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黄的情书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8/12/9 21:33:51 5178人参与 0 评论
柚子在哪里啊点评:泛黄的情书

泛黄的情书

泛黄的情书

已经五十八岁的花兰挨打了,而且还被打成了轻伤,就在昨晚深夜,被他男人打的,男人老向将她往死里打,若不是邻居解救,花兰真的可能被老向打死了。

邻居老王夫妇、老张夫妇,见花兰头脸部身上到处是血,忙打了120,医院救护车才将花兰接进医院,头部伤口十二厘米,左胸第二根、三根肋骨骨折,血气胸。这样的家暴赫然听闻,病房的人以及探视家属们都为花兰愤愤不平,都在指责那个老向不是人,简直就是一条疯狗,一个冷血动物打老婆这样下死手,筒直是史元前例。花兰只是闭着眼晴,两个眼角上济出了滴滴泪水,一滴接一滴的向下滚,眼泪晶莹剔透,流到嘴角她用舌尖舔进嘴里,决不让它流下,那味道是咸咸的、辣辣的、涩涩的。她没有因为伤口的疼痛而呻吟,她也没有因为如此受辱而情绪低落。

她就两个女儿,女儿都是大学毕业生,都已出嫁成家,而且一个在深圳,一个在杭州。她娘家是乡里的,三姐妹,父母已亡故多年,住院的第二天,同住皇城的二姐英兰得到消息赶到医院,见妹妹这个样子,情绪激动得大哭一场,而那个与花兰共同生活了三十九年的老向把老婆打成这样,竟连医院的门都不进,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老实善良的妻子会如此下毒手。

姐姐十分愤怒,她拿起手机就要拨花兰女儿们电话,花兰忙说:“姐姐,别打电话,是我的错,我求你了。“

“你就是善良,就是老实,被打成这样了,还不准告诉女儿。你错了,这么大年纪了,你错了什么?“姐姐无不充满怨气的对妹妹花兰说,但还是听了妹妹的话,没有再拨号码。

英兰听花兰说是她的错,这在她心里缭起了一团迷雾,她到底怎么过错法?她几次想开口问妹妹错在哪里?但同房住着四个病人,也有那陪护的家属,万一涉及妹妹的隐私,她怎么启齿呢?所以英兰也就没有问及这事了。

如果法医监定伤情,苻合轻伤一级。按这伤情,只要花兰向法院提起诉讼,那老向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会被判三年以下徒刑。

英兰的老公是个退伍军人,退伍后在一家国营企业做电工,他平常就对妹夫老向很看不惯。这老向下放回城后在汽车站当副站长,一幅牛逼样子,目中无人,不可一世,好像整个天下就是他的,对众亲戚总看不让眼,特别是对农村的亲戚更是爱理不理,这个二姐夫早就对他看法不好。他知道姨妹子被打成这样,出于义愤,便偷偷的到派出所报了案,又向法院起了诉。

派出所接到报案,马上到医院展开调查,并委托法医进行法医学监定。老向以家暴造成受害人轻伤一级被刑事拘留。

法院受理了该案,待花兰出院后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这样的严重家暴在皇城还是罕见的。所以法院也十分重视此案。花兰现在是骑虎难下,她本想将伤治好就行了,以后去和女儿一起生活。谁知姐夫给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她现在不得不配合了,也不得不面对了。

开庭的那天,双方都请了律师,只见老向的律师从公文袋中掏出一迭泛黄的书信,一共六封,律师开始一封一封的念读:“各位法官,各位陪审,我的当事人向仁志之所以施行家暴,答案就在这里,这六封书信已经泛黄了,都是写信人写于四十年前,现在本人代当事人当庭宣读。这是第一封:我亲爱的兰,获悉你为了我们的爱情,被你父亲用绳索绑着打得遍体鳞伤的消息,我的双眼被痛苦的泪水迷朦了,一个晚上我没有合眼。我就在你屋子边的那条小河边徘徊着,看着东方的启明星绕天一圏从西方落下,听着田野的虫蛙在悲惨的诉说着人世间的凄凉,鸡叫了,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东边露出鱼肚色,我才拖着疲惫的脚步回了家门口,坐在池塘边的柳树下等待队长喊工。兰,只怪我家穷,兄弟姐妹多,人家下放青年向仁志是城里人,你就对我放弃了吧,来生我若生在帝王家,我们一定会做恩爱夫妻的。你的明。一九七三年四月十日夜。这是第一封情书,已经四十年了,还保留着。第二封,亲爱的兰,如果人的思念可用一个罐子封存,如果人的感情可以冷冻,如果人的生命可以沉淀在某个青春年代,我们可以等待,可是,时光老人对我们却是那样无情,转眼又到了秋天,你还能坚持多久?你放弃了吧,我不怪你。只要你永远在心中记得我,我就心满意足了。你的明,一九七三年十月五日。等三封,兰,听说你父亲又狠狠的打了你一顿,我心里好难受,你来信说要最后见我一面,我同意你,晚上你父母是不准你出门的,只有白天相见了。你找个机会定个时间再通知我。在这悲惨世界里,怎么一对有情人却要成棒打鸳鸯两分离?祝平安!你的明,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二日。第四封,亲爱的兰,你来信说,自从我们偷吃了禁果之后,你说你怀孕了,兰,只怪我无能,不能改变这凄惨的现状。你就听我的话,不要和你的父母抗争了,去和那个向仁志结婚吧,如果被你那狠心残酷的父亲知道怀孕了,你就会被活活打死的。我头晕了,写不下去了,天要塌了,地要陷了。我的心也被无情的世俗这把利剑割成了碎片,我只觉得一片一片的向你飘来。你再也不要给我写信了。你的明,一九七四年五月二十日……“当这律诗还要继续读下去时,审判长大喝一声:“夠了!“老向以为是审判长听了这些情书,对花兰的不检点行为,感到愤怒了,便马上接着说 “审判长,这样的女人该不该打?都四十年了,这情书还用一个精制的木盒子保存着,是这次搬家才被我发现的,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只见两个女儿在那里抽泣了,此时她们的内心世界不知何等复杂。

