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豆腐

作者:封清 时间:2018/2/10 21:30:49 1936人参与 7 评论
都梁月点评:喜滋滋迎新年,笑盈盈辞旧岁。几许深情,说道年豆腐!

年豆腐

 在湘西南,打豆腐是每年腊月必不可少的事情。电话里我问母亲,今年的豆腐什么时候打。母亲为难的说,还要段时间,要等你父亲去医院里复查,抽掉上次手术的管子才行。我的心里一阵酸楚,又问,那不是要到年边二十几号去了?母亲说,那也没办法,打豆腐是个重活,一个人做不过来。

 我突然很怀念年少时在家里打豆腐的情形。每到年关,是湘西南最寒冷的日子,风从北边刮过来,从山下刮过来,冷飕飕的。母亲提前一个晚上从粮仓的化肥袋子里舀出几升黄豆,用团箕把泥沙挑拣干净,装进桶子里用温水浸好。

 雨下了一个晚上,细细的,到处都是滴滴嗒嗒的声音。早上,雨脚断了,以为天要转好了,父亲挑了桶子去山下的井里挑水,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头顶瓦片一阵爆响,冰霰子像沙子一样撒了下来。父亲骂了一句,转身走进堂屋,取下墙上的斗笠,又走了出去。

 冰霰子来了,天气骤冷,可我们不怕,被窝捂不住我们内心的激动,就想爬起来去看雪。刚冲到门口,就被母亲叫了回来,让我们推磨碾豆腐,她要架锅准备烧水。

 我们家有一对青石磨,父亲分家后置办的。哥哥负责推磨,我负责往磨口添豆子,母亲从屋檐下面的柴草堆里抱回几捆豆杆,走过巷子,一些豆杆从她的臂弯里落下来,落在清晨的巷子里,然后被风翻滚着,母亲太匆忙,来不及回头看。她一边忙碌一边告诫我们,推磨的力道要均匀,添料也要一小勺一小勺的添,力道大了,磨出来的豆浆就会很粗糙,全部成了豆腐渣。有时候我故意只舀几粒豆子,气得哥哥直叫唤,威胁我说要去向母亲告状。

 奶奶把屋前屋后打扫干净,解下围裙,洗了手,就会过来帮忙烧火煮浆,她坐在板凳上,驼着腰,不时的朝灶膛里添着柴。记忆中,奶奶喜欢穿斜襟盘扣的青色棉布衣裳,齐耳短发,额前的白发用黑色发夹别得工工整整,永远都是一副干净古板的样子。哥哥磨好豆浆后就跑到外边玩去了,我偷偷走进粮仓,从秕谷堆里翻出两个红薯,交给奶奶,奶奶咧开满是皱纹的嘴冲我笑笑,她不吱声,只是把红薯放到灶膛口,拢出一些灰埋好,一起埋好的还有我的这个小秘密。

 年越来越近,事越来越多。

 隔壁传来空空的剁柴声,对面家里在烧水准备杀年猪,屋檐下聚拢了一些看热闹的大人孩子。有孩子跑过来,小脸蛋通红,手里抓着一块阴米糖,一边吃,一边说:叶叶,你奶奶叫你回去,你爸爸从广东回来了,刚刚进屋。叫叶叶的孩子一听,撒腿就跑,也不和其他伙伴告别,不一会儿,手上捧着一个汽车玩具,得意地喊一声,孩子们又呼啦啦地朝他围拢过去。

 豆腐出来了,我跑到桶边去看,父亲揭开盖子,齐腰高的木桶热气蒸腾,瓷白的豆腐软塌塌的,香气浓郁。母亲弯下腰,吹去上面的一层泡沫,松开手上的筷子,筷子直直地掉下去,不偏不斜,只剩下半寸长露在外面,父亲眉开眼笑,连连称赞。邻居放下手中的斧头,也走过来看,说这豆腐卤点得好,母亲在一旁谦虚的说,是石膏买得好。邻居说等下邀请母亲去做师傅,帮忙点一回卤,母亲一口答应下来。

