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龙田乡政府有个特殊岗位,特殊岗位上有位特殊干部一一一记温安松的事迹

龙田乡政府有个特殊岗位,特殊岗位上有位特殊干部一一一记温安松的事迹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8/8/8 21:34:46 5274人参与 3 评论

人说薄嘴皮说会话,可他的嘴皮是那样的厚实;人说官大说话才有分量,可他就是一个没有官的普通工作人员,在乡政府只有他说的话分量最重。

当他走远了,望着他那宽厚的、浅浅的、淡淡的背影,人们心中的苍凉被温暖了;人们心中长期束缚的纠结被解开了;人们沉淀于岁月中的困绕被释怀了。

他的名字叫温安松,温家宝总理的合族家门。大概是二零零三年第一次认识他,我记得他在参加我们村上召开的党员、干部、群众代表会上说了约五分钟的话,闹腾腾的会场顿时鴉鹊无声。我不知道他那带磁性的话言却为何具有魔力,能镇得住千军万马。他说的原话记不得了,但大概意思还能说出:在农村实行一胎化,不是同志们想不通,我也想不通,如果一个独生子娶个独生女,那这对夫妇要养多少人?两边的父母,爷爷奶奶,加上自己的孩子。农村老人没有退休金,丧失劳动能力后,是没有经济来原的,我也希望中央能看到这些问题,把计划生育的法规改改……

我懵懂了,今天怎么碰到个这样说话的干部?他在乡政府是个什么官呢?我突然心里冒出了一种惶恐,这个官不怕掉乌纱帽?散会后,我便主动去接交他,我不知道怎么称谓他,恰在此时,书记走到他面前叫了一声“温所“,我才有所领悟,这人应该是个所长,但不知是派出所长?民政所长?财税所长?我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怎么所长说的话成了老百姓要说的话呢?我确实想结交这个所长,我忙跑到他面前,郑重庄严地叫了一声:“温所,“他调转那厚实的身体答应了我,我马上递了根烟,他接了,立马放到嘴里,打燃了火机,吸了两口,口鼻中就冒出了烟雾,这时我有些后悔,我怎么给所长撒根农民白沙?多亏这位所长抽得津津乐道。我又有些奇怪,以前去政府部门办事,不拿带王字的芙蓉,那些人用眼神瞟到烟盒后就摇头说不会抽烟,待会有人撒了和天下,立马接了,打火机从口袋里溜了出来,嘴中就冒烟了。哈哈,这个所长真有趣。

“温所,我们抽的是农民白沙,你也抽?“我说。

“农民收入太低,抽得起白沙的还可以,大多数老年人弄钱不到是到农贸市场买毛烟抽的。“

活见鬼,今天这个所长有病了,怎么净替农民说话?

我还想和他搭讪一下,可是司机发动了车子,乡政府干部已全部上车了,他一边向车子走去,一边对我说“老颜,我认识你的,以后有空我们讲白话,有什么事到乡政府找我。“说完,他向我招了招手,然后上了车。

我看着车子驶离了大队部,温所随车子一起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有点莫名其妙,他应该是新来的所长,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他就认识我了,我只是个普通党员而已,但我喜欢写写画画,在红网上发表过一些言论。这个所长真历害,他竟然注意了我,不由得让我心跳加速了,有点汗颜了。

我们队上有两个村民因为屋场地发生纠纷,村干部几次都没处理好。因为另一个村民的儿子在外面当县里干部,本是他理亏,但小官怕大官自古亦然,乡政府司法所的人也奈不洋。正因为几尺地,致使无人无权的村民刘老毛放了映五年的屋修建不了,儿子近三十了,因家中没新房子,婆娘讨不到。一天那村民和我谈到这事,我突然来了灵感,我对他说:“老毛,乡政府调来了一个所长,姓温,很替老百姓说话,你去找找他。“

