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路车上的老人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8/9/27 9:37:59 14650人参与 8 评论
武冈人网点评:与社会相比,国家是什么?国家只是社会中的一位“过客”而已。

5路车上的老人


5路车上的老人

 都梁记忆∕图文


       武冈公交自去年年底,“鸟枪换炮”燃油车换成油电两用车后,武冈市民欣喜之余,公众媒体披露过“有人欢喜有人忧”的开通实况。但是多位热心媒体人苦心孤诣撰文“抱不平”后,终究道义被利益屈服,其间争端最多的是现在的5路车。 


       现在的5路车是连接龙溪铺与石羊桥线路。之前,城区公交只开至五里牌加油站位置,改变后的5路公交延伸到龙溪铺叉路口,文坪安心的社会公汽不乐意了。但比较起石羊桥这头来说,龙溪铺的老百姓情绪没那么激烈?原因是5路公交上车就是2元,而从武冈东站到龙溪铺,文坪安心的社会公汽只收1元。所以龙溪铺普通百姓愿意坐安心文坪的车,但龙溪铺上了年纪的老人要坐免费车的。到现在为止,我还不能确定龙溪铺的老人?有没有资格坐政府的免费5路车。


       至于那头,社会公汽抵触5路车“最多只能到石羊桥,坚决不准开至拦马村!”为这个,拦马老弱病残群众静坐堵车都没有堵出想要的结果。

       拦马群众希望5路车开至家门口,比龙溪铺群众受益多了,以前这一段,武冈至马坪的社会公汽收费不止2元的?


       近一个月,我每天清早6点多坐车安心观到龙溪铺,再坐5路车往城东七里桥,发现 五路车的客源基本上是职业中专的学生。

       今天早晨,车在玉带桥路中医院站停靠时,龙溪铺一老者挑一担竽头在下车。

       这老者天天赶这趟车,每天不是一担凉薯就是一担蔬菜进城。

       这老者,如果想称他为小老头,那就是因为他身材矮小。

       通过几天早晨的认识,小老头的小让我想起他有天早间的一担凉薯: 那凉薯被拾掇得精精爽爽,就忍不住夸了一句,“龙溪铺的凉薯素来好吃!”我没有说“凉薯就是小个的甜”。


  

wlc1.jpg

老人在中医院站准备下车,看老人马步下蹲起势:肩膀、扁担、芋筛、及芋筛中的凉薯,他要用妙至毫巅的力度和心思关照各方面的关系,才不会出差错。别看担子不重,看他颈脸血管怒张五指不敢松懈,每个毛孔都透着思维。原来聪明是紧张出来的!稍不留心,哪个调皮的凉薯会滚出来!


wlc2.jpg

今天是一担芋头。马家巷子有位身板高大的同龄老人揶揄过他:“你晓得筛二胡,不晓得边筛边卖凉薯,卖得快点?”他笑而不答。


       武冈南乡人都知道,龙溪铺虽然靠近城里,但土地并不肥沃宽广。龙溪铺后面云山这向,全是石灰岩地貌,夹在石缝间浅薄的土壤是红黄色的,这种土壤长出来的凉薯?庄稼人知道:个儿小,但甜而脆。反之,个儿大的不甜,不甜之外还容易起猪屎虫,猪屎虫在整个武冈传统农耕语言中又叫“白米虫”。起了白米虫的凉薯或红薯,除了不甜之外,很不好剥。夏末秋初的天气燠热异常,曾经的庄稼人享用凉薯这一唯一可生吃的蔬菜时,好剥剥得爽快,便是他们对凉薯的第一品质要求。生了白米虫的凉薯,凉薯虽然个儿大,但长了白米虫的部位,就是在好好的凉薯身体上,平添了一堆被吮吸了汁液,没有半点味道的褐色虫洞组织,这虫洞组织无异于人体上的肿瘤。一般凉薯个儿大的才起虫,但个头小的也起虫?这现象很让人无法理解。因为个儿大的凉薯在薯生过程中,酸性土壤娇生惯养了它。怎么小个子凉薯这么小,也让猪屎虫蛀了呢?  


