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散文杂记
  4. 火安岭的神鬼传说

火安岭的神鬼传说

作者:封清 时间:2018/10/10 20:52:52 7367人参与 8 评论
崀乡农夫点评:神鬼传说、梅山术、产难鬼、梅山神……神秘的火安岭更加让人神往!

火安岭的神鬼传说

从懂事起,火安岭就矗立在心里,少年时,和父母亲剁柴,就是到火安岭。从地图上看,它只是雪峰山余脉上的一道山岭,却地跨武冈、洞口、绥宁三县交界。

去火安岭,龙门村是必经之地,站在村口,抬头,目光沿着山峰攀爬,最高的那垛峰岭就是。山上生机盎然,物产丰富,我们的祖先正是受了这山的庇护和供给,才能得以繁衍生息。龙门村依偎在火安岭脚下,村前是田亩,春耕秋收,颜色随四季转换,农忙时,躬身耕作,农闲时,进山狩猎,耕种要受节气安排,而狩猎则要遵从梅山神的指示。

每一方水土皆有神灵,它们栖息在我们额头三尺以上。雪峰山的神叫做梅山神,梅山神又有上侗梅山,中侗梅山,和下侗梅山之分,分别掌管着各自领域里的生灵走畜。所谓“上侗梅山上山打猎,中侗梅山掮棚放鸭,下侗梅山打鱼摸虾”,几千年来,梅山诸神活跃在不同地区,不同领域,和不同的历史时期,因此也形成了丰富多元而独具特色的梅山文化。

我去火安岭,是国庆节当天,这是一场谋划已久的登山活动。受当地一位同学的热情相邀,并且请她父亲做我们的向导,这份朴实的情谊让我们无法推却。

再次走进龙门院子,被四周的高楼挟持着,放眼都是钢筋水泥,原本温馨紧凑的村落,如今已散漫如沙,那些极具侗乡特色的古老建筑都已荡然无存。当初弯曲的青石板路,把院子编织成谜一样的青石板路,像割断的草绳,被随意丢弃在荒芜里。幸运的是,还能够找见一两间废弃的木头房子,低低矮矮,板壁黢黑,像个充满智慧的历史老人,木房子后面由石头垒成的猪圈还在,为它遮风挡雨的杉木皮还在,只是再也听不到湘西南土猪粗糙的哼哼声了。

出村,左拐,沿一条长满青草的毛马路蜿蜒而上,马路是近年输送木材修建的,路旁是溪涧,却被荒草淹没,见不到清冽的山泉水,只听得到水流激激的叮咚声。而原先上山的古道,一百零八级石阶古道,被摧毁得找不到任何痕迹。

如果古道能够保留下来,对龙门村的旅游开发是个很大的帮助,同学父亲不无遗憾的说。这是一个淳朴热情且健谈的老人,虽已年过花甲,但在他身上找不出岁月流过的痕迹,国字脸,板寸头,神采奕奕,脚板矫健,表现出和他年龄毫不相称的强健,我想,或许和这片山野的蓬勃生机有关吧。

老人介绍说,自己是长命老仙的徒弟,做了几十年的护林员,对山上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说起这些,他一脸自豪。

长命老仙我是知道的,本名龙长命,当地的传奇式人物。解放前,曾做过龙门猎队的队长和守山人,精通猎术和梅山术。梅山术是一种古老神秘的巫术,是几千年来,人和自然较量的智慧结晶。它包含了一道道神奇的手诀、口诀、卦、锁和符咒,帮助人类避凶化吉,维护着人和自然之间的天然壁垒。

同学父亲向我们展示了两段口诀和手诀,手诀繁复晦涩,无法用文字表述,口诀朗朗上口,记载如下:

藏身诀

藏我身,化我身

我身化作大山木叶青

风吹木叶皮皮响

不知哪皮是我身

避蛇诀

此棍不是非凡棍

是铜棍铁棍

不准老蛇路中横

不准老虎山中行

山路蜿蜒崎岖,上到火安岭,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岭上的四颗云杉犹在,几个人才能合抱的杉树,如今只有一些零星的枝干,老态龙钟已不复当年雄姿。 

火安岭上不只有梅山神和守山人,还有妖精和鬼怪。同学父亲说,这里著名的云杉,原先有五棵,为什么现在只剩下四棵,你们知道不知道?我们摇头说不清楚。

老人讲,大概三十多年前,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原本还蛙鸣虫唱,平平静静的,突然之间,山上起了白雾,一股妖风呜呜作响,只见一条巨蛇盘在树顶吸取月华,蛇身怕有磨盘粗,不料一道闪电凭空劈下,登时树毁蛇亡。这是梅山神防止蛇变成精怪亲自出的手,老人这样下着结论。

老人还说山腰上有人遇到过产难鬼,就是难产而死的鬼魂。几十年前,村里有个妇人因为难产,大的小的都没保住,就葬在那几棵树下,他指着山腰。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山腰离路边不远,十几棵手臂粗的杉树,挨挨挤挤,草丛密不透风,阳光照射不进,看不到坟墓,只是阴森森的,让人头皮发麻。

拨锣谷有个人到这边走亲戚,傍晚下山经过这里,看到山腰处有个妇人家背对着山路,哭的特别凄惨,一边哭,一边喊着心肝宝贝,伤心得都快断气了。由于天色已晚,他又着急赶路,所以没有停留。下山后,遇到村里人,就问,山腰上是谁家的婆娘,这个时候还在那里哭,你们也不去寻回来。村里人问,那个婆娘长什么样子?他说没看清面相,只知道大概三十来岁,穿黄色格子罩衣,听的人神情一变,说,你遇到产难鬼了。那人登时脸色惨白,回家后,没几天就病逝了。同学父亲说得有鼻子有眼,并且每个人名又讲得仔仔细细,本来山风习习,天高气爽的季节,忽然间感觉后背一阵阴冷。

