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如诗如歌
  4. 【武冈诗群】行走武冈(组诗)

【武冈诗群】行走武冈(组诗)

作者:夫力 时间:2017/10/26 8:17:41 2535人参与 2 评论

【武冈诗群】行走武冈(组诗)


行走武冈(组诗)


 

 熊烨


                           



济川回舟



      济川回舟为都梁十景之一, 位于武冈城区梯云桥与玉带桥之间。这里河面宽阔,水势平缓,是驾舟荡桨的好地方。古代这里是武冈的水运码头,去邵阳、长沙,都要在这里上船,从外地回来,也在这里登岸。

请允许我以想像的方式
在这个古老的码头上种上一排垂柳
缆绳是一双手
久久不愿松开
船执意要随水远行
一个个漩涡荡气回肠

浪花招招手
算是分别
一月或者一年
回来的日子被一个女人刻在心房
用手指反复地抚摸
一叶白帆从梦中抵达
吊脚楼
刚要上船又被涛声打湿

撑船的汉子在远方怀念一片温柔
而故乡远在炊烟里
溯流而上是他时时刻刻的渴望
回家的脚步被一条缆绳深深地勒紧

如今,这种思念已伴随江水日渐干枯
藏在深处的水草漂在河面
再也望不见一片帆影
唯一留下的只有我伫立的一片码头
石板上还依稀地踩着一些脚印
它们像一只只卧着的耳朵
不分昼夜,都在
怀念着一条江汹涌的涛声

 



武陵春色

 

武陵井,为湖南二十八古井之一,亦为都梁十景之一,相传它与桃花源的武陵溪相通,常有桃花随水流出。加之春天时,井旁四周花开如霞,故称为“武陵春色”。井水四季不竭,大雨不浊,甘甜可口,冬温夏凉,为四周众多居民的饮水之源。民国时期,古井周边,青楼林立,名噪一时。现古街古井,常有游客前来寻古。

 

从落入桃花溪的那个瞬间

你就注定背负着受伤的爱情远行

一片桃花

以倾听的姿势随水漂泊

再真情的呼喊都流成了水声

悲剧中的人物总是不能回到从前

武陵井

以六百里的距离为一口古井命名

沁入骨髓的井水收留着你不安宁的魂魄

一片桃林以充满诱惑的花香

邀你上岸

 

三月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暖

你年轻的心在太阳下醒来

怎经得住渠水堤岸

杨柳丝丝轻盈的挑逗

一片桃花就是一张

粉红的嘴

从此

清凉的井水里

常常泛起桃花一样的颜色

那不是桃花

是胭脂

 

我的到来也许错过了一个季节

抑或几个年代

让我无法与那盏粉红色的灯笼相遇

井水依旧在流

今天

我不是故事里的主角

我只是一个寻找故事的游客

 



云山清晓

 

 云山,自古被誉为“楚南胜地”,道书载为“六九福地”。奇峰挺秀,堆翠叠彩,风景秀丽,鸟语花香;云山四季云雾缭绕,风景独特。清晨时分,太阳初起,空气清新,山花带露,雾绕奇峰,如诗如画,更别具一番风韵。云山清晓亦为古都梁十景之一。

 

从三里庵到五里庵到十里庵

佛是我攀沿的围栏

从伴山冲过仙人桥过秦人古道

穿雨、穿雾、穿云

我从黎明步入清晓

从俗世跨过仙境

 

胜力寺是佛设在云中

拯救心灵的一座诊所

众峰耸翠

莲花作壤

我的肉眼满目朝阳

却怎么也看不见佛光

我知道

佛无处不在

胜力寺开在莲花中央

 

烧香问道

求神拜佛

一柱香点燃今生来世

甚至在功德箱里投入十元或是百元善捐

我心无旁骛

毕恭毕敬

只是菩萨头也没抬

他脸如经书

深藏不露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我非花非叶

也并非一个佛徒

但面对胜力寺袅袅的香火

我会用一次次许诺

点燃每一缕清晓温暖的炊烟

 



宣风雪霁

   

 宣风楼,座落在武冈古城墙上,是古代观赏雪景的胜地。宋理宗赵昀任邵州防御使时,书“宣风雪霁”四大字,匾悬于楼。“宣风雪霁”亦为古都梁十景之一。

 

