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岷王府史话

作者:水云生 时间:2017/5/10 14:32:30 14566人参与 9 评论
言宋点评:了解武冈岷王史,本文较为详尽。

武冈岷王府史话



桀骜不驯漂四方

花天酒地寄州衙


武冈岷王府史话之一

---武冈岷王府建立的背景

朱楩剧照

明代的王府分散在全国各地,明帝朱元璋的儿子一律封亲王且世袭之。亲王的儿子都封郡王,以下是镇国将军、镇国中尉等名。皇子成年后,若不能成为太子,就要被封王迁徙到自己的封地上去居住,终生在那里度过,不许随便出城或回京。亲王到了封地后,不参与行政管理,但从当地财政收入中领取朝廷供奉,间接也为朝廷起到一个监督州衙工作的作用。


据武冈州志载:明太宗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三月,杨璟遣荆州卫指挥吴马宁率明军攻取武冈,改元朝武冈路为武冈府。公元1373年设守御千户所。这千户所,就设在元治所之中。在明代卫所兵制中,千户为一所之长官,驻重要府州,统兵千人。


朱楩不是盏省油的灯,在朱元璋26子当中,大约是最调皮捣蛋的一个。不仅是朱元璋父亲的心腹大患,还是哥哥明成祖(朱棣)的眼中刺,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八月由于受西平侯沐晟控告而被罢免为庶人,改居漳州。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五月初一日被明成祖恢复为王。由于朱楩不尊王法,"擅收诸司印信,杀戮吏民。"(《明史·诸王三》)被成祖再次罢免。虽然他不久又被成祖恢复,但由于其习性不改,于永乐六年(公元1408年)第三次被罢免。


由于他性格的桀骜不驯导致他的命运不济,大半生都在舟车劳顿当中,所到之地,不仅没有做出什么业绩,反而成为朝廷的负担。于是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十月二十四日,时年45岁的他,被一纸诏书移居蛮獠猖獗之地武冈,寄住在州府的公寓中,即上面提到的千户所。直到他死后才允许他儿子按规制修建王府,仅可享用禄米千石,也算是朝廷对他的惩罚吧。


可想而知,朱楩作为正宗王子,没真正过上什么舒服日子,他的身体健康受损且每况愈下 ,脸色铁青 、印堂暗淡 ,胸闷气紧 、神经衰弱,按照规制,虽然赐有不少的随从护卫和宫女,在他生命最后的25年里,他不问百姓疾苦,不理政事,整天沉醉在花天酒地里,迷恋在宫女们的莺歌燕舞中。但他的野心不死,一直觊觎高高在上的皇帝宝座,在天高皇帝远的武冈,时不时受到附近蛮夷的威慑,仍然过着郁郁寡欢的日子。

武冈丝弦舞台照

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在他目睹自己祖上先后七位皇子王孙登基之后,三月二十九日(5月10日)他悻悻而去。要说他在武冈留下了什么值得后人留念的,那就属现在的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冈丝弦。当年其中有大部分宫女来自江浙一带,她们把当地的民间小调“江南丝竹”带到了武冈,专为朱楩演唱。这些曲调由于悠雅动听,深得被朝廷遗弃的失落王子喜欢。之后慢慢传到民间,成为武冈一绝。


还有一绝,就是武冈卤菜,因为有他的到来,才有了岷王府,才有岷王府御厨王祖清。武冈卤菜有朝廷贡品之称,如果没有岷王对卤菜的嗜爱,大抵朝廷也难以知晓武冈卤菜的。2007年,武冈获得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颁发的“中国卤菜之都”称号,多少占了岷王的光啊,这么看来,岷王也并非一无是处!

上图为武冈卤菜发源地浪石村发现的鎏金匾额,原为“宴会卤池”四个字,“宴”字被锯掉了。

        朱楩殁同年,次子朱徽煣嗣为岷恭王,为免受蛮夷义军的频繁骚扰,恭王奏请明景帝(朱祁钰)修建王府获准。即在治所(现在的市政府)上改建,拉开了岷王府建设的序幕。则将治所西侧的元妙观劈为州衙,即现在的武装部。



皇子皇孙食武冈

百姓血汗建王府


武冈岷王府史话之二

---武冈岷王府到底有多大?

