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患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8/5/11 22:51:29 2631人参与 4 评论

鼠患


鼠患

 都梁记忆/文 


住在二楼,也是顶楼,上面是铁皮瓦。刚住进来宽敞大方,有内卫。久住之后,不等久住,就晓得厉害了:冷天固然好过,多穿层衣物,或厚加床被子,冬天就稀里糊涂过去了。夏天就不平凡了!夏天的午睡可想而知,再想睡也别到里面去,办公室桌子上爬着咪糊一会吧!一时半刻醒来,眼睛是高兴了,腰部颈部哭丧着脸,向脑子告状。难怪三五年下来,脑子的头发全白了?因为单身住校,妻子远在400公里外的省城,自己一个月才放月假,工资也不丰厚,学校包吃住。上了这个年龄的老师学校不多见,上了这把年龄的人生活被迫简约:简约的衣食住行,导致简约的房间陈设。


 三个月前的去年冬天,隔壁的小刘几次夜间痛苦过鼠患: 

小刘跟不在学校的老婆虽然天天睡一起,但年轻人瞌睡总是多些。虽然是隔壁,隔壁的相隔之物是石膏装修板,单薄的石膏隔板,让房间动静交流得相当顺畅。小两口有时候加上三岁的女儿,宽敞的房间加了电磁炉电饭锅等餐具,也紧巴巴的。常不分时段,听他家的说话声,共享美食的动静,但除了炒腊肉炖鸡炖猪脚,一般很少飘过信息来。但“三只老鼠灭了两只/还剩一只/黄老师是否逃到你房间来了?”的话,小刘讲了好几次。我听了一直轻描淡写无所谓:“我房间又没吃的/请它都不来哩!”


 直至半月以前,小刘老婆因为投资了百货超市,再也没来学校过夜后,所有的杂八零碎没有了。小刘也是晚十点,等班上学生睡觉后,开车回家去,这隔壁就安静了许多。

 才没几天,穷乡僻壤的房间,应该是小刘说过的那只漏网之鼠的后鼠?因为赖以生存的环境剧变,被迫迁徒过一板之隔的隔壁来寻食,我来不及行欢迎之典,它应该来了半月之久了?


 刚刚,准确点是凌晨四点差一点,我被其窸窸窣窣的正常工作打扰了。几天前五一放了假,放假前发现它将一包花生葵瓜子找到后,不分昼夜享受一礼拜。放假那天,我抱着愤恨不怀好意清理了远未用完的那瓜子花生,岂知假期归来后?发现桌子下一瓶降压胶囊撒了一地,原来它没吃的,啃啮了胶囊药瓶,药瓶是塑料的。 


过了两天,另一瓶另一个品牌的降压药瓶,又被啃烂,好在药粒没倒出来!前两天晚上还服用了被啃烂胶瓶中的药粒。心里想,“你鼠辈能食用去年冬天买的葵瓜子/我就不能服用一年前买的降压药?” 

在家里,妻子是美食家兼烹饪高手,常常耳提面命我“不要吃隔夜饭和剩菜。”我充耳不闻。其实哪个想吃?还不是怕浪费,和可惜。 “老鼠(子)晓得留隔夜粮!”这是卤市的老话。说明卤市人一直以来的穷,导致卤市的记忆里,才有“常将有日思无日/莫把无时当有时”的祖宗遗训!千万不要寅吃卯粮。子丑寅卯,寅卯不天光,卯粮寅吃者,不也专讲老鼠么?寅不吃卯粮,说明饱尝了饥荒之苦的鼠类亦老谋深算!要不小小鼠类,难怪人类还尊其老哩? 


老鼠的精明能干,用在卤市人性描述上叫耍“滑”。并有谑语作证:

 “油油滑,滑油油,坠落油桶不巴油!”

 想一想?坠落油桶不巴油的老鼠,能免杀身之溺的。


 滑如油的鼠类,在普通人意识中叫没有远见的东西。人类瞧不起它们没有远见,叫鼠目寸光。

 鼠目真的寸光么?

