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说三道四
  4. 村长的难处(话剧)

村长的难处(话剧)

作者:椅岭散人 时间:2019/2/23 11:17:49 2269人参与 1 评论

村长的难处(话剧)

村长的难处(话剧)

曾祥乐


时间:盛夏的一天上午

地点:岩山村村部

人物:村长,中年汉子,高个子,国字脸,浓眉毛,穿白色T恤,身体结实,简称“村”

何翠莲,中年妇女,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简称“何”

张老汉,七十多岁,身材矮小,驼背,一脸憔悴,简称“张”

郎秋蛇,四十岁左右,头发蓬乱,穿着邋里邋遢,简称“郎”


布景:典型的山村夏季风光,布置一新的村委办公室

幕启:轻快悠扬的《乡村爱情小夜曲》中,何上场——


何(唱):手拿两条芙蓉王,急急忙忙找村长,我家日子过不好,来找村长要低保。


  (旁白)我叫何翠莲,丈夫死得早,两个儿子上学校,虽然评了个贫困户,一点好处冇捞到,还不如——全家吃低保。听说今年低

保村里有指标,天上掉馅饼,那个不想要?走,要低保去!(进入幕内)


村:手拿文件上场(唱):官小责任大,心系千百家,今年评低保,文件已下达,我要把好关,免得听闲话。


  (旁白)当官难,难当官,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在家种红薯。唉——现在的村官不好当,刚把医保、农保的事情忙完,又要评低保,说起这评低保,真是烦恼,有不少人挖空心思争着抢着吃低保,我们得一碗水端平,要是优亲厚友,搞得不好就得罪人,怎么办?还是到村委会去研究研究,争取把政策落到实处。(走进办公室带上门)


何:手提礼物上(敲门喊话):村长哎,开开门,我找你有事。

村:(旁白):屁股冇坐凳,传来叫门声,好像是何翠莲,莫非又有啥事情,如今的贫困户不好应付,我且先探探底。(上前开门)

何:(满脸堆笑走进来)哎呦喂,我的村长大人,一看你红光满面,今天准有好事情。

村:(尴尬一笑)翠莲妹子,莫取笑我了,我一个小小村长,忙这忙那,受罪又受气,哪有什么好事情,愁都愁死了。妹子,你找我有啥子事?

何:(羞答答)村长,村里给我评个贫困户,得到的好处实在太少,不如给我家评个低保。

村:(拉下脸)妹子,村里像你咯种情况的家庭有不少,要是人人争低保还不打烂脑壳?回去吧!你家纳入贫困户就不错了。

何:(将礼物放在办公桌上,耷拉着头坐下)村长,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我晓得你办事认真,原则性强,我不会让你为难。过去几年,我冇吃低保冇怪你,那是国家政策如此,现在,我有特殊情况,实在冇办法才来找你。

村:(一脸惊讶)啊?有啥子特殊情况?说说看?

何:(一脸愁容、叹气)唉——都怪我八字冇修到,丈夫死得早,细伢子身体又不好,前几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得了恶性肿瘤,

需要手术,治病要几万块,你说我一个妇道人家该怎么办?(说罢抹眼泪)

村:(一脸同情)妹子,别难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家有困难,我们尽量想办法帮你解决,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

,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拿病历单来,我们召开支部会、村支两委会集体研究,然后交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大会决议,进行公开

公平公正的程序,该享受的政策一定会享受。我知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撑起这个家也不容易,我们会重点考虑的,这礼物你拿走吧!

我们是党员,又是村干部,不能收受礼物。

何:(站起来鞠躬)谢谢村长,拜托你了。(匆匆下)

村:妹子,东西你拿走,你可不能害我(提着礼物追下)

张:(手柱拐杖上场)唱:老来难,老来难,人到老来个个嫌,瘸了腿,驼了背,走路不如狗踏碓,流鼻涕,流眼泪,三天两头病歪

歪,老伴去得早,儿子对我又不好,吃了上顿冇下顿,只好来把村长找。听说好多人争低保,老汉我也来瞧热闹。(四处张望)


   (旁白)咦——刚才那个女的好像是侄媳妇翠莲,她好像也是来争低保的,还给村长送礼物来着,老汉我两手空空,打起赤脚怎能进山?既然来了,也要摸摸底。(推门走进办公室坐下)


村:(哼着小曲上,看到张,惊讶)张老伯,你怎么来了?

