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残花败柳上青云

残花败柳上青云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1/17 17:46:26 1807人参与 0 评论

颜学美 寸草春晖的人生记忆 今天

她那年十八岁,美如天仙,明眸皓齿,眉如柳叶,脸似桃花,腰如唢呐,丰乳肥臀。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拂柳。高中毕业,却高考失利,名落孙山,父亲要她复课再考,但她已厌倦了繁复的习题,让她最头痛的是数学,看到那些几何证明题就心烦,她坚决不复读了。现在只有等待着天降好运了。

她两姐妹,生下她时,父母想要一个儿子,就把她取名为招弟,可她妈后来生了几个孩子依然都是女儿,这些后来者因为不带巴也莫名其妙的夭折了。因没有兄弟,父母担心自己的养老送终问题,将姐姐招了个上门女婿。姐姐也是出名的美女,对这个上门女婿极不满意。这上门女婿出身贫寒,兄弟三个,他是老大,硬是讨不到婆娘,不但家贫,人也长得难看,又矬有胖,皮如枯树,两个硕大的虎牙像两个哨兵披着金甲日夜守护着他的口门,给人一种倒胃翻肠的感觉。当然入赘的男人绝不是高富帅类的,总有点缺陷才去入赘的。姐姐看到这男人就有点恶心,想呕。她想:和这样的人睡一夜都难受,更何况是一生一世呢?于是她便向父母抗议,父母轮留做思想工作,好言相劝,母亲说:“你是妈的好女儿,从小听话,家里没有男孩子,如果你两姐妹都嫁出去了,我们老了谁来管呢?再说,你们都嫁出去了,我们死后就成了绝户了。娘知道你乖态,男的配你不上,但人家是上门啊,如果十分标致就不得上门了,为了父母、为了这个家就委屈你了。父母做了工作,又让叔叔来做工作,又让舅舅做工作,俗话说:人不经百言,柴不经百斧。为了多病的父母今后有个照应,为了延续这家的香火,她只有含泪应承了。

很快就要结婚了,姐姐脑子忽然来了灵感:我如果让他种下种子,生一个丑八怪儿子,今后讨不到婆娘,又要像他父亲一样去倒插门;如生个丑八怪女儿,长大后,嫁不出去,去配个残疾人,那不是一世的忧愁?不,我纵然遂了父母之愿嫁给他,也不怀他的孩子。她

一计算,离结婚的日子还有两个月,她觉得还来得赢。其实,她心里早就有了一意中人的,那是她高中时候的同学,两人有过书信往来,正因为自己父母要招郎,男方是独生子,男方父母坚决不同意儿子去招郎,这事就搁置下来了,如今,自己要成为这二号武大郎的新娘,她心里一阵阵疼痛,她去找了心仪的男友,那是一个花好月圆的春夜,他们徐步在江畔的杨柳林中,女的哭哭啼啼的向男友痛诉了自己即将赴汤蹈火的人生命运,而且这命运又是不可抗拒的。现在她对男的不做过多奢求。她开门见山的告诉他,自己要把自己的初夜献给他,要他在自己那块处女地里播种优质品种。男的对她也是十分爱的,无奈自己父母坚决不同意招郎,并以死要挟,他妥协了,现在心爱的女人招了个三寸丁,即将受尽那炼狱蝰蛇之苦,向自己提出这个要求,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于是,她们两个就连续在宾馆开房,直到女的和准丈夫正式结婚才中断往来,但这时,她腹中已播下了良种。当矬子正式和她同床时,她早把自己的精神麻醉了,她反正觉得自己已是残花败柳,任凭你在自己身上如何发泄,只是闭着眼睛把自己当做了行尸走肉,失去灵魂的躯壳。

招弟已经失学正式走向了社会,大凡农村的孩子如果不靠读书跳出龙门,那就只有口朝黄土背朝天的俢补地球的份了。一个女人,长大了,就要出嫁,没地位,没工作,就只能找一个同类项农民。她一想到姐姐找了的那个不堪入目的姐夫,她就不寒而栗,浑身打战,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就袭上心来。假如自己也找个那样子的男人,还不如死了,那是一种千刀万剐的折磨,那是一种销骨蚀心的痛苦。“不,自己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虽然自己没有从科举制度中更新自己的坐标,但自己可以用天生的丽质重新建立新的生活轨迹“。一句话,自己就是不能当农民,就是不想和一个经常满身臭汗的农民过一生。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可谓是中国社会极其混乱、人们更新换念、权力替代法律政策的奇葩年代,所谓的摸索,改革还处在初级阶段。既丢弃了毛泽东时代的那种森严壁垒的法纪,又没有形成正规合理的路线方针,正处于“黄猫黑猫只要捉老鼠就是好猫“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猫论时期,正是胆大妄为者的发家的最佳时期。刘招弟也算是读了高中的人,她已形成了外貌和知识共同改变命运的观念。她描准了一个人,他就是本镇的党委书记。