依据《大明会典》,明代王府分为亲王府、郡王府两等。亲王府制度拟于宫室,中心为四面设有城门和城墙的府城,称为王城。其南为正门与承运门,左右分别为端礼门、棂星门,东2门为体仁门、遵义门,北门为广智门。


端礼门内有承运门,承运门内为承运殿、圜殿和存心殿前三殿。存心殿之后为宫门,前寝宫、穿堂、后寝宫及后宫门。出后宫门为王城北门广智门。

上图为广西桂林朱元璋第十三子朱桂所建的王府示意图,与武冈岷王府差不多

        除了中路宫殿外,王城内还设有东西三所、世子所、书堂、退殿,以及典膳所、典宝所、承奉司、六局、浆糨房、内使歇房等附属建筑。


王城内还设有宗庙、山川坛、社稷坛。王城外围以萧墙等,府中还有武陵泉、芳亭等。


据广西桂林朱元璋第十三子朱桂所建的王府标准:南北长一百丈,约330余米,东西阔七十五丈,约250米。总占地面积约82500平方米,约计124亩。再看今天的武冈古城大王城的区域,大抵也不差上下。

图为现在的大王城市政府原岷王府遗址


百年一晃而过,明朝也更新换代到第十一位皇帝,嘉靖29年(公元1550年),武冈第六世岷王朱誉荣向皇帝朱厚熜奏请修建郡王府,以安置岷王府日益增多的王子王孙。


一心向道,追求长生不老的朱厚熜皇帝此时已不怎么理政,看到朱誉荣的奏本,都不知道这朱誉荣长什么样,稍微看了一下,毕竟是为皇族的繁荣做事,大笔一挥,准奏了。于是朱誉荣在王府东侧筑一土城,也即现在的小王城区域,作为郡王府。


郡王府比亲王府低一等,却小得多,据《明史-舆服志》:“郡王府制:天顺四年定。门楼、厅厢、厨库、米仓等,共数十间而已。”据2015版《武冈简史》记载,小王城内的郡王府约有21处之多。按照明郡王府的规制,郡王府高限四十八间,平均每间按20平方米计算,那么每处郡王府的建筑面积在1000平方米之内。那么21处郡王府光建筑面积就达21000平方米,再加上院落道路和绿化面积,估计不下50亩,可想而知,整个小王城的规模并不亚于现在的东门旺角。

图为济南出土宁阳王府遗址,规制与武冈岷王府差不多


根据2011年12月12日《济南日报》报道:济南出土宁阳王府遗址是“深宅大院”。主院落南北长134米,东西宽83米,大约11000多平方米。墙宽1.7米,局部保留的残墙高约2米。经过发掘共有100余间房屋的基础露出。主院落多达五进,东跨院为三进,西跨院为两进,还有回廊、厢房等附属建筑。光从遗迹上看,整个院落就已经显得非常宏伟。”


如此一对比,整个岷王府和郡王府总计约有200亩的样子。按古城墙四面城墙的长度9里4500米计算,差不多南北长1250米,东西长1000米,计1874亩。那么岷王府约占整个古城十分之一的面积。



俊秀奇美故王宫

不得民心一炬焚


武冈岷王府史话之三

---岷王府的衰落和消亡

图为岷王府遗址上的市政府大门

随着起义军的不断壮大,反明斗争日渐白热化起来,公元1488年明朝第九个皇帝孝宗朱祐樘登基时,武冈岷王府的郡王就开始向宝庆、永州、祁阳等地迁移。广通府、阳宗府、充成府、沙阳府、南漳府五府或当身而废,或一代而绝。最终居于小王城之内的郡王府还有12处之多。


自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起,北方大旱, 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汉南续郡志》记,“崇祯元年,全陕天赤如血。五年大饥,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饥,八年九月西乡旱,略阳水涝,民舍全没。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无,十一年夏飞蝗蔽天……十三年大旱……十四年旱”。这些迹象或许就是大明王朝衰落的前兆。


而到了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岷王朱企锋因无视民间疾苦、督工加高增厚武冈州城墙,暴虐民工。民工被打死,饿死者不计其数。其中有被他罢免的官吏受害人袁有志、约同邓之沛、胡选、马老牛等,在黄桥铺(今属洞口县)率万余人举行起义,一举攻下武冈州城,执杀岷王朱企锋,焚毁200余年的王府和100余年的郡王府。