张:(可怜巴巴看着村)村长,我、我实在是活不下去了,你、行行好吧!帮我评个低保。

村:(一脸严肃)老伯,评低保是有政策规定的,你有儿女赡养,不能享受低保,快回去吧!

张:(哭丧着脸)村长,你看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折腾几天,你就行行好吧!儿女们要是养我,我也不会腆着老脸来求你。

村:(坐下,和颜悦色的解释)老伯,你儿孙满堂,享不尽的清福,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不要给他们丢脸。

张:(抹眼泪)村长,你瞧我这张老脸还能值几个钱?你要是不管,我就去乡政府找领导。

村:(苦笑安抚)老伯,要不这样,晚上我去你家走走,帮你做一下儿子、儿媳的思想工作,要是他们还不肯赡养你,你可以上法院

起诉,政府会替你做主的,你先回去吧。

张:(一脸无奈看着村)村长,你说话要算话,晚上我在家里等着你。

村:(上前搀扶)老伯,你放心,为民排忧解难是我的分内之事,我晚上一定来。

张:那、不打扰了。(拄着拐杖缓缓下)

村:老伯慢走。(送出门)

郎:(笑脸迎上)哎呦,我的青天大老爷,今天真是大忙人,送走一波又一波。

村:(一脸惊讶)懒秋蛇,上次不是给你搞了一个临时救助,今天怎么又来了?

郎:(嬉皮笑脸)我的村长大人哎,临时救助只能解决我临时困难,你看我现在这样子,一个临时救助能解决吗?

村:(瞪眼)郎秋蛇,你正当壮年,有手有脚有力气,为什么不靠自己的算手勤劳致富?

郎:(苦笑)村长,我的情况你是晓得的,从小冇爹又冇娘,没人疼,没人管,搭帮政府把我养,现如今,一冇得车,二冇得房,三

冇得钱来讨婆娘,人一个卵一条,天当房子地当床。

村:(无奈摇头)懒秋蛇,怪不得大家给你这个绰号,你也太不争气了。你这个人,真是叫我头疼,你说,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懒散,邋里邋遢,为什么不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去外面打拼?我相信像你这样的人才出外务工只要肯吃苦,一定会发大财。

郎:(一脸不高兴)村长大人,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有妻儿子女,一个个挣大钱,不愁吃不愁喝,神仙冇得你快活;可我呢,从小

缺少营养,身体差,浑身冇力气,大事做不起,小事做不好,四十出了头,婆娘讨不到,要钱冇得钱,要粮冇得粮,政府要不管,我只有去撞墙。(言罢一头向墙上撞去)

村:(急匆匆拦下)郎秋蛇,你这是做啥子?有事好商量,快坐下,听我给你解释。

郎:(气咻咻坐下)村长,不用解释了,我只问你一句话,今年给不给我评低保?

村:(苦笑)这个嘛——我说了不算,还要走程序。

郎:(追问)什么程序?还不是你们村干部一句话的事情?

村:(哂笑)口里衔灯草,说得轻巧。

郎:(正襟危坐)那么,请你给我一个说法。

村:(一脸严肃)如今评低保讲究公平、公正、公开,任何个人不能代表政府,要想评低保,首先必须本人申请,然后村支两委商议,村民主评议通过公示,再然后交乡政府审核,乡政府派人下村调查,的确因为特殊情况无法生活,会审核通过的,审核结果进行公示,公示期间群众如果没有什么反映,然后再交县民政局审批,审批结果再公示……

郎:(气冲冲站起)不要解释了,低保我吃定了,你们看着办吧!(匆匆下)

村:无奈摇头,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唱:党的惠民政策好,困难群众吃低保,张三低保因病残,李四低保因丧偶,王二麻子因为懒,也要抢着吃低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村官的麻烦真不少,哎呦喂,你叫我、小小的九品芝麻官,面对这懒汉,如何是个好?如何是个好?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椅岭散人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