       那天早晨,小老人挑凉薯进城的早晨,他在中医院站下车,记得我还帮了他。

       啊!刚刚说到“还不确定龙溪铺的老人能不能享受免费乘车”的话,好像这小老头要数钱一样?

       有天7点左右,5路车停在迎春亭站,也就是以前“石羊”社会车那地方,现在因为5路公交,石羊车被淘汰了。车刚停稳,就有俩“免费乘车”老奶奶上了车,俩人亮过老人卡后,就遭司机质问性的语气: 

      “你们去哪里?” 

      “去和润学府” 

      “我还要等点把钟,能等么?还不如行路!”

      “……” 

       俩老人听了,没应答,悻悻地下车去了。没半分钟,其中一位像受了骗一样,又回到了车上。这时候,司机恶声恶气说,“你们这老人家也是,才这么远,这早晨的天气不冷又不热,上了这坡就到了,还要坐车凑热闹!你看,偏偏在上学时间,学生都坐不上——” 这连喊带叫近乎骂的提醒,让去而复回的老人一声不吭又下了车。 等老人下车后,我帮了司机两句腔,“现在,老人在车上,视年轻人不让座‘大逆不道’,但有极个别遇到年轻人让座,会很理性谢绝”。这种现象一般在深圳那样的大城市才有,比如:

       “小伙子,谢谢你!你们年轻人上班比我们老人累多了,还是你坐”。 

        “现在的老人,能干的,晓得将儿媳妇看得比女儿珍贵了!” 


       当时这样说了,以为很得意。但几天之后,看到的景象让我怒不可遏的同时,又让我幡然悔悟:我才助纣为虐过! 


       那天也是在过了迎春亭站后,五路车上基本坐满站满了人。我在龙溪铺上车时,车上只有三两个人,我坐在三把桔红色椅子中间那位置,我虽然还只五十出头,但头发已白了一半有多,为了遮老,更为了在学校不被年轻人看老,我坚持染头发十多年。人说“过度染发会导致癌症”,但职场嫌老厌老的现实让我染发不惜命!在我们学校,同事之间领导员工之间的称呼,我曾经大声疾呼直面痛陈过:

    “在广东,年轻人叫年老人不能称老人家,要称老板,因为老是老朽不中用”! 

    “在广东,如果像武冈一样称别人‘你老家你老家’,会让人相当不爽。相当不爽时甚至会招来一句,‘我吃你家东西老的’?”


       在广东谋生十年,租住过中山大涌一房子,房东是一对七十岁的夫妇,尽管他俩已头秃色衰,但常听他夫妇互相称呼“阿英阿贵”,很觉矫情,现在想起来,才真正懂了他们不互相称老的享受。我们这里,许多夫妻之间叫名字互相叫到老,很可取!传统习惯,夫妻之间不要叫名字的,老话讲“丈夫无名喊得应!”那是在家里,在公众场合喊名字最好。


      在广东,老有“老师老板”、“老公老婆”的组词,没有“老人家”的口语。难怪近些年回家,村邻院子里,纸牌麻将桌上赢了输了,笑骂之间常称对方“老人”,或“你怕是要老咧?果细手性好!”在这时,老就是“死”的概念。比起直接骂人家“死人手气”,委婉三分。


        我们学校同行之间互相称呼有几种现象:

       员工称呼校长,高兴不高兴,任何时候必须称校长。 

       校长称员工,高兴了,“六月难逢打霜天”称你一声“黄老师”,平常一般叫“老黄”,但校长比我老黄大半岁? 我老黄曾经管理过办公室,有时候偶尔会收到一份珍贵无比的“礼物”:就是有“旧臣部将”称我一声黄主任。这个时候我五味杂陈!心说:

      “你叫我黄老师多好?一名正言顺,二彼此不别扭,三免得别人听了不高兴!”