那是她刚高中毕业时,她到镇政府去给自己补办遗失的身份证,她去得早,派出所还没上班,她站在镇政府门口等,这时一辆小车里走下了一个中年男子,另一位上班的工作人员对中年男子低头哈腰的叫了一声:“毛书记早。“招弟便知道这中年男子是镇政府的党委书记,她便也迎了上去:“毛书记,派出所的人什么时候上班?“这毛书记的眼光刚落到招弟脸上身上就傻眼了,他有生已来,还没见过一个这么样漂亮的少女,他几乎有点神魂颠倒了。他忙回答说:“可能还要等一下,小妹子,你到我办公室坐下吧。“招弟就随毛书记进了办公室,毛书记很热情,两人对面坐着,毛书记那双眼睛总是在招弟的身上瞟来瞟去,他心想: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样美丽的女人,难怪古代帝王见绝色美女,连江山都可舍弃。他毛书记从读书到当官也算是见过不少女人,但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头一次见到。那张脸如出水芙蓉,那双眼秋波荡漾,那樱桃小嘴鲜嫩如花,那胸,那臀性感无比。当然毛书记的心理反映招弟一目了然的。毛书记对她问这问那,有那些来找毛书记办事的以为毛书记是在和这美女谈正事,也就只有在外傻傻等待,不敢去打扰他们。招弟时不时也给毛书记一个媚眼,毛书记却神魂颠倒了,这时派出所的门开了,毛书记对招弟说“刘妹子,以后到镇政府有什么事就找我吧。“

“好的,毛书记真热情,是我们的好书记。“招弟说罢,对毛书记又是一个媚眼,毛书记更是神不守舍,浑身都热麻热麻的,灵与肉都发生了极大的震撼。

以后,招弟时不时的到镇政府借办事去找毛书记,毛书记见了他,一种兴奋感油然而起,对她的事总是有求必应,热情有加。这天下午,接近下班时分了,招弟又到毛书记办公室来了。

“刘妹子,这个时候来了,办点什么急事吗?“毛书记那双眼睛里发出的所有视线都集中在招弟那呼之欲出的胸部,整个眼神都带上色彩,真可谓色迷迷的。招弟见火侯已到,便娇滴滴的说:“毛书记,你能帮帮小妹吗?“

“你要我帮你什么?“毛书记见招弟那双睡梦眼里带着无比忧伤,眼神里显露出渴望的期盼,知道她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要求助自己,做为那时候的镇党委书记,手中的权力还是很大的,大到可只手遮天。他将门关上,招弟并无不适局促的感觉。毛书记胆更大了,他走近招弟那双咸猪手就有点忍不住的在招弟身上动作了。

“毛书记,你带我到另一个地方去谈吗?这是镇政府,犯一被人撞着,对你不好。“招弟的一番话,毛书记已心领神会,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尤物这么快就要到手了,他美滋滋的。

“小刘,那么我们就换个地方吧。“毛书记起身打开门,招弟跟他出了门,来到镇政府的停车场,两人坐车离开了镇政府,向城里的方向开去……

毛书记在车里问招弟什么大事,招弟告诉他自己在本地没好找工作,又不愿做农活,可能要外出广东打工了,她吞吞吐吐的向毛书记表白:“其实打工也就是辛苦点,只是我和你多次接触已经爱上了你。一旦外出后,相隔千山万水,难得相见,日思夜想,恐怕不多久,就会人比黄花瘦,郁闷时久,只怕魂寄他乡。如果你能帮忙谋个什么职位,我们便可朝夕相处,如鱼得水。“毛书记一听,头脑都发了热,他没想到这花容月貌的女人这么快就上了勾,自己现在是党委书记,有权就用,过期作废,更何况这权色交易自古有之,不用从口袋陶钱,就可与这样一个赛过杨贵妃的女人颠鸾倒凤,何乐不为。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镇政府计育服务所正缺一个人,我就先把你安排到那里,以后有好位置再换。不过为了遮人耳目,还是要列行考试,但我会事先将试题透露给你的。“他说着就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了她的胸内,摸着了少女极富弹性的乳房。招弟终是黄花闺女,第一次让男人摸奶,多少有点羞羞赧和难为情,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她轻轻地说:“毛书记,好好开车,便太心急,我反正已委身于你了,等会去宾馆开了房,任你怎样都行。“

