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分钱(微小说)

分钱(微小说)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8/8/6 12:53:00 6405人参与 3 评论

提起分钱,乡里人都会乐得收不扰嘴。我记得改革开放后一共分了三回钱,那是生产队长喊开会分钱。

如果生产除长喊开全体村民会,只要不是分钱的会,那就要等到半夜也等不齐的,好久好久才冒出一个。特别是开集资筹款搞公益事业的会,队长叫破嗓子,也叫不出来。

只要是分钱的会,不多大一会儿,大家就很快集扰了。我记得一次是荒山承包给某园林公司,生产队开会分钱会,一共是十二万元,那次会议是开得最齐的,连老人和小孩都到了会。可这钱也不好分,生产队的山林是四固定时分得的,四固定应该是高级社转为入民公社时,可能是六十年代初。从此生产队集体的土地就没有变化过,家中老人多的就提出要按四固定时出生的人口分,抱括嫁出的和死亡的人口也要分;有些家中现有人口多的就主张按现有人口分。这样就争执不休,到天光也没有把钱分开,一连开了五夜分钱的会,也没分下去。

直至第六个晚上,队长把村长和书记也叫来了,依然争执不休。队长说:“这钱我们不要了,退给村上……“队长的话还没说完,大家就炸了锅,你一言我一语的。

“你的不要,我的要,你要把钱退了,我就问你要。 “

“你家有钱用,就耍大方,我的一定要的,别人要不要我不管“

……      ……

……   ……

队长心里烦死了,这时大队书记发言了:“根据其他队的做法,我提个建议:凡是现有人口和一九六零年以后死了的和出嫁的都分。有几个队是这样分的。“

村长接着说:“如果对书记的建议还是不行,那你们生产队的山就不包了。明天把钱退给老板。“大家这时哑然了,为了分得这笔钱,大家忍气吞声的同意了。

第二次分钱是生产队一口大,大塘包给别人养鱼,承包者数了十年的钱,一共是三万元。队长一喊开会分钱,一霎那间,人员就到齐了,又为分法发生了分歧,因为这口塘是六十年代中期修的,有些参与修塘的,已经死了,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已经出嫁外地了。有亲戚早将这消息告诉了那些嫁往外地的人,她们都到场了要分钱,也说得有理。

“那时我们队上才二十多户人,我父母都参加修这口塘,而且我父亲那时当队长,是他成头修的这口塘,我们是要分钱的。“当然还有死了的也参与了修塘,后人也要给他们分钱。最后又是按头次的方法分了钱,所不同的是时间相隔五年,那次是六零年,这次是六五年。

第三次分钱最顺利,因为没有牵渉到历史遗留问题。

这是前几年的事,生产队分到八户扶贫指标,说是有生产队召开村民会评选出八户最困难的,每一人每年补助扶贫款四百元,连补三年。这会一开又是三四夜,大家都说自己家贫困,争执不休。其实我们队里五十三户人,也真没有富裕户。到第六夜开会,队长说,还不评下去,就要放弃了,明天村上要交表了。

这时,还是读了点书的六绊筋出了个主意:“评几户人口多的,报上去,领回钱来,按现有人口分。“

他这一提议,全体通过。评了八户人口在五人以上的农户报了上去,钱打到他们惠农折上,统一取出全部按现有人口分。分钱的那天晚上,队长开导大家说:“今晚分的是扶贫款,如果大家乱绊,上级政府知道了,就要退钱的,说不定还要罚款。就按现有人口分,大家没有再争论。唯有这次分钱仅开一个晚上会,很快就把钱分了。

六绊筋半月去了一趟城里,他回家后,到了几家人家中告诉大家一个喜讯:“听说过不多久,又有一笔钱分。现在武冈抓了好多贪官,清出了六十多个亿。仅两个人大主席家里就搜出现金三个多亿,码在下面的都生了霉。省里领导已经表了态,他们说这些钱都是武冈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六十多个亿政府一分也不留,全部分到农村。全市五百多个村,一个村可分一千二百万。“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不几天整个乡都知道了。我们生产队好多人问队长,问村干部,什么时候有钱分。队长也将信将疑,村干部否定没有此事,就有人说分明有此事,是官方消息,还不是村干部想独吞。也有人认为,现在习爷爷反贪反腐最历害,量了村干部不敢私分。

我至今不清楚是六绊筋故意造谣,还是六绊筋确实听到官方言论,但我们广大穷苦百姓还是在期盼能分到这渺茫的钱。



1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3人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9278.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3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8/6 15:04:36 1
    农村就这样,分钱、分东西一喊就来。出钱就难了。
  • 2018/8/7 22:19:04 0
    从“分钱”看到整个社会生态。如果把村干部选举也用“钱手段”联到一块,更耐人寻味!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8/8/8 16:39:46 0
    在农村,一般农民确实谈不上致富了,钱对他们何等重要。真事!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