“是个什么所长?“老毛问我。

“我也不清楚,书记叫他温所,应该是个所长。“

刘老毛也是想快快解决问题,第二天就到乡政府去了,他找了三个所,办事人员都说我们的所长不姓温,还是一个好心人告诉他,乡政府确实新来了一个姓温的,但不是所长,连副所长都不是,他应该在财税所上班。刘老毛去财税所找他,财税所的人说他应该在派出所,他来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说他应该在司法所,他到司法所,司法所的人说他可能在综治办,综治办的人说他下乡处理问题去了。刘老毛只得在乡政府等,但不知道去那个部门等,后来还是遇到村长在乡政府办事,叫他到乡政府办公室等。刘老毛问村长,到底这个温所是个什么所长,村长也说不清,反正大家就叫他温所,村长也不知道他的岗位在什么所。总之,乡政府什么难事大事似乎都离不了他,他说话比书记乡长还起作用。

十二点多钟,刘老毛用他那烂摔摔摩托车搭回来一个乡政府的所长。村子里的人都来看,哪是个什么所长?穿着极其普通,那些衣裤从着色到质地应该在农贸市场楼上摊子上买的,因天下了雨,他脚上还穿了一双浅绿茶的桶子套鞋,他听说是绊了地盘子,知道有黄泥巴的,土地纠纷不亲临现场是处理不好的,所以早就准备穿了桶子套鞋,看来他是非把这事办好在可的。

对方儿子在外当官的,也看到了这个所长,心里暗暗发笑,这是个什么所长?小车都没有,坐烂摩托车,穿桶子套鞋,被一个农民叫一声就来了,这种人有什么用?无非不是来乡里弄餐饭吃或弄包烟吃的。他哪里把这干部放在眼里?压根儿就瞧不起他。队长把他们两个当事者叫到现场,这温所问了他们的情况,明知道是刘老毛对,另一方是仗势欺人。可那个有儿子在外面当官的,说话横蛮无理。当时我也到场,我想看看这个温所怎么说话,怎么断案子。

这温所在当事人双方争吵不休时发话了:“两位当事人,你们看过一曲叫六尺巷的老戏吗?“两人都说没有看过。

“没看过,我就先说戏,“他像说书人一样,说得抑扬顿挫,把整曲戏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当他说得宰相的回信时,更是动了感情:“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六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依旧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人家宰相都能相让,我们又何必那样较劲?你儿子是共产党的领导,他在外面也要去处理事情,如果碰到人家官更大,仗势欺人,你儿子做何感想?你们一个生产队,又是一姓人,要互相帮助,你看到他家房子没修好儿子找不到对象,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这人万没想到这个所长这么会说话,而且说话都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点官架子都没有,说的都是一些人情世故的事,没有一句官腔。他折服了,他当即同意解决好这多年的纠纷。

这温所不但嘴功了得,而且写功更是一绝,他不到几分钟就将协议书写好,两人画了押。第二天刘老毛家就动工建房了。

这温所在我们村出名了,后来凡是难事老百姓就去喊他,他也有求必应,件件圆满成功,而且从不让老百姓待饭买烟。在我们村大家都叫他温青天了。但是,在乡政府大家还是叫他温所,他自己和我说,他从来没当过什么所长。

二零零八年,应该是温所来到龙田乡五年了,这一年,村支两委换届,我也荣幸的进了村委会。但往届换届的情况,我被选上都被乡政府把名抹了的,原因是我爱说落后话,其实是爱说实话。名字是交上去了,我也不去盼望当村干部的。过了两天,我接到乡政府的电话,说是领导找我谈话。我心想:不批就不批,还谈什么话?林道湘当书记抹了我在名不通知我;孙孝伟当书记抹了我的名也无须告诉我;谭文当书记抹了我的名觉得理所当然。这一届的书记是周永红,他会玩个什么花样?当然,我还是去了,找我谈话的不是党委书记也不是人大主席更不是乡长或组织委员,而是温所。

我不知道温所到底是个什么官?换届选举的事也归他管?他在乡政府什么都管,难道他是在一个特殊岗位干特殊工作?啊,也难说的,如今不是有什么特种部队、特警什么的吗?也许现在乡政府也配备了特殊岗位,有特殊干部吧。

八点半左右,我刚进乡政府的大门,那个长得墩厚结实,笑容可掬的温所就在那等我了。

“老颜,早。“

“温所,你也早。“互相打了招呼,他就领着我上了二楼,他把我带到政府办公室,见里面有几个人,又把我带到财税所,可里面照样有人在办事,他又把我带到司法所,可司法所也有九个人在说什么。我害怕他会不会把我带到派出所?最后他把我带到一间住房里。他很客气的让我坐下,又从口袋掏出了香烟,不过就是八元的一代精品。

