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我的罪犯女老师 (散文)

我的罪犯女老师 (散文)

作者:王业春 时间:2018/3/9 12:10:50 5922人参与 13 评论
都梁月点评:我不相信,一个为人师表,活灵活现的,光彩照人的女老师会去杀人……她的喝过我的尿的儿子呢 ……欲知详情,请阅全文。

我的罪犯女老师 (散文)

我的启蒙老师叫谢秋萍,一个面容清秀,身材苗条,着装整洁,举止端庄的女人。她只教完我二年级。三年级时,来了一个身材矮胖,胸部特大特挺拔的女老师,叫刘老春。别看名字里有 “老”字,她比谢老师还年轻好几岁。

其实三年前我就认识她。当时是八月的一个下午,她随一队老师来村上摸适龄儿童的底。梳漂亮的学生头,那时大家叫“西瓜皮”,身材也不胖。她拉起我的小手说, ”来刘老师班上吧?小弟弟。“我一听,吓得赶紧抽出手,迅速躲到我父亲屁股后面。父亲生拉硬拽要我喊刘老师,我就是不开口。父亲恼了,抄起门边的竹扫把。我委屈地半带哭腔说, “她姓刘,专门留人的!我不去她的班! ”

那时的学校时兴留堂,就是把吵闹打架欠作业的学生在放学时留下来,让学生的邻家同伴告知家长到学校接人。被留堂的学生十有八九是要被家长打骂的。 刘老师噗哧一声笑了,说, ”还没读书就怕留堂,将来肯定是个好学生!这样吧,老师不姓刘,也不叫老春了,姓按时,叫放学,怎么样?“ 众人轰然大笑。

三年级正式开学在九月初,那时炎暑未消。刘老师梳漂亮的刘海,穿蓝色的确卡裤,黑色锃亮的单皮鞋。最显眼的是上身那件白色的确凉衬衣,虽只有最上面的扣子没扣,太挺拔的奶子像是要用力挣脱出来。有时候,胸峰不知怎么还湿了,乳晕时隐时现。班上那几个调皮鬼课间休息便小声叫母猪和脚猪(公猪),还抖动屁股作下流的姿势。

我没法忍耐,想冲上去打架又没有他们高大,怕打不过。只好想找个机会跟刘老师说,让她穿上小衣。我坚定的认为,调皮鬼们不敬的言行来自刘老师的胸部,为什么他们不敢议论谢秋萍老师呢? 尽管我的第一印象也抵制刘老师,但刘老师却因为我成绩好喜欢我,让我当学习委员,专门负责收作业,交到向教室后面开门的老师房里。

一个晴日的下午,同学们都放学走了。我照例把收好的作业抱进刘老师房间。刘老师不在。我放下作业要走时,她回来了。轻声叫住我,将我拉到里间,说, “把裤子脱了! ” 把裤子脱了?脱裤子干啥?我本能地双手捂住裤裆。心里紧张起来。

”来,用这个,将头部消了毒! “刘老师将一小瓶碘药水和棉签递到我面前。 将头部消了毒?这是要干啥?我莫名的害怕起来,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连环画里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画面。 “老师,我会不会被被被被游街? ”我小心地吞吞吐吐地说。 “游街?游什么街?这孩子说什么呢? ”刘老师盯着我,一脸诧异。

”像像像张张宝雪一样,游街! “我说。 张宝雪是当时全红星公社众所周知的人物。因为偷人被公社大队生产队绑在小四轮上,插着牌子游街示众。每隔十来米喊一句,  “为人莫学我,我是偷人婆! ” “张宝雪?游街? ”刘老师突然指了指我,敞亮声音大笑起来,直笑得浑身颤抖,眼泪直流,直笑得揉搓胸部挤压腹部。 “游街?张宝雪? ”刘老师接连揩了几下眼泪,说, ”你个小鬼头,把老师的肚子都笑痛了!你才多大?十岁!你小脑袋里想什么呢?你你你?“说完又大笑不止。

timg.jpg

我不敢出声,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 笑够了。刘老师严肃起来,但面容依然微笑。 “是这样,老师的儿子五个月了,中午时高烧,在医院烧退不下来。老师着急!听老人说,童子尿可以退烧,帮老师的忙,好吗? ” 童子尿可以退烧?拿我的尿给老师的儿子喝?这怎么行?但看老师很认真,不像开玩笑。我只好照做了。但是尽管特别想尿,却怎么也尿不出来。 ”我尿不出来。老师! ”我说。

“可能太紧张了!这样,老师出门去,你尿好后,杯子放到办公桌上就行。 ” 老师出去了。我走过去,栓上门,这时候,我的尿终于通了,老师一个偌大的洋瓷缸都被我尿满了。

我打开门,走出去。教室里的刘老师对我说谢谢。 ”老师,请穿上小衣!“我突然说。 “什么?穿上小衣? ”老师一脸不解。 “你的那个湿了,有人说你坏话呢。穿上小衣就不会了。 ”我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没有听到老师在身后发出任何声音。 在小学以后的几年里,我不知道老师有没有穿上小衣,因为那件耀眼的白衬衣,老师再也没有穿过。

小学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刘老师。直到有一年在乐洋路福利宾馆前的街道上,看见一个衣服褴褛,蓬头垢面的疯子,不是“湖北婆”,也不是 “陈矮子 ”。熟人说那就是刘老春,我的老师!因为偷人杀人坐了不知多少年牢!我难以置信。

接连三天,我什么也不干,到处寻找她!我不相信,一个为人师表,活灵活现的,光彩照人的女人会去杀人!如果是真的,又是什么跨不过去的坎让她去杀人?刑满出来了,她的丈夫呢?她的喝过我的尿的儿子呢? …… 我想找到她,哪怕给她几个包子馒头!如果找到她,我要请上最好心的阿姨给她梳洗,哪怕阿姨张口要再多的钱! ……

几个月后,听人说她死了。在一个初冬的夜晚。没人收尸。还是政府请人,不知拉到何处,埋了。 刘老春老师成了一个谜,但我不想去解。因为已经没有解的必要。在我心中,保存一个生动活泼,与学生一起欢笑的刘老师,比较重要。

2018.0309.写于清水。

我的罪犯女老师 (散文)(图片1)
5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1人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8652.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王业春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3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王业春
  • 来自:法相岩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6/9/10
  • @TA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