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殷红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1/26 19:29:57 3997人参与 0 评论
柚子在哪里啊点评:风景。

枫叶殷红

枫叶殷红

颜学美  寸草春晖的人生记忆 今天


那条古道,穿越平地、河流、山岭在大地上蜿蜒绵亘,不知它的这头那头通往何处?


“木落知寒尽,山长见日迟“,眨眼间又是深秋季节,看那漫山枫叶已经如花如火,将山岭烧成一片熊熊烈焰,


当夕阳西下时,天空中的晚霞红得跟血色一样,和山中的红叶相映成辉,一幅秋景图画,映入张三爷这位风霜老人的眼帘,使得他在风烛残年依然对世界的无限眷恋。但是他也知道,无情的自然法则,不久就会将他从人世间移除出去,人道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其实,那是自欺欺人的,现实世界就这一个,哪还有什么阴曹地府,死了就完了,就灭亡了。


张二爷今年七十八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了,那时他三十八岁,身强力壮,体魄健壮,二儿一女,凭着自己一幅结实的骨架子糊家养口,他就是在那条西风古道上走来走去,寻金觅银,已然半个多世纪。


他老婆人虽漂亮,但却患了哮喘病,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张二爷把她当佛一样的供奉起来,张二爷里里外外一把手,他不知疲倦的劳动。可就在他四十二岁时,老婆因肺心病治疗无效与世长辞,她与张二爷握手泪别,老婆在弥留之际,张二爷紧紧拉住妻子的手,仿佛是在和阎王拔河,争夺老婆,终于,张二爷败下阵来,老婆喘了最后一口气,挤出了最后一滴眼泪,魂消魄散了。


张二爷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了,虽然不会数长数短,但也劝不住,只见他泪如雨下,伤心欲绝。俗话说:最悲莫过于少年丧父母,中年丧夫妻,老来丧子女。现在,两儿一女尚未成人,妻子撒手人寰,他又要当爹又要当娘,而且也再难梅开二度了。张二爷哭了三天六夜,在爱妻坟墓边建一茅棚,夜夜培伴她,这样的时间持续了一个春秋,还是亲友好劝歹劝,又是那冬寒季节来了,他才停止了伴墓。这时侯,两个儿子上高中,女儿上初中,张二爷身上压着这三座大山,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起半夜睡五更,夜以继日的劳累,只一个心愿把儿女们培养成栋梁之材。


当张二爷被岁月将满头染成白霜时,他的儿子们已大学毕业找到了工作,女儿也出嫁成家了。这时的张二爷在人生的驿站可以喘息了,他是一个跋涉者,长亭更短亭,这一亭快到路的尽头了,处处是满眼秋色。寂寞难耐、孤独空虚使他的日子充满哀伤。就在张二爷邻近院子里也有一位寡妇比张二爷少九岁,男人患癌症春上走了,这女人姓王,两个女儿已出嫁,男人死后也过得寂廖。她虽然四十七八了,但在她身上看不出多少岁月沧桑磨损的痕迹,那张脸还是那么红润,那头青丝还是一尘不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张二爷看她从自己家门口过了几次,使他老夫聊发少年狂,每见到她一次,心跳就加速一次,特别是王三嫂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对时,张二爷浑身一麻,像触了电一样,次数多了,两人心里就有了些共鸣,心照不宣了。


张二爷请了好友刘二爷去帮他做媒,说起这刘二爷,张二爷对他十分感谢,应该是张二爷的师傅,刘二爷比张二爷足足大了二十岁,现在已七十四了,刘二爷老婆是车祸死了的,刘二爷那时也才五十来岁,那时候国家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城里已经有暗娼遍地了,刘二爷隔三差五的到城里去嫖娼,拿他们的行话说叫做“放炮“,“耍鸡婆“。刘二爷十分感谢政策归心,使他赶上了好年头,使他天天做新郎。他把城里的鸡婆店了解得掌握得清清楚楚,于是当地有一些人开始向他请教,他就开始带徒弟了,张二爷老婆死后两年,也被刘二爷拉下了水,在刘二爷所有的徒弟中,唯有张二爷是没有主动向刘二爷请教的。但那时候,张二爷儿女读书,家中经济还比较拮据,加上老婆新逝,对老婆那分执着的爱还无法忘记。但后来儿女们大了,经济状况好了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忘妻也淡忘了许多,迫于生理的需要,所以他开始几个月跟师傅跑一两趟城里了。但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戏子无义,婊子无情。他一个人住在山上单间独屋里,那漫漫长夜,那寂寞空虚实在难挨,他对王三嫂却有了想法,想和她重组一个家庭。