“这是我女儿给买的。“

“温所,你女儿在那里工作?“

“去年研究生刚毕业,还没正式找到单位。“

“温所,你几个孩子?“

“计划生育严,我们双职工只能生一个孩子的。“

这时我把自己准备的一包蓝皮芙蓉王递给他,他忙把我手推开说“老颜,不要这样的。我工作这么多年,从不收人家的烟和吃人家的饭的,你自己抽。“我看得出他绝不是故弄玄虚,从他那表情上看,他是坚决不要的。我只好将烟收回。

“好,今天我受周书记之托,找你谈话。周书记是去年才调龙田乡当书记的,他对你看法很好。他说:一个人在选举中连候选人名字都没有,最后在群众海选中添上去的票都位居第一,这样的人堪称奇人。而且每次选举都是如此。前任那些书记不用你,我周永红就一定用你。其实,我和周书记有同感,所以这次是一定要把你放到村委会任职的,根据你的文化,政府安排你担任秘书工作,希望你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周书记的期望。我今天还要去一个村处理一个硬化车路的纠纷,以后我们会有时间再谈的。“

这下我吃了定心圆,从二十八岁竟选村干部,到五十才如愿以偿,不免让我有范进中举之感,是啊,那些封建时代的举子要么是没有背景,要么就是没有碰到赏识自己的好主考官,连连名落孙山,我这次终于中了!温所一口一个是周书记看中我,我难道不知道,这个伯乐不就是眼前这个温所吗?

“滥所,冒眜问一句,你在乡政府到底是个什么职位?你是所长吗?“

“他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说:“其实,我只是财税所的一般工作人员,根本没当过什么所长。大家这么称呼我,不知是褒是贬我至今还没弄清楚呢。反正一个人只要时刻想到人民,想到国家,想到党的事业,做什么工作都无所谓。“

就这么随便筒单,就这么平昜近人,就这么和蔼可亲,就这么不畏艰难。没有成就个人,却成就了党的政策方针的落实,却成就了龙田乡的十八个村的各项工作出色完成,却为龙田乡的广大人民排忧解难。

他不是什么所长,可他做了派出所做不了的事;他不是所长,可他做了司法所做不了的事;他不是所长,可他做了财税所做不了的事;他不是所长,可他做好了综治办做不了的事;他不是所长,可他做了民政所做不了的事。

我上任当村干部,就更多的结束了解了他。

高速公路经过龙田段,那么多土地纠纷,他日以继夜的调处,司法所成了他的助手;马安大石场那么多纠纷仍至发展为刑事安件,他细至做工作,化大为少,把事态杜绝于萌芽状态,派出所成了他的助手;

飞机场的建设,那么多疑难杂症,他不辞劳苦忘我工作,在他的治疗下,健康发展,至使飞机场圆满成功。

还有政府工作他更是做得尽善尽美,说他是乡长不为过,他办好了乡长没办好的事;说他是党委书记不为过,他办好了书记没办好的事;说他是人大主席不为过,他办好了人大主席没办好的事。

总之,龙田乡哪里有事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如果每个党的干部都有他的敬业精神,如果每个党的干部都像他一样心系群众,如果每个党的干部都像他一样忠诚党的事业,我们的国家何愁不强大,我们的党何愁不兴旺!

我三届村干部任满了,于二零一七年换届选举因年龄大了自动退休,温所也可能在这两年退休了。

今年三月,我到乡政府办点事,看到温所在和几个村民谈心,好像是关于嗨花弄的什么纠纷的调处,我看到他已略显龙钟老态,但他精神似乎还那样矍铄,他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宏亮。按理说一个接近退休的干部明显的退居二线,不做多少工作了,可是温所大有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架势,不发完余光余热不摆休的决心。他的人格魅力,他的党国情结,他的人生观点是不是会被年轻的干部所继承,如果如斯,龙田人民之幸也。

如今,温所还在龙田乡上班,你如果是工务人员,不妨去看看他,访访他,我说的是不是假话……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3人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9282.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3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