 刚刚四点不到,被它鼠辈吵醒。很累,很累中,我超过三次揿亮床头灯。每次灯一亮,三只大小不同辈的老鼠?分别从两个位置迅捷逃遁,消失在我惺忪倦怠目光外。

对于它们的行为和数量,半点不感到惊悚。人类与鼠类天生共存,是天性俱来的事。 

刚才,亲眼看到两只儿辈小鼠,从挂在门页背面的电脑包中钻出来。另外一只父辈老鼠,在电脑包下面地面上迅速游走。由此想见,是老鼠安排小鼠在电脑包中搞事。电脑包中有前几天到亲戚家吃婚酒,收到放在里面的一包花生瓜子桂圆枣。两小鼠在包中肆无忌惮啃啮那包裹,因为包裹像西天取经路上盘丝洞里千里蛛丝那么结实,使得两鼠辈三次惊醒了我,都没有搞定。当第四次让我睡不着时,我揿灯起床趿鞋将那包裹抓出来,扔在地上,心想“想吃拿去吃了别再扰我!” 


整个偷盗过程,应该由老鼠策划? 

两小鼠身手敏捷,亲往电脑包里。搞到手后拖出来扔出“墙”外,由老鼠望风负责搬运,一旦灯亮遭打,老鼠迅速撤离,同时吸引视线,让小鼠脱逃。 万一逃脱不了,被执的也是小鼠。小鼠被执,哪怕鼠赃俱获,只要有老鼠在,可保小鼠无罪释放。

这一逻辑,只有在鼠类也有法律法庭的世界,才成立。


 原来鼠类被执而被释,是因为这名义上的法律?要不鼠赃俱获,百分百会当场杖毙。

 原来法律如此不幸:人类还来不及读懂它时,就被鼠类精通了!并且领了所谓的文凭,道貌岸然高居庙堂之上。


 这世界,人鼠之别,人鼠之争,一直存在。

 

前几天,卤市教师与“学生中餐费事件”搅得天下沸沸扬扬。教师方与卤市教育主管方,亦如这小鼠老鼠的伎俩。只是听说,“这次执法方仗了尚方宝剑,被执的不是小鼠,而是老鼠?”但以卤市前几年出现过的“惊天“鼠乱,至平息鼠患后的官方报道,哪怕执到巨鼠,最后竟是“小事一桩!”?因为牵涉到卤市上下大小一系列鼠类前程命运,身陷囹圄理应获重罪的老鼠也能全身而退。


 由此,不得不讶异这千古鼠类伎俩。“再窘也得留隔夜粮!”有了隔夜粮,东窗事发可以隔夜粮行贿而释罪,没有了隔夜粮,不饿死也得罪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千古良训,溯本追源,亦是鼠辈发明的?别以为鼠类没有文化,没文化不等于没文明,自从文化被革了命后!


 卤市鼠事,好够折腾一番的。因为在卤市,千古至今,皆是“卤倒子”过来的。


 没有办法情况下,东西也扔给它吃了,还“窸窸窣窣”地扰?只有开着灯睡觉。灯光透过没有睡着的眼皮,过滤后的光明,雪白幻成青白。本来睡不着,这样,小鼠搅扰的动作才收敛了。人类的宽容和自以为是,总以为鼠目寸光,而它鼠辈居然知道我闭上眼睛没有睡觉?


 疲惫当中还想睡,闹钟响了:五点半,天该亮了? 


     2015.05.11于武冈环球职业学校




psb十八岁.jpg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现年53岁,男,武冈南乡人,高中肄业。命相学断为火命,所以名字里有冰和水。

人生感言: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有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psb书法2.jpg

2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8956.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4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5/11 23:09:41 1
    卤市鼠患,好够折腾一番的。因为在卤市,千古以来,都是“卤倒子”过来的!
  • 2018/5/12 11:39:02 1
    好好好,讽刺的好

    作者于 2018/5/12 12:31:32 的回复:

    阿弥陀佛!

  • 2018/5/12 19:57:46 1
    以鼠喻人,构思奇妙!
    朱云峰,60后。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武冈市作协会员,武冈市诗联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楹联协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会员。 地址: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 电话:13873907200 微信:yf13873907200 QQ:1760639015@qq.com
  • 2018/5/12 20:00:12 1
    老鼠与人的根本区别是:不管怎样,鼠总只能是鼠,人却有时候不是人!

    作者于 2018/5/13 7:21:51 的回复:

    "微斯人,吾谁与归?“
    感谢与归!

    朱云峰,60后。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武冈市作协会员,武冈市诗联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楹联协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会员。 地址: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 电话:13873907200 微信:yf13873907200 QQ:1760639015@qq.com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