经刘二爷一撮合,王三嫂竟一口就答应了,于是乎,他们就开始约会了,因张二爷家住在山坡上,为遮人耳目王三嫂就经常到张二爷家去,两人已经处在热恋之中。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二爷和王三嫂的风流韵事也不径而飞,王三嫂的两个女儿对母亲选择另组家庭都表示同意,可张二爷那两个知识分子儿子儿媳却坚决反对,而且语言污秽,张二爷气得嗓子里冒白烟。真想不到,自己辛苦劳累,将儿女养大成人,又送他们受了高等教育,却这么样不通人理,如今自己步入老年了,一个人住在这穷乡僻壤,找个老伴安度晚年,又何罪之有?他们竟口口声声不同意。


张二爷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供儿子读书,为给老婆治病,不但没有蓄积,而且还借了债务,一直到儿女们读书毕业后几年才还清债务,现在就靠给人做点小工弄点零用钱,儿子们又是买房又是买车,根本就没想过给老父亲寄过半分三毫。张二爷自食其力,到老来孤单寂寞找个老伴,他们还百般阻挠,他们全不顾老父的感受,将养育之恩丢进了遗忘的深渊,父亲的大爱再也唤不起他们的良知。张二爷不顾两个儿子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和王三嫂结合了,从此两个儿子儿媳再也不回家,也不跟老父电话联系,更谈不上给他寄过钱物。


如今是三个年头了,张二爷就好比从没有过儿女的老人,他和王三嫂逢年过节像两个孤寡老人看着吃尖了的筷子头不竟潜然泪下。张二爷还能自食其力,虽然不要儿女赡养,但也需要自己亲手拉扯大的儿女陪伴,也需要那份与生俱来的的天伦亲情。在乡村到了老年丧偶的老人,再重组家庭一般都会遭到儿女的反对,我们邻村有一个老年男性爱人病故后,养有四子两女,都成了家,父亲一个人住在破屋里觉得孤单想和本院子一个老妇人另组家庭,结果儿女们一知道就合伙反对,最后越闹越僵,发展到和三儿子肢体冲突,该老人被儿子推倒头撞在墙上致颅骨骨折当场死亡。特别是那些早年丧偶者为了养儿育女,强烈抑制自己的生理欲望,选择放弃自己再婚。待到儿女长大后,像羽翼丰满的鸟儿一样,一个个离开自己而去,已经成了孤家寡人时,再想找个伴儿多数得不到儿女的理解。他们心中的苦又诉诸于谁呢?


好在张二爷身体硬朗,他和王三嫂种植养殖,几年下来也有了些蓄积,生活还过得去。今年,张二爷七十八了,王三嫂也六十九了。近段时间,张二爷觉得自己总不舒服,饭量少了,酒也不能饮,烟也不能抽,咳嗽气急,痰中带血,王三嫂陪同他到医院做了检查,可病情不容乐观,他患的是晚期肺癌。医生说已经没有任何治疗意义,最多也就存活三个月。于是张二爷也没有悲伤,没有眼泪。他依然漫步在山上,看着天边的夕阳,看着满山的红叶,他觉得有生必有死,无论是人还是物都要走完自己的历程,比如这太阳从早晨升起到黄昏落山这是一种自然法则,对于死,张二爷到是能笑对,可他唯一的遗愿就是在临走时能见到子孙,尽管他们对他绝情丧意,但他心中还是装着他们,常常在心中为他们祈福,有谁知道他的后代也同时在心中挂记着为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老父亲吗?张二爷走进家门,夕阳已被山峦吞下,黄昏将天地间涂上一层暗淡,张二爷倒下了,他等不到那些纸醉金迷的亲人了,只是他走后,两眼瞪得圆圆的……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9840.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