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救赎 (原创小小说)

救赎 (原创小小说)

作者:大海34 时间:2018/12/14 18:06:29 1579人参与 0 评论

  六年前的一个晚上,刘兵的父亲在回家的路上踩了一块香蕉皮,滑倒在地,造成股骨断裂。夜已很深,路上行人稀少,见一老人摔伤在地,谁都不敢去扶。刘兵父亲叫天不应,呼地不灵。

正在危难之际,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来到跟前,问了些情况,说:"大伯,我背你去医院吧?"

刘兵父亲感激地说:"多谢你了,还是烦麻你背我去家里吧,我家离这儿不远。让我儿子送我去医院。"

男子二话不说,背起刘兵父亲按说的路线背到了家。离开时,问男子的姓名,住址,男子笑了笑说:"老伯,你抓紧时间去治疗,我走了。"

男子走后,刘兵父亲和母亲记住了他眉心那颗朱砂痣和张口笑时的大门牙。

刘兵赶到家时,男子已走了。父亲住院期间,心里念叨那男子,几次催儿子去寻找恩人,刘兵说,人海茫茫,他没留下姓名住址,我哪里去找?

父亲伤愈后,四处打听那男子,没有结果。这种遗憾一直折磨到他逝世。临终前,对刘兵说:"兵儿啊,你一定要帮我找到那位恩人,当面向他说一声谢谢,以了我的心愿啊。"

父亲去世后,刘兵将此事忘到九霄云外,一心关注自已事业的发展。

几年拼搏下来,他的房地产企业已有一定规模,红旭房地产公司在本市排得进前三位。

事业发展了,不但高兴不起来,烦心的事却越来越多。这下,又一块新的地标在等待着他,但资金严重不足,又困扰着他的决策。

公司已连续三个月没发员工工资了,下面工人闹得历害,说再不发,要罢工,要去市里闹。

刘兵心急如焚,一边想着那块地标,一边想着怎样安抚员工。他恼员工的鼠目寸光,恼员工的不知满足和自私。尤其是恼那个领头闹事的许义。

许义,难道我对不起你吗?你来我公司,我对你不薄,让你负责工地的建设,定你最高的工资标准,发你最高的奖金,你怎不知恩图报呢?

此时,刘兵正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公司的烦心事,刚才财务小丽打来电话,说员工把公司大门堵了,说不发工钱,就不准公司营业。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的,车内虽有空调,却感觉到外面的热浪在肆虐。正是暑假期间,读初中的儿子在外面玩野了,整天不归屋,刚才在家里母亲还在说他,要多管管儿子,不要只顾挣钱,把儿子忘了。

这几年,他确实把什么都忘了,除了想着自己的钱怎样呈几何数发展,亲情,友情,恩情什么都没有了。

小车驰上了沿河大道,行到转弯处,只听得前方传来有人落水了,救人啊的呼喊声,车到出事地点,刘兵将车停下,摇下玻璃,只见河中心挣扎着一少年,在水中一沉一浮,岸边站了数人,都在指手划脚,大声叫喊,却没一人下去救。

刘兵犹豫一下,打开车门的手又将车门重重关上,车颠了颠,重新啟动,快速向公司驰去。

车到公司门前停下,只见大门前围了数十人,神色愤怒,哗叫不止。小丽站在门口,解释的声音被淹没。

刘兵下了车,厉声喝道:"吵什么吵,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众人见刘兵来了,安静下来,一人说:"刘总,不是我们想吵想闹,是你拖欠我们工钱太久了。"

众人附和:"是啊,拖了这么久,我们要养家糊口啊。"

刘兵来到众人前,高声说:"你们有困难,我理解,但你们也要理解公司的困难。不是迟发了几个月工钱吗?待公司发展了,我补发你们,再发你们奖金。"

有人说:"可眼下我们怎么过?"众人附和:"是啊,我们没有多余的钱,眼下的日子怎么过?"

又有人说:"公司的发展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是要回自己该得的血汗钱。"

刘兵见解释不清,扫了一眼众人,大声问:"许义呢?许义哪儿去了?"

有人说:"刚打了他的电话,没人接听。"

刘兵愤怒地说:"是他窜掇你们来的吧?你们给他当枪使,他却躲在后面看热闹。"

"许师傅不是这样的人,最关心我们的就是他。"众人七嘴八舌为许义抱不平。

一年岁大的老员工说:"昨天他还借了我五百元,帮我去付我老娘的住院费。"

众人说话间,一辆摩托驰了过来,车停下后,下来一人,近五十的年纪,身材魁梧,面色和善,两道剑眉高扬,只见他浑身湿淋淋的,身上白色的汗衫上印有红旭地产四字,格外醒目,看了看公司门口的情形,忙喘着粗气跑着来到人前。

"许师傅来了,许师傅来了。"众人喊道。

刘兵看了浑身湿透的来人一眼,眉头一皱,问道:"许义,你干什么去了?你把大家推到我这儿闹事,什么意思?"