图为岷王府遗址上的市政府内景

明朝第十三位皇帝神宗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建国称汗,国号大金,史称“后金”。1636年(明崇祯九年,清崇德元年),清太宗皇太极称帝,改国号为“大清”。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李自成的大顺军攻占北京,明朝灭亡;驻守山海关的明将吴三桂降清,清摄政王多尔衮指挥清军入关,打败大顺农民军;同年清顺治帝迁都北京,从此清朝取代明朝成为全国的统治者。入关后20年时间里,清朝先后灭亡大顺、大西和南明等政权,基本统一全国。


公元1644年,大明王朝第十六位皇帝思宗朱由检迫于无奈,在北京景山自缢身亡,标志着明朝的北方政权正式倾覆,各藩王纷纷逃亡。但南方唐王弟朱聿粤趁机称帝于广州,建元绍武。桂王携子朱由楥、朱由榔逃往广西梧州避难,第二年桂王死于梧州。不久他的次子安仁王朱由楥也突然死去,这样就剩下桂王最小的儿子朱由榔。公元1646年1月,受丁楚魁、吕大器、陈子壮等人拥为监国,接着称帝于广东肇庆,建年号为永历。


永历政权和绍武政权在关键时刻却不能团结一致,为争所谓的正统地位而大动干戈,互相攻伐。绍武政权仅存在40天就被清军消灭,朱由榔也在清军进逼下逃往广西,颠沛流离,处境极为险恶。

图为岷王府遗址上的市政府内景

清顺治四年(1647年即南明永历元年)四月,桂王朱由榔在刘承允的挟持下,迁武冈,以岷王府残垣稍加修缮后为皇宫,改武冈州为奉天府;。八月,永历帝败走黔滇,武冈落入清军之手,复为州。


永历南明政权在明清易代之际播迁于粤、桂、湘、黔、滇和缅甸等地,期间与农民军余部进行合作,建立抗清统一战线,但是在坚持了15年之后终告失败。


公元1662年,吴三桂进兵缅甸,向缅甸国王索取朱由榔,缅甸国王派兵士把朱由榔连人带座地抬到吴三桂军营,眷属25人哭着相随。吴三桂将他押回云南,拘禁于昆明。吴三桂担心如将他押送北京,中途有被反清人士劫夺的危险,经清廷批准,于4月14日,将朱由榔及其眷属25人押到昆明篦子坡绞死,从此,明朝正式宣告结束。

图为岷王府遗址上的市政府内景

1648年3月至1679年,几经数次拉锯式攻克与收复,武冈岷王府更是遭受战火洗礼,所剩残垣几经州府修缮,勉强使用。明清之际的武冈,是一个涂满了鲜血的城市。如今站在曾经一地瓦砾的大小皇城遗址上,,虽然看不到了战争痕迹,但其声色犬马,狼烟四起的情景却恍如昨天。


直到公元1734年(清雍正十二年),知州王邦鼐迁州学于岷王府故址。次年迁鳌山书院入岷王府。又10年后,乾隆十一年,童广式为武冈知州,改岷王府旧学为书院讲堂,斋舍(学校宿舍)具备,别为射圃(练习射箭的场所)。1870年,书院再添建斋房,重修讲堂、正厅。至1903年,改鳌山书院为官立高等小学堂。

图为岷王府遗址上的市政府内景

民国初年,武冈驻省中学堂从长沙北门外荷花池迁回,以鳌山书院为校址,改名为武冈县立中学。1924年改为武冈县立初级中学校。大革命失败后,武冈县城各公私立学校均被军阀土匪部队占据,2年后恢复。抗日战争初期,县立初级中学校更名为武冈县简易乡村师范学校。直到1950年,并入武冈师范。于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市政府所在地的建筑,即为65年的武冈县简易乡村师范学校改建的县政府。


乘武冈古城旅游文化开发之东风,现政府正在城西筹建已规划好的岷王府,554年前的岷王府几经浴血战火之后。当年的王者风范之气,俊秀奇美之态即将重见天日。







岷王子孙今何在

龙田万全浅子桥


武冈岷王府史话之四

---岷藩后裔隐居地浅子桥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名叫宝庆驴友的文章《千年武冈住着一支大明皇裔》。从而得知龙田镇万全村浅子桥为武冈岷王府后裔聚集最多的地方。他在文中介绍了岷王后裔基本去向的情况。正巧我在整理关于武冈岷王府的文章,得知这个信息,真是意外的惊喜。