“小乖乖,你太美了,我实在等不及了。“车子开得飞起来了,不多久,她们就来到城里的最好宾馆。这时,夕阳挂在西山上,发出血红的光茫,这个宾馆在城西郊区,周围绿树掩映,宾馆后面对着碧绿的穿城河。他们开的房就在宾馆三楼后面一间总统套房。一进到房内,毛书记就像猫儿见到扎鱼儿,恨不得一口就将她吃了下去。她们双双到浴室洗了鸳鸯浴,毛书记牵着招弟的手便上了床。招弟看到毛书记的东西硕大雄健,到有点担心了,她毕竟是一个黄花闺女,初经沙场,初入人道,窘迫感还是有的,只见她急促喘息,对毛书记说:“哥,我还是初次,你要轻点,我有点害怕。“毛书记当然也认为她是一个黄花闺女,他能为这样的天仙般的美女破处,一种幸福自豪感油然而生,他摸着招弟那坚挺硬朗的双乳用嘴狂吻着招弟美玉般的脸颊,说:“宝贝,哥会怜香惜玉的。“毛书记胸中的欲火早已熊熊燃烧起来了,他迫不及待的爬上了招弟身上,极其享受的开始人世间最美好的神仙之旅……招弟就这样把自己从一个姑娘变成了妇女,完事后,那床单上如一夜春风吹开了满树桃花,如火如荼,招弟看着自己贞操的血染的风采,眼角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儿,可能她还意识到人总有一点廉耻吧。

乡干部招工考试结果出来了,刘招弟第一名,做为一名刚从学校毕业的高中生考个第一也在意料之中,面试她就更有优势了,一看到她那窈窕身材,桃花脸颊,就过关了。她以公平公正途径进入了乡政府正式编制的乡镇工作人员行列。由于和毛书记关系密切,仅两年后就当上了镇政府计育专干。当她坐上计划生育专干位置时她刚二十岁,在毛书记的雨露滋润下,她的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曲线更美了,乳房更丰满了,脸上更光润鲜艳了。

这毛书记虽然艳福不浅,但就在招弟升级的时候,他调离了镇政府,到一个城市建设投资

公司当经理去了,钱肯定多了,但权力范围缩小了,特别是和情人招弟不属于上下级关系了。正好这时,县里一位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亲睐了她,于是招弟移情别恋了,和杨副县长打得火热,毛书记占有的比例在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渐下降了,偶尔应付一次也是出于感恩戓经济购买。又两年过去了,招弟改名了,是副县长改的叫剂娇妃了,娇妃又升为管计育的副镇长了,那年她才二十二岁。是该县最年轻时科级干部,又过了一个春夏秋冬,杨副县长升正县长了,又过了半年,该县划市了,杨县长升市长了,二十三岁半的刘娇妃升市困委书记了,自从娇妃升为团市委书记,毛书记就难得和这美女鸳鸯戏水了,他约她,她以工作忙为占口,婉言拒绝了。毛书记心想:反正她的第一次是给了自己,她人虽美艳绝代,毕竟已是残花败柳,她能和杨市长,就会和向书记,彭主席,这女人的胃口大得能吞下地球,当然这是毛书记的自我安慰吧了,其实,娇妃如今在毛书记眼里已俨然成为天鹅肉了,虽然自己不至于是癞蛤蟆,但也只能算不会飞的草鸡公。真烦人,干脆不去想她了。毛书记在那个位置上也有美女送上门来,可那些美女图的是经济利益,再则,他尝过这么多女人味,能和娇妃并驾齐驱的还没有呀,想着,他心里又涌出了一股苦涩的水……

娇妃在地级市开会,又结识了一个市委副书记,当然女人只要美就能吊男人的胃口,也能上男人为她竭尽全力。你想那明末的陈圆圆,真是红颜祸水,为了她,崇祯皇帝和吴三桂翻了脸,吴三桂引清军入关,毁了一个朝庭;那李师师使得宋神宗挖地洞,去妓院嫖她,梁山好汉燕青也钟情于她。女人天生就是攀龙附凤的,随波逐流的。

到了二十六岁,刘娇妃就被提了副处级,俨然成为了领导人,可又有谁知她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只是这力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有了权钱,她正式出嫁了,她的男人是个离了婚的大官,她只是可怜她的姐姐,就和这个武大哥过着那度日如年的日子,只不过她的一儿一女就延续了刘家的香火武大哥也不寃,反正儿女也不是他的种。这对姐妹一样美丽一样是残花败柳,可命运却截然不同,天壤之别啊……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