六百年历史

被青石条码着

天下第一雄壮的城墙之上

我昂首挺胸,放眼远方

岷王无道

且让我忽略那段历史

宣风楼上,我只想站成宋理宗的模样

玉树临风

挥毫泼墨

然后望城内白茫茫一片

千年风雪

留下千年一景:宣风雪霁

 

而今冬已深了

我的目光中仍是晴空万里

脚下的济川门忙忙碌碌

吞吐着车辆和行人

广乐路上高楼林立

广告牌伸着脖子在比高矮

宣风,风不起

但见尘沙如舞

宣雪,雪不下

却只听得满街喧嚷,人声如潮

 

这些年

气温骤升

在湘西南

一场白皑皑的雪似乎已成为一段奢华的回忆

“宣风雪霁”的牌匾仍高挂在我的头顶

那涂着红色油漆的笔划显得多么地虚空啊

此刻,我只能幻想

天空之门訇然洞开

戴着白帽子的小精灵一路飘飞而来

这众多的乱象和喧哗

多么需要一场纯洁的雪来覆盖





法相洞天


 

看不透世界

有天有地

有入有出

有如法相洞天

洞中有洞

洞外有洞

洞洞相连

一条蹊径,渴望一线光明的牵引

 

悟不透人生

且看崖前佛语: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我与佛无缘,只看今朝

坪前数棵百年大树

参天巍然

婆娑而粗阔的树冠下

阳光在斑驳中迷失了方向

 

树走不出树的影子

正如我的心

多少时候都走不出自己的心境

 



屈原渡


未到屈原渡
我己悄悄上了那条小船

船桨划过深邃的河流
我极目寻访一位楚国的诗人
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被映在水面上
河水清澈
但我却无法模仿诗人憔悴的模样

沧浪江是我远方的远
轻盈的水声离我的心底却越流越近
传说中的女子上了船
再次走进了传说
今天,我只能让诗人与她在传说中相遇

沙滩上,阳光多么美啊
颗颗光亮的石子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我越看越觉得那就是脱去衣裳的一个个粽子
只是浸泡的时间长了
我闻不到粽叶的清香

屈原渡这时人行稀少
我停止一切划动
我仰卧船头
望天空之空
白云飞渡

屈公

我看不见离愁啊

 


 

一瀑飞涛

 

从山巅直流而下

从天上奔流而下

从心头倾泻而下

 

我爱你飘柔的美

一如云山的血脉

庄严中融入了大山宽厚的情怀

 

我爱你支离破碎的美

一首飞花溅玉的诗

常常伴着忧伤

在别人的风景中抒情

 

我爱你陡峭的美

虽然我无法达到你的高度

正如我不知道我的心高在何处

虽然我无法知道你将奔向何方

正如一个人走的路再远

走着走着也就走向他的海洋了

只有他的墓志铭

会比死亡活得更久

 



龙华寨

 

龙华寨不是寨

龙华寨其实应该叫龙华寺

江背岭像一匹奔腾的马

龙华寺是江背岭昂扬的头

看这高昂的头多高啊!

高到可以看见那山坡上的梯田全是八卦阵

高到山脚密密麻麻的院落像宋兵的阵营

高到可以与白云面对面讲话

高到我们与龙华寺之间的距离有千年之远

高到历史的记忆怎么都无法靠近小商河

 

龙华寨不是寨

它只是一个将军屯兵的地方

一个战马嘶鸣的地方

如今宋兵不见了

金兵也不见了

一个偌大的寨子里

端坐着一个叫杨再兴的名字

一脸威武

却从不说话

寨子里实在太静了

那些香火默默地飘也从不说话

我还看到功德碑上也躺着很多名字

这些名字也从不说话

我站在寺前,满心虔诚

也没有说一句话

 



陶侃手植古银杏

 

在这之前

我几乎无法想像

一千六百年银杏的样子

枯萎。残破。空洞

而今天当我就站在这株古树前

它完全颠覆了我的思维

繁茂的叶子

银杏果挂满枝头像是树亮着的眼睛

 