       三天前,我对着一直喊“黄爷爷黄爷爷”喊得顺顺当当的小向姑娘善意地吼: 

      “我发现小向老师目前变化最大的地方:喊我老黄直接喊‘老黄’了,我老黄才老了3天啊?是不是小向地位高了呢?” 


       小向老师才20出头,比我孩子小许多,当场一脸懵逼看着我,当着6办公室众多老师的面,我说,“哪天我要公开上一堂关于称呼的课。在学生课堂,关于称呼文化我早就讲过!”

       说了之后, 这几天,小向老师又恢复叫我“黄爷爷”了。为此借中秋节还发了个10元钱红包给我道歉。


       当别人笑说“喊黄爷爷不怕将你叫更老了吗?”我说“总比叫老黄好,老黄是没有出息的,黄老才有出息!” 


       前天,五路车又在迎春亭站等了几分钟,满载职业中专一车男女学生后,心满意足地启动,在100米远的原武冈师范站,挤上来了一位老人。现在武冈师范改为“武冈实验中学”了。

       这老人看上去60左右,是一个农村人,至少是个进城不久的农村人。他上车后被司机吆喝着老老实实“往后走后面空着哩”,而那些耳塞塞在双耳手机拿在手上的学生,司机喊不动的,他们一上车就站在投币箱周围或不远,吊在顶上横杆上看手机一动不动,司机一般不会大动肝火,在再停再上的时候,司机可以佝偻着身子站在方向盘前窄逼的位置喊,“先递钱过来,可以从后门上,后面空起好宽”

       有一天,看到一个膘肥体壮的黑衣男生,一上车就双手搂住投币箱,不直不离不弃到底,司机一直没采取办法。 也就在那两天,下午5点左右,我照例在学校北门外等5路车。那两天天气闷热,虽然已在中秋节前两天。上车后,发现居然没开空调?环顾车内,宽敞的车内没有多少人?原来职业中专已经放假三天,才乘客稀少,才不开空调的?但司机头脸左前方的微型风扇在转,车窗被推开的。这时我发问: 

      “何帝不开空调?” 

      “这天气不要开空调嘛?”司机以问作答。 

      “还不开空调,还等么格时候?以前石羊车马坪车只要1块钱,现在因为你们5路车,马坪车也收2元了!”我本来还想说,但他已经启动了空调,就不说了。

       当头顶凉风扫顶时,我马上对着几个学生说,“请同学们关好窗户,空调启动了”


       记得那天车上有个乡下妇女,她自称60岁多了,还在种田种土,说自己种的瓜果蔬菜拿到城里面什么亲戚家,亲戚家周围的住户都喜欢。每次要了之后还等着“下次再送来!”她说她不是卖菜,是送菜;人家要了菜,钱随人家给。她说得眉飞色舞中,还说了一个什么退休书记都等着她送菜。

       这60多岁的妇女,除了身材单瘦皮肤黝黑,其他没有哪里像这个年龄。看她讲话时嘴角肌肉运动的灵泛,让我自认为“口若悬河”的课堂表述自愧不如。

       妇女提南瓜下车前,与我同坐在左手边三个靠窗位置,一个相当作大的男人也下了车下,下车时他回答别人“在迎春亭”附近什么学区,难怪那么作大?一同坐了这么远,他一直不搭理车上人的议论。原来学区领导就是不一样!五路车不开空调也不说。


      我常常面对我们民办职校学生的语文课,好没底气,又好有底气鼓励他们:

     “语文并不神奇,你学会语言能力了,就学好了语文的一半还不止。” 

     “然后学会写文章,就完成了语文学习的全部。” 

       “别以为写文章怎么神奇,问题是,我们要将我们武冈生活中传统口语,与普通话对接,否则我们写真实生活时,常常词不达意。因为生活中奶奶煮熟饭喊我起床吃饭时,不是北京普通话里那么喊的。你如果用普通话表达出来,总觉得别扭……”

       “我们许多爷爷奶奶没进过一天学堂,不认识一个字,他们说话说得那么好!还有,好多小学毕业的人,闯荡世界后,除了能说会道,普通话说的也相当好,他们看电视学的。至于语言感情色彩,是跟世道学的!”