前日,专程来到到万全村,直奔这里的朱氏族人新修的岷藩谱。


浅子桥位于龙田镇万全村,表面上看起来跟其他庄村没有什么两样,但不同的是除了一户外姓人家,几乎所有农家堂屋的家先正中间,都清晰的写着:沛国朱氏始祖勒(chi)封岷庄王考讳楩公妣/袁夫人曁一脉姻亲。一位在村口卫生室闲聊的大妈领我来到她家。她从后堂翻出一只精致的朱柒箱子,这就是我要找的岷藩谱了。

封建时代称属国属地或分封的土地为藩。武冈州志载:武冈岷王朱楩自公元1424年迁居武冈至1643年最后一代岷王朱企锋,历时221年,传十四世。小心翼翼打开谱箱,就像打开一段潮起潮落的时光隧洞,隧洞的那头隐隐传来珉王府里烧杀打斗的刀光剑影。


明末起义军诛戮明皇室成员,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坚决、彻底。张献忠攻占常德,“荣王宗室殆尽”。攻克重庆,蜀王朱常浩及其家人“尽杀之”。蜀王朱至澎“合宗被害”……史家总结道:“凡王府宗支,不分顺逆,不分军民,是朱姓者,尽皆诛杀。”

图为浅子桥村口

浅子桥为万全村的中心位置,这里一块田边还保存着一座小石拱桥。此桥与其他地方的石拱桥不同,可见部分长不过5尺,宽约4尺,桥洞顶部离地不过1尺,桥底也不见了河流沟渠的痕迹,想必年代久远,基础下沉所致。

上图中红圈位置为浅子桥,本地小地名也因此桥而起。此桥之路在未修公路之前为村中要道。

浅子桥四周有众多山岭环绕,多岩洞,其中金华山下的金华洞尤为曲折修长,听说附近的村民说,此洞有多处隐蔽出口,与附近几座山洞相连,抗战时期曾用作战备防空洞使用,解放后曾有人在此开设武馆,名金华武馆。如下图。

此洞具有较高开发经济价值。然因此洞存在权属问题,2008年,万全村党支部书记为争取权属得罪隔壁村黑社会分子,被无辜砍杀致死。可见此洞很可能早470多年前,就被岷王后裔发现,并劈为藏身之处。

在靠近金华山下的万全岩岩洞门口不远的马路上有一座石桥,名战备桥。此桥与万全岩,金华山是有很多历史故事的。但与岷王后裔有无联系,无从考证。


清朝统治者在遭受“反清复明”浪潮冲击之后,长期严查追捕朱氏后裔。居住在武冈岷王府、郡王府的后裔大多隐姓埋名散居山野、免遭查抄。朱氏先谱尽焚,无留一字。


直至清同治四年(公元1866年),十六世孙访楠始主修一谱,清光绪二十二年,十五世裔孙州痒主修二谱,民国二十二年,十八世裔孙太学主修三谱。


然而十年浩劫中,推翻封建,消灭宗派,撕毁家龛之风劲吹,武冈岷藩族谱焚毁殆尽,连民国年间,朱氏族人容佳、容德、喜祥率众修建的朱氏宗祠也难免其害(现已改建为武冈十中)。帝室之族几成无本之木,岷王之后亦为无源之水?


所幸风暴过后恢复家龛时、浅子桥房由瑛家破碎的神龛里、还残存有前谱纸片,经细心拼粘凑合、仿效临摹,虽有小部分遗漏和差错,总算基本找到了本房根脉所在。


2002年,岷藩王府北16里的浅子桥朱氏族人,二十世孙贲权等人组成了四修族谱委员会,展开了紧锣密鼓的修谱工程。历时五月编撰成功,皆大欢喜。


看到摆在面前的七本岷藩谱,迫不及待一页页翻阅起来。因时间有限,不及细看,只好将主要内容拍下,回家备查。

岷王朱楩来武冈时,他还带来了太祖朱元璋御赐的二十字辈:“徽音膺彦誉,定干企禋雍,崇理原谘访,宽镕喜贲从。”现在这二十代已用,新修谱又增加了二十代:“身修宏治本,泽远尚儒宗,继绪钦临保,明伦笃友恭。”目前在世的岷藩宗人多为“宽、镕、喜、贲、从、身、修”七代。


