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知青路,穿越隆回大东山林场!

隆回人网 2021/2/23 16:23:40

(文/大灰灰  视频/日月  孙觉  航拍:孙觉)当年,小姨父知道我喜欢户外,说他年轻时,为了补贴家用,乘客车到丁山,再步行到马坪田山村,沿一条小路去大东山林场,在林场植树造林,打凼栽好一棵树,才几分钱,植树的季节一般在冬季,在山中有时一锄头挖下去,一窝冬眠的蛇!怪吓人的。喜好探索的我想,一定要找到这条小路并熟悉它。‘

图片
我第一次走这条路时,是2014年的三月,还记得那天走进村落,好震憾:三面环山、清澈的小溪、依山或沿溪建的木房、大树、巨大的巴蕉叶、翠绿的草地,仙境也不过如此吧?村落深处大山,交通不便,大家慢慢搬到交通便利的公路边了,当年只有两户两位老人还留守在村落。这座院落,2018年和朋友来这野炊:视频:大东山峡谷中,暖冬里的一场野炊!居住的最后一户老人家也正在拖个板车装着物品往外走,至此,这个村落,真正成了无人居住的村落。
图片
由于种种原因,有三年没从这无人居住的村落上响鼓岭了,真怕忘记了这条小径,看了这天气正适合户外,如果再不走,过阵下雨,再过阵冬眠的蛇苏醒了,会惊扰到它们的生活,于是约了孙觉和日月,他们也正有意走走这条不平凡的路,见证那无人居住的美丽的村落。
图片
这天,我们出发了,沿着当年知识青年上山的小径,在山中穿行。平地上山,路很陡,爬到第一个悬崖上,大家小小休息了下,继续进发,这之后的路,真的太难了,这小径走的人少,小径两边的树枝都合扰了,得弯腰钻,有时树枝扯到衣裤,真是狼狈;前后得拉开距离,要不前面走过时扯的树枝弹回来,如果打到眼睛上就惨了;还得观察仔细,要不就会偏航,去时就偏航了,去时GPS显示走了5.23公里,回时走了4.81公里,由于GPS测的是水平距离,坡度大的路,看着走了很远,但GPS却显示不长的距离,所以一般来说山里一里,顶上平路两里甚至三里。这次带的柴刀,作用不大,只一路清扫了多根拦路的荆棘,下次,带把修枝剪来,把两边长拢的枝叶修剪下,方便行路(有报名的么)。
一路休息了几次后,终于到达了大东山林场的大口垅,这当年有处护林点,又是数年过去,护林点的痕迹愈发的淡了。
继续前行一会后,突然发现小径上有马粪!孙觉问我离马路还有多远时,我笑回我们正走在“马路”上啊,孙觉当时没明白,说没看到有马路啊,还是小路啊。大东山林场在抚育采伐,国有林场纳入生态保护体系后,经费工资都由财政拔款,不再需砍树卖钱发工资,于是林密需要间伐,促进森林更好的发展。砍伐的树木锯断后用马驼去公路边装车。看地图,这离公路不远了,但也是最艰辛的一段,沿着陡、长且绕的之字路,孙觉背着单反和无人机时不时喊:休息一会吧?走了约四十分钟后,终于柳暗花明又一村,走出林子了!这时大家的苦累和饿,化为动力,迈向场部的速度都快了很多。
图片
到达场部,大家狼吞虎咽吃了中饭,已快三点了,谢绝林场工作人员热情的挽留,我们匆匆往回走,这时由于日头偏西,林中显阴暗,回程路上,前方林中时不时腾飞一只斑鸠,或附近树上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这是在催促我们归巢啊。上山容易下山难,在最后一处悬崖下山时,走我后头的孙觉脚滑摔了,我回转时,孙觉已抓住路边的滕枝,别看他体形大,反应还是蛮快的,相互提醒慢点,大家继续下山。
图片
无人居住的村落上空居然飘有炊烟?走近一看,一群老少围坐在一老房前煨糍粑,原来,他们的老房子在这,多年前,搬下山了,老人带着儿孙回这看看,糍粑煨熟了,那位老人用瓶子在溪边打了水,浇在火堆上,把火灭了,森林防火经验蛮丰富的。说来好笑,那群老乡只问我和孙觉要不要吃,我俩都谢拒了,日月忍不住了:你们怎么不问我呢?我是好想吃啊!哈哈,一位大哥赶紧拿起个糍粑递向了日月,中饭吃了两碗大米饭的日月,这才走了近两小时,肚子又饿了?看他粗壮的体形,我有点明白了。
图片
来到山中,感觉身体在变化,但是,又说不出来,只觉得自己轻快了很多。怕山中有老虎?这就是我们约上近两百斤的孙觉同行原因:我们只要跑得比孙觉快就行了,而且我们肯定跑的比孙觉快!


来源:隆回视野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阅读 215