       这妇女的言行,让司机不反感,她的两个蛇皮袋里的两个南瓜,她说“很甜格!一般的瓜没这么甜也没这么重。要不这两个瓜40多斤只要你30块钱算了?”

       我是乡下人,从来不知道“扎秤”的南瓜才甜的道理,原来成熟后糖分足的南瓜才扎秤,才不会比重空落。这南瓜让司机说“想要,但要等我表姐有空做南瓜粑粑才要”,后,这两南瓜才跟着妇女在迎春亭下了车,去了另一种命运之途。


       今天上车这位乡下男人,老老实实被司机吆喝着走到三把桔红色椅子前,站定。他的腰明显直不起来,只好靠在桔红色椅背上。这时,我认真地等,看前面桔红色椅子上穿白衣白裤的女学生,她双耳堵了耳塞充耳不闻,双眼在看手机视而不见,双手捧着手机比课堂上的书本更小心翼翼,但,紧靠她身体的病残老人她不可能没感觉,因为老人弯曲的腰让身体上半身明显“侵略”了别人的领空。这个时候,我先掏出手机来,调到照相最佳功能,拍下一张照片,计划为今天的文章插图。然后轻拍了老人的背,等他回头望时,我说,“师傅?要不要坐一下?”他马上过来坐下来,脸上没有做作的惊喜。他或许深陷失望还没回过神来?我也并不失望站在旁边。我后面隔着一学生,还有一个年龄比我小,但身体相当病弱的女人,在扶着靠左的最后那杆站着,没有一个学生给她让座位。仅仅在十秒钟之内,我又觉得后面有人在让位,我惊喜万分转过头去,看到在上了台阶车箱后半部第一排,靠右窗过道位,一男生起身给身边高大的老人让座,老人须发全白了,像一个离退休城市或干部老人。我转身看到的具体场景是:

      男生言行一致让座的中途,双肩却被老人和霭可亲地按住了,老人也言行一致地谢绝,“还是你坐!”

       我来不及多想,又掏出手机,用手示意前面正在吃方便餐的男生让一下,拍下了老人和让座男生照片,“今天整个车上,就看到你为老人让座,两天之内你的照片会出现在武冈人网头版头条!”说完这话,没过两站,我下车了。

       下车后,我在想,“我在做秀么?”


wlc6.jpg

这女生穿着打扮显示家境不差

从老人右手使劲攥紧椅子看,他站得相当吃力


wlc4.jpg

请这位吃方便餐的男生让开一下,我想拍照


wlc3.jpg

这让座的男生不是玩手机,他听我表扬他,在弄手指解窘?

这男生不会是这老人的孙子吧?这老人我好像认识,是国营林场退休的?


       今天已经第四天了,本来没时间的,原本计划今天下午要搞“唱红歌迎国庆”师生表演,表演完后明天开始放国庆长假加九月份月假。我环球学生八月底入校,已被关了整整一个月了,职业中专中秋节已放假5天,过不几天他们又有国庆长假。他们的学生不想读书就尽量多放假,我们的学生不想读书学校让我们师生熬着,希望能熬出什么道德品性来。

      因为天下雨,昨晚上微信群里收到教务科通知,说“提前一天放假了”,才今天早晨5点钟睡醒睡不着,才有时间弄这文章。不知那男生和老人等在人网头版头条么?  


       本来现在的社会基础细胞的家庭,相当部分家庭缺乏有益的道德教养,而作为公德引导者的公务员,及公务员政府机构,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行为,怎么说呢?我常常在课堂上直面无情,“人家的公德是公务员树立起来的,我们的公德基本上是公务员废掉的,尽管如此,我们的社会在日趋公平民主,哪怕不公平民主,我们也得做道德君子。道德君子即使吃亏也只是吃小亏,像武冈前任倒了的市委书记吃的就是大亏!”


