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我们村的爷们娘们

我们村的爷们娘们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8/9/28 8:30:06 2926人参与 0 评论

我们村的爷们娘们

三个爷三个娘覆盖我村半个多世纪的乡土文化,高度地映衬了我村的人文历史景观。除了那些读书有了出路离村的人外,所有生活在村内的人都是众星捧月一样,围绕这三爷三娘转圏子,因为大家的生存生活都离不开他们,我也是其中一员。

当然他们似乎与生俱来就会如此美妙的搭配,就像天上的北斗七星,也似太阳系里行星恒星各有其轨迹而又相互影响一样,是上苍的有意安排的吗?

真实班辈名字我就就不提了。三爷中一个是王爷,一个是告爷,一个是上爷(生于正月初十,乳名上元)王爷年龄第一,上爷第二,告爷最少,但上下相差也不是很大,他们三个共同点就是好酒和一人有一个相应的娘子。

王爷从人民公社起就担任大队秘书,直到二零一四年逝世,是不倒翁,每届换届选举都得满票,但是老好人,不敢挂红胡子,公社始终没有批准他当过一届书记或大队长,他的为官之道就是肯帮群众办事,什么原则、政策在他心里等同没有,大家很拥护他。上爷是有很高武术的,也会治跌打损伤,柳枝接骨,手法正位很历害,远近闻名,还是著名的屠夫,杀猪杀牛从没连过刀,虽只当了几十年队长,但威望很高,好像大队的人发生什么事都要找他才能摆平。

告爷是大队的最早的赤脚医生,精通厨艺,一边当赤脚医生,一边为社员家办厨,当赤脚医生很能为人民服务,也很有外科技术,他敢给人做淋巴癌的手术,给这些病人的家属到长沙北京治病节损了很多钱,当然结局是病人死得快,反正病人要死的,也没有人怪他,村里的人似乎也很需要他。三个爷各有长处,但难能可贵的是配合得那么默契。

这三个爷是谁最先这样称呼他们的已无从考证了,但三个娘子的名称确是三个爷取的,奇葩的是她们都是以身上的肤色起名。

一个是白娘子,因裸体时身上的肌肤白如银玉,那是王爷给起的名。一个是黑娘子,是告爷起的名,也是体肤是黝黑的。一个是红娘子,是上爷起的名,身上的肉是红色的。

现在就讲讲这三爷三娘这几位我们大队的领军人物的风云故事。你看后也去记忆中搜寻一下你们那里也有这样的引领一代潮流的乡村亮星吗?

大凡一个地域,一个姓氏中总会出一些能人,也就是出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物,这样这些群体才可和周边社会群体有抗衡。我们的俚语就说:哪姓哪户没能人?何地何处无能人?所以这些人也可称为领头羊,弱势群体总会仰仗他们撑腰出头。

三个爷是我村土生土长的,王爷姓赵,上爷和告爷都姓林,他们虽不是我国四大姓,但都是有名的姓氏。赵姓是做过皇帝建立过朝庭的姓氏,历史名人很多,是其他姓氏不敢欺负的姓。林姓也是旺姓,特别是在爷民叱咤风云的年代就有我国的付统帅林副主席为林姓人撑起一片蓝天,他是毛主席的铁哥兄弟,亲密战友,内定为皇帝接班人,上爷告爷常常对人炫耀说,我们的家们打仗天下第一,比毛主席功劳都大。我们林家人也有皇帝做,有时会嘲讽张姓人,“张家人不做皇帝,是我名上的了“。但到了后来,张家有些不识字的老人也扬眉吐气的说:我们江家人终于做皇帝了,别人纠正说那不是张,而是江。然而张家有那能干人说,江姓是从张姓中分枝的,本是一脉的。

