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邵行杯征文:一个人的云山(散文)

邵行杯征文:一个人的云山(散文)

作者:王业春 时间:2017/10/29 23:16:18 1896人参与 2 评论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贾岛《寻隐者不遇》

还是学生时,我便很向往贾岛诗中隐者所处的开阔境界,一个人,独自欣赏雁过云流、山光水色,奇峰异景...一个人,独自思索世事的沉浮 、生活的酸甜苦辣、命运的生离死别 ...总觉得会有独到的参悟,于是一次次登上武冈云山。可是,第一次跟一位女同学就差点饿死;第二次是全校春游;第三次是内弟考上中科院的研究生;第四次是去伴山妹夫家拜年;第五次是妻子的大舅从成都回来...没有一次是独自去,所以,有人问我云山有哪些景点,我竟然数不出几个来,心里特感惭愧!

阳春三月的一个拂晓,我驱车来到云山山门前。四周本来特黑特安静,我的到来,引得好几家的狗争相狂吠。狗的主人闻声点亮了窗户,一家、两家、三家...我把车停好,径直走过山门——据说八点钟之前不用买票的,果然是。

山道还很黑,我打开手机电筒,便见有不少小蟾蜍跳进路边的草丛。草上的露珠反射着晶亮的光。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腐味,那应该是朽枝朽叶生成的沼气味 ——这种体验是群游不会有的——也许是根本没人去顾及。我心里想,我应该是今天最早上山的人。但是因为四周一片黑,是谈不上欣赏景色的。第一个瀑布很高水很大很有气势,可拍下的照片一抹黑没有一点美感,我想是不是来太早了。但转而又想,等下山时再来拍也不迟。瀑布往上不远的路边峭壁底,有一蓬长青藤,离第二次爬云山快三十年了,藤只从拇指大变成了胳膊大!我一路步履轻快,想争取爬到仙人桥看日出,或者看云海——前一天下了雨,据说今天的云会很浓很重的,可我见到路的两边仅有淡淡的氤氲,按理说是有雾气的。

 尽管气温只有二十度,爬到仙人桥下最陡处的峭壁时,内衣还是湿了。一阵山风吹来,好冷,我禁不住打了个颤!幸好,天慢慢亮了。我关掉了手机电筒,后来干脆关了机。仰脸看天梯,发现头顶的白云很厚且平坦,就像是巨大的天花板。对面的山峰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是因为天亮了。

 突然,头顶天花板一样的云崩裂了很大一块,垂直向下掉去,我的心一紧 :云会这样往下掉吗?就像雪崩一样— —云未落到山脚,突然散开来又往上升,并且四处弥漫,一下遮住了对面的山。我头上的云也向下笼罩了我,两米开外都看不见东西。这下好了,不用看风景了。我想起了贾岛,就算是童子清楚药师的踪迹,在这样的情景下,也难找到药师。并且,你不知道这云多久会散。我只有往上爬,希望爬着爬着就出太阳了。

过了下城步中溪的岔口,离仙人桥不远了。我看见有彩色光线在云中模糊地穿行,不断变幻着,出太阳了,兴许爬上仙人桥,就可以见到太阳了。果然,我到了峭壁顶上的亭子时,云一下全部在我脚下。云又是一望无垠的平。这下是真的云海了,只有山峰,没有山脚,云轻轻地簇拥着,簇拥着,阳光穿过合抱的松枝杉枝,炫动着五颜六色的光束,但到云海就被吸收了。云被阳光照得白皑皑,就像一个童话雪世界——不知哪儿传来了哭声——这该不是那种像婴儿啼的鸟叫吧——分明是人的哭声...

 谁这么早在山上哭?还是从上面传过来的?谁比我还早上的山?又为什么哭呢?太阳都出来了,不会是因为害怕,我不是也一个人上来了么。

“有人吗? ...有人吗?”我看见一个身影出现在山道上。一边急走一边喊, “有人吗?有人吗?救命!救命! ”

 我很纳闷,看那人步伐,虽然慌乱,但很轻盈,是个年轻小伙,他后面也没有什么东西喊什么救命?!

