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会员日记
  4. 我也说说武冈人过小年

我也说说武冈人过小年

作者:朱云峰 时间:2018/2/10 20:54:51 3670人参与 4 评论
都梁月点评:五更分两年年年称心 一夜连两岁岁岁如意。五湖四海皆春色,万水千山尽得辉!

我也说说武冈人过小年

  

15155573_152456202370_2.jpg

 武冈人过年之前有一个较为重要的节日,那是不得不说一说的,即腊月二十四腻(日)祭灶王菩萨,民间俗称过小年.

 北方大都是腊月二十三日晚上过小年,我们南方人则是腊月二十四日过小年,我也弄不清楚这一夜之差的原因是什么?据说是“官三民四船家五”的规矩沿伸下来的,即官家人是腊月二十三,老百姓低一个档次只能是腊月二十四,那些常年在水上飘泊的船家又要落后一天,由于历史上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一直在北方,因此也就使北方人在过小年这一事件上颇为得瑟,非要跟上官府人家的节奏,相沿成俗,也就成了今天的习惯。小年之后,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真的就是过年的氛围了.mmexport1518140820577.jpg

   据说小年这天是灶王菩萨上天言事的日子.灶王菩萨在人间辛苦工作一年后,年末要上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工作和拟出来年的工作计划,就好像现在国家工作人员毎到年末都要作述职报告,交工作总结一样,然后再在大年三十晚上带着来年的工作计划重回人间,重启周而复始的一年,这整个工作流程正好是七天.你不得不佩服先人们的智慧:年终述职,年终总结,工作计划,一周的流程,一切无不与当今的工作制度惊人地相合!
    过小年的习俗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mmexport1518140825234.jpg

    习俗一是祭神.主要是祭灶神和社神(即土地神),具体内容可以参见鲁迅先生的<<社戏>>这篇文章,<<社戏>>里描写的祭神仪式与我们这一带祭灶神仪式大体差不多:焚香烧纸鸣炮;猪头鸡肉糖果;女人不许近身......稍为有点不同的是,我们这里祭灶神,必定有鱼,并且一般人家在剖活鱼时,会剁两条鱼尾巴下来,再将两条湿淋淋的鱼尾巴两两相对接连起来,粘在灶台上,取"连连有鱼"之谐音"连年有余"之意.待到鱼尾巴干后,就会牢牢地粘在灶台上,不到来年的小年这天去主动揭下它,是不会掉下来的,这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连年有鱼(余)"了.
  习俗二是"扫尘".也就是将家里所有的垃圾灰尘清除干净,扫地出门.

  据说这"扫尘"其实是"扫陈"(扫尘与扫陈在南方方言里谐音),而"扫陈"之来历,则有多种解释.一般的理解是这个"陈"是"陈年旧物"之陈,也就是家中不需要的需扫除清理的破旧之物.mmexport1518140848166.jpg

  此外还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说是源于纪念隋炀帝扫灭南陈陈叔宝政权,统一天下这一事件.如此说来,这"扫陈"的历史就颇为悠久了,比后蜀孟昶的"春联"历史还要早上几百年.但我想这个说法不太靠谱,因为隋炀帝是历史上有名的大恶人,名声臭得很,后世(尤其是唐朝)不可能这样来纪念他.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毕竟春节时门上贴的门神秦叔宝和尉迟恭就是与他有点历史瓜葛的.

  另一种说法则是指元末农民战争中,纪念朱元璋战胜扫平陈友谅这一事件.我想这个说法倒大有可能,因为我们中国人今天过年的许多规矩和旧俗都与大明王朝有关,如贴春联之所以能流传开,就是洪武爷朱元璋身体力行的结果。

  陈友谅是湖北人,两湖一带是其根据地或老巢,至今在我们大邵阳一带,仍然流传着不少有关陈友谅的传说和故事,其与我们省府长沙也大有渊源.据野史记载,陈氏覆灭后,有一小妾,已有孕在身,因貌美被洪武爷看中纳为妃子,生子名梓,居洪武爷八皇子之列,封国长沙,为潭王.潭王梓者,非老朱之功也,实老陈之力也,洪武爷不过是白拣了一个大宝贝而不自知也.潭王梓年长之后就封长沙,临行辞母,母告以身世,秘嘱毋忘父恨家仇,梓饮泣悲泪受命而去.无奈力不从心,复仇无望,忧郁成疾,乃纵火焚宫,与爱妃于氏共葬火海.其母闻之,忧愤成疾,未几亦亡.此事经历史学家蔡东藩考证,证为信史.由此可见,湖湘大地还是有朱陈故事的.        mmexport1518140921553.jpg                         

   习俗三就是贴春联.从小年这天起,人们就开始贴春联了,这是中国传统文化过年文化中最具华夏文化特色的活动.据说最早的春联,是后蜀孟昶写的"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如此说来,春联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37b1OOOPIC66.jpg