       在教学应用文课时,一反常态不教教材上的内容,我教生活中用得到的。我说“学会看公汽线路牌吧!出门在外看公汽线路牌看不熟,会吃很多亏的”。我设身处地将多年漂泊异乡的经历讲给学生听。 我说“就是比我大几岁的校长的哥哥,校长的哥哥还是老牌大学生现在教育局当领导,前年考了驾照买了车,第一次跑高速去贵州走亲戚,暑假的高温,我们校长陪坐副驾驶,不知是激动还是真不注意看高速路上的行车指示牌?到了目的地该下高速没下高速,开过200多公里才发现开过了头!这个时候,我们校长才马后炮说,‘早应该下高速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校长也不知道看路牌和交通标志……”


       我还说,“教材上的‘命令’等文体我们八辈子用不上,学它干嘛?”我还说,“命令文体只限于军队使用,军队命令在上个世纪的世界大战中,人家就当作绝密文件了,还是我们教材中那种格式和发布方式么?努力学习好语文,语文是工具书,学习好了语文,什么都难不住你!”


      我更说,“现在的文化全部被功利化了!你看一下校门口,原来的2路公汽线路牌和现在的5路公汽线路牌,它们还是公汽线路牌么?如果以后我们负责设计公汽线路牌,应不应该将‘庆丰路口’这样显著的地标性位置重点标出来?而在这曾经和现在的线路牌上,庆丰路口不但没有被标识,只开了3年不到就消失了,才两个门面的‘现代家具厂’站仍然显赫地摆在庆丰路口的位置。这是不是当时公汽线路牌设计制作时,受了金钱赞助过?”  


       想起这些,又记起不止一次:5路车上有位司机,在5路车开往石羊桥方向的中医院站时,大概早晨7点10分左右,他在短暂的停靠时间,看到其他车上小学生匆匆忙忙上学,触景生情要拿起电话喊家里儿子起床,语气中愤怒藏着哭腔:

       “你还没起床阿 :7点过10分了:小学生都到学校了:你果大了—你甲书怕真格冇得读手了—夜夜被窝里看手机看到半夜,明年还是打工算了——”


       说起5路车上老人遭嫌的事,我跟我们校长也说过,他说:

       “这些老人家也真是,转来转去坐着玩,年轻人不让座还——”校长还说: 

       “像我基本上很少坐公汽,因为我熟人多学生多,学生这个让座那个也让座,我坐得一个坐不得一个,干脆站着——” 


        说到这里,我仿佛弄懂了5路车上老人遭嫌的真相,弄懂真相后,我才感觉一个人无法帮到老人:

       职业中专的学生和我们学校的学生本来就没几个主动读书的,尤其那些城区通学生,我们学校尽管招生困难,但坚决杜绝通学生,因为通学生太为所欲为。我校在读生1200多学生,通学生不到50人。这种为所欲为的学生,你司机再以这种形式纵容他们一把,他们更像国宝级熊猫,坐在那里悠闲自在,还会让座老人么?

       我想,他们让座也不会让座乡下老人。而这群学生,他们之中大多应该是进城不久,或者租住城里的人。



        我最后在想,我要帮的并不是老人。

        所幸,半点让我侥幸庆幸的,那在电话中训斥儿子“还没起床”的司机,应该不是那位迎春亭直接嫌弃老人坐车的那位。


       我想整个武冈,每个武冈人都希望:5路车除了直接奔着武冈实验中学,一中三中职业中专而开外,5路车应该向着文明道德方向开。否则,受害的不仅是5路车上的老人,而是整个社会。


wlc5.jpg

说实话,这男生是我们学校学生。

我没有上他课,就没有当场提醒他,“再累不要占坐桔红色椅子”

也因为他一向不打我招呼,他每天在黄木冲上车。

wlc7.jpg 

这是另外一天的照片:

这老人包里是些香烛纸钱,我以为他是去烧香拜佛,现在才想起可能是亲友去世了?老人要去祭奠死者,可以吃力地站着,当我让位他“可不可以坐下”时,他说“就要下车了!”