许义一楞,顿了顿说:"刘总,你误会了,是大家自发到你这儿来的,我确实同情他们,刘总,你发了大伙的工钱吧,我们都盼着这些钱呢。"

刘兵说:"你怎么也不理解公司的难处?"

许义说:"我知道公司在拿一块新的地标,拿到后,将又会有一块地标,这样下去,你永远困难,你的难是钱那天才堆成一座山,我们的难是小孩读书,居住购房,老人养老,医院看病,都急需要钱。"

众人喝采:"许师傅说得好。还钱,还钱,还我们的工钱!"

纷闹间,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在人前停下后下来一少年,接着又下来一白发老人。

刘兵一看,这不是儿子和老娘吗?忙迎上前去,对老娘说:"娘,你来这做什么?"

刘兵娘流着泪说:"找恩人,找恩人……"

刘兵一头雾水:"娘,你找什么恩人?"

"救你儿子的恩人,你公司的。"

刘兵厉声问儿子:"怎么回事?"

儿子怯怯地说:"我在河里游水,一下游到一深潭处,溺水了,无人救我,后来是一位叔叔救我上岸的。"

刘兵突然想起沿河大道的那一幕,忙问:"你是在沿河大道转弯处那里游水?"

儿子点了点头,说是。

刘兵闻言,如雷轰顶,全身酥软,刚才自已不去救的正是自已的儿子,想想后果,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一种深深的痛在心里搅着刮着,犹如一只黑色的蚁虫在噬咬着他深处的灵魂。

刘兵捂着胸口问儿子:"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公司的?"

"他穿了一件白色汗衫,上面有红旭地产四个字。"儿子回答说。

白色汗衫,红旭地产?刚刚许义不是穿了这件衣,湿淋淋地来到公司吗?难道是他?

  想到这儿,刘兵忙喊:"许义,许义……",一看人群中己没许义的身影。

再看远处,只见许义一人已上了摩托,刘兵冲上前去,拉住了许义说:"是你救了我儿子?"

许义只得下了车,说:"那样的情况,谁见了都会去救的。"

刘兵激动地拉着许义的手说:"恩人,大恩人啊,没有你相救,我的儿子就没了。"他不敢说出当时他在现场的事,心里只有愧疚,后悔和刺痛。

来到老娘和儿子身前,儿子手指着许义说:"就是这位叔叔救了我。"

老娘拉着孙子说:"快给恩人磕头。"

刚要跪下,被许义扶住说:"小伙子,不要这样,要谢,谢你爸爸,谢你奶奶,好好孝敬他们,是他们将你养大成人。"

说到奶奶的时候,许义看了刘兵娘一眼,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刘兵娘也盯住他的脸不放,见许义大个子,国字脸,浓眉大眼,右眉心藏有一颗朱砂痣。不禁迟疑地问:"你是……"

许义笑着问:"大娘,你认识我?",一笑,露出了两颗大门牙。

刘兵娘见到那大门牙,一激动,身子哆嗦起来,拉着许义的手说:"是你,小伙子,你就那晚救我老头子的大恩人啊!"

许义也认清楚了大娘,六年前的那晚,他背刘兵父亲回家,就是这位大娘对他千恩万谢,拉住他的手不放,说等儿子回来记住他,好好感谢他。

这么多年来,许义早将此事忘了,没想到,今天见面,人家还是认出了他,并且还一直惦记他,许义不禁心里一阵激动。

刘兵惊住了,听娘这么一说,原来当初救他父亲的竟然是许义,父亲临终前的遗言,要他找到恩人,没想到,恩人在自己这里工作几年了,竟没有认出来,现在想起,许义大个子,浓眉大眼,眉心一颗朱砂痣,大门牙,这都是父亲当时给他描述的,可自已怎么就不往那方面想呢?只要稍稍上心,就能认出恩人,找到恩人。

想到许义先救父亲,今天又救了儿子,救父之恩未报,又欠救儿之恩,不但未报恩,自已还这样对待他,一种深深的悔恨,羞愧像铁鞭抽打着他的心,拷问他的灵魂。

我是怎么啦?我还是个人吗?见人落水无动于衷,欠人工钱无动于衷,人有恩于我无动于衷,我的心麻木了,黑了啊!

刘兵的心一阵阵疼痛,他按住胸口,朝许义跪下,流着泪说:"许义兄弟,大恩人,我对不起你啊,对不起所有的兄弟们啊……"

天边传来一声闷雷,大地颤了颤,刘兵满面泪水地瘫在地上。许义人格的力量,恰如这一声惊雷,惊醒了他麻木的灵魂。

他擦干泪水,站了起来,对众人说:"工人兄弟们,我决定,不去争那块地标了,马上发欠你们的工钱。你们现在就去财务小丽那儿领工钱。"

员工们热烈鼓掌,发出一阵欢呼声。

望着喜笑颜开的员工,刘兵的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坦然,轻松,阳光。

许义正在和老娘,儿子亲切交谈,那亲热劲儿犹如一家人。

刘兵心里默默地说:"许义,感谢你也救了我。"

救赎 (原创小小说)(图片1)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大海34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大海34
  • 来自:未填
  • 现在:未填区域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8/10/22
  • @TA留言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