   春联多为敬仰和祈福之语,主题鲜明,突出特色.如天地神:"天恩深似海,地德重如山";土地神:"土能生万物,地可纳千祥";财神:"天上财源主,人间褔禄神";井神:"井能通四海,家可达三江";生意店门口则贴上诸如:"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或"喜迎四面客,笑纳八方财"之类的春联.按说春联是对联的一种,应成双成对才是,但春联里有一种独特的形式,是不能称为对联的,只能叫做"独联".这就是小年这一天在一些特定场所所贴的春联,如炉火上:"旺气冲天";门后面:"出门见喜";门正面:"动步生财";院子內:"满院生金";树上:"根深叶茂";粮仓:"五谷丰登";猪圈:"六畜兴旺";有些人家甚至连茅房也贴上:"黄金万两"这样的春联,颇有"人家视金钱为粪土,我家却视粪土为金钱"的农家习气(现在强调环保了,我觉得这农家习气更是殊为难得).总而言之,都是一些祈春祷福的吉利之语,寄托了主人朴素而又殷切的厚望.

520dbe5b66924a7cbd30e487daaa8ad5.jpg

  小年这一天是灶王菩萨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主人家过去一年所做的各种好坏善恶行径,以备玉帝赏罚,因此所有人家都是希望灶王爷能在玉帝面前多作甜言蜜语,少说坏话恶话的,"上天言好事,下地降吉祥",于是,一种中国式的较为纯朴的农民式的"贿赂"行为便出现了.

518c803e5f4eb7cc9f9e06175c9bc9cd.jpg

   过去商品经济不发达,农村里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为主,过年时农家人很少到市场上去买糖果(实际上也无钱无糖可买),家家户户都自己熬制米糖,麦糖,红薯糖,我们武冈流行的是爆花糖和阴米糖。今年武冈籍作家傅勇(笔名水云生)写的一篇有关武冈特产爆花糖和阴米糖的乡土美文,可是在省里得了奖的!小年之时,要用糖饴把灶王菩萨的嘴巴糊上,据说这样一来,灶王爷在玉皇大帝面前所讲的就全是甜言蜜语了,真是佩服先人的想象力!这些糖自然是那些平时难饱口腹的孩子们的心爱之物了.除了糖以外,为了讨好这位灶王爷,每户人家都会尽其所能地弄上一些好吃的供奉给灶王爷:猪头猪肉是少不了的,鸡鸭鱼也寻常可见,此外,瓜子花生水果也会一并奉上,反正只要家里备的过年物资,都会拿出来孝敬的.祭神完毕,这些祭神物资也就成了活人们的口腹之物.

mmexport1518267879954.jpg

   有时候,我常常怀疑,先人们创立的这些节日,大都是要用食物来祭神的,神仙实际上又吃不了,最后的结果还是进了活人的肚子,这是不是古人巧立名目,变着花样在骗吃骗喝或想方设法整吃整喝呢?有时候,我也思索,乡党们费尽心思巴结讨好灶王爷,希望灶王爷能够"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就真的那么有用吗?不过是一种阿Q式的精神安慰罢了!但如此一来,溯源追流,就会发现我们这个民族贪污腐败行贿受贿是有着深厚的文化基因的,因此也就怪不得有那么多的"老虎苍蝇"高官小吏赴汤滔火也要把这一传统囯粹"前腐后继"地发扬光大了.
   但不管怎样,这毕竟是小民百姓的一种信念,一种希望。信念在,精神就在!希望在,动力就在!只要百姓有精神,有动力,我们这个民族就会绵延不绝地发展下去,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就会传承下去,终有一天,必会迎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6365389268102929044602656

6365389331376367102633217
4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8557.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朱云峰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4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2/10 21:40:23 3
    (该贴已被隐藏)
  • 2018/2/10 21:45:51 7
    谢谢封清老师关注留言!
    朱云峰,60后。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武冈市作协会员,武冈市诗联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楹联协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会员。 地址: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 电话:13873907200 微信:yf13873907200 QQ:1760639015@qq.com
  • 2018/2/10 23:28:46 9
    年是一种信念,一种希望。信念在,精神就在!希望在,动力就在!只要百姓有精神,有动力,我们这个民族就会绵延不绝地发展下去,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就食传承下去,终有一天,必会迎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问好云峰老师!
  • 2018/2/11 10:29:22 4
    谢谢都梁月老师力推!
    朱云峰,60后。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武冈市作协会员,武冈市诗联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楹联协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会员。 地址:湖南省武冈市职业中专 电话:13873907200 微信:yf13873907200 QQ:1760639015@qq.com

作者资料

  • 朱云峰
  • 来自:文坪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5/12/11
  • @TA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