞋穿,只要一停下干活或者奔跑,就会感到寒气攻心。她们发现并且经历过:光脚踏在刚刚牛尿过,泡沫尿膻泛起的草地上,享受过那三五分钟的温暖。所以,娘关于寒冷岁月的谚语总是琅琅上口萦绕耳际:  

“清明断雪,谷雨断寒!” 

“四月八,冻死毛毛鸭;五月五,冻死老黄牯!” 

“七月半,放牛伢子傍田磡”。

……


 霜重露华,那是文人笔下的表达。在娘她们的词典里:

 叫“狗牙子霜”。

叫“早晨露水太重,割草围块薄膜,撇一下,湿了衣衫不好过”。


 武冈话里“冇好过”,指“生病了”。别的地方有“不舒服”的表达,武冈人“不好过”的内涵是,“不好过就得小心过,万一过不了就是非同小可的事”。  


小时候娘耳提面命我,“再穷不得做贼”。说什么“痨病发痧起,做贼偷瓜起”,我相信我的同龄人,许多人听过这话。


书法3.jpg


 去冬今春雨水忒多,清明节都来了,近半年中沒见过几个晴天。记忆中,谁不喜欢春夏之交的晴天?谁不眷恋夏天酣睡的早晨?但所有的乡下妹子伢子决不会忘记:晨起放牛时,一种比牛毛还多的“鸡蚊子”,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个头,用什么去表达呢?它没有翅膀但能飞,并且飞得绝对不慢。说它像美国的“黑鹰”战机么?它比“黑鹰战机”还厉害。  

我们那时候读书没有生物课,只有一门是科学常识的“科常”课。但一直以来总认为科常中?“煤炭是远古时代树木变成的”有误。


 从小学到高中,高中没念完因为父亲生病,一直没有生物课,但生活中自然里读到的,远远丰富得多。虽然从来没有在显微镜下看过鸡蚊子,但完全想象得出,它短而小的翅膀除了振动频率快,别无他法能让速度“来无影去无踪”。振率快就不发出声音么?是不是振率快发出的声音与众不同呢?由此推理,“黑鹰”战机的研发理论,绝不可能来自“读死书死读书”的泛泛之辈。


 春夏之交的早晨阳光里,面对牛屁股后面绳蚊乱舞的阵势,鸡蚊子除了叮牛,也不放过我们放牛娃的头。因为我们如牛毛一样的头发,有时候十天半个月没洗,根本不是新鲜事。难怪鸡蚊子像对付牛屁股一样对付我们的脑壳!我们捧着脑壳挠,挠得满手是血并不骇怕,虽然那血是自己的,但是从鸡蚊子身体里刚刚拍出来,就仿佛不是自己的了。除此之外,当务之急要解决的,是头皮痒得无法这个大问题。因为头皮上血管和神经最密集。


 尊敬的读者:如果认为我这是一派胡言或语无伦次?那你就当生物学文字读,你想怎么读都可以。我们的文化经济生育教育,岂止是计划的界定太久了。

 世界上最早的飞机是模仿蜻蜓造出来的,现在的垂直起降飞机已经是另外一种概念了。如果让放牛娃去参与造飞机?你能说他一文不值么。爱迪生好像也没上过多少学?  

娘目不识丁,半点不能说明她没有文化。


 好多时候在课堂上发脾气: 

“有些同学是不需要进学校的,只要跟师傅学艺就行了”。 

“而对于那些无德可言之人,学校的斯文教育绝不可能让他从善如流。让生活虐待他吧,道德高尚之人无不接受过生活的虐待”。


 除了道德文化,现在高考语文试卷,绝少不了古今中外的知识性内容。语文,名义上是汉语言,但我们是50多个民族的大中华。比方有次试卷上“判断下列词语读音正确与否”,就有“大月氏”怎么读?

 诶!人家比喻做事难叫“比学汉语还难”。而现代汉语学习,可不单单学习汉族部分了。所以对于职业高中语文教学要求是,像“大月氏”这种题目“不知道也罢!”。知道这种题目又有多少用呢?我们的职能教育是做好专才培养,为什么又转向“通才”培养了呢?


 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大家都读过,都异口同声说好。好得后学一辈的季羡林都摹写出来《清塘荷韵》。《荷塘月色》确实好,尤其是第四五六自然段。但读者要知道:朱自清写它时,29岁,与前妻生育了6个儿女。沉重的生活压力与人生信仰的纠结,让无数读者从《荷塘月色》中读到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后来人想摹仿,让季羡林仿成这个样子。摹仿不是谁都能摹的。 


 纵观古今,现代人活得绝对不比古人轻松:“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这《断桥残雪》歌词一句,能说不是现代人的苦累之叹?  

“但季羡林可是中国当代汉语言文学大师!”

去年暑假在北师大珠海学院,遇到一备研女生,如是钦佩说。

但我认为:读季羡林的文章,好有读断气的味道。他总怕读者读不懂,所以五个字能表达清楚的,他绝对不止用五个字。


 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没有改,或自己没有精改。现在出现在高中语文教材中的《荷塘月色》比三十年前我们读时,被删改4个地方近200字。文字如人生,需不需要改?改不改得动?朱自清不是完人,每个人不用想做完人! 


兰亭书法2.jpg

 

“因为专业所以成功!”

 只有专业才能成功。

 职业学校语文教学:教学学生用普通文字组织语言,用平凡语言叙述思想。 语言艺术也如工艺品一样,在于思维,不在于词汇材料的高档优美。问题是,生活物质的丰厚直接导致人类思维的一简再简。有幸是,非凡出身于平凡,但比平凡不平凡!


 从认字上说,我们那个时候课堂上教材上的字远没有现在丰富。我们认识一个字,熟练使用一个字,是因为在课外书上、在日常生活中无数次的不期而遇。就好比一个喊不出名字的熟人,见的次数多了,倒不必要知道对方名字了一样。

什么叫“蓦然回首”?是因为梦里见他千百度。


 鉴于以上现象:某些字会写会使用,但读不准音,这让我时不时有差强人意的理由,并且强词夺理说过,“北京如果在武冈,我不可能读不准普通话”。

 最后一句:文化与普通话无关,与知识技能无关,文化只与道德有关。因为千古文明就是道德文明。

我敬仰知识技能,更敬仰道德。 


 2019.04.02于武冈



关于作者: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武冈南乡人。命相学断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火命燃烧了多余,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psbxzp.jpg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2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9/4/7 21:39:18 8
    五十岁以上的兄弟们:我们的娘有几个认得字的?可她们勤劳简朴诚信善良。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9/4/9 15:09:38 8
    这个要看要看分类知识 1 是见识气度和道德,靠的是历史的传承和认生的阅历,已江山风光,人情风俗,内心体验的等为书 ,于文字无关。 2 木工,泥工等传手工,靠不断积累,手和脑的记忆为书,不一定要认字。 第三类,现代文明,西方的近代学科必须要认识字才能表,

    作者于 2019/4/30 16:41:31 的回复:

    差不多。生活的技巧叫知识,生活的道德叫文化。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