“这儿呢!这儿呢! ”我向小伙喊。小伙一下加快步子跑到我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救救我爸!救救我...爸! “

“你爸在哪?快带我去! ”我说, “说说你爸是怎么了! ”

 ”走着走着就软在地上,嘴唇脸色变青,眼珠向上翻,说不出话。 “ 小伙说。

我想肯定是中暑了。幸亏我带了霍香正气水、霍香正气胶囊,还带了速效救心丸 、创可贴 、红花油等等。找到小伙爸时,他的气息已很微弱了,脸色铁青,嘴唇发乌,牙齿紧闭,眼珠翻着白。我将吸管插进气水瓶,手指夹住男人嘴的两边,叫小伙扶起他老爸的下巴,硬将霍香正气水灌下去,那个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男人被呛了一下,扑出了一些气水。我又打开另一瓶,强行给他灌下。

“叔,能行吗?叔,能行吗? ”小伙见他爸还是说不出话,很着急。

“应该是中暑,如果是别的急病,我就救不了啦! ”我说, ”山这么高,离城里又这么远。 ”

 “不过,我和你一起,陪着他!”我拍拍小伙的肩安慰他说。

大约一刻钟后,男人缓过神来了。他吃力地感谢我。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跟他们说,出来旅游,要带些必要的东西,以防万一。我说,好些了就早下山去吧。男人说,来一趟云山不容易,父子俩一定要爬上山顶!我说一起吧。话音刚落,又传来了救命声,这次是下面传来的。我说你们先上吧,我去看看。父子俩说, “我们等你! ”

我寻声下了峭壁,快到下中溪的岔口时,一个二十多岁的怀抱婴儿的女子和一个腆着大肚子的四十多岁的女人,见我来了,指着下面的荆棘丛说, “救救我妈,救救我奶奶! ”,离她们十米开外,还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声嘶力竭地哭!

我滑下荆棘,见到一白发苍苍的老太,倒在刺窝里。我要她动动手脚,看看摔伤没有。她说应该没有,她是没踩稳滑下来的。我搀扶起老太,拉她上了水泥路。

“都怪我,都怪我! ”老太突然蹲下去,然后坐在路上,哽咽着说, “都怪我! ”她指着四个大小女人说, “女儿、外孙女,大外孙孙女,小外孙孙女! ”

“都怪我!我女婿在银行工作,为一个客户担保贷了一百万,可那客户失踪了!银行追责,我只好卖了房子替女婿还了债!可老头子跟别人走了!女婿限女儿离了婚,外孙女跟外孙女婿离了婚,一家一下子三个寡妇!带着两个幼儿,肚里还怀着一个!我跟老头都从银行退休,我不能让女婿丢了银行的工作呀!个人事小,维护金融秩序事大呀! ”

我大体听明白了意思,问老太她们是下还是上。婆孙仨都说上。我说好,我陪你们。我走到那个三岁多的女孩前,要拉她,没想到她一下跑到老太跟前说, “我能行! ”那种天真幼稚的神态逗笑了我们。但是不久后,她还是乖乖让我抱了。

我跟她们走过仙人桥时,我才发现,一丝白云也没有了。天,蓝得醉人!阳光,暖得醉人!可是因为要照顾她们几个,我不敢再去看风景。

到云山堂时,我们又遇见了小伙父子,另外还有好几拨人!原来比我早的大有人在。

本来想的一个人的云山,其实并不存在!因为云山从来不曾是一个人的云山!云山也永远不可能是哪一个人的云山!而人生在世,不可能不依赖别人独活!所以人们要互相爱护,互相帮助,而不能自私自利!我想起了贾岛诗中的隐者,他并是人们嘴里所说的超凡脱俗,只是他不再为升官发财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诗中不是说隐者采药去了吗?采药干嘛呢?治病救人呀!有句老话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我非达近穷,我要以我的力量,我的方式去帮助他人,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我心里依然高兴。

那天我们都爬上了云山宝顶!可惜的是不知何时又浓云密布,除了云和身边的树和草,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老中青三个男人带着我帮助过的他们的妻小来感谢我,我一高兴就醒了。醒来时,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围绕着我。我想,助人为乐,就是我心中的云山,但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云山,是许多人心中的云山。



4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8170.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王业春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2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王业春
  • 来自:法相岩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6/9/10
  • @TA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