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瀚孤旅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68925.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沧瀚孤旅

会员昵称:沧瀚孤旅

会员积分:337分

来自于:未填

现居于:未填区域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动态资料
    • 最近登录:2021/1/26 23:10:57
    • 文章总数:5
    • 上传资讯:0
    • 注册时间:2020/10/15 14:54:55
    • 文章评论:18
    • 资讯跟帖:0
    • 毕业学校:
    • 推荐文章:3
    • 发布信息:0
    • 目前职业:
    • 文章人气:70757次    进入作者专辑
    • 信息回复:0
    自我介绍:
    • 你是我晴空洛神赋里飞天的仙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惊艳了整个三国你是我细雨中丁香一样的女孩,撑一把油纸雨伞,悠长了一个夏季。在我唐诗里你轻歌曼舞,温泉初浴,回眸一笑,痴呆了老皇,艳羡了后宫。宋词中,你泪融残粉,晓风残月,浸润了诗歌,忧伤了史诗。你融进我琥珀色的酒里,燃在袅袅回旋的烟雾中,草地里你翩翩起舞池塘边你低呤浅唱睡梦中你低睑含羞,欲说还休我逃不脱你就如……
    •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诗是好诗,可是作者的遭遇令人唏嘘了。    1927年,戴望舒避居朋友施蛰存的家中,此时的他对未来充满了迷茫,恰在这时,施蛰存的妹妹施绛年走进了戴望舒的心中,当时戴望舒22岁,施绛年17岁。1931年,戴望……
    • 自从父母亲过世之后,“死亡”之类的字眼就不时的涌上了我的心头,原来父母都在的时候,死觉得是遥远的事,父母帮我们隔离着生死之间的墙,他们一去,就由我辈直接面对了。每个人最终都要死的,好像没有人能逃过这人类终极命运,依我的经验,30岁以前,从来是不会考虑死的,人到了中年,下一辈的人拔节似的往上长,老一茬的人接二连三地死去,死的概念就会动不动冒在心头,几个熟人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