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犁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1/6 9:27:08 3204人参与 1 评论

颜学美  寸草春晖的人生记忆 昨天



邓子祥中了状元,他父母不相信,他的先生更不相信。邓子祥父亲是一个普通农民,但小时候也读了几年私塾,自己儿子学问仅一般,竟然高中了状元?难道那些阅卷的考官脑子有病,竟把自己学识平庸的儿子点个状元,怪事了。但事实就是事实,儿子硬是骑着高头大马,前呼后拥的回来了。


先生更是百思不得其解,邓子祥一直在他学馆读书,他的文章仅一般,比起自己来真是天壤之别,自己连考三次都未中进士,可邓子祥的文章竟能中状元?鬼都不会相信。不过也怪,邓子祥县考中秀才,省考中举人,国考又中状元,一路飙升,连课都没有复了一次,难道他进了考场就能奇异的发挥?有那特异功能不成?天下最好的文章会飘然而进入他脑海?总之,先生是云里雾里一团迷茫。


邓子祥高中状元的事在四邻八乡迅速传开了,县里的官、地方上的乡绅名流、发财的土豪、邓子祥的同窗好友从四面八方络绎不绝的前往祝贺。有送金银财宝的、有送猪牛羊马的、有送田契房契的。奉承阿谀之辞不绝于耳,甚至还有大员外请人为状元保婚,愿把自己貌似天仙、如花如玉的女儿许配于状元郎。真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啊!还有那当官的亲手捧着文房四宝请状元公题词衙门招牌。连那乡邻父老都前来帮助张罗招待客人,邓子祥父母被当做老太爷奉着。


真是成了显赫世家,光宗耀祖。


一连几天,状元家中唱大戏,设大宴热闹非凡。稍微清闲了点,邓子祥才正式启程去拜访先生,师生相见,相互施礼后,便坐下品茶闲喧。先生问:“不知此次状元公进京应试,做了篇什么文章会被点为状元?“


“先生面前我就不瞒了,从考秀才起,我进了考场就来了瞌睡,伏在案上就睡去了,一入睡就来了一个白胡子老人,递给我一篇文章,要我把这篇文章滕上试卷。我醒来,那篇文章在脑子里记忆犹新,刷刷就滕上了,并且第一个交卷,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中了。“


“你问了那老头叫什么名字吗?“


“问了,他说他叫刘一犁。“


“哦哦,刘一犁?这个人是谁呢?仙班里也没有这个名字啊。一般的鬼神也没这个本事。“先生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月假期到了,邓子祥就要回京任职了,临行前夜,他到父母房里拜别,当父亲也问及其文章为何长劲得这么快,竟然高中头名状元?邓子祥也觉得有必要把事情真相告诉父亲,于是他就把进了考场就打瞌睡梦见一个叫刘一犁的老头给他送文章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父母。父母亲当是也懵了,也不知这个刘一犁是哪路神仙。但父亲却谆谆教诲儿子说:“儿子呀,有那神灵助力让你高中,必?大任于你,你不要辜负了神灵的厚望。你是布衣状元,出身贫寒世家,祖辈以躬耕为业,到了你这一代,你才考取功名,马上就要进入官场。其实当官难难当官,要当好一个官比做好一个老百姓不知要难几百倍。特别是要做良心官,不腐不贪,不要欺凌弱民。为父最不放心的就怕你混迹官场后,堕落腐败,变得和人民对立。儿子啊,如果做那官必须要昧着良心办事,那你就辞官归田,不要同流合污,以损我家世代清白为善之名。“邓子祥对父亲说的话句句铭记在心,当场对天盟誓:“儿一定向那前朝的包清天学习,凡是秉承公道,决不行奸使诈,如儿不为民请命,不得善终。“


第二天,邓子祥便启程进京赴任了,父母、先生、同窗、父老乡亲都为邓子祥送行。邓子祥感动不已,今天这些为自己送行的无一权贵,他们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是带着满腔热情对他寄于满腹的厚望。穷山沟出了状元,仿佛一切都因之改变了模样,天更蓝了,山更绿了,江水更清了,就连那桂花也较往年更香了。


邓子祥进京后,皇上给封了个翰林院学士,又见他一表人才,又招为附马。并亲赐上方宝剑,要他出巡两广两湖。因为两广两湖是产粮大省,俗话说:“湖广熟,天下足。“但近些年,由于地方官贪赃枉法,加之自然灾害水灾、旱灾交替出现,这湖广出现了灾民遍地。邓子祥巡抚回来,把情况向皇上奏明,皇上便把那些贪官打入牢房,另派好官。邓子祥是上湖南人,他记得家乡的父老乡亲送他上任做官,长亭更短亭,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们是因为自己家乡出了状元郎,出了大官而感到自豪和骄傲,他们也寄于了自己能为家乡做点贡献。一天,他心上一汁,用那蜂蜜在金銮殿上写了:“上湖南,免槽粮“六个字,一群蚂蚁就排着在那六个蜂蜜字上吃蜂蜜。邓子祥故做惊奇的禀报皇上,金銮殿出现蚂蚁自行排了六个字,皇上一看,便读了起来:“上湖南,免漕粮“邓子祥马上跪下说“谢主隆恩!“古时候的皇帝是金口玉牙,只要从皇帝口中说出的话是不可收回的。于是邓子祥的家乡上湖南就免了漕粮,总算为家乡做了一大贡献。


由于邓子祥为官清廉,忠君爱国,忧国忧民,皇帝对他很看重,官至宰相,国家朝庭治理得井井有序,民殷国富,那是后话。


再说,邓子祥上任做官去了,父亲邓商如依旧在家种地,那些衙门的人奉承他常常给他送金送银,他都用来施舍,做那慈善事业和公益事业,俢路架桥他出钱出力,自己还是辛苦劳动,从不吃那嗟来之食。当那杜鹃啼血的时候,他便开始种阳春了,一天,他牵牛去犁田,那块田是他从别人家购买的,田中央有一座无碑之坟,在别人家耕种这块田时,那座坟已经露出了一部分棺材,他买了后,心想,这坟虽然无碑无人祭扫,但也是前代别人的坟墓,应该不能因为那蝇头小利而去损坏别人的坟墓,于是他用土将露出的棺木掩盖好,并且每年耕田给坟墓留下一犁,几年后,坟墓就大了许多,今天他下田耕田到了坟边又想到留一犁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对了,给儿子梦中送文章的人称自己叫刘一犁,原来是我每年给这坟墓留一犁,此时他才仿然大悟。他把这事写信告诉儿子,儿子便派人查验考察这坟的来历,原来这坟里葬的是前朝一个姓刘的大清官,这官也是状元及第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他在乱世时出巡地方,地方贪官怕被他查出端倪,露了马脚,便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把他和两个随从杀了,抛尸荒野,也是邓子祥的祖上人过意不去,给买了三幅棺椁葬于自己田中央,后邓家穷困后将家中的田卖于别人,经过多少代后,邓商如又将田买回,见坟墓现出棺材很是过意不去,十多年来,每年在坟墓边留一犁,并且不在这块田里用大小淤,就用些青叶草木灰即便减产也无怨无悔。


大凡世间为官为民都要心地善良,厚德载物,人做天看,神灵便会护佑,若是为人奸诈,损人利己,为官贪婪,凌强欺弱,必遭天谴……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9799.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