“向仁志,如果你发现这些情书就往死里打花兰,你犯法了。用不着把另外两封情书再读出来了,你检查过你们共同生活的三十九年,你用什么方法愽得了她对你的爱吗?她为什么要把四十年前的男朋友写给她的情书如此珍贵的保存吗?好好想想吧!现在有原告的代理人发言。“

“审判长,各位陪审员,各位旁听的先生女士们,现在我代表我的当事人用她自己的一段录音来回答她为什么要保存这些情书吧。“接着他就把花兰说的一段录音放了起来:

“我叫叶花兰,和李轩明是一个村的人。我们读小学时开始认识,他待我像亲妹妹一样,他学习成绩很好,常常教我做数学题和写作文。如果谁欺负我,他就帮我。我们又一同在一所学校上初中,他一样的呵护我,到初三,也就是我们的青春期了,我们情窦初开,这时我才体会到: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个词语的含义。我们初恋了,到了高中,我们开始热恋了,在我们各自的心中,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一半,不离不弃,就像那梁山伯与祝英台,决定做一对恩爱夫妻。

李轩明家兄弟姐妹七个,是很穷,但我不嫌弃他,父母知道这事,也没有提出明确反对。可就在向仁志下放到我生产队后,他一眼就瞄中了我,我那时候十八岁,是村里公认的美人。他的家境很好,父亲是县里的一个干部,他下放是到农村渡金的,他比我大六岁,他看上我后,便要另一个下放我队的人说媒,我爹妈见他是城里人,条件那么好,向仁志又经常给我家送这送那,我爹娘就同意了他的婚事。我十分痛恨他,我明确向他表明:请你不要破坏我和李轩明的爱情关系,我此生只属于李轩明的,谁也别想把我从他身边拉开。可这向仁志却并不体会同情我和轩明多年沉积起来的爱,继续不择手段在我爹娘面前下功夫,我的爹娘也穷怕了,就铁了心要我嫁给向仁志,我不同意,父亲几次把我打得死里逃生。我也准备一死明志,就在我怀孕后,李轩明又无计可施时,我奔向了那座寃死鬼辈出的水库,我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谁知这是夏天,水库里有几个小伙子在洗澡,他们见我跳下水库自杀,便齐心协力将我救上来了。我奄奄一息,被向仁志假情假意和我父亲把我送进医院,那天晚上,是我妈陪护我,可他们设了毒计,待我熟睡后,向仁志却将我妈换走,我迷迷糊糊的被向仁志强奸了。我彻底失望了,只有嫁给了这个流氓了。可我满脑子只有我的轩明,梦中常常和轩明在一起,可醒来后,身边躺着的是我要恨一辈子的向仁志。后来大女儿生下了,她是轩明的亲生骨肉。后来我听说轩明当兵去了,那后两封没念的信是他在部队写给我的。他知道我生下了女儿,也和向仁志正式登记结婚了,他只是说要我保重。我后来给他写过很多封血泪斑斑的信,可他再也没有回我信。向仁志活活择散了我们恩爱情人,我惨痛的生活就是这几封信赖以生存的保证。我留着它,是我和轩明爱的见证,不至使我们那刻骨铭心的爱被岁月尘封,我宁肯放弃所有也不可放弃我青春的流年里的爱。我小女儿生下了,我也听说轩明在部队提干了,从越南战场下来,他升为营长,听说他总不肯找对象,我心里难受,知道他心中还有我,可我已经被向仁志揉躏成残花败柳了,为什么他还在为我守候那热恋时的山盟海誓?于八二年我大胆的给他写了一封信,只说了三句话:你还不结婚我就死给你看,我说得出做得到;你务必把我忘了,就当我早已为你殉情,现在的我只是借尸还魂的另一个女人了;我们的女儿很乖,我一定会把她好好培养的。他没有再回我的信,但听人说他和一个大学生结婚了,团级干部转业在湖北,他不想回家乡,我知道他是怕触痛我们的从前!我留下他的书信有错吗?“当律师放完了花兰的录音时,法庭上鸦雀无声,只听到两个女儿从哽咽到放心大哭,她们应该觉得自己母亲的伟大吧。良久,审判长才语音颤抖的说:“现在谁还发言吗?“整个庭内没有人再说话。审判长大声说:暂时收庭,请把那六封泛黄的情书还给叶花兰,这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只有叶花兰拥有它。下午听候判决……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