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他乡风尘
  4. 我的兄弟毛小洋

我的兄弟毛小洋

作者:舟子 时间:2017/9/10 10:58:10 5794人参与 1 评论

我的兄弟毛小洋


我的兄弟毛小洋

曹雪芹应该相信,天上会掉下一个林妹妹。

我做梦也不敢相信,天上会掉下一个好兄弟。

我一直认为,我的兄弟毛小洋,他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那时候我还在玻璃厂工作,代表公司去市里开会,记不得是什么会了,只记得会议很无聊,没有什么亮点。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亮点,就是前排坐了一男五女,男的坐在中间,左边两个美女,右边三个美女,花团锦簇的,像个风流皇帝。

作为男人,我对男人自然没有兴趣,哪怕你是个皇帝。可他身边的美女,长得这么养眼,我就有搭讪的冲动了。

于是我就开始行动了。

“美女,你是哪家公司的?”

“美女,你在公司负责哪一块?”

“美女,你给张名片我呀?”

“美女……”

我满口的湖南武冈腔,正与美女聊得起劲,“皇帝”突然就转过头来,嬉皮笑脸地喷了我一句,“你湖南哪的?”

“我武冈的!”

“我也是武冈的!”

乡音一碰,武冈话一搭,名片一交换,才知兄弟就是毛小洋,台升集团的总管理师。

眼前顿时豁然开朗,突然就发现,美女不重要了,皇帝不重要了,乡情才最重要。

那次政府的会议,显然就成了两个武冈男人的私下会谈。

我的记忆很深刻,自知道毛小洋是武冈人开始,我就停止了与他身边美女的搭讪,专心专意同他说起话来。

但毛小洋显然不承认这一点。

他到处在武冈人中传我的恶名,说我这个舟子,是色得不行的,开会的时候,老是撩他身边的妹子,见了他这个老乡,话都不同他港一句,理都不理他半下。

他这么黑我,我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是武冈人网的站长黄高远告诉我的。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沙田的路上走着,黄高远打电话给我。

“舟子,你认识毛小洋么?”

“认识,台升总管理师,那个风流皇帝,开会带五个妹子,雄死!”

说到这里,我心里还在泛酸,尼马,人比人气死人,我记得当时开会,就带了个男外务,厂里的妹子我一个也带不动。

“我们现在一起喝酒,他说他认得你!”

“我也认得他,那是个风流皇帝,去政府开个破会,要带五个乖太妹子家的!”

“他说你色得要死,开会的时候,老是撩他身边的妹子,见了他这个老乡,话都不同他港一句,理都不理他半下。”

我分明听到电话那头,毛小洋在坏坏地大笑。

我记得当时叫黄高远把电话转给了他,同他说了几句话;又好像记得,没有同他通电话。

反正,他在老乡圈子里黑我这事,我算是记下了。

毛小洋,我正式告诉你,我记仇的。

我们一直联系着,互加着微信,不咸不淡地交往着。

很多路上碰到的老乡和朋友,不都是这样交流的么?

但我真正内心里将他作为兄弟,当成兄长,是缘于另外一件事情。

那阵子我正在学车,学得怀疑人生的时候,我就在微信朋友圈里吐槽。

毛小洋刚好看到了,就微信截了我的资料发给我,问我需不需要帮忙?

原来驾校总校的高层,是他的好朋友,原则上,他是很容易帮我说上话的。

我谢绝了他的好意,但我记下了他这份情谊。

随后的交往,我就悄然上了心,将他划入了兄弟的情谊范围,并邀请他有空到沙田指导工作和喝个小酒。

他在欣然应诺的同时,也邀请我去松山湖和大岭山玩,说他除了认识武冈人网站长黄高远,还认识我的小学同学无人机设计师尹新华的。

可惜我是开11路车的,工作又有点瞎忙,嘴上是答应了,却一直没有成行。毛小洋倒有几次开车路过沙田的机会,我记得是两次,可每次刚巧我又回老家了,于是酒也没有喝成。

真是有点小遗憾。

201797晚上,我没有遗憾了。因为这酒,我们兄弟,竟然还真喝成了。

不仅喝成了,我还把毛小洋喝醉了。

我真高兴,我算是报了“仇”了,谁叫他背后在老乡圈里黑我?

哪知喝醉了酒的毛小洋更黑,竟然在我老板和同事面前继续黑我,说我这个舟子,是色得不行的,开会的时候,老是撩他身边的妹子,见了他这个老乡,话都不同他港一句,理都不理他半下。

弄得我的老板和同事,大眼瞪小眼,一愣一愣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妈蛋,我还在试用期啊,毛小洋,你满嘴跑高铁,这是要害死我的节奏呀!

我承认,我那天状态确实有点不对,对皇帝有点不敬,对嫔妃太感兴趣,是犯了天条和死罪。但杀人不过头点地,毛小洋你老这样说我,也不是一个好皇上的风度嘛!

呜呜!

不过我很快就忘了对他的所有不快,两人推杯换盏,共同回忆起我前几个月刚开通“舟子的船”公众号时的事情。

毛小洋,除了是个皇上,也是我的粉丝咧!

我记得,有一天,毛小洋和我深聊了一次。说虽然我们哥俩只见过一面,但他读过我的文字,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从内心里,将我当作最好的兄弟的。他是当过兵的人,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相信我们会成为最好的兄弟。

插一句,毛小洋是济南陆军学院毕业的,来台升之前,是武冈武装部的转业干部。

我瞪着一双醉眼问毛小洋,兄弟,你还记得这回事么?

他响亮地回答说,记得!

既然记得,那么就好兄弟,来一个,干一杯。

我好像当场就把毛小洋干翻了。

但毛小洋说,兄弟,今天,我好高兴,这是我十年来,喝得最高兴的一次酒。

我想,我又何尝不是,这也是我在玻璃厂干了近二十年后出来,喝得最高兴的一次酒呀!

再插一句,97这次酒,是我和毛小洋认识多年以来,第二次见面。

兄弟之情如酒!

这酒没得完,还得继续喝!

5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1人打赏

资讯上传:舟子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舟子
  • 来自:安乐
  • 现在:东莞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06/8/24
  • @TA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