一次,是我的一张姓朋友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侯,三个爷在场,那是我生日,大家都是我的朋友,也是豪酒的时候,大家挣得不亦乐乎。上爷告爷比较好强硬说江姓不是从张姓中分出来的,但这姓张的朋友在他们村里是被称为张大帅的,意思和东北王张作霖一样是个天下枭雄,他不服输的,就说道:林家人葬错了坟,林副主席没有做成皇帝,还变成了叛国投敌分子。他们一边继续豪酒,一边又在面红耳赤的挣吵,我估计快生气了。虽然他们是在挣姓氏的能力,但三个爷毕竟是我们大队顶尖人物,惹输于外村人,我的颜面也不好看,张大帅虽是外村的,又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常常帮我,他的武功了得,他爷爷曾是我们西乡一带的武术大师,也曾风云一时的。所以,我只得打圆场了:兄弟们,喝酒第一,友谊第一。我姓颜的小姓,也没出过什么大能人,就只在唐朝有个会写字的,你们都是大姓,不一样在帮我吗?王爷帮我开了假证明,使我领了接婚证,没有挨罚,上爷和大帅帮我打过架,要不是借助你们的势力我早就被那女人的男人打成粑粑了。告爷每次给我办厨都不要工钱,各姓各的,挣了没用的。毛主席姓毛,中统特务头子毛人凤也姓毛,他们不也是对头吗?经我这样一说,大家才不挣姓了,又继续喝酒。

喝着喝着,又出了问题,酒醉之后,口无遮拦,上爷冒出一句话,那年我村架电,从你村过,你们大队干部带着群众乱要钱,说实话不是知在张大帅是师傅的朋友份上,老子不搞死几个不放手的。张大帅有些激动:不要那么说,我不是看在师傅的份上,只怕你们村的生活用电到现在都没架设好。王爷愤怒了:哪个敢阻我大队架电,只怕脑壳要开花了。大帅继续说:王爷,你胡说,你又好大本事,今天我们两个就单挑,去滚一跤。上爷来劲了:姓张的,和我来!你不要仗着你爷爷的本事,你爷爷还是我们村曹福卿的徒弟。老子学了八厂功夫,会打不过你吗?在癫狂之药酒精的作用下,人的中枢神经受到强烈刺激,兽性就显示出来了。我吓坏了,忙说:今天是我生日,和气喝酒,过招以后再说。张大帅语气缓和下来了:今天听师傅的。(不知何故大家都叫我师傅)上爷也说:二日再港。我有意把话叉开了:迪春大师写了篇文章叫爷们娘们,你们讲讲娘们的名字是谁起的?迪春大帅是我们大队供销社的售货员,人称烂秀才,他闲着无事,就作些打油诗,写点杂七杂八的文字,也算外来能人。

告爷说,那黑娘子的肉是黑的,好像非洲人一样。不过油水还是好的,摸着舒服极了。

王爷说:告爷你个鬼崽崽,胆子也太大,别个男人在家你也敢去。

告爷眯着眼,嘻嘻笑了,他男人知道了,被黑娘子一个普眼水就压下去了,她男人还对我说,以后放心来我家玩,谁也不敢乱说的。王爷,你还不一样吗?白娘子男人还打酒杀鸡待你,还给你滕房,你去了,别人就躲开了。

王爷喜形于色:那身肉硬是白得映影子,人又活络。上爷也来性了:我那鬼婆一身红肉,用手揉揉就更红了。王爷说:上爷所底,听说三个睡一张床?张大帅见他们说得口水四溅也来劲了:我一百米之类有四个,我想去哪家就去哪家,你们有这能奈么?上爷马上接着说:地方上有几个你的孩子?老子目前发现的就有四个是我的崽……一直到他们几个全醉得呼呼睡去了才鸦雀无声。我把他们一个扶上了床。

爷们对应的娘们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基本是家喻户晓了,但也如“贾午志慕韩寿,文君私奔司马“不受无媒之谤。