树干的周围,蓬生许多小树

那只是时光的栅栏

树的空洞刚好被一个又一个故事填充着

然后被人移植到了书本、网络

 

叶子已黄

黄得有点眩目

我知道不久又将在风中飘落

年年岁岁

在秋风中落下又在春风中生长

一片叶子就是一张名片

上面写着:

陶侃,晋朝人士,武冈县令

 



水西门武冈古城墙

 

望首不见首

望尾不见尾

 

高二丈,顶阔八尺

你更像是大明时期一个魁梧的卫兵

只是在风雨中

你已变得伤痕累累

 

清军的攻城掠寨

石达开的刀光剑影

红七军的浴血苦战

日寇的隆隆炮声

一次又一次始终无法企及你的高度

 

水西门门已不在

但门槽仍在

那里镶着的不再是门

而是记忆的碎片

川城河一城河水一流流了六百年

谁能分清流着的是哪朝哪代的水

 

卧着也要有龙的样子

伤了

刀光在

剑气在

血脉在

王者的霸气仍在

 

如今有二位老人走上城头

一位是古城的居民

他在城墙上种花种菜

他已把它当作歇息的家园

一位是历史文化名人阮仪三

迈着八十岁的脚步满脸惊喜

一路汗水一路摇着草帽在自言自语

“宝贝啊宝贝”

 

每每想起这个细节

我就想起古城墙的伤口

除了痛

还是痛

 



金龟越岭

 

云山太陡

喘一口气

就再也爬不上去了

 

七十二峰

峰峰都有一个美丽的名字

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背壳已钙化成石头的时候

当初的绿毛已长成参天大树

真佩服龟的修养

想静下来的时候也可随心所欲

连爬坡的姿态都可以在一个瞬间定格成为永远

 

爬不上去也是一件好事

云山竟因此又多了一处绝美的风景

只有人们怀念你的时候

就把你印在门票上

 



玉兔听经

 

站在绝顶之上

你是再也回不去了

主人都成仙升天

偏还让你在此听经

一听就是一万年

 

只有云雾是真实的

它可以把云山笼罩成一个童话王国

在童话里你渴望成为王子

长出飞翔的翅膀

 

不管是佛是道

在他们的面前

你虔诚你赤身裸体

你不识字

你听不懂佛经佛语

你更不知道

道为何道

 

我猜你可能早就睡了

只是站得那么远

人们已分不清那从山顶处传来的

是佛音

还是你的鼾声

 



武穆宫

 

跨过一道低矮的门槛

此刻,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弓弩仍在

岳家枪仍在

只是那躺在一角的战鼓似乎已经受伤

看上去很久没有擂响

 

许是战马已乏

许是心已死吧

要不

千里之外你怎会在此落脚

母亲刻在你背上的四个字被烫上金水

高悬于你的头顶

但我分明看不到你的壮怀激烈

你的怒发冲冠

 

一定是风波亭的风太凄凉了

吹过来的那片雨竟是那么冷

以至于我们的对话都染上了感冒

还好

那片片青瓦还醒着

像一行一行淋不湿的文字

从檐口上滴下来的时候

我就听到了那首《满江红》

只是读声有点呜咽

 

腿很沉很沉

我心灵的旗帜已缓缓为你降下一半

面对一代忠良

我没有理由不跪下去

 

对面的戏台空空荡荡

有诗人在模仿你的横刀纵马

我突然想起昨晚电视台播放的穿越剧

我想

也让我穿越一次吧

我要大声喊

岳元帅

请借我一匹快马

然后带上你的岳家枪

让我去把秦桧拿来

跪在你脚下

 

 

作者简介:熊烨,笔名夫力,男。湖南武冈市人.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曾在《人民日报》、《羊城晚报》、《湖南文学》、《星星》《草原》、《散文诗》等几十家报刊发表作品上百篇(首)。有作品收入《湖南青年诗选》、《中国网络诗歌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4卷)》等十余种选集,出版有诗集《悬崖上,一束淡黄的花》,长篇小说《黄埔兄弟》。毛泽东文学院十三期学员,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诗歌学会常务理事,武冈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8151.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夫力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2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夫力
  • 来自:头堂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06/11/14
  • @TA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