那棵最大的杉树里面以前还住着神仙。有一天,龙门村有个人上山剁柴,因为贪多忘记了时间,走到杉树下面,天色已经漆黑。那个年代没有手电,他也没有火把,入夜后,野兽就开始出没,草丛中悉悉索索的声音也越来越近。情急之下,他跪在树脚,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说:龙应灯公,弟子路遇困难,家里还有瞎子娘在等我回去,求求你借个火,送我回家。说也奇怪,话音刚落,眼前就有一团光亮,似火非火,跳跃在他的跟前,一直送他到山下。进村后,村里人都已熄灯入寝,只有瞎子老娘端着一盏油灯站在屋脚等,当他看到瞎子老娘的时候,眼前的光团融化在煤油灯的光照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人反复强调说,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真实发生的事情,都有可考之处,信不信由你们。

站在火安岭上,西边依旧是层层叠叠的山峦,在湘西南阔大的山群里,在这片云起云飞的境地里,龙门村像片树叶,落在东边的脚下,幸福大道在脚下,钟家冲、李家湾如一副油画,被季节涂得金黄。

我们下山的时候,在山道旁还见过小小的土地庙,在乱石、蒿草、小道和空旷的安静里,令人敬畏不止。而火安岭只有黒崖和风,只有寂寞,只有漫天的空旷,而这些,一直都在这里,这是世俗需要的。但有些东西,没有文字,不需要记载,只留存在人们的口碑里,那里有我们的先辈和神明,那里善恶分明。

2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1人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9482.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封清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8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10/10 21:59:12 0
    一年多上人网不能正常评论,总是发布不了,十一换了个新电脑,终于可以正常上人网啦,一上来就看到老同学的美文,一口气读完,还在回味其中的情节,浮想联翩!

    作者于 2018/10/11 15:30:19 的回复:

    久违了,老同学,感谢加红。

    三湘田园 崀乡农夫(峰子) | 三湘田园 3XIANG.CN | 崀乡农场 LANGX.CC | 滇红茶 DIANHONGCHA.CN ` 内衣网 NY88.CN | 内酷网 NEICOO.COM ( 爱丰满内衣 AIFENGMAN.CN | 亚洲型男内裤 YZXN.CC )
  • 2018/10/10 23:22:07 0
    龙门村属南桥还是湾头?有侗族?

    作者于 2018/10/11 15:32:59 的回复:

    问好言宋老师,龙门村属于湾头桥镇南桥乡,村里龙姓为主,村口立有“龙门侗乡”的石碑。近些年一直争取开发旅游项目,但没有成功。

    都梁渝州路漫漫,梦回故园情悠悠。
  • 2018/10/10 23:35:26 0
    作为老弟,打赏,支持一下

    作者于 2018/10/11 15:33:25 的回复:

    感谢老弟打赏。

  • 2018/10/11 16:09:09 0
    特意去过,好地方,周飞跃老师系列龙门山歌演译的就是此地。

    作者于 2018/10/11 19:11:15 的回复:

    感谢王爷的回帖,火安岭是一项不错的登山运动。周飞跃老师老师的龙门山歌,我在网上找资料时找到过,当然,他以前刚发贴的时候,我就已经听过,非常动听。

  • 2018/10/11 18:40:09 0
    躬耕劳作之余,撵山确实是祖先休养生息的重要内容,且充满神奇。撵山赶山在武冈南乡口语中那个词语,怎么写?

    作者于 2018/10/11 19:08:57 的回复:

    回黄老师,赶山一词在南桥口音,发音“宽山”,比如追赶,这边说“宽赶子”。几十年前,这边的打猎习俗还是很强的。有些人家里养的猎狗就有上十只,冬天的布鞋和帽子里,一般都是垫的兔皮或者其他动物的皮。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8/10/12 0:02:48 1
    你的图片取自当地?湾头说起来是比较熟的。南桥乡政府去过。龙门山距乡政府多远?下次有机会去看看。
    都梁渝州路漫漫,梦回故园情悠悠。
  • 2018/10/12 10:57:39 0
    回言宋老师,龙门村距湾头镇大约半小时车程,如果从南桥乡政府过来的话就绕了路程,不过从南桥过来,可以走幸福大道,一条笔直的水泥路,旁边是条水泥砌过的小溪。图片是网上下载的,我的摄影水平太差,不过也随手拍了几张,村口著名的牵手树,潇湘电影制片厂曾经来取过景,,石板路,残存的木头房子,杉木皮遮盖的猪圈,但是没有图片上面这样的景色了。欢迎老师前往,如果可以,我能够帮您联系向导。
  • 2018/10/13 18:11:26 0
    龙门与大山,并为“幸福村”,南桥与大垅,并为“南桥村”。

    作者于 2018/10/13 20:31:35 的回复:

    问好刘老师,至于并村之后,我们村就成了南桥村,但是每每寄东西回家,我还是习惯写“大垅村”,至少这个名字是刻在我心里的,即使现在村里人十有八九把房子建在了幸福大道边上,即使村庄空了,小巷子长满了荒草,但那个地方还是大垅村。呵呵

作者资料

  • 封清
  • 来自:湾头桥
  • 现在:长沙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4/8/20
  • @TA留言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