为什么民间有烧香拜佛?当他们什么都信不过的时候,只有心中那片幻想的天空。

这老人下车后,后面坐着的戴白帽子的女孩,将穿了雪白鞋子的脚架在老人手握过的横杆上。


       与社会相比,国家是什么?国家只是社会中一“过客”而已。

      社会是什么?社会是看似没有,实则有形的茫茫无际的道德海洋,国家就是这海洋中的一艘船。

       汉天下的汉文化里,社会叫江湖,江湖跟海洋同源,只是海洋比江湖更辽阔。


       说到最后,5路公汽是不是被私人承包了? 

       五路车赚的是职业中专学生的钱,却嫌弃老人!而职业中专学生的钱,很可能就是这些爷爷奶奶们口袋里面的。

       武冈政府?莫要发这张老年人免费乘车卡。因为这张老年卡,五路车上,矮小了我们的武冈父老啊!否则,往投币箱里放2元钱,看五路车还怎么待老人?那男生让旁边的老爷爷坐,老爷爷除了表面谢绝,心里是否在说?“孩子,你是付了钱的,我是免费的,我站着舒服些”


 2018.09.28于武冈【约7600字】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3人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8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9/27 17:45:26 29
    谢谢关注!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打赏不打赏我能理解。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作家奥尔罕帕慕克获奖感言说,“在这样贫穷的国度,写诗作文是不能谋生的!”我也对我的学生说过,“为什么文学家被称作家?因为文学家构筑的精神大夏才是最伟大的建筑!”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8/9/27 18:40:02 22
    每次拜读完黄老师的文章,内心都会经历一次心灵的洗礼。老师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用文字记录下来,其中感情感情细腻,好像将生活中的画面呈现在了眼前一样!作为北方人的我,更加从老师的文章里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异域风情!谢谢老师

    作者于 2018/9/27 19:16:50 的回复:

    谢谢关注!谢谢!谢谢北方的理解。

  • 2018/9/27 18:53:56 14
    黄老师应该有小车吧,天天挤公汽烦人的

    作者于 2018/9/27 19:09:57 的回复:

    不烦,越挤越有味!本来准备国庆长假一个人去洞口罗溪的,不去了,怕花钱。公汽上有许多让人感动的故事。

  • 2018/9/27 18:53:56 19
    黄老师应该有小车吧,天天挤公汽烦人的

    作者于 2018/9/28 2:10:37 的回复:

    你认为我应该有小车?

  • 2018/9/28 10:35:08 20
    好人的一个缺点会显得很大,会被人议论甚至漫骂,坏人的一个优点同样会显得很大,不同的是被人议论甚至赞赏.结果不同.现在的社会是知识越多不是越反动,而是越狡猾,见风使柁.年轻一代已经看透了这个社会的风气,搞政治的自己做不到,还要要求别人做到这怎么行,眼看目前的社会状况,未来早可预见:人欲更加横行,自私自利更加锦上添花.

    作者于 2018/9/28 11:49:00 的回复:

    未来早可预见?眼虽明不见其睫啊!

  • 2018/9/28 20:04:06 19
    那男生让旁边的老爷爷坐,老爷爷除了礼节外,心里是否在说,“孩子还是你坐,你是付了费的,我是白坐的,我站着舒服些!”?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8/10/1 10:22:03 19
    昨晚院子里有人请客喝酒,听五路车业内人士说,”五路车站牌站点几千万费用被贪污挪用,站点的事暂时人去楼空!“难怪站牌是临时站牌?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8/10/6 8:24:38 18
    我妈和我说过一次,她从石羊坐5路车去龙溪铺我大姐家,人老了,有时犯糊涂,她问司机到了没有,本来车还在黄木冲,司机就说到了,让她下了车。这样的司机,真是畜生生的,可能她家老人都死光了,所以不会关心老人。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