这些娘们都是外地嫁过来到我们村的,七十年代农村还是相当封建的,她们确实个个乖态出众,是女人中的红杏,不甘将春色关在园中,在那个时代就敢出墙,也属非凡人物。白娘子来自十几里路的大山边,人也十分标致妖娆,听说在娘屋里和一个民办老师有婚外恋,被那民办老师搞大了肚子,民办老师不肯离婚正式娶她,引了产,她把那民办老师告了,民办老师被开除了,这白娘子也因此出了名,遂立马嫁人,标准放低,嫁了现任比她大十岁,家里贫穷,人也十分老实,就会种庄稼。这男人自愧配不上白娘子,总担心怕她不长久跟自己。后来发现她傍上了王爷,心里反到踏实了许多,他想:有王爷稳住她心就好了。还故意把王爷叫到家好酒好菜招待。这白娘子也是高中生,人漂亮又能干,并且乐于助人,在村子里的威信很高,一般妇女大事小事都找她帮助。历次被选为妇女队长,王爷又把她发展为党员,就是和王爷有那一腿,别人也理解为男人太差,金花插在牛糞上,也不以为嫌,而且大家也很乐意接近她。

黑娘子在娘家也有过风流韵事的,嫁到这边后,生第一个孩子从那里面掉出一个金属环,他男人说她,她倒竖柳眼说:我们这事你能讨得我到?我娘家在城边,条件比你这里强十倍。你如果嫌弃我,我就走。男人害怕她走了,什么都随了她意。后来和告爷有了那深厚爱情,男人也容忍了。但这黑娘子是城边人见过世面,能歌善舞,有文化以前在一所卫校学了点常识,现在和告爷打得火热,她便学会接生,顺利当上了村里的妇幼保健员,也是村子里屈指可数的女能人。虽然和告爷的事从秘密转向公开,人们习以为常,没有谁非议他们。

红娘子是临村的,因为家中穷,两个哥哥都讨不到婆娘,她爹娘见现任男人的父亲是个粮食局的干部,为了钱就把他嫁了。但男人哪点配得上她?比大郎哥高不了半寸,做事什么都不会,一次三寸丁老公跌断了胫骨,请了上爷给接骨头,两人眉来眼去就爱上了,这上爷高大魁梧,又有一身好武功,而且无比帅气,红娘子见了,犹如金莲遇见了武松,爱得刻骨铭心。

于是乎爷们娘们就挑起了我村的半壁江山。这娘们为妇女村民做过大量好事不必多言。单说这些爷们也确实是我村的顶梁柱,是积贫积弱山村村民的希望。

曾几何时:城边人仗势召集数十人到我村来打架,爷们知道消息后,号召村民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落荒而逃。后来打官司又赢了,对方陪了钱,还有几个有案底的烂仔被叛了徒刑。

曾几何时:我村几个在外地出卖劳力,被黑心老板喊了火,做了一年工,硬是没拿回一分钱。他们回家向这三位爷诉苦,三位爷受理了这案子,他们的理念是:死了个鱼不要紧,臭了塘水决不容忍。他们想尽办法把老板捉了回来关进窖眼里,直到其家属把全部工资付清才放人。

曾几何时:一个人在别村讨了个老婆,女方跑了,父母赖皮不肯退彩礼,这男人找到三个爷,爷们暴跳如雷,那还了得?敢欺负我村人就是欺负我们爷们,他们组织力量,把老赖家的猪、牛都赶回来,数未凑足,又打仓搓谷。满载而归。

等等……不可胜数!

只可惜,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王爷因饮酒过度,患了肝癌于2014年去了另一个世界,告爷患了胸腺癌也于2016年离开了人间,上爷年已七十,患了那严重糖尿病,今年又并发肝硬化,尿毒症,已风烛残年,再无英雄可言。三个娘们都还健在,但都已满头风霜,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风彩,他们的故事被陆续离去的人带走,被活得糊糊涂涂的人淡忘,在后辈这些弄潮儿心中仿佛这片土地上根本没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爷们,娘们,我也老了,但我没有忘记你们为我们生活的土地做出不会暗淡的、永不荒芜的、永远沉淀于二十世纪后半个世纪的惊人之举,你们的强悍、你们的睿智、你们的家帮情怀会被刻入家乡的历史丰碑,我将它用文字一代代传下去……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4人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9455.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