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葫芦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38296.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冰糖葫芦

会员昵称:冰糖葫芦

会员积分:8333分

来自于:晏田

现居于:六盘水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谢谢兄弟!此处为何用红旗而不用旌旗,我是有过反复斟酌的:1.现场确实是红旗,这有现场图片为证;2.旌旗在更多的语境下,是指战旗,战争的意味更浓厚一些。如陈毅元帅就有诗云:此处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另外,实不相瞒,此诗投出之后的第二天,我就接到<<诗刊>>(国家级诗歌刊物)的编辑老师通知,已被<<诗刊>>的"灵云诗苑"采用,如果此诗有硬伤,那肯定不会这么快获<<诗刊>>采用的。

    朱云峰于2017/4/29

  • 请加qq.

    水云生于2017/3/31

  • 兄弟过奖了,我只不过有感而发罢了。有空来玩,我随时在家恭候。

    椅岭散人于2015/5/30

  • 你好,请问在六盘水哪儿?

    刘林于2015/5/8

  • 兄弟:我看了你的《妈妈,你在天堂吗》,使我感触很深:我们的妈妈竟然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人世,都是因为和父亲吵闹的原因,以及去世前的一些暗示。文章看出我们的兄弟姐妹一样多,而且我俩在家中排行几乎相同,包括我们现在对待父亲的心态也一样。妈妈的离世几乎使我悲痛欲绝,甚至差点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一度自暴自弃,觉得世界少了谁也不能少了妈妈。可惜我没那么好的文采,一直没有写出来,今天看到你的文章,又再次勾起我那段心酸往事。今天想来我们的妈妈的不希望我们沉迷于失去她的痛苦中。我们只能好好的活着,愉快的生活才是她最

    中流砥柱_13533于2015/3/30

动态资料
  • 最近登录:2018/8/16 21:09:34
  • 文章总数:130
  • 上传资讯:0
  • 注册时间:2015/3/29 7:46:37
  • 文章评论:311
  • 资讯跟帖:1
  • 毕业学校:
  • 推荐文章:89
  • 发布信息:0
  • 目前职业:
  • 文章人气:197807次    进入作者专辑
  • 信息回复:0
自我介绍:
  • 一一进入林中,贾木白就感到阴森恐怖,或凄厉或鬼哭狼嚎的声音不断灌入耳中,无不让人毛骨悚然。路越来越窄,越来越陡,到最后没了,被乱石和灌木淹没。忽然,贾木白听到身后有异常响声,窸窸窣窣,回头一看,我的妈呀!身后几十米处跟着三个血肉模糊,眼睛喷血,满嘴獠牙似人似鬼的怪物,虎视眈眈,蹑踪而来。贾木白骇得魂飞魄散,已无路可走,只得拼命地朝山上跑去。爬上山顶,却是悬崖……
  •     一杨经理睡不着,干脆爬起来,一看表已是凌晨两点。习惯性地摸摸兜里,烟没了。小卖部的灯还亮着,杨经理推门而进。啊——一声女人的尖叫,刺破宁静的工地。灯立即灭了,接着传出老板娘晓梅的叫嚷声,滚出去。流氓。就在灯拉灭的瞬间,杨经理看到了晓梅的小蛮腰,还有背上那碗粗的暗红胎记,像被烙铁烫伤一般。晓梅正在换衣服,深更半夜……
  • “咣”的一声,我气冲冲地甩门而出,把老婆的骂声关在屋内。其实,我仅用了五分的劲,在穿堂风的协助下,那震耳的咣声足以表达我心中的愤慨。说我在外头有女人,真是无中生有,岂有此理。是老婆一个新结识的瑜友告的“密”,铁证如山,老婆揪住不放,不依不饶。那女的我见过一次,真想撕烂她的嘴,再抽她两巴掌。我家住在二十三楼,已是盛夏,过道内却凉风扑面,心情顿时平复了许多。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