 父亲让我们拿碗来盛豆腐脑,我和哥哥盛了就追着父亲要白糖,父亲问,你们给奶奶端过去了没有?我们一脸愧色,奶奶却在那头答道,早就端过来了。其实我们还没有给奶奶盛,于是我又把手中的碗给奶奶端了过去,奶奶说,等下你们到我这里来添糖。我们很高兴,因为奶奶不像父亲那样限制我们吃糖,她会把糖罐的盖子打开,一个劲地让我们多添点,只是后来,我们成长,离开,如箭,或如风筝,再也没有机会吃过家乡的豆腐脑了。

 吃了豆腐脑,跑出来,看到脚盆上面的豆腐盒子滴着水,冒着热气,盖子上用一扇石磨压着,豆腐水被慢慢挤压的时候,雪就来了,悄悄的来了,一会儿功夫,地上就有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大家都在忙着,无暇顾及。整个村里,都是吱吱呀呀的石磨声,年味就在这样的声音中慢慢地被磨了出来。

 湘西南的年豆腐,主要有三种加工方式,一部分晒了,撒上辣椒粉,做霉豆腐,一部分油炸,用坛子储存起来,还有一部分和着猪血肥肉末,做成猪血丸子,这是湘西南特有的美食,不管行千里万里,都不会忘记。

 银装素裹的世界,我们想象着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捉到野兔子,就偷着跑了出来。四下里,人际罕见,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远处的水塘,井眼,像一个个黑黑的墨点,将无边的原野凝聚成一副动人的水墨画卷。

 母亲立在门口喊吃饭的时候,是中午了,那种呼唤,如年,温温暖暖,是每个人最熟悉的声音。

可是这种温暖只能在回忆中寻找了,而现在,年就像一道关,拷问着我。我说,今年春节我想回去。可话还没说完,父亲就在电话那头打断了我,他说孩子还小,让我去醴陵照看孩子,不要担心他们。我沉默着,心里空荡荡的,一种苦咸的味道涌了上来,想着他们日渐干瘪虚弱的身子,好强的性格却还和年轻时候一样,他们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唯独忘记的,是他们自己。


1
2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8558.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封清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7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2/10 23:26:28 0
    几许深情,说道年豆腐!问好封清!

    作者于 2018/2/11 21:06:59 的回复:

    感谢编辑老师的点评,问好。

  • 2018/2/10 23:46:31 0
    年关打头腐,多半是阴冷雨天,也有下雪时候,挑水是个体力活,我挑过。我们家有磨,加上奶奶会这手艺,村上有些人户就让我家来打头腐,给奶奶的报酬大约是一升豆子。现在,我兄弟他们好像不打头腐了,他们是花点钱去买吧。

    作者于 2018/2/11 21:06:38 的回复:

    感谢言宋老师的点评,问好。

    都梁渝州路漫漫,梦回故园情悠悠。
  • 2018/2/11 10:52:54 0
    年关的解释好有意思。------年就像一道关,拷问着我。

    作者于 2018/2/11 21:06:01 的回复:

    年关年关,成年后深刻体会到其中的含义了。

  • 2018/2/11 11:15:51 0
    最难忘的是在豆腐花里面加点砂糖,清甜!

    作者于 2018/2/11 21:05:34 的回复:

    我也豆腐脑加两勺砂糖,可惜很多年没有吃过家里的豆腐脑了,问好曾兄。

    1988年枞树山学校毕业;1992年参加工作;1997年下海;2008年回湖南。 自诩为国内优秀的纳米粉体材料制备技术专家,获取国家发明专利12项。
  • 2018/2/11 11:27:41 1
    制作豆腐的过程描述,很有画面感! 勾起了年少时过年的记忆。感谢作者!

    作者于 2018/2/11 21:03:44 的回复:

    感谢兄弟点评,问好。

  • 2018/2/12 16:46:55 1
    家乡的豆腐好,外面的豆腐
    诚实的人.心眼不坏,在江湖上混吃了不少苦头.....
  • 2018/2/12 16:47:53 0
    家乡的豆腐好,外面的豆腐原料多是转基因的。

    作者于 2018/2/13 19:05:39 的回复:

    钟老师的留评让我非常荣幸,外面的豆腐不仅是转基因,而且一股豆腐渣的味道,估计是过滤很草率

    诚实的人.心眼不坏,在江湖上混吃了不少苦头.....

作者资料

  • 封清
  • 来自:湾头桥
  • 现在:长沙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4/8/20
  • @TA留言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