明末袁有志起义,杀了第十六代珉王朱企锋,究竟有没有屠杀过岷藩宗室,岷藩谱中没有详细记载,但据武冈通邓显鹤《宝庆府志》卷四《大政纪四》记载的许国焕所作《叙哀诗》,是个很有力的明证。


        豺虎荡中原,窥伺煽奸隶。斩木山城东,揭竿立盟誓。


        瞋目问王孙,郡将仓皇避。竟入屠宫阙,诸王拱手殪。


        诛索无少长,格杀及狗彘。龙种顷刻尽,耆旧哭高帝。


岷谱记载:干厪(jǐn)公见好友企钊,被贼袁有志执,要求一同赴死;企奥子禋菌年十四,骂贼死难;企羡妻肖氏、企鏻妻陈氏被贼执,不愿受辱,自杀死难。可见凡是被抓的的岷藩宗人几乎不可能虎口逃生。


族谱又载:除南安王、南丰王、建德王三王府后人在清代以后继续繁衍,其他各郡王府在武冈均无后人繁衍。


南丰王到“镕”字辈便止。


南安王朱彦泥,生三子十七孙玄孙九十。至今唯企钟、企奥、企任、企铨、企鐏、企鐱、企铁、企钰有后人繁衍。目前共计后人1500余人,主要分布在武冈龙田乡万全村浅子桥;荆竹镇回马村青山渡;龙溪乡梅塘、寇家湾;邓元太镇木瓜村腊山、黄茅村柳山里;洞口县毓兰镇湃泥溪小汤、山门镇岩塘村、石柱乡八寨村等地。


建德王府“企“辈有13人。唯企鑏、企销、企皆有后人繁衍,后人共计100余人。主要住在武冈龙溪镇王氏桥。


从乾隆二十一年(1756)至三十四年(1769),于“湖广填四川”人口大迁移浪潮中,南安府的惠仁、贵生、凤生、仲生、理坤、原钜、理瑝、谘淮、访杨、访桃、谘汰、原锈、原点、原钠、原锡、雍贺、访义、崇杰、崇煌、访枌、访今、访樱等迁居四川德阳、嘉定府等地。


至此,对于武冈岷藩一族后裔的去向基本就清楚了。


今日又看到武冈人网微信推出一篇文章《武冈历史上十大奇怪之谜》第七谜:朱王“黄金头”究竟在哪里?以前对此也曾怀疑。现在看了武冈州志和岷藩谱,就不再相信那个金脑壳的传说了。


为什么呢?


一则当时袁有志万人攻城成功后,放火烧毁了王宫和郡王府,后又遭知州谭文佑血腥镇压、并与之展开激战对垒不敌告退。不久再次聚集数万起义军围困州城。那么朱企锋死后正是春寒料峭,硝烟不断,城墙内外狼藉不堪,怎么可能搞那么大的排场出城安葬?再者一时到哪里去打造金脑壳?打造金脑壳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吧?那时极有可能是州府派人将若干王府被杀死人等草草掩埋,战火平息后再行葬礼。


二则族谱载:朱企锋葬城北松木岭乾山巽(xun)向。并无他坟或衣冠冢。


故对于此谜,只能解释为民间传说而已。

岷藩后裔在岷王府历尽惨绝人寰劫难之后,仅剩三郡王子孙隐居于浅子桥,繁衍生息。他们也经历了长时间的精神压抑和肉体煎熬,他们入乡随俗,逐渐融入普通百姓的生活。对他们而言,不再以先祖的荣光而炫耀,而是将先祖创建伟业的事迹、作为一种激励后人奋发图强的动力源泉。故近代著名革命教育家朱剑凡、现代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等时代风云人物、相继成为岷藩后裔们的骄傲和自豪。


前总理朱镕基的堂兄朱天池,曾对棠坡朱氏的历史作了梳理,从他整理的资料来看,棠坡朱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直系后裔,属于朱元璋第十八子岷庄王这一支,朱镕基应该算是岷藩十七世孙。

图中红圈位置注明:前总理朱镕基为岷藩后裔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新武冈”公众号,作者:水云生)

相依武冈.jpg

《武冈作家》微信公众号:

wugangzuojia 

搜狗截图17年03月31日2041_1_副本.jpg

扫一扫,和我们在一起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0
感谢阅读,请多批评指正!
相关链接:  http://www.4305.cn/WenXue/2006267381.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水云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9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水云生
  • 来自:水浸坪
  • 现在:武冈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09/11/18
  • @TA留言

作者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